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叶鸿远咚的一声砸在桌上,睡了过去。等他醒来,已是黄昏。

    这世上为什么会有酒这种东西?

    叶鸿远苦读十载唯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他觉得自己大概上辈子挖了方叙家祖坟,以至于每次醉酒出丑都在他跟前。

    对了,方叙呢?

    他叫来自己的小厮问,“方小侯爷走了?”

    “是。”

    叶鸿远松了口气,又不甚在意的问:“何时走的?”

    小厮看了他一眼,赶紧又低下头去,“送您回房后走的。”

    “嗯。”叶鸿远忽然反应过来,“他送我回房的?”

    小厮硬着头皮点头。

    “对、对啊。”

    叶鸿远表情有些懵,继而就是忧虑。

    之前在饭桌上他其实是硬撑着的,醉意上来后彻底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有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对方叙了解不甚多,这位天之骄子是个话痨,八卦之心异常活跃。

    他记得席间方叙问过自家妹子和程濯的事儿。

    叶家已经和谢家定亲,本来再追究这些就没什么意义了。程濯跟方叙是发小儿,那谢瑛不还是他亲表弟么?他之前还在谢府住了几年,立场应是再鲜明不过。

    总不至于替自己的发小抱不平。

    程濯对妹妹的心思,一开始还是谢瑛提醒的。

    这桃花债怎么也不能算在妹妹头上。

    想到这里叶鸿远放心了些。

    京城里的这些个贵公子哥儿,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明天就要上任了,他本来还准备今日去向妹妹的那个好朋友谢云娥夫家道谢的,谢人家给买了这座宅子,结果被方叙这么一掺和,也没时间了。

    睡了一下午,现在也不困,他便让人搬来沧州府府衙的历年公文。这一看,就看到了深夜。

    ……

    方叙这两日得空,才去了趟叶府。叶鸿远醉得不省人事,他便又回去了,然后就又拽着程濯喝酒。

    “你跟叶鸿远同行来的沧州,怎么,跟他们家很熟?”

    小侯爷离京数载,在军营里呆了两年,消息闭塞,整日里跟一帮大老爷们儿凑一块儿,都快憋死了。好不容易见着俩熟人,肯定是要打听打听的。

    “没。”

    程濯反应淡淡的,“他们家入京不过一年,叶鸿远走的是文官路子,我是武将,能跟他们家有多熟?”

    “装!”

    方叙仗着跟他是发小,毫不客气的拆穿他,“说实话吧,你是不是看上叶家那丫头了?”

    俩人一般大,方叙离京的时候也就十三四岁,那会儿程濯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后台硬,经常和一碰狐朋狗友凑一堆儿溜街逗狗吃喝玩乐,方叙就是狐朋狗友之一。

    后来方叙被他娘一脚踢到沧州,程濯还有点不舍,特意去给他送行来着。

    多年不见,冷不防见昔年好友如此颓废,他着实不大习惯。

    程濯僵了僵,没吭声。

    果然。

    方叙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那丫头进京后很受欢迎?哦对了,他们家现在是侯门了,还出了个状元郎,再加上个白砂糖作坊,应该是挺受欢迎的。”

    他忽然想起,叶鸿远也不小了吧。妹子都定亲了,那当哥哥的岂不是…

    “你跟他们家很熟?”

    程濯忽然开口,打断了方叙的思绪。

    “废话。”他莫名有点不爽,翻了个白眼,“我在谢府住了两三年,那丫头鬼灵精怪的,脑子里经常冒出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他们住上清县的时候,我还常去他们家,当然熟了。”

    程濯哦了声,神色有点发怔,隔了半晌又问:“她在沧州很有名么?”

    “额,以前在上清县的时候还好。那会儿没人知道白砂糖是她发明的,也就是知道她们家和谢府走得近,而且那时她还小,也就是在她们村比较出名。小丫头年纪不大倒是很聪明,会的东西也多,他们家的家业差不多都是她挣的。去年谢瑛将她这个白砂糖创始人的身份公布,她才名传千里,但没多久他们家就去京城了…”

    方叙说到这忽然停下来,抬眸看他一眼,道:“你打听这些做什么?她都跟我表弟定亲了,你该不是还不死心想半路截胡吧?”

    程濯自嘲一笑。

    他若真想抢人,去年就直接求到宫里去了,何必磨叽等到现在?

    “这么说她跟谢瑛是那时候有的情分?”

    方叙又看他一眼,说:“我表弟就是个闷葫芦,成天板着个脸装高冷,谁知道他想什么?还情分,那会儿那丫头才多大?半大孩子,懂什么?你不是被打击得昏了头,开始说胡话吧?”

    虽然他是觉得自家表弟跟叶家丫头挺配的,但那时候两家还没婚约,甭管有没情分,都得否认。不然对那丫头名声有影响。

    程濯没说话。

    第一次见面他就被叶锦夕含沙射影的骂了一通,看她那模样可不像什么都不懂的。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么小就知道替父母分担,挣钱养家了,又看惯了人情冷暖,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大约猜到方叙的顾虑。

    他是不服气,但还没卑劣到因为得不到就去毁人家姑娘清誉的地步。

    方叙约莫猜到了个大概。

    八成是这小子招惹了那丫头,遭到了拒绝,所以才如此消沉。

    弄清楚了,他也就不打击程濯了,想起方才脑子里划过的念头,状似无意的问道:“那丫头都定亲了,那她哥哥呢?”

    “什么?”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容易喝醉,程濯本来酒量不差的,这会儿才喝了七八杯,就有点熏熏然了。听了这话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方叙:“…”

    程濯终于回过神,“还没呢,二公主看上他想让他做驸马,他大概是躲着,所以才自请外放来沧州做了知府。”

    二公主?

    方叙想了好半天才想起宫里还有这号人物,立即明白过来。

    “又是为了白砂糖?”他啧啧两声,“看来这两年京城挺热闹啊,宫里宫外没少闹腾吧?那丫头也得亏是跟谢瑛那冰块儿定了亲,否则不定落到哪家给人欺负呢。”

    叶锦夕是程濯心里那根刺,他喝醉了以后就更为敏感,听了这话立即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搁,语气带些微愤怒。

    “谢瑛要是敢欺负她,我就一把火将谢府烧个干净,然后把他腿打断。把她…”他神色有点迷离,隔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说了句,“把她抢过来。”

    然后咚一声,砸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