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38、卓女士番外:韶华尽风流(10)

    张弼刚从外地回来不久,但他从小在京城长大虽然在外地赴任一年多对京城也没有丝毫陌生感。他的夫人也是京城名门出身,是个极为宛秀优雅的女子。

    张少夫人已经有了三四个月的身孕,虽然还看不太出来什么但行动间却已经有了明显的小心谨慎。傅政看看站在张弼身边的张少夫人,又忍不住看了看卓琳。

    卓琳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说他什么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让卓琳和傅政有些意外的是张弼并不是只带了妻子赴宴,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张家二少爷张佐。卓琳倒不是见到张佐不自在,毕竟当初她跟张佐连订婚都算不上,更何况张佐比她还早结婚,算起来两人其实压根就没什么交集。

    只是张家这位二少一向低调得很,卓琳也只是张弼还没有离开京城之前在学校遇到过两次,还都是跟在张弼身后一言不发,卓琳都没有跟他有过什么交谈。今天张佐会跟着张弼一起来,着实让卓琳有些意外。

    至于傅政,他压根就不认识张佐也不在乎他是谁。

    “阿琳,傅兄,请坐。”张弼拉着夫人对刚进来的夫妻俩含笑道。

    傅政因为他的称呼微微扬了下眉,倒也没说什么。

    卓琳大方地笑道,“让学长破费了,恭喜学长和嫂夫人。”

    张少夫人温婉一笑,道:“我们在外地也早听说卓妹子的风采,可惜我没在京城未能亲眼目睹,以后大家都多来往些,卓妹子别嫌弃我呀。”

    卓琳笑道,“嫂夫人说笑了,是我以后还要仰仗您才对。”两位女士相视一笑,虽然性格和志向都截然不同,两人却都对对方观感不错。

    等两人坐下,张弼才又认真引荐了张佐给两人认识。

    张佐年纪比张弼小了好几岁,看起来消瘦苍白有些沉默寡言,对面卓琳和傅政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似乎没有什么跟两人结交的意思。

    见他如此张弼不由微微蹙眉,他这个弟弟从小便体弱多病,性格也沉默内向。从前跟着他还好些,这次回来才发现他越发沉默寡言起来。父亲公务繁忙也没有功夫管他,张弼这才将他带出来希望让他能多结交一些朋友,只是这几天虽然拜访了不少人但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今天倒是张佐主动要来的,他还以为能好一些,不想张佐依然是这个模样。

    “阿佐。”张弼沉声道。

    听到兄长略带不悦的声音,张佐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两人,对两人点了点头算是见过了。

    张弼脸色微沉,旁边的张少夫人拉了拉他示意还有客人在,张弼这才轻叹了口气侧首和傅政二人寒暄起来。

    张弼跟傅政并不认识,当初听说卓琳嫁给傅政的消息张弼还吃了一惊。毕竟卓琳是拒绝了张家的女子,他一直以为这样的卓琳就算成婚所选的人必然会是难得一见的人中龙凤。

    倒不是说傅政不够优秀,以傅政的出身这个年纪能到现在的地位饶是张弼自己也不敢说自己能做到。但在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眼中,比起那些出身高贵的权贵世家,傅政确实还算不得什么。

    这也是张弼主动宴请卓琳夫妇的原因,他有些好奇能让卓琳在无数的追求者中选择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

    今天一见之下张弼倒是觉得有些理解了,傅政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英伟人物,至少在京城将那些或优雅尊贵或循规蹈矩或风流不羁的公子哥儿扒拉一遍也找不出来这样的人物。

    更不用说,傅政现在还是已经独占江雍二州的汪督军的副手了,而他才刚过三十岁。

    张弼自然看得出来,傅政绝不是久居人下之人,或早或晚这人必定会是独霸一方的枭雄。

    心中有了成算,张弼对傅政也越发客气了几分。

    宴席上一番推杯换盏,也各自交流了一番对时局的看法,真真假假虚与委蛇。等到跟张家三人告别出来,傅政才忍不住长出了口气。

    卓琳抬头看他,有些好笑,“怎么了?你对张弼有什么意见?”

    傅政抬头看向苍茫天空,微微眯眼道,“心眼太多了,跟这种人相处太累。”

    卓琳挑眉,“你该不是在暗讽我吧?”本质上,她和张弼其实是一种人,

    傅政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侧身为她挡去了夜风,一边道,“那怎么一样?你是我老婆,他是谁?”

    卓琳也忍不住失笑,抬手理了理他有些乱的衣领道:“以后你要打交道的人里少不了这种人,还是早些习惯吧。”

    “我知道。”傅政有些郁闷,他不喜欢张弼这种人,看着就烦。可惜卓琳说的没错,他以后要打交道的人里面绝少不了张弼这种。

    卓琳笑道:“回去把我给你挑的书看完。”

    “阿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看书。”傅政不满。

    “那你看不看?”卓琳抬眼打量着他问道。

    “看!”傅政道,“你念给我听?”

    卓琳不由轻笑了一声,倾身上前在他颊边轻轻落下了一吻。

    其实卓琳知道,傅政虽然看着有些大而化之一副不爱读书的模样,但人为处事却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否则他也走不到今天的位置。

    只是总还是难免会替他担心,时不时便会提点几句。

    傅政伸手将她圈在怀中,低头吻住了嫣红的菱唇。

    良久,他低头将额头靠着她的额头,低声道:“阿琳,张弼都要抱儿子了,咱们也生个孩子吧?”

    卓琳有些头疼,之前看他看张少夫人的神色她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

    “不是你说暂时不生孩子的么?”

