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难产

    沈氏的第一胎生得艰难,等于是往鬼门关走了一回。

    回想十几年前的往事,她觉得那几乎好像是前世的事了,“我那会儿也是想着反正事情都过去了,也不想您白白操心,就没说。”

    “都说生孩子就像在生死关走了一遭,当时,我足足痛了两天两夜,才把凰姐儿给生出来。凰姐儿刚出生时,哭声就洪亮极了,稳婆说我生了个姑娘,我本想看看孩子的,可实在支撑不住,两眼一闭,就晕厥了过去……”

    穆国公夫人微微睁大眼,打断了她:“你晕过去了?”

    “是啊。”沈氏点了点头,给了母亲一个宽慰的笑,“我在昏迷的时候还看到了外祖母呢。外祖母跟我说,我还不到时候,硬把我推了回来。”

    “等我张开眼后,才知道自己因为产后大出血,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

    她是因为第一胎伤了身,所以后来调养了好些年才把身子调养好,那之后才又怀上了楚云沐。

    穆国公夫人心疼女儿,那时还派了一个懂医术又会接生的婆子来照顾她,她的第二胎生得十分顺利,如今,楚云沐也健健康康地长大了。

    想着她的沐哥儿,沈氏的唇角不由弯了起来,安抚穆国公夫人道:“母亲,说这些旧事做什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穆国公夫人没说话,垂眸凝视着茶盅中沉沉浮浮的茶叶,仿佛陷入了沉思。

    当初,她从三女沈菀的口中,只是知道长女第一胎难产,还大出血,九死一生,却是第一次听说她产后还昏迷了一天一夜的事。

    少顷,穆国公夫人又抬起头来,看向了沈氏,欲言又止,似在犹豫,似有些纠结,又似烦恼着什么。

    穆国公夫人微微启唇,正要说什么,就在这时,门帘被人打起,一个丫鬟匆匆地进来了,禀道:“太夫人,靖郡王妃来了。”

    穆国公夫人动了动眉梢,神色间露出些许讶色。

    她也不知道沈菀今天会来,本来是打算好好和长女说说话的。

    她当然不可能对三女下逐客令,让人把沈菀领来。

    一盏茶后,沈菀就在一个丫鬟的引领下进了次间,她穿了一袭丁香色的襦裙,头发只挽了一个简单的纂儿,只插了一支赤金嵌八宝飞燕钗,打扮得十分随意。

    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神情沉郁,目光对上母亲与长姐时,脸上才有了笑,唤道:“母亲,大姐姐。”

    穆国公夫人也看得出沈菀有心事,但也没急着问,对着她身旁的顾之颜招了招手,“七娘,快过来!”

    顾之颜一手紧紧地攥着沈菀的裙裾,好似一根小尾巴似的牢牢地黏着沈菀。

    小姑娘的面庞白皙无瑕,五官精致,粉雕玉琢得好似一个瓷娃娃,只是目光呆滞,对于穆国公夫人的召唤,恍若未闻。

    穆国公夫人不禁在心里暗暗叹息,心疼坏了。

    沈菀轻轻地拍了拍顾之颜的肩膀,耐性地说道:“七娘,外祖母在叫你呢。”

    顾之颜依旧无动于衷。

    最后还是沈菀亲自把顾之颜的手交到了穆国公夫人的手里。

    穆国公夫人心疼地说道:“阿菀,你不是让玄净道长给七娘做法了吗?我上次瞧着七娘明明是好多了,怎么现在……”

    上回沈菀带着顾之颜来国公府时,顾之颜明明会回应她的叫唤了,也会叫她外祖母了,可现在却好似又回到了之前,呆呆木木的。

    沈菀听到玄净的名字就来气,撅着嘴道:“您就别提玄净道长了,我看他就是江湖骗子!”

    自从上回玄净道长给顾之颜第二次做法后,顾之颜非但没好转,反而又每况愈下……为此,沈菀也担心得夜不成寐。

    “……”沈氏直愣愣地看着顾之颜,似在思忖着什么。

    沈菀揉了揉眉心,话锋一转:“母亲,我想回国公府住几天。”

    穆国公夫人皱起了眉头,第一反应就是——

    “你和女婿吵架了?”

