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女大十八变?

    梅子着急了,爹爹这个时候还顾及奶奶,开口急道:“二姐是为了给爹治病才要小姑归还娘亲的遗物,爹爹你还犹豫什么?”

    杨田氏对着梅子怒目圆睁,道:“小白眼狼,你爹是我的儿子,哪有儿子忤逆老娘的意思,你爹最孝顺了。”

    杨俊山听出他娘的意思,说了实话,就是不孝顺,他可不想老实一辈子,到最后还落下个不孝的名声。

    “桃子,要不……”

    话还没说完,杨桃就听出自己老爹的意思,杨田氏还真是厉害,竟然猜到儿子的心里,十拿九稳的抱着银钗就要往闺女头上戴。

    她阻拦住爹爹的话,急道:“奶这是拿话激怒爹,知道爹是杨家村有名的大孝子;可是爹,你这叫愚孝,不是忤逆一两回父母就是不孝,银钗是我娘留给我和梅子的,奶拿去保管,但是拿去时说的就是借,爹你若不说实话,梅子就要被卖了,你的腿也成了残废,就为了那狗屁的愚孝,你真的不要自己的孩子了吗?”

    杨俊山没想到,杨桃竟然敢当面和娘公开叫板还敢当面质问,也刚好说到自己的痛点,是啊,为了贪图自己是个大孝子的名声,处处忍让,让自己的媳妇早早病死,孩子处处受欺辱,自己这样窝囊下去,还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这么孝顺又可爱的梅子了。

    他闭上了眼睛,脑海里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出来,加上刚刚桃子的一番言论,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想法。

    “娘,这几日就是禾佩的周年忌日,您替她保管了一年,现在桃子大了也该归还了,她在天上看着也会感激您的。”

    “老大!”杨田氏尖叫的怒吼。

    本还美滋滋的以为,他的儿子会一如既往的软弱下去,不敢忤逆自己的意思,没想到他竟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杨香巧一肚子气,以为想借助自己娘的气势,能守住这个银钗,因为她都戴了一年,不知道怎的就是越戴越喜欢。

    杨田氏恶狠狠的喊了声儿子,没想到他会站在那个小兔崽子那边,“老大,你明明说过给我的,怎么能反悔,你小妹喜欢的不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个没良心的,你忘了是谁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小的是白眼狼,你这大的也这么不孝吗?”

    又故技重施想要让老大收回刚刚的话,二房的杨俊清没法开口,这是娘和大哥的口头承诺,也接受到了媳妇的信号,不让他参与。

    周凤珍更是存着私心,老太太仗着老大软弱,硬是把银钗诓骗到手,打算长期霸占,却给了自己的宝贝闺女。

    杨莲垂涎许久,自己讨要了数次都被老太太驳回,这次杨桃讨要回去,也算折损一下小姑子的嚣张气焰,让她再在自己面前显摆臭美,同时也给自己姑娘出口怨气。

    杨田氏一回头,没有一个帮腔的,又看到老大说话这么决绝,一生气把银钗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甩袖子扬长而去。

    杨香巧看着银钗虽然不舍,但是无意中瞄到大嫂牌位,还是吓得浑身发抖,赶紧落荒而逃。

    周凤珍看了看,心里甭提多么得意,带着一家人也回东屋去了。

    杨桃的一番话让小叔杨俊康另眼相看,他对着大哥道:“桃子这是怎么了,一月不见出息了。”

    杨俊山听见自己的弟弟夸赞闺女,脸上羞愧难当,“都怪我这个做爹爹的不好,从小到大都没为她们姐妹几个说过一次好话。”

    杨桃生怕爹爹心情不好影响病情,赶紧开口:“爹爹,今天你就做的很好,以后只要咱有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懦弱,这不能显示您尽孝,只能助长爷奶偏心。”

    杨桃想着,今天这一步就算好的开头,自己一定要把爹爹那长久以来的懦弱老实的性子板过来,这样才能三口齐心,其利断金。

    杨俊康看着小小的桃子,竟然变化这么大,难道应了那句话,女大十八变?

    杨桃拿着手上的银钗,左右观瞧,竟然发现钗头上刻着一个小小的禾字,难道这就是娘亲失忆前的名字吗?

    杨俊康看着桃子,本以为自己是长辈,大哥卧病在床,自己可以为她们撑腰,可是今日之事却让他感觉,好像自己不帮忙,她也能很好的处理事情。

    “小叔,现在我们仅有的就是娘亲的遗物,你说我把它压在郑大夫那,他会不会来给爹治病?”

    杨俊康定睛看着她,原来她据理力争打的竟是这个主意。

    “可以,但是有点大材小用,小叔知道镇上有个回春堂,坐诊的大夫姓陆,医术高明,他就会推拿和针灸,你可以拿去试试?”

    杨桃听懂了小叔的意思,这支银钗长柄很粗,钗头雕刻精细花样繁琐,一看就是个值钱的东西,用他就能请的来大夫。

    杨桃想要说,自己的这个东西不卖,可以拿去当,有了钱在赎回来,可是她刚穿过来不懂,所以开口试探的问道:“小叔,我的意思是回春堂收这个东西吗?我想有了钱还要赎回来的,毕竟是娘亲的遗物。”

    杨俊康看着小小的杨桃,不似说谎,虽然他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可以赎回,但若是大哥腿治好了,兴许就可以,难道她是从这来的自信。

    “桃子,回春堂是医馆,不收东西,要想换钱还要去当铺,那里可以。”

    杨桃心里印证了,原来还真叫当铺,那刚好可以去镇上换了钱请大夫。

    杨俊山听了,有点愧疚道:“你们别为我操心了,我慢慢养着会好的。”

    “爹,你别操心,小叔不是三天后回学堂吗?到时候我和他一起走,去镇上给您请大夫。”

    杨桃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杨俊康诧异的盯着她,她这个侄女好像没出过远门吧,就算以前和他相处也都是唯唯诺诺,从来没有说话看过他的眼睛。

    今天的她,一桩桩让自己有点认不出她了,不过这样也好,机灵一点,聪明一点,就算自己上学堂走了,大哥这里也好放心。

    许久没有开口的梅子,刚刚差点又被卖,幸好爹爹怜惜,才躲过祸事,“二姐,你说的是三天后,可是爹爹现在怎么办?”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杨桃差点忘了爹爹今日不换药,不包扎说不定会耽误病情,心里焦急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