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传闻得了怪病

    刚才她干嘛要那么听话?

    她生来最讨厌的汤,莫过于鱼汤了。

    无论煲得再好,她都能嗅到那股淡淡的腥味儿,这是她无法克服的。

    瞥见她脸上的厌恶,男人倒是没有勉强,从床畔起身。

    “今晚好好休息。”

    窗外暮色沉沉,整个天空已彻底暗了下来。

    男人说完这句话便径直离开了。

    方才的温存仿佛只是暮沉沉的一个短暂错觉。

    她明明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刚才的那些话、那翻亲昵的举动,却让她一颗久置冰窖的心有了一丝回温。

    ……

    从卧室出来,翟南词径直去了书房。

    片刻后,墨羽拿着一个资料夹敲门而入。

    “这是暮小姐这六年间的全部资料。”

    翟南词翻开资料夹,里面寥寥可数的张页令他皱了皱眉。

    “全部的?”

    墨羽点头:“嗯,就三张。”

    六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资料。

    墨羽方才去调查的时候其实也很惊讶,一个活生生的人,六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资料。

    但是后来看到调查结果,他瞬间就明白了。

    调查结果显示,暮沉沉之所以只有这么点可见的资料,是因为其中五年,她几乎待都在暮家养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学业都停了。

    “什么病?”

    浏览完全部资料,男人线条完美的脸上染上一层浓厚的阴霾。

    对此,墨羽其实也不是太清楚。

    “关于暮小姐的病情,暮家一直将消息封锁得很严,没有对外透露到底是什么病,只是有一些传闻……。”

    “说。”

    “说是得了一种怪病,一犯病就会神志不清,性情乖戾、易怒易躁,而且好几次还持刀刺伤了暮家好几个佣人。”

    男人闻言紧拧了下眉心。

    墨羽继续说:“更古怪的是,每次暮小姐犯病时做过的那些事,醒来后她都不记得了,就好像是……记忆凭空消失了一段。”

    男人眉间愈发深沉。

    活了二十七年,一些怪病怪状他也听过不少,但像这样离奇的病他却闻所未闻。

    “还有一件事,就是暮小姐的亲姐姐暮绵,于五天前在家中被害……”说到这里,墨羽顿了顿:“然后又有传闻,说……暮小姐就是凶手。”

    男人敛眸,脸上的阴霾更加浓郁:“是她?”

    墨羽摇头:“只是传闻。”

    “澜城警方怎么说?”

    “虽然各项证据都指向暮小姐的嫌疑最大,但由于暮小姐‘有病’,再加上暮霖川的庇护,所以最终也没办法给暮小姐定罪。”

    听到最后,翟南词敛了敛眉:“暮霖川的庇护?”

    “嗯,暮绵和暮小姐都是暮霖川的私生女,或许是因为亏欠,暮霖川对她们姐妹二人一直也挺不错,所以在痛失一个女儿后,他不想再接着失去另一个,于是案子的最终判断结果是,暮绵死于意外。”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传闻’说是暮沉沉亲手杀了姐姐,因为前期所有证据和嫌疑都指向了她,最后却成了死于意外,难免会有人对此纷纷做出揣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