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惨被毒死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打在青石板路上溅起半尺高的水花。

    惊雷阵阵,狂风卷着黑云,似要将这座皇城吞没。

    睿王府某处废弃后院内。

    “楚氏,我再说一次,只要你自请下堂,让我扶正曦儿,无论你以前做过如何恶毒的事,本王概不追究。”

    楚枝跪坐在佛堂前,垂眸闭目,对顾长晏的逼迫充耳不闻。

    她不卑不亢的态度,彻底激怒顾长晏。

    “当年若不是你冒名顶替,我和曦儿又怎会蹉跎至今?你陷害至亲,毒杀庶子,罔顾人伦,我能留你性命已是对你最大的仁慈,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确实不敢。”楚枝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你若杀了我,不出明日,全京城会知道你为了一个小妾毒杀正室,你忍心让你的心上人成为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祸水吗?”

    一番话气的顾长晏睚眦目裂。

    他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毒妇!”

    楚枝唇角微勾,带着讥诮:“多谢夸奖!”

    “好!你好的很!那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顾长晏怒不可遏,拂袖离去。

    楚枝这才睁开眼睛。

    十年了。

    这十年对于楚枝来说,就像一场噩梦。

    她本是楚家身份尊贵的嫡女,拥有无上的尊荣和风光。

    可惜出生时正逢战乱,生母吴氏去郊外避难,不想遭遇流寇,和一同出生的农家女抱错。

    从此,她成了沦落山间的野丫头,对方占了她的位置,成为楚家万众瞩目的千金小姐,楚曦。

    在她十二岁的时候,楚家查明真相,为了不让血脉混淆,便将楚枝接回,给她嫡女该有的尊荣。

    而原本该被送回农家的楚曦,却因养育之恩难以割舍,依旧被留在楚家。

    想起后面发生的事,楚枝闭上眼眸,掩去里面的悲愤和痛楚。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寒风裹挟着雨水从门缝卷了进来,带着森森冷意。

    “听说王爷刚刚过来了。”楚曦一进门就厉声逼问,“他叫你自请下堂你为何不愿?你看看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有何颜面留在他的身边,我若是你早一头撞死了!竟然还敢占着正室位置不撒手,谁给你的胆子!”

    楚曦一身金丝纹兰暗花的烟笼纱广袖襦裙,衬得她姣好的容颜楚楚动人,宛如清莲,可那双盯着楚枝的眼睛却充满恶毒。

    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她越是愤怒,楚枝就越是平静。

    “你放心,就是你楚曦死了,我楚枝也不会死,只要有我在一天,顾长晏他就休想把你扶正。”

    “贱人!”

    楚曦一把甩在楚枝的脸上。

    多年的折磨使得楚枝形如枯槁,这一巴掌下去,楚枝犹如窗外飘落的秋叶,重重摔倒在地。

    下一秒,头发被人揪住,楚曦那张丑陋扭曲的脸放大在她眼前。

    “为什么?为什么你到死都要跟我作对?你也不想想,这么多年来你何曾斗赢过我?你努力了那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为我做了嫁衣,就算你身上流着高贵的血统又如何?今日还不是跪在我的面前苟延残喘,你在乎的、喜欢的、想要的,全都被我夺走。”楚曦阴狠的嗓音,像是把淬了毒的冰刃,刺得楚枝心口发疼,“包括顾长晏!”

    “你以为我还在乎他吗?”楚枝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我只是不想如了你的愿而已,你想逼死我叫顾长晏把你扶正,做他正儿八经的王妃,做梦!”

    当年顾长晏身负重伤,是楚曦救了他一命,情急之下,顾长晏来不及多说,留下一枚玉佩。

    事后顾长晏满京城找人,想报答楚曦的救命之恩。

    而误以为自己闯了大祸的楚曦,为求自保,将玉佩塞给楚枝,想要嫁祸给楚枝。

    顾长晏便误以为楚枝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娶了楚枝为妻。

    婚后,顾长晏对楚枝百般宠爱,成为京城人人羡慕的对象。

    可她的幸福惹了楚曦的不快。

    尤其在楚曦得知顾长晏娶楚枝为妻的真正原因后,便向顾长晏哭诉是楚枝偷了她的玉佩,冒名顶替嫁进王府。

    又有意无意说楚枝欺压奴仆,辱骂姐妹,狂妄恶毒。

    信以为真的顾长晏冲回府中,和楚枝大吵一架。

    自此之后,楚枝便被顾长晏所厌弃。

    可笑的是,那时的楚枝还不明白顾长晏为什么这么对自己,还眼巴巴的弥补过错,一心挽回顾长晏。

    直到真相揭开的那一刻,楚枝才知道自己多么可笑。

    正因如此,楚枝拼死也不会让楚曦如意。

    “楚曦我告诉你,有我在,你这辈子都别想做顾长晏的王妃,永远!”

    “贱人!”

