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郡主为难

    老姐姐本想说,当年王氏一家确实在郊外住着,只是因为战乱才迁到了这里。

    但看自己老姐妹一脸笃定,就将这件事压下。

    而稳婆却是忐忑不已。

    她回到京城后,连忙叫儿子托人把这事打听清楚。

    待弄清缘由后,更是又惊又怕。

    当时就断定:这孩子怕是抱错了。

    稳婆知道这事不能说出去,否则混淆血脉的事,必定会给自己惹来祸事。

    不想一年后,她得了急病,没有多少时日,碍不过良心的煎熬,稳婆还是找到楚家老夫人,对她说明真相。

    老夫人顿时震惊了,待验明血脉,确定楚枝确实是楚家血脉后,老就赶紧叫钱嬷嬷把人接回来。

    这是她们楚家的姐儿,怎可流落在外?

    就这样,楚枝被接了回来。

    待说完抱错孩子的真相,忠勇侯夫人感叹道:“天可怜见的,真是不容易。”

    长公主也道:“好在那位稳婆还是将真相说了出来,否则还真要亲人不得相见,天各一方了。”

    忠勇侯夫人笑了:“本就是稳婆做错了,未怪罪她失职已是仁慈,还要感激她,这是什么道理?她该庆幸她得了急症死了,否则……”

    她说道这里,在没有说下去。

    老夫人笑了笑也没有言语。

    倒是楚枝不禁看了一眼忠勇侯夫人。

    听闻侯夫人看似美艳无双,温柔体贴,实则心狠手辣,手上染了不少鲜血,是个厉害人物。

    不过这都跟她没关系。

    反正她们也不会有交集。

    楚枝陪着长公主说了会话,体贴花厅中都是妇人,就叫她跪安了。

    楚枝一走,坐在睿王妃身边的平阳郡主瞧了,眼珠子一转,对睿王妃说道:“母妃我不想坐在这里,我想出去玩儿。”

    知女莫若母,一瞧女儿的神色,睿王妃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今日长公主在,切莫胡闹,若是惹了长公主不快,有你好果子吃!”

    “哎呀母妃!”平阳郡主拉着睿王妃的手不断摇晃,女儿家的娇蛮可爱之态尽显无疑,“我就出去一小会儿,再说了哥哥不也在外面么?有哥哥看着,我能闯什么祸?”

    睿王妃被女儿缠的心烦,只能点头:“去吧去吧!”

    “多谢母妃!”

    看着女儿欢脱的背影,睿王妃忍不住摇头失笑。

    都多大的姑娘了,还这么爱玩。

    正好瞧见这一幕的老夫人,笑着搭话:“平阳郡主小小年纪就这般出色,等再大点必定成为天人之姿,不敢逼视。”

    睿王妃淡淡笑了笑,客气道:“老夫人过奖。”

    说罢就端起面前的茶盏,低头喝茶,疏离拒绝之意异常明显。

    睿王妃生性骄傲,向来眼高于顶,今日能来楚家别庄赏海棠,全是因为长公主,否则又怎会坐在这里听她们废话。

    见此,老夫人心中明了几分,脸上的笑意淡了稍许,转头不再言语。

    楚枝刚出正厅,楚曦就迎了上来,试探说道:“姐姐,听闻长公主夸你了!我听母亲说长公主端庄威严,要求甚高,从不轻易夸人,由此可见姐姐是真好,方才连大伯母都说,姐姐能入了长公主的眼,日后必有大造化。”

    到底是小姑娘,再怎么心态平衡,装的再好,说道最后,也难掩羡慕和失落。

    毕竟楚枝没来的时候,她才是家里最瞩目最耀眼的那一个……

    楚枝正要开口,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清丽娇蛮的女声。

    “楚枝在哪儿?”

    楚枝转身,见是平阳郡主,对她福了福身子:“臣女楚枝,给平阳郡主请安,郡主万福。”

    平阳郡主小小年纪就出落的明艳不可方物,再加上她浑身上下珠光宝气,张扬逼人,排场又大,大家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楚曦没想到平阳郡主会突然前来,吓了一跳,等回过神后,连忙跟着楚枝行礼。

    平阳郡主随意摆摆手:“起来吧!”

    待两人站好,平阳郡主一个劲儿盯着她们看,一会儿瞅瞅楚枝,一会儿瞧瞧楚曦,就是不说话。

    楚曦被平阳郡主看的心里发慌,脸色有些白,几欲站不稳。

    最后还是楚枝平声问道:“郡主可要在四处走走,欣赏美景?”

    “你不怕我?”

    “郡主天人之姿,臣女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怕?”

    平阳郡主眼珠子咕噜一转:“行,那就走吧!”

    楚枝默了默,替她引路,一旁的楚曦忐忑不已,不复往日高傲。

    前世和这个小姑子处了十年,楚枝没少被她嘲笑欺负,自然比谁都清楚平阳郡主是什么性子。

    就像现在,她不说话的时候,别人就不许说话,谁若说话就会惹了她的不快,到时候可没什么好事。

    三人身后跟着一大批丫鬟婆子,一行人走到水榭旁边,平阳郡主突然停下,转身盯着楚枝。

    “我刚才就想问了,她们都说你一出生就被抱错,在乡野农妇家长大,是也不是?”

    楚枝点头:“是。”

    “她们刚才都说你粗俗鄙陋,可我怎么瞧着,你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也没她们说的那么差劲啊!”

    平阳郡主上下打量楚枝,语气毫不客气。

    还不等楚枝回话,她又看着楚曦:“她是千金小姐,那你就是鸠占鹊巢的那个农家女了?”

    直白的语气叫楚曦脸色难看,虽然知道郡主说的是事实,可楚曦心里还是升起一股无言的屈辱来。

    迟迟不见楚曦说话,平阳郡主皱眉:“果然是农家女,这般不知礼数,本郡主问你话呢,你为何不答?”

    楚枝暗道这平阳郡主又犯毛病,要发脾气了,未免殃及池鱼,就替楚曦说道:“郡主猜的不错。”

    “本郡主问的是她又不是你,你回答个什么劲儿?要是再这般无礼,小心本郡主打你板子!”说完冷着脸看向楚曦,“你母亲没教过你礼数吗?还是说你是个哑巴?”

    楚曦长这么大,一直被楚章和吴氏捧在手心里,娇养长大,何曾被人这么呵斥下过脸面。

    当时就气的眼眶通红:“回郡主的话,正是臣女。”

    平阳郡主冷哼一声:“早回答就好了,白白叫我等了这么久,要不是看在今日你家宴会,早就被我拖下去打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