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楚枝身上穿的是钱嬷嬷在路上新买的袄裙,这样的衣裳,楚枝只远远见县令千金穿过,顿时受宠若惊。

    殊不知,跟楚家的料子比起来差得远了。

    再加上她从小就被晒黑了,人又长得瘦,顶着一头黄黄的头发,呆呆木木的。

    吴氏不受控制地就想起,这几日府中下人们的议论和嘲讽。

    “不……”

    她下意识就将楚枝推倒在地。

    这不是她的女儿,她才没有一个农妇养大的野孩子。

    谁都没料到吴氏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荒唐!”老夫人气急,直接斥道:“这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就是这么对她的?”

    说完一把将楚枝搂在怀中,连忙问她。

    “好孩子,可摔疼了?”

    闻着老夫人身上那淡淡的檀香味,楚枝缓缓摇头。

    见老夫人这样,二夫人咻一下站起身来。

    指着楚枝,语气凌厉又急促:“你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你到底想干什么?别以为你骗了老夫人我就会相信你,你冒充我的女儿究竟有和居心!”

    “闭嘴!”

    老夫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碗都叮当作响。

    “这孩子已经滴血验亲,确实是我楚家的血脉,你要是再浑说就给我去佛堂思过!”老夫人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连你的亲生女儿都认不得了?”

    吴氏脸色苍白,她紧紧搂着怀里的楚曦:“不……她不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是曦儿,曦儿才是我的女儿,我只有曦儿一个宝贝……”

    看着这样的吴氏,楚枝原本翻涌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

    倒是老夫人气的不轻。

    直接将吴氏训斥一顿。

    吴氏本就厌恶楚枝,如今又挨了训,内心悲愤不已。

    直接指着楚枝就道:“我再说一次,我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女儿,你给我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说完拽着楚曦就仓惶离去。

    气的老夫人差点背过气去。

    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半响后,老夫人终于平复,余下几人寒暄几句后也回了各自院子。

    就剩下老夫人和楚枝。

    “好孩子,你受苦了。”

    老夫人仔细端详楚枝。

    这孩子虽然瘦了点,黑了点,但长得不错。

    尤其是那双坚毅的眼眸跟双眉,像极了年轻时期的老爷子。

    是他们楚家的血脉。

    若是好好养,假日时日,定比晴儿要美。

    “你什么都不要想,也什么都别管,好好的睡一觉,有什么事或者缺什么,你就跟祖母说,祖母给你安排。”

    楚枝点头:“谢谢祖母。”

    老夫人叹了口气:“你不要怪你母亲,这个消息太突然,她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等明儿她想明白了,你再去给她请安,你们娘儿两好好说说话。”

    楚枝神色微冷,垂下眼眸:“好的祖母,我知道了。”

    老夫人哪里看不出来,楚枝这是被吴氏伤到心了。

    就愈发疼惜:“你刚来,什么都没安顿好,房里的丫鬟是刚给你挑的,你要是愿意,就从我身边拨一个管事嬷嬷给你,日后好照管你。”

    能使唤老夫人边的嬷嬷,那可是旁人没有的体面。

    这是老夫人专门给楚枝撑腰长脸呢!

    前世的老夫人也这样问过楚枝。

    可惜那时候楚枝根本不懂这些,直接拒了。

    一来她觉得以前在家里,不管什么活都是自己干,现在都那么多丫鬟了,就不需要管事嬷嬷;二来她被钱嬷嬷吓到,觉得所有的嬷嬷都这样凶,就更加不敢要。

    殊不知,她自以为的体贴,伤了老夫人的心不说,还被人说成上不了台面。

    楚枝想了想,就说:“那不如就钱嬷嬷吧?”

    钱嬷嬷一惊,连忙抬头看了一眼老夫人,老夫人也有些惊讶。

    要知道,钱嬷嬷是出了名的严厉,就是被她亲自抚养长大的大孙女,见了钱嬷嬷都会紧张。

    便忍不住对楚枝说:“钱嬷嬷很严厉,你若有一点做错她便会说你,到时候你可不要难过。”

    “祖母您也说了,孙女做错了她才会说我。”楚枝想起钱嬷嬷对自己的提点,不由笑道,“何况,钱嬷嬷人很好。”

    老夫人看了钱嬷嬷一眼:“没想到你倒是入了她的眼,既然她点名要你,那你可要好生伺候,这是我们楚家嫡亲的血脉,光这一点,就不容任何人轻视,你可明白?”

    钱嬷嬷连忙躬身回答:“承蒙姑娘看重奴婢,奴婢谨记老夫人教诲,必定好好照顾姑娘,不让姑娘受半点委屈。”

    老夫人这才放心。

    “舟车劳顿,你先下去休息休息,钱嬷嬷是府中的老人,没有什么事比她更清楚,有她照顾你,我很放心,有什么不懂的你尽管问她,或是问我也可以。”

    老夫人将钱嬷嬷赐给楚枝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楚府。

    哪怕楚枝刚回府就跌倒出丑,还被她亲生母亲厌恶,但老夫人看重她啊!

    府中下人惯会见风使舵,即便心里再瞧不上楚枝,表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刚开始还有几个婆子,仗着在府中资历久,就倚老卖老想要欺负楚枝,结果直接被钱嬷嬷给发卖了。

    吓得其他下人再也不敢造次,愈发对楚枝毕恭毕敬。

    因着老夫人的关系,大房和三房都来看过楚枝,并象征性的送了些见面礼。

    唯独她的亲生母亲吴氏,依旧对她不闻不问。

    楚枝回府有七八天了,每天都能听到府中下人说,今天她母亲带着楚曦去了哪里踏春,明天又要带楚曦去赴哪家夫人的宴会,再过两天,两人又去街上买了首饰和衣服……总之,两人过的甚是充实圆满,把她这个亲生女儿,忘得一干二净。

    不管吴氏如何,楚枝每天都雷打不动去老夫人那请安。

    见她这般孝顺懂事,短短几天,老夫人就将楚枝疼到了心坎里。

    这天,楚枝给老夫人请过安后,被老夫人留下说话。

    “这两日你不必再来给我请安了。”

    楚枝抬眸:“可是孙女做错了什么?”

    “你能做错什么?阖府除了你大姐姐,就数你乖巧懂事又孝顺了。”老夫人笑道,“趁这两天有时间,叫你母亲带你去做几身新衣裳,再打两套头面,回头见客的时候,不至于失了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