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承平伯夫人真真的好颜色

    自从丁氏进门以后,时常露出二姑娘吃她的喝她的那嘴脸,尤二姑娘当时还要在家里过日子,就在内心暗暗的积累反驳的语言和力量,思前想后杂货店是父母的,自己难道没有一份儿?

    纵然没有一份儿半份儿,一衣一食理当得到。

    丁氏,从自己在家里应该得到的上面来算,她算哪根葱。

    这些话一直酝酿着,时常的想脱口而出,又最后忍耐,今天终于说出来,尤二姑娘痛快极了,她这一痛快话就更多,就更加的奔放而出。

    尤掌柜的一旁瑟瑟发抖,妹妹和妻子的一番又一番言论,字字超出他的想像,每个语气都让他害怕不已,这是个老实而且怕惹事的人,所以有时候让妹妹忍让妻子,也是怕惹事的一种表现。

    尤二姑娘转向他,尤掌柜的一个激灵,差点没滑到桌子下面,好在丁氏跳起来的晃动桌面的时候,忠管家的和尤掌柜的都抓住桌边控制,尤掌柜的还原地坐着。

    他惊恐的看着妹妹,恐惧盘旋在脑海里,他认为妹妹接下来要说的话最好不要听,最好不要说。

    “哥哥,爹娘死的时候总对我的事情有说过,我不信一个字没有,反而我在家里吃饭穿衣要算钱?这店按理儿有我一份,不过家里日用不宽我也知道,我就不要了,家里日用不宽,嫁妆我也不找你要,我是嫁过去为妻,你也别丢我的人收什么聘礼,人家收聘礼的哪家不出嫁妆?”

    丁氏单薄的胸膛里发出虎吼之声,不算强干的身子带着风声扑向尤二姑娘:“我和你拼了!”

    抢人钱财和害人性命有时候没有区别,在丁氏看来她收不到聘礼就等同于害她的性命。

    这事儿非拼命不可解决。

    尤二姑娘往后退,承平伯不可能一个人过来,忠管家和雅间外的小子们一拥而上,把丁氏按倒在地,被带出去。

    小二进来收拾,重新摆上饭菜,尤二姑娘腼腆的吃完这顿晚饭,尤掌柜的战战兢兢吃完这顿晚饭。

    饭后,尤二姑娘拿出她的私房钱,表示她要住客栈直到出嫁那天,并表示出嫁越快越好,因她得罪嫂嫂已无家可归,承平伯说丁氏已关押在衙门里,直到出嫁以后再放她回家,尤掌柜的对此表示没有意见,他不敢也很痛苦,反而认为丁氏这几天不回来是好事情,反正每天可以给她送饭送衣裳,看一眼就可以放心。

    三天后,尤二姑娘风光出嫁,嫁衣华丽首饰精美,均为承平伯府拿出。

    尤掌柜的丢不起人,怕被邻居指指点点,还有承平伯府这门亲戚不要岂不是傻?别人都劝他你妹妹过门后手指缝里漏点儿,也足够你一年的吃喝。

    他算过店里历年的开支,拿出自己的一点儿积蓄,又借一笔还得上的银子,嫁妆好歹有两口箱子。

    故事说到这里,应该也就结束,如果没有承平伯去世的话,如果承平伯再年青十岁十五岁的话,尤二姑娘的日子可谓苦尽甘来,从此享福。

    而今呢,承平伯府林家白幔高悬,丧声四起,成亲三个月后染病不起的承平伯在昨天夜里去世,丢下他新婚不久的年青妻子,今年只得十六岁。

    从阅历上来说,还是个稚气的小姑娘。

    也许有人要说,承平伯夫人不是有梦吗?梦里不是给她很多的理念和底气。

    那到底不算在这个世界里的阅历,并且承平伯夫人并非事事都相信梦,比如那梦里女人可以再嫁、再再嫁,可以出嫁以前和不止一个的男人交往,承平伯夫人从不认可。

    两个世界的理念并非相同,完美的全盘认可需要很多的契机,并且在两个世界不可能重叠的情况下,没有可能全盘订可。

    她出嫁后一心侍奉丈夫,如今打算守节。

    “夫人,晋王殿下前来吊唁。”另一个家人成管家小跑着过来。

    承平伯对尤二姑娘实在不错,在他成亲的当月就为妻子请诰封,他的第一任妻子在他得到伯爵以前就去世,因没有子嗣而承平伯没有为她请追封,尤二姑娘成为当之无愧的伯爵夫人。

    也见过往家里做客的晋王梁仁,在尤二姑娘看来,晋王对承平伯相当信任,尤二姑娘理所应当的尊敬他,何况晋王的到来是林家的体面。

    她匆匆忙忙的迎出去,后面跟着三四个丫头婆子。

    南兴境内的人都知道承平伯府,林家是南兴土生土长的官宦世家,老洪王的时候林家虽没有得到重用,却也一直有官做,老洪王没有重视林家的原因,林家代代子嗣不易,一脉单传直到承平伯这代,重视林家对老洪王没有太大的助力,老洪王是这样认为。

    很多人也这样认为,家大业大总比一个聪明绝顶起的作用大,而承平伯的想法和老洪王总合不上拍,梁仁到后才得到赏识,也很多人没有想到。

    先娶妻门当户对,无子,又早早去世。

    后纳妾,几乎两年纳一个妾,无子且不说,纳妾十几个有一半回馈承平伯一顶有颜色的帽子,承平伯有一段时间心灰意冷做好无子的准备,家事由管家料理,内务由老妾侍奉,如果他图新鲜就去岁月场所。

    直到今天也有人信奉某部位大能生,尤二姑娘蹲在水边洗衣裳,被承平伯捕捉到他想要的,承平伯才决定纳她为妾,尤二姑娘对他一心一意,决计不会向着娘家而贪财,承平伯欣然为她请封。

    在这种封地自治的朝代里,晋王有任免的权利,只需要事后以公文向京里呈报一声就得,这也是承平伯应该得到的,梁仁刚到南兴的时候,不少官员阳奉阴违的暗中抵制他,承平伯是最早站出来支持晋王,并为他鞍前马后操劳的人。

    都知道晋王会来,又在这个晋王已一统南兴的年头里,很多官员都与承平伯政见上交好,今天的林家人特别多,承平伯夫人又要迎接的快,又要拿捏自己不出错,南兴的天气一直暖和,把她弄出一身的微汗。

    轻喘细细,香汗笼面,徐步往灵堂走进的梁仁看在眼里,不由得就是一怔,他的心再次飞上云端,在那里有他早就有的一个想法。

    承平伯夫人真真的好颜色。

    早在梁仁头回见到承平伯夫人时,就亲口告诉承平伯:“你艳福不浅,这样的美人儿竟然被你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