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赴约

    看着卫月漓的背影,韩湛方才勾起的那抹腼腆羞涩又愧疚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宛如暮霭般沉沉的眸光,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带着说不出的冷凝和森然。

    卫月漓到底作何想法,谁也不知道。

    只是次日傍晚,卫月漓突然约韩湛去城外,说有要事相商,关于当年莲姬死亡真相。

    莲姬怎么死的,他们早就知道,灵姬利用罗氏给莲姬下药,最后又将真相告诉莲姬,莲姬生性温柔善良,便因为愧对忠勇侯抑郁而终。

    眼下卫月漓又提出这事,到底是莲姬之死另有隐情,还是故意以此为诱饵,引韩湛见面。

    何况既然是这等要事,为何不能在这里说,非要约去城外,到底有何意图?

    不管如何,韩湛都要去一探究竟,看看他小姨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楚枝知道韩湛想法后,略一沉思,对韩湛道:“那你带上轻一,再把宋将军给你的那些护卫也带上,以防万一。”

    韩湛却道:“不必。”

    “一切小心为上,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届时我会亲自向小姨赔礼道歉。”

    韩湛被楚枝给逗笑了,他摸了摸楚枝的脑袋:“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好了,我听你的就是。”

    傍晚。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

    秋风带着落叶打着旋儿落下,平添几分萧瑟。

    城墙外的山坡上,卫月漓一袭白衣立在那里,长长的幕篱随风飘扬,带着快意恩仇的美。

    听到动静,卫月漓转身,浅浅一笑:“你来了。”

    “小姨。”韩湛微微勾唇,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母亲到底怎么去的?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

    卫月漓不答反问,看着他身后的队伍,神色诧异:“怎么带了这么多人?”

    韩湛不动声色:“顾长宴狼子野心,我恐他使诈,便带人在身边以防万一,小姨你是知道的,我那点三脚猫功夫压根就没眼看。”

    卫月漓失笑:“你的本事都是姐夫手把手亲自教的,旁人不知道我却一清二楚,尤其骑射,无人能及,只是你自幼贪玩,没有打好底子罢了,平日无事勤快刻苦一些,多加练习,假以时日,顾长宴必定不会是你的对手。”

    这话倒是没错。

    韩湛却道:“你知道我最懒了,叫我每天起那么早去学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反正有轻一在,我怕什么?”

    “是啊……”说到轻一,卫月漓眼底划过一抹追忆,“轻一他确实武功卓越,无能能及。”

    “小姨你还未告诉我,我母亲当年究竟是怎么了?”

    卫月漓闻言,眸光黯淡,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悲戚,她张了张嘴巴,半响才道:“她也是个苦命人罢了。”

    “什么意思?”

    “你父亲可是告诉你,她是因为灵姬告诉她你的身世,以及箫皇对她的侮辱,这才心灰意冷,郁结于心,最终药石罔效离开了人世?”

    当初韩志山也是去杀灵姬的时候,灵姬临死前才对韩志山吐露真言,韩志山这才明白莲姬为何会撒手人寰。

    韩志山在临终前,将这些秘辛全都写信告知韩湛。

    但从卫月漓的口中,韩湛发现,卫月漓一早就知道这些。

    比韩志山还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