第五章:你心思慕于我

    星雾开开心心地上了逍遥葫芦的后边儿,侧身坐着的。

    葫芦中间缢细。

    前面一个球儿,后边儿一个球。

    后面的球较大。

    前面的球较小,连着葫芦嘴儿,是帝烬天坐着的地方。

    所以说,两个人虽然共乘一骑,但是姿势并不亲密。如果是渣女原主,此刻肯定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主动从后面搂着帝烬天的腰,或者靠过去贴着对方的背什么的,可星雾却只对逍遥葫芦感兴趣,她双眼放光,一只手在葫芦上摸啊摸的,乐呵极了。

    哎呀呀。

    久违了,老朋友。

    逍遥葫芦也感觉到了主人充满爱意的虎摸,愉快地回应着,屁股后面挂着的金玲,一直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如溪水潺潺,吟风唱晚。

    忽然。

    帝烬天指着下方竹林边儿上一颗傲然的雪墨竹,问道:“那棵竹,怎么样?”

    星雾不明所以:“生得不错,有百年树龄了,竹笋可入药,挺好啊。”

    帝烬天道:“五天前,我在此竹下修炼,你跑过来,跟我说了一句话。”

    星雾一脸懵逼:??

    帝烬天面无表情:“你说,你心思慕于我,像孤竹陪伴苍穹,静听风雨。”

    星雾:“……”

    卧槽!

    原主出来受死!

    “我让你滚,你死活不走,一直纠缠到深夜,又指着满天星星对我说——”

    星雾捂脸。

    果然。

    帝烬天接下来的话,让她感到愈发羞耻。

    “你说,相思成疾,如星辰奔波亿万年黑夜,不诉怨语。”

    “冤枉啊!那一定不是我!帝将军你听我解释,我可是万万不敢对您有如此脏脏龌龊的念头的!”

    帝烬天:“……”

    星雾感觉压力山大。

    不行,她得换个换题。

    “你这个葫芦哪儿来的?”

    “师父给的。”

    “????”

    星雾又是满头问号,她不记得她收过一个叫帝烬天的徒弟啊。

    再说了,十年前,帝烬天才多大,七八岁?毒神谷内根本没有年纪这么小的弟子啊。

    毒神谷规矩严明。

    收弟子的门槛也极高,未满十四周岁,不是超级天才,根本没机会。

    星雾认真地盯着帝烬天的脸,打量了许久,越发确定,七八岁的他肯定也是个容貌极为出挑的孩子,她若真见过绝不可能半点印象也无。

    “请问尊师是?”她问道。

    帝烬天眼神微黯,他虽气场摄人,但却生着一双桃花眼,睫毛浓密微微下垂,遮掩不住眼底浓浓的向往和憧憬:“我师父是天下最好看、最厉害、最善良的人。”

    星雾碰了个钉子,有点儿尴尬:“哦,我不配知晓尊师名讳。”

    行吧。

    不说拉倒。

    帝烬天的眼角抽了下:“……”

    不配?

    他忽然觉得心口很堵,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这是在战场上常胜的他从未体验过的。

    “这葫芦——”舍不得,多摸两下

    “你喜欢?”

    “额,嗯。”

    “想要么?”帝烬天这家伙,看似冰山,实则是有点腹黑的。

    星雾双眼放光,一脸期待。

    “不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