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44章 番外2

    岑砚南的爸爸?

    听到助理的报告,明雪愣了一下,她马上想到岑砚南去她家时,她父亲提及岑砚南父亲的话题时,岑砚南的反感和抗拒。

    她对助理说,“你把那个人带进来吧。”

    林子龙没想到这么顺利,还请他去办公室说话?!岑砚南比岑今好说话,果然是留着他血脉的儿子!

    跟着助理走进豪气的办公室,却只看到一个女的,对方的惊人美貌令林子龙呆了呆,然后猥琐的盯着她,猥琐的笑,“你是谁啊?我是来找岑砚南的,我是他爸爸。”

    明雪从他阴邪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她一点也不害怕,

    这样的人,她从小到大见多了。

    她没有介绍自己,“他出差,在外地拍戏,你找他有什么事呢?”

    “哦,”林子龙心里有些失望,眼珠子狡猾一转,反问明雪,“你和我儿子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合伙人。”

    “嘿嘿,我还以为你是他女朋友呢,”林子龙已经认出明雪,他在网上看到的他儿子拍的电影电视剧,一些女主角就是这个女的,好像叫……叫明雪!

    她真人比封面、视频里好看多了。

    “既然你们这么熟,我直接找你也行,”他厚着脸皮继续说,“我就是想找我儿子要点赡养费,要不你预支我一点,回头你再找他要。”

    明雪也猜到他的来意,她脸不变色,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你想要多少?”

    这么好说话?!

    林子龙喜形于色? “先给我五百万吧。”

    他本来是想要一千万的,但对方毕竟不是他儿子,要太多? 万一人家不乐意怎么办?

    “行? 你银行卡号多少?今天有点晚? 明天我给你转账。”

    林子龙喜滋滋的把卡号写给明雪,明雪还要了他一份身份证复印件,说大额转账会用到? 林子龙也没多想? 这辈子又没接触过这么钱。

    拿到他的身份信息,明雪当天便把他的底细搞清楚了。

    这样的父亲,难怪岑砚南不屑提起? 对他的人生真是一个大污点。

    她必须得不惜一切解决掉这种无赖人渣? 让他永远没有机会出现在岑砚南面前。

    第二天? 林子龙收到50万? 明雪说大额转账要走流程? 过两天再把全款打给他。

    林子龙深信不疑? 他看明雪的样子,文文静静的,看起来就很好欺负,50万够也他挥霍几天了。

    他带着钱,去酒吧?

    现代的酒吧比他那时候的迪厅要高大上多了? 酒品花样多? 陪酒小姐各个都漂亮? 他点了几个最好看的,左拥右抱,猜拳喝酒? 得意的大笑喧哗,一看就是那种土包子暴发户来找乐子的,引得其他客人的侧目和反感。

    林子龙喝多了,想尿尿,醉醺醺的站起来,往卫生间的方向走,迎面和一个男人撞了一下,林子龙180的个头,愣是被撞的踉跄好几下,差点摔倒。

    他当时火气就上来了,指着那个人的鼻子大骂,“你没长眼睛?”

    对方体格强壮,满脸横肉,长得不像好人,冷眼盯着他,“有种你再说一遍?”

    “长这么肥,结果是个瞎子!”说就说,林子龙可不怕对方,他在监狱里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打架斗狠都是家常便饭。

    壮男二话不说,抄起旁边桌上的酒瓶子,就往林子龙头上砸,

    林子龙年纪大,但动作不慢,躲开了,同时也毫不客气的还手,他用的也是酒瓶。

    两个人就这么打起来了,

    周围无关的人赶忙退开,女人们的尖叫声刺耳,一些男人们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围观,这年头,敢在明家的酒吧闹事,还敢和明家的人打架,这大叔估计不是a城人吧。

    没过多久,壮男居然被他打的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围观者纳闷,不科学啊!这位明家大哥平时挺威风的,怎么今天这么脆弱,不堪一击?难道是这个大叔有深不可测的功夫?看他动作的确挺猛的,每一招都是往死里打。

    jc也赶到了,把林子龙铐起来。

    这个时候,林子龙酒气才散,整个人清醒过来,对jc大嚷着,“是他先动手的。”

    jc一个警棍打在他身上,让他闭嘴。

    等被押到警车上,林子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又犯事二进宫,势必会加重惩罚。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月后,岑砚南拍戏结束,回到a城。他对林子龙的出现和消失都一无所知,岑今也不想告诉他,反正人又进去了,他们母子的生活又恢复到从前。

    没想到保姆说漏了嘴,

    “我父亲?”岑砚南看着自己的母亲,“他现在在哪里?”

    岑今不得已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岑砚南没有对自己父亲恶劣不堪的简历感到震惊,他早就料到自己父亲不会是好人,好人怎会抛妻弃子?

    岑今并不知道林子龙找过明雪要钱,她只是接到jc的电话,说林子龙在酒吧闹事被抓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狗改不了吃屎,”岑今认为林子龙是自找的。

    但听到酒吧的名字,岑砚南隐隐觉得这件事与明雪有关。

    来到工作室,他敲开明雪办公室的门。

    “你回来了呀,”明雪见到他,眼睛都变亮了。

    岑砚南走进来,顺手关上门,还拉上落地窗的窗帘。

    明雪笑道,“你干什么?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岑砚南问她,“我父亲是不是来找过你?”

    明雪歪头,疑惑道,“谁告诉你的?是不是小芳(助理名字)?”

    他又问,“被我父亲打伤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派去的?”

    明雪眨了眨眼睛,弯起唇角,乖乖笑起来,“被你猜到了!你别担心,我全部都解决好了,这个人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岑砚南深深的看着她,良久,睫毛颤了一下,低声问,“你为什么要帮我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因为我喜欢你呀。”

    明雪脱口而出这句话,接着屋子里安静的只剩下呼吸声。

    她说完 就望着岑砚南,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反应,她看到他嘴唇微微抿着,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他忽然低下头,看着她得眼睛,声音低沉:“你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明雪心里有些苦涩,他直到现在还是喜欢叶棠吗?

    岑砚南叹息了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我怕我会心动。”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