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父女相见

    待楚章走了,曹嬷嬷才小声劝道:“老夫人不必生气,二爷能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好的。”

    “其实我也没打算送走曦儿,虽说曦儿不是亲生的,但在府里养了这么大,又是我看着长大的,到底有那么深的情分在,你叫我怎么舍得把曦儿送走?再加上我看他们夫妇二人确实舍不得,就干脆养着了,只是今日的事太令人生气,为了防止以后生出大错来,我只能借机敲打章儿。你想啊,一个亲生刚回府,一个养女抱错,两个凑到一块,长此以往,会埋下祸患,到时候就是想挽救也无济于事。”

    老夫人叹气:“其实要我说,都是吴氏没有教好,若是吴氏教的好,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曦儿那么乖巧听话的孩子,才多久就变成了这样?说不定是那吴氏的主意。”

    这……曹嬷嬷没敢说话。

    当初二爷求娶二夫人时,老夫人就极力反对,后来成亲后,见二夫人每天只是诗词歌赋,既不立家,也不管账,偏偏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辨别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于是更加不喜二夫人。

    曹嬷嬷主动转了话题:“您考虑的在理,假装将曦姑娘送走,反而会叫二爷对枝姑娘上心,是件好事。”

    老夫人点头:“但愿章儿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再说楚枝,今日被吴氏闹了一通,大家瞬间明白,楚枝何止不受二夫人待见,看今天下午那情形,恨不得杀了楚枝才解气。

    恐怕这个刚回府的嫡亲姑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尊贵,早就被厌恶了。

    一时间人心惶惶。

    气的冬儿直掉眼泪。

    “姑娘您怎么就不着急?赶紧想想办法啊!”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二夫人又不待见她们姑娘,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想什么办法?”楚枝不以为然,“再怎么着,楚家不会少了我这一口吃的。”

    “姑娘!您怎就这般没有斗志?”

    倒是钱嬷嬷沉思道:“姑娘您不着急,可是已经想好了对策?”

    楚枝也没有瞒着:“不管我做什么,母亲这辈子都不会喜爱我,与其在她那里争得一席之位,还不如每天按时给祖母请安,好好孝顺祖母,楚府总有拎的清的,更何况还有父亲在呢!”

    今日这事不论搁在谁身上,都会方寸大乱,伤心不已,而楚枝自始至终都淡然处之。

    既不着急,也不难过。

    钱嬷嬷这才猜测她自己有了想法。

    却没想到楚枝从一开始就舍弃了吴氏,只认准了老夫人。

    不由得愣在原地。

    “这……”

    “怎么了,不妥吗?”楚枝问道。

    “不是不妥,奴婢还以为,您会更看重二夫人。”

    楚枝勾唇。

    前世的她可不就是将吴氏看得比天还重么?

    结果呢?

    努力了大半辈子,拼尽全力,却抵不过楚曦的一句甜言蜜语。

    知道钱嬷嬷是真心伺候自己,楚枝也没瞒着,就多说了两句。

    “你没听母亲说吗?在她的心里只有楚曦,她也只认楚曦一人,我做的再多都比不上楚曦,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强求,还不如真心实意的孝敬祖母,这就够了。”

    前世的经验告诉楚枝,只要有老夫人在,她就不会吃亏。

    毕竟吴氏再厉害,都牛不过老夫人。

    老夫人才是楚家的顶呱呱。

    钱嬷嬷倒是说道:“其实夫人性情很好,只是骤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难免说了一些过激的话,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言下之意,是叫楚枝不用这么决绝。

    再怎么着,那也是她的亲生母亲。

    何况如今以孝治天下,吴氏对楚枝再不好也没人说什么,可若楚枝不认吴氏,那就是大大的不敬。

    日后出去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遑论她是女子,日后还要嫁人。

    若是名声坏了,还有谁敢求取?

    没想到楚枝却道:“嬷嬷不必劝我,我心里都明白。”

    前世她努力了一辈子,最终还不是什么都没得到!

    南墙撞过一次后,就会醒了。

    见此,钱嬷嬷只能道:“不过姑娘考虑的在理,老夫人打心眼里疼您,您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叫老夫人亲自教导您,这样的福分,除了大姑娘再无旁人。再过半年,大姑娘就嫁到侯府去了,按说我们这样的门第嫁到侯府,是实打实的高攀,但侯府老夫人同咱们老夫人是旧相识,知道大姑娘是老夫人亲自抚养,又见大姑娘端庄知礼,这才定了大姑娘,姑娘您若是能得老夫人教导,日后也好说亲。”

    闻言,楚枝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亲什么的,她真没有考虑过,如今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而楚枝想要活的好,唯有抱好老夫人这条大腿。

    两人正说着,玲珑就来了。

    “玲珑姐姐怎么来了?”玲珑是老夫人的大丫鬟,楚枝连忙将人请进屋里,“可是祖母有事?”

    “姑娘折煞奴婢了,您是主子,奴婢怎能当您一声姐姐。”玲珑赶紧说道,“二爷回府了,正在老夫人那里,老夫人命奴婢过来请您去荣宁堂,同二爷一起用晚膳。”

    “父亲回来了?”

    记得前世父亲回来的没这么早啊。

    “回姑娘的话,二爷刚回府。”

    “好,我换身衣裳就过去。”

    “姑娘您慢慢收拾,不着急,奴婢先回去复命。”

    玲珑一走,钱嬷嬷就道:“二爷终于回来了,以后有二爷给您撑腰,二夫人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楚枝点了点头。

    前世楚章确实对她不错,毕竟楚章为人正直,只是为人父母,难免会偏心。

    在楚曦的挑拨离间和陷害下,楚章认定楚枝无可救药,对她失望之极。

    偏偏又不肯放弃楚枝。

    哪怕楚枝后来被众人误会,楚章都处处维护,替她辩解。

    同时又责怪楚枝。

    对于楚章,楚枝的心情是复杂的。

    她感动父亲对她的维护,又难过父亲对她的不信任。

    以至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挽回的错事。

    楚枝去荣宁堂的时候,楚章还未收拾妥当。

    她就陪老夫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