    沈菀挥了挥手,没好气地说道:“别提了,还不就是那个梅氏!”

    穆国公夫人和沈氏皆是一惊。

    她们都知道梅氏就是靖郡王在大婚前养的那个外室。

    靖郡王年少轻狂过,他是家中次子,本来谁也没想到他能继承郡王位,年少时,家人对他也就纵了点,他十六七岁以前闹出过不少荒唐事,梅氏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后来,他父兄意外去世,他一下子就成了爵位继承人,一夕之间就长大了。

    当初靖郡王来国公府求亲时,就保证会与梅氏断个干净,穆国公夫人这才同意了这门亲事。

    靖郡王也如他当年允诺的,把梅氏给送走了,还给了她一笔银子,婚后,他与沈菀夫妻情深,也没有养侍妾通房。

    穆国公夫人对于这个三女婿本来是十分满意的,然而,谁也没想到梅氏会在几年后再回到京城,还偷走了顾之颜……

    穆国公夫人捻动着手里的佛珠串,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佛偈。

    沈氏问道:“那个梅氏又作了什么妖?”

    沈菀喝了口茶后,勾出一个冷笑,“我就没见一个当娘的这么狠心的,她把一个七八岁的男孩丢在了京兆府,说这是王爷的外室子。现在那些御史全都闻风而动,这才半天,至少有七八道弹劾王爷的折子送进了御书房。”

    说起梅氏,沈菀的神情中带着几分不屑,几分嘲讽,几分怨艾,以及几分对靖郡王的迁怒。

    沈菀是公府嫡女,梅氏不过是个唱小曲的女伎,两者之间天差地别,所以沈菀也从未将梅氏看在眼里过,她知道靖郡王是不可能对梅氏交心的。

    人要往前看,她只要靖郡王的心里有她就行了。

    直到去岁中秋,梅氏拐走了顾之颜。

    当靖郡王府找回顾之颜后,顾之颜受了惊吓,不仅毁了容,还得了失神症,沈菀为了女儿连带靖郡王也恨上了。

    夫妻俩冷战了大半年,直到最近顾之颜的脸治好了,她的失神症也一度有了好转的征兆,夫妻俩才开始重归于好。

    沈菀撇了撇嘴,讥诮地说道:“母亲,大姐姐,王府现在可热闹了,我那几个弟妹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全都登门来关心我……”

    沈菀如何不知道这些女眷是来看笑话的,根本懒得理她们。

    “他要是不把这事处置好,就别想我带着七娘回去!”

    她对着两人发泄似的说了一通后,浑身痛快多了,感觉有些口渴,信手用牙签插了一块香瓜吃。

    穆国公夫人:“……”

    她神情复杂地看着沈菀,只觉得一言难尽,心中叹道:她这个女儿啊,这都二十五岁的人了,成亲也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做姑娘时的爆脾气……哎,也就是郡王惯的。

    穆国公夫人一心为女儿,柔声劝道:“你啊,女婿体贴你,你也不能真当撒手掌柜,跟他置气。夫妻之间,总要彼此扶持,彼此体谅,才能往前走。”

    穆国公夫人心里门清,会这么劝沈菀,却不会这么去劝沈芷。

    三女婿靖郡王虽然年少时干了些不着调的事,但是心里是有沈菀的,而且,还为此对妻子心怀愧疚,因此沈菀平日里耍些小脾气也不妨事。

    而楚令霄……

    这人从里到外都烂透了,除非换个芯子,否则也没救了。

    穆国公夫人端起茶盅,又喝了口茶,心里越发觉得侯府立世子的事还是得尽快才好。

    沈菀吐吐舌头,对着母亲撒起娇来,“娘,我也不是真为了这个走的。不过一个孩子而已,大不了就留下呗,王府也不缺一双筷子。”

    “七娘最近不太好,我心里烦,所以带回娘家散散心。”

    顾之颜坐在穆国公夫人的身旁,自顾自地玩起了穆国公夫人的佛珠串,一颗一颗地捻动着,仿佛这单一的动作,她可以做到天荒地老似的。

    要是不知道,旁人只会以为这是一个文静秀雅的小姑娘。

    女儿一定会好的。沈菀在心里对自己说,心情稍稍好些一些,目光转而看向了坐在另一边的沈氏,调侃道:“大姐姐,你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也要来小住?”

