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看谁敢送你走

    楚曦年纪小不懂事,她却看得明明白白,人家亲生的都回来了,哪里还会叫楚曦留着?

    别的不说,就是伺候楚曦这些丫鬟婆子,一个月都十几两银子出去了,再加上一应首饰衣服日常开销,楚曦一个月的开销,都赶上寻常百姓一家子好几年的花费,楚府会这么好心,白白养着楚曦?

    除非是个傻子!

    既然楚府不留,那崔嬷嬷就要想办法叫楚曦留。

    于是就给楚曦说:“姑娘你一定要听奴婢的,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现在只有老爷夫人疼您,所以您一定要叫夫人明白,她不能没有您。”

    楚曦再怎么高傲,到底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她抿紧嘴唇:“嬷嬷说的都在理,你也说了,现在亲生的找回来了,我这个抱错的就碍了人家的眼,都恨不得我马上消失!若人家非要我走,那我走就是了,难道还能赖着不走么?”

    “哎呦我的姑奶奶,您可少说两句。”崔嬷嬷吓得连忙去捂自家姑娘的嘴,“人家都巴不得留在府中,您倒好,竟然说要走,现在可不是您逞能的时候,难道您愿意舍弃府中这一切荣华,甘心回到乡野田间,做您最厌恶最底下的那等人不成?”

    一句话,彻底叫楚曦僵在原地。

    “要我走是你们说的,要我留也是你们睡了算,你们到底想叫我怎么样?”悲愤之下,楚曦当下哭出声来,“是!我现在人微言轻,说什么都要看人家脸色,既然如此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一想到以后的日子,楚曦只觉眼前发黑,又怕又慌又难过,嘴里说着竟一头往墙上撞去。

    见楚曦撞墙,吓得屋子里众丫鬟连忙拦住。

    “放开我,还拦着我干什么?叫我死了干净!”

    “反正这里是容不下我了!”

    崔嬷嬷没料到楚曦反应这么大,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叫丫鬟去拽楚曦。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闻讯赶来的吴氏,一进门就听到楚曦要死要活,吓得她连忙将楚曦搂在怀中。

    “我的儿啊,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死啊活啊的,你这不是剜娘的心吗?”

    一看到吴氏,崔嬷嬷吓得脸色惨白。

    要是叫吴氏知道自己方才说的话,那就完了。

    正忐忑不安的时候,楚曦立马扑到吴氏怀里哭了起来。

    “母亲,您别送我走好不好?我舍不得您,我以后会乖会听话,我只求您不要送我走,我不怕吃苦,不怕回到乡下,我就怕见不到娘啊!一想到我走后就再也看不到娘,不能再给您揉肩捶腿,没有机会孝顺您,我就难过的不行,与其叫我和娘分开,还不如叫我死了算了。”

    楚曦一番话听的吴氏眼皮直跳。

    “谁说要送你走?”她厉声说道,“只要有我在,我看谁敢送你走!”

    楚曦闻言后,哭得愈发伤心难过。

    “在我得知自己被抱错的那一刻起,就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生怕和娘分开。我知道,如今您的宝贝女儿回来了,我也该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了,可我实在是舍不得您,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是您亲手将我养大,这份恩情比天还高,比海还深,女儿这辈子都还不完,可是……”

    楚曦哭得抽抽噎噎。

    “我是母亲教导出来的,做不来死乞白赖的事,明日我走后,还望母亲多多保重,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您有头疼的毛病,天冷了一定要注意,平日不要太累,否则女儿会担心,还有……”

    “你说什么胡话!”吴氏打断楚曦的话,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你是我的女儿,你不呆在我身边,你想去哪儿?”

    “可现在这个家里没人不欢迎我,他们都想让我走,事到如今,女儿就是想在您跟前尽孝,也没有了机会。”

    “我看谁敢?”吴氏厉声说道。

    楚曦不说话了,扑在吴氏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是那个小东西说的是不是?”吴氏立马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楚曦哭声顿了顿,又哭得更大声了。

    “没有,是女儿自己想走了。”

    楚曦傲气,哪怕心里不喜楚枝,嘴上却怎么都不肯说出来。

    不管吴氏怎么逼问,楚曦死活不开口,只是说道:“母亲您就别再逼女儿了!”

    不成想,竟被吴氏误会了。

    好啊!

    一个山野长大的野孩子,冒充她的女儿也就罢了,回府没几天就想赶走她的掌上明珠,真是翻天了。

    吴氏“嚯”一下站起来就往外走。

    到了门口后,又停下脚步,叫来崔嬷嬷问话。

    “我且问你,到底发生了何事,姑娘怎会受这么大的委屈?她长这么大,我从未见她哭得如此伤心过。”

    一想到楚曦刚才哭得喘不过气,吴氏的心揪疼揪疼的。

    崔嬷嬷原本还担心夫人会查,没想到姑娘这么上道,三言两语就叫夫人替她出了头。

    便故作迟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下人们说了几句闲话,姑娘以为自己要被送走,就舍不得夫人哭了起来。”

    说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吴氏眸光凌厉:“继续说下去。”

    崔嬷嬷犹豫道:“老夫人怜爱楚枝姑娘,便赏了两匹料子,您也知道姑娘自小在您身边长大,什么没见过,哪里会因为两匹料子生气,姑娘之所以如此,是老夫人言语之间……”

    “对我和曦儿皆是不满对吗?”吴氏接过崔嬷嬷的话说道。

    “这……奴婢不敢。”崔嬷嬷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这都是下人们听到传的话,当不得真,夫人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好!真是好啊!”吴氏气的发抖,“我知晓她一直对我不满,她如何磋磨我都认了,却没想到会如此偏心!那个小东西是不是我亲生的且不说,就她那上不了台面身份,如何跟我的曦儿相提并论?现在竟然因为那个小东西埋怨我的曦儿,还要把我曦儿送走?哼!只要有我在,我看谁敢送曦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