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怎么长的这般黑

    楚枝笑了笑:“还要多谢祖母赏赐料子。”

    “你是我孙女,我不疼你谁疼你?何况那么鲜亮的颜色,就要你们这些小姑娘穿才好看,我一个老太婆穿了像什么样子?”

    一旁的楚曦听了,眼底划过一抹复杂。

    若是以往,祖母有了好料子,都是给她们这些姐妹平分的。

    结果现在全给了楚枝一人。

    正想着,有下人快步跑来禀报。

    “回禀主子们,长公主,平阳郡主,睿王府以及忠勇侯府的贵人们来了,此时刚到了香亭水榭,再有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怎么贵人都凑到一块儿来了?”吴氏一惊,有些慌乱。“往年可都是分开来的。”

    “慌什么?”老夫人瞥了一眼吴氏。

    她这个媳妇知书达理,性格温柔,好听点是纯良,说直白点就是读书太多把人读傻了,不就是几个贵人一起来了,至于吓得这般无措么?

    “来了就一起迎接,都好生伺候着。”

    说罢连忙带着府中众人去了门口接驾。

    少倾,就远远瞧着开道的宫人举着“回避,肃静”的牌子,后面队伍浩浩荡荡望不到头。长公主的轿撵在最前面,鎏金嵌玉,雕花纹兽,赤金色帐幔坠满流苏宫绦,贵气逼人,不敢直视,引得众人愈发谨慎恭敬。

    人还未到,就有宫人唱到:“长公主到——”

    众人纷纷跪地请安。

    只听长公主威严沉稳的嗓音响起:“诸位请起,今日春宴,自在就好,不必如此多礼。”

    长公主甚爱海棠,刚到就要赏花,众人连忙好生陪着。

    梁国民风开放,女子可抛投露面在外做事,男女同行自不得防,因此,乍见到这么多贵人,楚府众位小姐满是好奇,四处偷瞄,眼底带着说不出的艳羡。

    微楚枝落在后面,神色恭敬,不知道想着什么。

    “顾长宴,你瞧。”韩湛用胳膊捅了捅顾长宴,折扇遥指女眷方向,“那个女子还真是有趣,其他人都叽叽喳喳一窝蜂往贵人跟前用去,就她一个人慢吞吞走在后面,生怕别人吃了她一样,不过别说,光看背影就瞧着是个美人,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韩湛摇头晃脑,一脸兴味。

    “景玉!”景玉是韩湛的字,顾长宴眼含警示,满是不认同,温声说道,“今日在场都是官家女眷,不比外面那些女子,你要注意言行不得乱来,侯爷才解了你的禁令,你不想又被你父亲关起来吧?”

    “嘁!老子会怕他?”韩湛嗤笑,一脸不屑,“还有你,要是再跟我说教,老子跟你割袍断义,我就是看不惯你这装模作样,明明跟我一样心黑的跟锅底似的,表面上装的是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就会骗人小姑娘。再说了,外面女子怎么了?官家女子又怎么了?不都是人?也就是你,嘴上说着都一样,其实目下无尘,谁也不放在眼里。”

    顾长宴失笑:“原来你还记得那件事?”

    “怎么不记得?那小青柠可是我得红颜知己,结果却说心仪你顾长宴,你说我气不气?”

    顾长宴打开遮掩,掩嘴而笑:“那可真是对不住了。”

    话虽如此,眼底却一点好意思都没有,满是洋洋自得。

    韩湛懒得跟他废话,丢下一句:“虚伪!”转身就走了。

    顾长宴问道:“你去何处?”

    “要你管!”

    话音未落,人已不见。

    ……

    楚枝前世成了睿王妃后,没少跟这些贵人虚与委蛇,早就厌烦,如今见没人注意,就偷偷溜到一边去了。

    前世的今日,她究竟遇到了什么,已想不起来,印在脑海的,只有母亲那张失望的脸,楚曦惊诧的眼神,以及众人的嘲笑……

    她知道,她给楚家丢脸了,便在后来的日子里拼了命的努力学习,可惜空缺了十二年的知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弥补。

    楚枝明白,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确实真心疼她,尤其是母亲吴氏,对她满怀愧疚,可惜她又蠢又笨,始终学不会高门贵女的知书达理,聪慧睿智。

    再加上到后面,楚曦的有意陷害,以至于母亲心底的那点怜惜也被磋磨的消失殆尽,最终被家族厌弃。

    就连嫁给顾长晏,也是楚曦不愿意,推给她楚枝的。

    前世的她,在楚家就是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累赘。

    想到楚曦,楚枝闭上眼睛,她真的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得罪了楚曦,引得她那般恨自己不惜亲自下毒,要了她的命。

    可以说,她前世会过的那么惨,都是因为楚曦。

    因此重生回来的她,每每看到楚曦那张高傲纯真,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楚枝都会忍不住发抖,没有人知道楚枝的内心有多么煎熬。因为她实在是不懂,究竟有多深的仇恨,会叫如此天真烂漫的女孩,变成一个心狠手辣,宛如蛇蝎的毒妇!

    韩湛一路偷偷摸摸跟在楚枝身后,见这姑娘一直走到海棠深处就不走了。

    颤颤巍巍的花朵在枝头绽放,迎风摇曳,红艳艳的花海愈发衬的楚枝宛如天人。

    韩湛盯着她的背影,抓耳挠腮,她都盯着那树海棠看了一刻钟了,眼睛就不困吗?不会感到厌烦吗?还有,她怎么还不转过身来?

    韩湛等啊等,楚枝就是不动。

    这时,韩湛计上心来,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放在手里颠了两下,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

    楚枝正想的出神,就觉裙裾晃动,接着就听到咕噜噜什么掉落的声音,她低头去看,忍不住嘴角一抽。

    脚下滚落了好几个南珠,颗颗圆润饱满,品相这么好的南珠,楚枝做王妃的时候都甚少看到,也不知道哪位贵人这么粗心大意,竟将珠子掉落至此。

    正想着,又一颗珠子打在她的裙裾上,紧接着又是两颗。

    楚枝就是再笨,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陡然转身看去,凌厉的目光扫视一圈:“谁!”

    然而入目一片火红,除了远处枝繁叶茂看不清的参天大树,什么都没有。

    在看清楚枝长相的那一瞬间,韩湛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好半响,才低声呢喃:“怎么长的这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