    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真说出口后,神情间带上了一丝希冀。要是大姐同意在国公府住上几天就好了,她们可以像在闺中时,躺在一张榻上,一直聊到天亮。

    沈氏一眼就看出了沈菀在想什么,失笑道:“我带尘姐儿过来给母亲请安的。”

    说着,她瞧了一眼案头的壶漏,又道:“母亲,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明天内务府还要过来下聘。”

    沈氏又吩咐一个丫鬟去把楚千尘叫回来。

    “大姐姐,你这才刚来不久吧,怎么就要走了呢?”沈菀娇滴滴地说道,“不就是下聘吗,反正自有内务府与礼部负责。”

    沈菀心里是觉得长姐对这个庶女未免也太好了。罢了罢了,不过一个庶女,能哄大姐姐开心就是她的造化了。

    沈菀殷勤地插了一块香瓜喂沈氏吃,笑吟吟地看着她。

    沈氏咽下了香瓜,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这才用戏谑的腔调调侃妹妹道:“三妹,一会儿尘姐儿来了,见到你是该叫三姨母呢,还是堂嫂?”

    沈菀:“……”

    沈菀嘴巴微张,无言以对。

    她还真考虑起了这个问题来:是啊,楚千尘以后算是她弟媳,还是外甥女呢?

    她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沈大姑娘就带着楚千尘回来了。

    看着这对表姐妹进屋的那一瞬,沈菀忽然灵光一闪,笑眯眯地对着沈氏说道:“不着急,等她过了门再说!”

    反正现在楚千尘还不是宸王妃呢,所以自当是叫自己为三姨母。

    这时,原本安安稳稳地坐在罗汉床上的顾之颜蓦地跳了起来,好似一只灵活的小狗似的朝楚千尘飞扑了过去,那双呆滞无神的眼眸里也绽放出了异常明亮的光彩。

    “姐姐!”

    顾之颜双臂一横,一把抱住了楚千尘纤细的腰身,小脸往楚千尘身上蹭了蹭,似乎在留下自己的气味似的,然后仰起小脸望着楚千尘。

    穆国公夫人:“……”

    沈菀:“……”

    沈大姑娘:“……”

    众人皆是一惊,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县主。”楚千尘揉了揉顾之颜柔软的发顶,落落大方地由着沈菀打量。

    她在济世堂时有改变声音、肤色与身高,又蒙着面纱,所以她也不怕被沈菀认出来。

    顾之颜的回应是亲昵地又用面颊蹭了蹭楚千尘的腰身。

    这一幕看得沈菀几乎快不忍直视了,说不上自己是汗颜,还是惊讶,也许,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嫉妒。七娘对她这当娘的都没那么亲昵呢!

    楚千尘把右手递向顾之颜,简明扼要地说道:“手给我!”

    顾之颜乖乖地把左手交到了她手里,然后紧紧地握住不放。

    这一大一小手牵着手走到了穆国公夫人跟前。

    “外祖母。”楚千尘对着穆国公夫人屈膝福了福。

    于是,顾之颜也学着她的样子福了福,“外祖母。”小小软软的右手仍然牵着楚千尘的手。

    穆国公夫人此刻才回过神来,心情更复杂了,慈爱地笑道:“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她忍不住就朝旁边的沈氏望去,这才注意到沈氏对此毫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顾之颜喜欢楚千尘。

    沈菀看着女儿又活了起来,心下一松,这才有心情打量楚千尘一眼,发现她那双凤眼与长姐有些相似。

    “三姨母。”楚千尘自然也看到了沈菀,给沈菀也见了礼。

    顾之颜与她整齐划一地行礼,“母妃。”

