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回过去

    建安十六年,春。

    暖阳乍泄,轻烟袅袅,长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绝于耳,安居乐业,繁荣安昌。

    咕噜噜的马车在青石板路上缓缓停下。

    “姑娘,到了。”

    见楚枝许久未动,丫鬟忍不住又催促。

    “您请下车,咱们到了。”

    谁能想到,她楚枝死了那么多年,竟然又活了过来,回到她被接回楚家这一天。

    既然上天怜悯,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那她必定好好珍惜。

    在丫鬟的惊呼声中,楚枝挑开帘子,径自跳下马车。

    楚家虽不是什么高官,但也出入朝堂,规矩自然不用说。

    就连家里的扫地婆子都进退有礼,何曾见过这么粗俗的举止。

    两个小丫鬟当时就愣在原地。

    倒是一旁的钱嬷嬷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姑娘刚回府怕是不懂,这下车也是有礼仪讲究的……”

    但一想到这位打出生就被抱错,养在山间田野,钱嬷嬷又微微皱眉:“罢了,日后自有嬷嬷教您这些。”

    前世的钱嬷嬷说了和现在同样的话,只是那时的楚枝先是被抱错的消息给砸懵了,接着又被强行带到京城,再加上只有十二岁,整个人胆小慌张,无措极了。

    乍一听到钱嬷嬷的话,本能反应就是自己做错了,惹了对方不快。

    便更加小心翼翼。

    如今重活一世,楚枝也看清了前世许多看不透的事。

    比如这个钱嬷嬷,每次见到她都忍不住失望摇头,再加上她冷淡严厉,楚枝便下意识以为钱嬷嬷讨厌自己。

    直到后来楚枝才发现,钱嬷嬷是为数不多,关心她的人。

    思及此,楚枝对钱嬷嬷微微颔首,笑道:“多谢嬷嬷提点。”

    钱嬷嬷诧异抬头。

    几日相处下来,钱嬷嬷便发现楚枝是个淳朴的姑娘。

    这种性子,说好听点是憨厚,说直白点是笨。

    没想到才一晚上的功夫,竟变得这般通透,能看出自己在提点她。

    到底是经过世事的老人,只一瞬,钱嬷嬷就又恢复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姑娘折煞奴婢了。”

    说着便引楚枝上了台阶。

    三人从西侧门进府,刚进门就是长长的九曲游廊,两边雕梁画栋,庭院花草树木,假山流水,错落有致。

    府中下人低头忙着手中的活,井然有序。

    刚穿过庭院,就听假山旁边传来两个丫鬟说话声。

    “早上我去西苑给二夫人房里送花,见二夫人今日穿的是茜红色金线串珠的绣花飞蝶锦缎裙,外面罩着桔色的月笼纱大袖衫,当真跟天宫仙子一样,五姑娘也穿了同二夫人一模一样的衣服,衬得五姑娘那张脸愈发雪白,像是观音座下的童子。”

    “阖府谁不知道二夫人疼五小姐,当然是捡最好的用,我听说前两天宫里刚分下来一批上好的云锦,想必就是你说的吧?”

    “听你这么说,约莫是了……对了,你说这真正的小姐要是回来了,到时候五姑娘还会像今天这么受宠吗?”

    “这……怕是说不好。”被问的丫鬟有些迟疑,“不是说那位真千金长在乡野,鄙陋粗俗,人还蠢笨,二夫人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儿,怎会容忍自己身上有污点?怕是……”

    楚枝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看,连一个小丫鬟都能看清的事,她楚枝竟然用了十年,且赔上一条性命,才能明白。

    “大胆!主子的事岂是你们能议论的!”

    钱嬷嬷一声厉呵,脸色铁青,指着不远处的粗使婆子道:“给我把这两个丫鬟拖下去,用鞭子狠狠地打!”

    两个小丫头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连呼救都忘记了。

    毕竟才十岁出头,若真几鞭子下去,怕会丢了半条命。

    “钱嬷嬷。”

    楚枝突然出声。

    “姑娘。”

    “略施惩戒即可。”

    钱嬷嬷抬头,见楚枝认真的看着她:“也是她们运气不好,被我们听到了。”

    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前世明里暗里议论楚枝的奴才们,数不胜数,多得是不堪入耳的话。

    今日打了鞭子,明日就能保证没人说吗?

    何况她刚回府就有人受罚,难保落下一个嚣张跋扈的形象。

    钱嬷嬷愈发惊心,她没想到楚枝竟然会这么聪慧。

    便对那两个丫鬟说:“姑娘仁慈,还不快谢过姑娘?”

    两个丫鬟这才如梦初醒,哭着谢恩。

    楚枝不再理会,往正厅走去。

    “来了来了。”

    “姑娘回来了。”

    “快去通报老夫人,太太们。”

    在丫鬟们的簇拥下,楚枝来到正厅。

    老夫人坐在正位,一身靛蓝色丝线团“卍”的花纹锦缎衣裳,花白的头发只用支白玉簪子在脑后挽了个发髻,戴着嵌了蓝宝石的发额,在看到楚枝的一刹那,捏紧了手中的佛珠。

    二夫人坐在老夫人的右下方,怀里紧紧搂着娇软乖巧的楚曦,她盯着楚枝的眼神,陌生而厌恶。

    楚曦则满眼防备和不安。

    两人的红色绣花飞蝶裙,刺得楚枝眼睛生疼。

    见楚枝站在门口不动,老夫人急了,对她招手。

    “乖孩子,快进来,到祖母这儿来。”

    楚枝抬脚跨过门槛。

    不知道怎么,脚底绊了一下,直接摔到在地。

    正厅门槛高,她这一摔可不轻,“咚——”地一下,听着都疼。

    所有人都愣了。

    还是老夫人反应过来,赶紧叫钱嬷嬷把人扶起来。

    瞬间,楚枝被人团团围住,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这乡下养大的就是上不了台面,进个门都能给绊倒了,咱们家的门槛那么多,以后岂不是天天要这样往地上趴了?”三夫人捂嘴笑道,“不过想来二嫂的这个女儿皮糙肉厚,在乡间野惯了,摔几次不打紧。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大夫人接过话茬问道。

    “谁不知道二嫂是出了名的知书达理,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女儿,还真是……”三夫人咯咯笑了起来,“可见古人说的凡事不能两全,到底是真的。”

    三房一向和二房不合,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三夫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她说完就起身,牵起楚枝的手向二夫人走去。

    “二嫂,这可是你失而复得的亲生女儿,还不快好好抱抱。”

    直接将楚枝推到她的亲生母亲二夫人,吴氏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