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认祖归宗

    楚枝回府已有十日,府中众人都眼巴巴等着,想看看二房如何安排这个认回来的女儿。

    一听说今日要给楚枝过明身份,一个个早早在正厅等着。

    是以,在楚枝看到正厅乌泱泱坐满了人时,给吓了一跳。

    但表面上依旧淡定如常,什么都看不出来。

    楚府各方各院的人全都来齐了,他们瞧着楚枝的眼神有好奇的,幸灾乐祸的,漠不关心的……

    楚曦佯装镇定,眼底的不安和慌乱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吴氏更是眼圈乌青,明显没睡好。

    倒是老夫人和楚章满眼欢喜。

    楚枝先是给老夫人敬茶,老夫人接过喝光后,给了楚枝一个镯子。

    “这是祖母的陪嫁,希望你喜欢。”

    “母亲这如何使得。”楚章一眼认出这个镯子异常贵重,连忙说道,“枝儿还小,您还是自己收着吧!”

    “是啊祖母。”楚枝也说,“这太贵重了,孙女受不起。”

    “我说受得起就受的起!你是楚家嫡出的孙女,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了!”

    说着就直接拉起楚枝的手套在她的手腕上:“不许摘下来!”

    楚枝无法,只能说道:“谢谢祖母。”

    “乖,真是个好孩子。”

    到了楚章这,喝过茶后,给了楚枝一本《女戒》,又好生叮嘱了许多话。

    楚枝磕头谢过。

    丫鬟又递了一杯茶过来,楚枝端起,递到吴氏面前,定定的看着她,沉声说道:“母亲请喝茶。”

    那句“母亲”在吴氏听来,异常刺耳。

    她死死抓住椅子扶手,极力忍住当场离去的冲动。

    见她没反应,楚枝又说了一声。

    “母亲,您请喝茶。”

    楚章瞥了一眼吴氏,她这才咬牙接过楚枝手中的茶。

    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将一个红封放在楚枝手里:“起来吧!”

    只是那杯茶被她放在一边,连嘴角都没沾。

    对楚枝的不喜,溢于言表。

    大家纷纷转头,装作没看到。

    接下来,便是认人。

    一圈下来,楚枝收了不少礼物。

    尤其是三房的林氏,她故意恶心吴氏,拉着楚枝的手絮絮叨叨说了许多。

    又塞给楚枝不少金银朱钗。

    和吴氏相比,她倒像楚枝的亲娘。

    气的吴氏脸色铁青,差点背过气去。

    最后还是楚章开口:“枝儿比曦儿早出来一刻钟,以后枝儿就顶了曦儿,是府里的五姑娘,曦儿则是六姑娘。”

    说完看着楚曦:“曦儿,还不快过来给你姐姐倒杯茶,以后你们姐妹二人,可要好好相处。”

    楚曦晨起就被告知,说母亲今天要认了楚枝。

    哪怕母亲跟她再**证,就算认了楚枝,她还是母亲的掌中宝,可楚曦就是忍不住心生恐慌。

    在哭了一通后,终于被吴氏劝好。

    这才忐忑不安来了正厅。

    看着众人对楚枝关怀备至,楚曦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感来,同时也涌起丝丝不忿。

    她为什么要出现?

    如果不是她,她楚曦还是楚府正儿八经的五姑娘,现在却要白白矮楚枝一头,她怎能甘愿。

    但再不情愿,还是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

    干巴巴说了一句:“姐姐喝茶。”

    对上楚曦那双娇憨委屈的眼神,楚枝眸光幽深。

    她始终不明白,顶替她的身份在楚家锦衣玉食生活了十二年的人是她楚曦,包括后来身世揭晓,楚曦依旧留在楚家过着千金大小姐的生活,虽然不是亲生,却比她这个正经的姑娘还要风光尊贵。

    吴氏的疼爱,下人的尊敬,世人的赞美……楚曦全有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非要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陷害,事事算计,步步为难?

    甚至不惜除之而后快。

    想起临死前,楚曦对她的那些毒打,以及见血封喉锥心般的疼,楚枝咬紧牙关。

    楚曦跟她一样大,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会叫一个娇憨单纯的少女,变成蛇蝎心肠的毒妇!

    见楚枝迟迟不肯接楚曦的茶,众人脸色各异。

    尤其是吴氏,当下就没忍住:“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妹妹好心给你敬茶,你竟然理都不理,怎么?刚回家就要来个下马威吗?你对你妹妹都这样,那是不是连我这个母亲都不放在眼里了?”

    这话说的委实太重。

    楚章脸色微变,正要开口,就听三房林氏笑了。

    “呦!二嫂这话真好笑,你现在怪五丫头不认你,那你怎么不说你对五丫头什么态度?刚回府就指着五丫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口口声声说不是你的女儿,死活不认,转身抛下人就走了,你说说,这是不是你做的?这也就罢了,五丫头回府这么多天,你见天带着楚曦往外跑,各种宴会不停,可关心过五丫头一句?还有现在,明知道在外面吃苦受罪的是五丫头,这个抱错的农家女在我们家荣华富贵十二年,你不心疼五丫头就算了,还心疼起那个被抱错的,我还真不知道二嫂您这是什么想法!”

    说完掩着嘴巴笑了起来:“以前只听说买椟还珠的典故,觉得很是可笑,今天才知还真有人只喜欢给别人养孩子,却不疼自己的亲骨肉的人!”

    吴氏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人一个人敢说出来。

    没想到被林氏大喇喇给捅破搬到台面上。

    在场的人纷纷低头喝茶,眼底的余光却不断往上面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偏偏林氏还来了一句:“哎呀!我这人心直口快,天生不会说话,要是说错了什么二嫂可千万别生气,毕竟二嫂知书达理,心胸开阔,跟我这个商户之女不一样,没什么见识,还望二嫂多多担待!”

    气的吴氏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脸色犹如调色盘,一阵青红白绿。

    “行了!”最后还是老夫人瞪了林氏一眼,“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

    说完看着楚枝:“枝儿,喝了你妹妹这杯茶,日后就要互帮互助,姐妹一家亲,知道了么?”

    “孙女明白。”楚枝点头,浅笑着解释,“我不是故意不接妹妹的茶,而是看妹妹跟我娘很像,一时恍惚,所以没反应过来,妹妹千万别怪我。”

    楚枝嘴里的娘,就是她在乡下的养母,楚曦的亲生母亲。

    楚曦没想到楚枝会突然提起这个,笑容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