    这一幕逗得穆国公夫人与沈氏笑出了声,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轻快起来。

    “七娘,来我这里。”沈菀笑吟吟地对着顾之颜招了招手。

    可是,回应她的是一片默然。

    顾之颜只顾着仰头盯着楚千尘,恍若未闻。

    见状,容嬷嬷走上前去,俯身牵起了顾之颜的右手,柔声道:“县主,楚二姑娘要随您的大姨母回侯府了……”

    容嬷嬷是想说服顾之颜松开楚千尘的手,然而,她这句话就像是踩了猫尾巴似的,原本还平静的顾之颜一下子就炸毛了。

    “姐姐不走!”顾之颜用力地从容嬷嬷手里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又转过身来,一把抱住楚千尘的腰身,小脸埋在她身上。

    “姐姐不走!姐姐不走!”

    顾之颜反反复复地念着这四个字,越来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尖锐。

    “七娘……”沈菀被吓到了,连忙起身。

    楚千尘生怕顾之颜伤到了自己,摸摸她的头顶安抚道:“好了,我不走。”

    顾之颜终于噤声。

    她把脸在楚千尘身上又埋了一会儿,才慢慢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楚千尘,那忐忑不安的神情就像一只害怕被抛弃的小兽似的。

    沈菀也走到了顾之颜的身边,蹲下了身,对着她柔声道:“七娘,你尘表姐要回家,放开她吧,把手给我。”

    顾之颜直接移开了目光,仿佛不看沈菀就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似的。

    沈菀:“……”

    沈菀心里复杂,一方面无奈于顾之颜不肯听她的,另一方面又高兴:女儿至少又开始有反应了。

    女儿对着自己耍小性子,那也总比呆呆木木得要好!

    见状,沈氏笑着提议道:“母亲,您介不介意午膳再多两双筷子?”

    言下之意是她和楚千尘要留下来用午膳。

    穆国公夫人求之不得,立刻就吩咐大丫鬟去摆膳。

    没一会儿,丫鬟们就在西稍间那边摆好了一桌丰盛的膳食。

    穆国公夫人招呼着几个晚辈一起围着桌子坐下,顾之颜还牵着楚千尘的右手不肯松手。

    容嬷嬷觉得不好意思,心想着是不是应该让县主换一个位置改牵楚二姑娘的左手,这样,楚二姑娘才好空出右手吃饭。

    “县……”

    她一个“县”字才出口,就噎住了,只见琥珀很自然地把筷箸送到了楚千尘的左手中,而楚千尘也动作娴熟地用左手使着筷子,姿态优雅自若。

    原来楚千尘是左撇子。穆国公夫人和沈菀有些惊讶,本来也没怎么在意,却听沈氏道:“尘姐儿,沐哥儿说你也能射左手箭,要跟你学,我还以为他孩子气,说着玩的,原来你左手也这么灵活。”

    楚千尘笑眯眯地说道:“我练过的。”

    她前世曾跟着王爷练过左手,还是王爷教了他诀窍,只不过王爷练左手只为了习武,而她则是为了习医。她想要救王爷,这双手就必须稳,必须快,左手必须与右手一样灵活才行!

    楚千尘笑得眉眼弯弯,顾之颜看着她,也跟着笑。

    这满满的一桌席宴一共三道冷菜、九碟热菜,还有一羹一汤,每一道菜肴都是色香味俱全,香气四溢。

    一顿午膳吃得宾主皆欢。

    顾之颜从头到尾一直腻在楚千尘身旁,楚千尘吃什么,她也吃什么。

    直到饭后上点心瓜果的时候,顾之颜终于在楚千尘的诱哄下松了手,学着她的样子用帕子抓着一块糕点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沈菀松了一口气,打算慢慢地转移女儿的注意力,一会儿喂她吃水果,一会儿又喂她喝蜂蜜水。

    起初很顺利,可是,当楚千尘要起身离开时,顾之颜登时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似的,又朝楚千尘追了过去。

    “姐姐!”