    傅政也有些苦恼,“是啊,你现在一个人在京城我也不放心。原本想过两年咱们能住在一块儿了再说。”

    卓琳推了推他凑到自己跟前的脑门,“算了吧,就算咱们住在一块儿,你也不可能天天在家。”傅政现在大多数时间都得消耗在军中,就算卓琳跟他回了南方也不可能日日在一起。

    傅政眼睛一亮,“那请我娘来照顾你?”

    卓琳道,“等真有了再说吧。”

    傅政闻言立刻高兴起来,“那咱们努力一些!”

    “……”卓琳无语。

    傅政在京城待了一个多月,在过年前几天被汪督军紧急招了回去。对此傅政十分不满,他原本计划留在京城陪卓琳过年来着。

    卓琳也很无奈,但是当人家的手下自然不能太过随意,只得以可以回去陪父母过年为由将意图拖延时间的傅政劝走了。

    傅政本想带卓琳一起回雍城,但现在已经临近年关卓琳本身就忙,临时上路也太过辛苦只得作罢。

    送走了傅政,卓琳在京城过了个清静的新年。

    刚过了年,卓琳就隐隐感觉京城的局势有些不太好。这两年皇帝和朝臣以及各地军阀之间的矛盾越发激烈,最严重的时候身为皇帝的萧铸和朝中重臣皇室亲贵甚至已经无法维持表面的平和了。

    对此,萧铸也很是无奈。

    “陛下这样,真的不要紧吗?”京城大学外一家新开的咖啡厅里,卓琳喝了一口咖啡,醇香却有些苦涩的味道让她微微蹙眉。

    萧铸优雅的搅动着跟前的咖啡,一边微笑道:“目前,应当还不要紧。”

    卓琳微微叹了口气,没说她都有些担心萧铸随时可能会被人篡位。

    “陛下的想法我有些明白,张相似乎也有支持的意思,但是……”

    萧铸苦笑道:“但是朝中权贵和皇室宗亲,大半都持反对意见。”

    卓琳点点头,看了看萧铸忍不住道,“其实…我也有些不明白,陛下这样做,值得吗?”改革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注定会触碰到许多当权者的利益。而萧铸身为一国之君,恰恰就是最大的利益者。

    萧铸神色平静,“阿琳觉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安夏还能维持几年?”

    卓琳不语。

    如今各地将领拥兵自重,虽然没人明目张胆的造反但也几乎都不将朝廷放在眼里了。只要等各地军阀再经过几次洗牌壮大势力,早晚有人会对皇室发出挑战。

    萧铸放下手中的金属勺子,望着卓琳正色道:“就在去年,大夏一共发生了十七次局部战争,有四位割据一方的将领死亡,其中三人的地盘被吞并。目前,大夏拥兵自重的将领还有十位。格局将成,再往后…才是真正的生灵涂炭。”

    卓琳神色也多了几分肃然,萧铸笑道:“我猜傅政也看汪德锐不顺眼了吧?”

    “……”她要怎么说傅政看姓汪的不顺眼是因为他耽误他在京城过年了?

    想了想,卓琳还是道,“傅政他……”

    萧铸抬手阻止了她,道:“我知道,他现在没那个意思。”至于以后会不会有就不好说了。

    卓琳默然,不得不承认萧铸的话,每一个将领最开始都不是奔着谋反去的。

    萧铸叹了口气道:“其实,早些年我跟傅政和龙啸都讨论过这个话题。可惜…我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

    卓琳道:“这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

    萧铸笑道:“傅政今天回来吧?听说我请你喝咖啡会不会不高兴?”

    卓琳有些无奈,点了点头道:“他也没那么小气。”

    萧铸不以为然,“是么?只有你这么以为吧?”

    门外一个侍卫进来,走到萧铸身边俯身低语了几句。

    萧铸站起身来,有些无奈地对卓琳道:“真是半点也不得闲,我先回去了。阿琳,谢谢你陪我喝咖啡。”

    卓琳看了一眼他跟前一口也没喝的咖啡,大夏人还是更喜欢喝茶。咖啡这种东西虽然不是什么新进品种,但也是这几年才真正流行起来的。

    “陛下言重了,慢走。”

    萧铸点点头,转身带着人走了。

    卓琳坐在店里,从玻璃橱窗看着萧铸带着人出门上车,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过个年萧铸好像又瘦了一些,看来皇室的年确实是不太好过啊。

    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儿,卓琳起身离开准备回学校拿点东西就赶紧回家。

    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张佐和一个年轻女子正低头说着什么。那女子背对着她低着头仿佛是在抽泣,张佐原本脸上带着几分阴沉和不耐烦,在抬头看到她的瞬间微微一僵很快就缓和了下来,只是有些不自在地朝她点了下头。

    “张二公子?”卓琳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听到有人过来,那姑娘立刻止住了哭泣只是刚刚哭过的痕迹却无法掩盖。

    卓琳看着两人,“两位这是?”

    张佐垂眸,道:“傅夫人,好巧。”

    那女子闻言又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卓琳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

    卓琳道:“张二公子,好巧。两位…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张佐摇摇头,“没有,这是邢学妹的亲戚家的姑娘,来京城投亲的。出来走动迷了路,我帮着找人。”

    卓琳有些诧异,张佐什么时候这么乐于助人了?

    不过她跟张佐也不熟,跟邢薇也只是在一些宴会上偶尔见过几面,话都没说过几句,倒也不好多管闲事。只是侧首看向那女子,那女子连忙小声道:“张…张二公子说得对,不麻烦这位、夫人了。”

    卓琳点点头,“那就好,我还有事,失陪了。”

    张佐道,“傅夫人慢走。”

    卓琳向两人道别,快步走向了学校大门。

    走到门口时,不知为什么又忍不住回头看向身后。原本站着两个人的店门口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踪影,卓琳抬手按了按轻跳的眉心,不知怎么有些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