    楚曦一脚踹在楚枝肚子上,疼的她瞬间蜷缩成一团。

    “都到现在了还敢跟我嘴硬?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你是楚家的亲生女儿,而我不是!凭什么嫁给顾长晏的人是你!除了这张脸蛋你还有什么!我现在这就毁了你这张脸,看你还怎么嚣张!”

    所有积怨齐齐爆发,铺天盖地的毒打如雨点落了下来。

    楚曦下手又狠,没多久,她就被楚曦的人打的剩下半条命。

    全身火辣辣的痛,肋骨断了,腿也不听使唤,脸上脖子全是楚曦的抓痕,渗出蜿蜒崎岖的血迹,恐怖骇人。

    见楚枝耀眼夺目的容貌终于被毁了,楚曦畅快无比。

    “让你就那么死去,太便宜你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折磨你,叫你生不如死!”

    “毒妇!”楚枝睚眦目裂,钻心的疼痛几欲叫她窒息。

    楚曦冷笑,扭曲丑陋的脸上闪烁着狠辣的光芒:“从今天开始,我会叫你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地狱……我的好姐姐!”

    接下来的日子,楚曦发了疯折磨楚枝。

    日复一日的毒打和凌、辱,叫楚枝彻底成了一个废人。

    可她还是没有放弃,因为楚枝心里清楚,只要她还有一口气,楚曦就不会称心如意。

    大家就这么耗着吧!

    看谁耗得过谁。

    这天,楚曦推门进来,将一包玫瑰糕仍在处置面前。

    “这是你的亲娘死乞白赖托我带给你的,你慢慢享用吧!”

    楚曦走后,楚枝盯着被扔在眼前的糕点,眼底渐渐泛起了湿意。

    母亲心里还是有她的对不对?

    知道她在这里受苦,便托人送了她玫瑰糕过来。

    想到这里,楚枝再也忍不住,颤抖着捡起一块玫瑰糕,轻轻咬下。

    跟当年她第一次回到楚家时,吃到的那块玫瑰糕的味道,一模一样。

    眼泪咻然落下。

    下一秒,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红艳艳的鲜血从她的嘴里争先恐后流了出来……

    楚曦咯咯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真是好骗呐!你怎么都没想到,毒会下在玫瑰糕里面吧?”

    楚枝瞪大眼眸:“你……你居然……”

    “没想到我会在玫瑰糕里面下毒吧!”楚曦居高临下欣赏着楚枝苟延残喘的模样,“你最近几日连水都不敢喝,生怕有人害你,可你怎么都没想到,我会利用你母亲作为借口叫你中招吧?你从回到楚家的第一天开始,就妄想得到母亲的疼爱,可惜你努力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因为母亲她只爱我一个人,你说你明明那么聪明,怎么在这点上就那么蠢?就像现在,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只是我不愿意罢了,只要我想,一个吴氏就能轻而易举的弄死你!”

    楚枝不可置信的瞪着楚曦,漆黑的眼眸迸发出强烈的不甘和恨意。

    她怎么都没想到,楚曦竟然会在玫瑰糕里下毒,借的还是她对母亲那份卑微又可笑的孺慕之情……

    是她错了……

    她早该看清楚的。

    不属于她的母爱再怎么强求,都无济于事。

    楚枝张大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别挣扎了,这可是我花费大价钱买来的见血封喉的毒药,一旦入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楚曦冷笑,“从今以后,世上再无楚枝,而我则是顾长晏唯一的王妃!”

    随着她最后一个话音落下,楚枝绝望地闭上眼睛。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着楚枝千疮百孔没有一处完好的尸体,楚曦冷笑一声,对外面吩咐道:“找个乱坟岗扔了喂狗吧!”

    ……

    不知为何,楚枝死后,魂魄不散,被困在王府之中。

    她亲眼看着顾长晏以正妃之礼,将楚曦扶正,她的丫鬟冬儿为给她报仇,被楚曦五马分尸,包括楚枝的养父母,那对农家夫妇,也被楚曦陷害致死。

    在后面几载光阴里,她还证了这个皇城的改朝换代。

    先皇昏庸,四皇子谋反,又被人策反,沉浮红尘中,睿王府咻然没落。

    在看到顾长晏和楚曦被新封的护国大将军一剑刺死时,楚枝激动的整个魂魄都飘了起来。

    她的大仇终于报了!

    楚枝抬眸望去,那人一袭玄色大氅,容貌昳丽,充满肃杀,手中提着一把滴血的长剑。

    楚枝盯着他看了许久,才认出来,他就是记忆中那个斗鸡遛狗,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韩湛。

    她一直跟着韩湛飘到后院,亲眼看见韩湛拿起她那块破败不堪,早已落了灰的牌位,细细擦拭,眼底全是楚枝看不懂的神情。

    还不等她想明白,就见韩湛将她的牌位揽在怀中,转身走了。

    那是她的牌位!

    楚枝一急,连忙追上前去。

    结果刚飘出院子,魂魄就被一阵风给吹散了……

    :初次见面,诸位小仙女们多多关照哈~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