    小丫头跑得急,全然没注意到自己撞到了桌子。

    于是,桌上的蜂蜜水、果盘、茶盅随着这一下撞击倒了一半,砰,啪,咚,砸东西的声音此起彼伏。

    茶水茶盅七零八落地摔了一地,一枚枚瓜果骨碌碌地在地面上四下滚动……

    而造成这一地鸡毛的罪魁祸首却像是全然不觉,一手又紧紧地攥住了楚千尘的裙子,用一种固执的语气唤道:“姐姐!”

    只要闻到楚千尘身上的气味,只要待在她的身边,顾之颜就觉得很安心。

    看看这恬静的小姑娘,再看看这一地的狼藉,所有人都是静默。

    沈氏心里纠结了好一会儿了,此时此刻,终于有了决定,出声道:“三妹,我看这样吧,不如让七娘跟我们去侯府住几天吧。”

    沈氏之所以提这个建议,一方面是因为顾之颜不肯放开楚千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楚千尘说过,顾之颜的失神症可以治。

    她必须帮楚千尘保守神医的秘密,所以也不能跟沈菀直说,只能采取这种委婉的方式。

    那怎么可以!沈菀第一反应就是要反对。自从七娘被找回来后,就从来没离开过她的身边。

    “阿菀,我看这主意不错。”穆国公夫人抢在沈菀反对之前点头道。

    她也觉得这样好。

    穆国公夫人是瞧出来了,沈菀已经为了七娘的病弄得宛如惊弓之鸟,她这样时时紧盯着七娘,对七娘不一定好,同样地,对她自己也不好。

    七娘离开她两天,让她放松两天也好,反正是在亲姨母家,不会出事的。

    “……”沈菀看着女儿的背影,依依不舍地微咬下唇。

    顾之颜作为外甥女去楚家小住两天,合情合理,但是她这个做小姨子的,可以回娘家小住,却不适合跟去姐夫家住着。

    沈菀犹豫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穆国公夫人又道:“容嬷嬷,你也跟着七娘一起去。”

    话都说到这份上,沈菀也只能应了。

    说句实话,她宁可让楚千尘在国公府小住,也不愿意让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可是明天内务府要去楚家下聘礼,楚千尘作为未来的宸王妃,肯定是要在场的。

    这是礼数。

    沈菀无奈地应了,叮嘱道:“七娘,你去大姨母家小住,一定要乖。”

    顾之颜抿着小嘴笑。

    这短短不到一个时辰,沈菀已经是第二次看到女儿笑了。

    这一年来,她还从来没见过女儿笑,沈菀的心里又开始觉得酸溜溜了,感觉女儿像是别家的坏小子给勾走了似的。

    于是乎,楚千尘莫名地迎来了一个羡慕的眼神。

    在沈菀的一番千叮咛万嘱咐后,沈氏就带着楚千尘与顾之颜告辞了,离开的队伍扩大了一半。

    “大姐……”沈菀心里依旧是放不下,想送送沈氏,却被穆国公夫人一把拉了回来。

    “好了,七娘也就是去你姐姐那里住个两三天,”穆国公夫人攥着女儿的手安抚道,“出不了什么事的。”

    沈菀微咬下唇,嘀咕道:“也不知道怎么了,七娘这么喜欢楚千尘那丫头,都没见她这么粘着我。”

    穆国公夫人没说话,握着女儿的那只手又加了几分力道,也想着楚千尘。

    哎——

    穆国公夫人无声地叹了口气,眸底掠过一道流光,心里怎么都放不下这件事:有些事总让人觉得太巧了,为什么长女会早产,而且偏偏还是在寺里生产呢?

    这么一来,能动手脚的地方就多了……

    想着,她猛然打了个激灵,神情有些恍惚。

    她怎么就想到了“动手脚”上呢?

    穆国公夫人透过琉璃窗户望着外面万里无云的蓝天,以她现在的视角,早就看不到沈氏与楚千尘一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