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分桌而食

    叶锦芝被她毫不客气的一番话刺得脸色通红。

    杨氏忍不住道:“锦夕,锦芝她只是嘴快,没恶意的,你别跟她计较…”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叶锦夕冷冷道:“大姐明年就要嫁人了,若是到了夫家还这般言行,怕是有人要说咱们叶家家教不好,白出了几个读书人,让人茶余饭后笑话。”

    杨氏顿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叶常顺皱眉,“锦夕,锦芝再怎么说也是你姐姐,姐妹间偶有口角是常事,你何必这样得理不饶人?还有,你二伯娘毕竟是长辈,她好言相劝,你不听就算了,这般针锋相对,传出去,人家该觉得你没规矩了。”

    什么叫倒打一耙颠倒黑白?

    这就是!

    叶锦夕冷笑,刚要说话,赵氏伸手一拉,将她护在自己身后,平静的对上叶常顺,“锦夕是小辈,二哥有训斥,她自当听着。不过照二哥这个说法,母亲也是长辈,她说的话,咱们也该听。既如此,我看大嫂也别掌中公了,辛苦操持还不落好,不如一并交给母亲。为了耀祖能成才,咱们做亲戚的,省吃俭用吃糠咽菜也是应该。”

    叶老太刚要顺杆子往上爬,叶常贵便打断了她,“行了,都是一家人,正吃着饭呢吵什么吵?中公是爹定下的规矩,以后谁都别再提。锦夕,你既跟着你娘学文识字,就该懂得,姑娘家应该要端庄温柔,落落大方,而不是斤斤计较。锦芝,你是姐姐,也该懂得宽容谦让,而不是争强好胜。”

    他一番话把两个人都训诫了一番,谁也不偏袒,看似公平,实则在和稀泥想要息事宁人。

    叶锦芝满面不甘,却也不敢反驳,狠狠的瞪了叶锦夕一眼。

    叶锦夕没空理她,而是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叶常贵。

    这个大伯,还真是够滑头。

    他是一家之主,既发了话,这事儿也就应该到此为止了。可叶老太恨叶常贵截了她的好处,冷声道:“我看锦夕说得对,锦芝做为姐姐,半点没有谦让之风就算了,还跟弟弟妹妹们抢食,家里是少了她口粮还是怎么的?还有鸿光,小小年纪不学好,上了饭桌就狼吞虎咽,一点规矩也不懂。锦丽才多大,能吃多少?却要饿肚子。你们两房就是这么教导孩子的?还是打量着老三不在家,就欺负她们母女?”

    呵!老太太居然会帮着三房说话?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大房二房被她一通指责,脸色都不大好看。杨氏羞愧,正欲道歉,胡氏却不乐意宝贝儿子被叶老太当面训斥,道:“母亲这话就说差了。锦丽年纪小不错,可鸿光也就比她大两岁,能吃多少?小孩子家家的,难得看见桌上有肉吃,当然高兴,哪有什么抢不抢的?而且这桌子上不还有菜么?这小孩子,可不能养得太娇贵,只吃肉,那是大富人家才有的生活。咱们这样的人家,三餐里有一顿能见到点荤腥,就已是不易,哪还能那么挑剔?”

    这是在指责赵氏不会教养孩子呢。

    敢情她的儿子就可以吃肉,别人家的就只能吃素?

    这一大家子人,中午这一顿,三房吃饭的人最少。而中公的分例,三房和其他两房上交的是一样的,赵氏和叶常安偶尔还会补贴,买些鱼肉什么的回来给大家打牙祭。

    大房二房住着三房花钱盖的房子,耕种着三房花钱买的地,吃着三房给的补给,还反过来埋汰三房小题大做不容人?

    这都是一家子什么样的奇葩?

    叶锦夕被胡氏的无耻给气笑了,“我娘今日买的鱼和肉,加起来也没超过五十文。而我们家每个月上交中公的伙食费,可有将近一两银子,再加上家里还种了菜养了家禽。这么算下来,就算不至于天天吃肉,一月里半数沾沾荤腥,也总还是绰绰有余的吧?怎么在大伯娘眼里,咱们吃口肉,竟成了奢侈?”

    胡氏顿时尴尬,强行分辨道:“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知诗文歌赋,哪里晓得生活不易?这柴米油盐酱醋茶,不都得花钱么?便是镇上的百姓,也没多少一月里半数都吃肉的,更别说我们这等农家小户了。”

    “原来竟是这么算的么?”

    赵氏忽然轻轻一笑,“我平日里只懂得针黹女红,不善中闱之道,竟不知这里头竟如此多的门道。大嫂这些年一个人操持着家中上下,实在是辛苦。”

    胡氏一听她开口就心里打鼓。

    果然,只听得赵氏接下来又道:“不若以后我们这一房就不上桌吃饭了。锦丽年纪小又闹腾,吃个饭也不消停,家里孩子又多,挤一张桌子上你争我抢的难免矛盾,长此以往也伤了和气。”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伙食一分开,也就意味着三房就不再上交伙食费,更不会再有任何补贴。那家里的生活水平,会大打折扣。

    叶常贵首先便呵斥道:“胡闹,分什么桌?又没分家…”

    “大哥若想分家,我这个妇道人家,自然也没什么话说。”

    赵氏轻飘飘一句话,就直接反咬叶常贵一口,堵得叶常贵一噎,瞪着她。

    “高堂尚在,分什么家?三弟妹,你素来最是知书达理,可别犯糊涂。不过就是孩子们之间的口角打闹,何至于闹得全家不得安宁?三弟出门在外,你作为妻子,便该在家好好教养子女,这才是本分。否则传了出去,该让别人如何看咱们叶家的笑话?”

    “大哥此言差矣。”

    赵氏语气平平,“大嫂操持家中里外,甚是辛苦,我这个做弟妹的帮不了什么忙,心中甚为愧疚。所以才想着带着孩子们和大家分开吃,少操持一家,大嫂也轻松些。少几口人上桌吃饭,也就少了许多矛盾。左右当初盖房子的时候,每一房都单独建了小厨房,我手艺虽不济,却也不会让孩子们饿了肚子。”

    叶常贵脸色黑沉。

    胡氏赶紧道:“不辛苦,爹信任我才让我管着中公,操持一家子吃喝。三弟妹要赶制绣工,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已经够操劳,哪还有时间亲自下厨?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孩子们打打闹闹是常事,转眼也就忘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会忘了呢?”

    叶锦夕道:“我妹妹年纪小不经饿又挑食,饭桌上闹出笑话来也让大伯娘难做。我们分了桌,买什么吃什么都由我娘说了算,她便是受了委屈,也怪不得其他人,更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误会。要说我娘辛苦,大伯娘操持家里里里外外还要照顾五妹六妹和五弟,辛苦何止双倍?我们本就得益于爷爷的承诺,干吃闲饭不做事儿,哪能再因为锦丽贪嘴让大伯娘背黑锅?这让我们心里如何过意得去?大伯娘若是真体恤我娘,就让我娘为你分担一二,也省得我娘因此耿介于心,愧疚难眠。”

    母女俩一唱一和,看似大度实则逼迫的一番话,呛得胡氏一愣一愣的,一时竟是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