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拒婚

    既然如此,她为何不说?

    还是说她不知道韩志山并不知情莲姬死亡真相?

    只听卫月漓叹了口气:“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叫你母亲心死如灰的,是你父亲的背叛,哦,就是韩志山,我的好姐夫。”

    韩湛眸光微沉。

    “怎么?你不相信?”卫月漓看似笑着,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恨意,“当初你母亲好不容易在你父亲的劝说下,鼓起勇气决定放下一切跟他重新开始,结果却撞到他跟别的女人颠、鸾倒、凤,她怎能忍受?没几天就撒手人寰,她不是想不开,是被你父亲给活生生气死的!你明白吗?”

    待说道最后,卫月漓近乎吼了出来,眼底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韩湛却笑了:“是吗?”

    “你不相信?”

    韩志山亲手将韩湛抚养长大,他比谁都了解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母亲也是,若非太了解,又怎会抑郁而终?

    卫月漓没想到韩湛不信,脸色一阵扭曲。

    还不待她开口,就听韩湛道:“你想说的是罗氏罢!”

    “罗氏?”卫月漓嗤之以鼻,怪不得韩湛不信,原来以为是罗氏,“若是罗氏也就罢了,可惜啊……那是她最亲近,最信任,最疼爱的人……”

    卫月漓似乎陷入某种回忆,神色不稳:“她可真是可悲啊……可怜又可悲……高高在上又如何?出生高贵又如何?被那么多的男人喜欢又能怎样?还不是死状凄惨,红颜薄命,连自己儿子长大后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你说她可笑不可笑?……不过啊,她这种人,确实没活着的必要了,早就该死!”

    卫月漓咬牙切齿。

    韩湛盯着她看了半响,突然道:“若你所言非虚,当初我母亲看到的人是你罢?是你算计了我父亲母亲,在中间挑拨离间,对吗?”

    卫月漓猛然一怔,似乎没想到韩湛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许久之后,她才回神,继而仰天大笑。

    “韩湛啊韩湛,你从哪里知道是我的?”卫月漓笑道停不下来,“我算计他?为何不是韩志山他对我起了心思?”

    韩湛眸光冷凝,昳丽的面容上一片肃杀森冷。

    楚枝先前就提醒过韩湛,说要小心卫月漓,而卫月漓方才那些话,看似是在替莲姬可惜,实则掩饰不住的嫉妒和恨意,她恨莲姬,所以莲姬的死才会叫她觉得痛快,偏生表面还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由此可知当初定是她算计了忠勇侯。

    毕竟韩湛不笨,他何其聪明,稍微一细想,就猜出大概,何况当初他听项伯提过一嘴,说原本卫家要将卫月漓许给父亲,只是卫月漓年岁太小,韩志山又没那个心思,加之卫月漓自己也不乐意,巧的是后来莲姬嫁给韩志山后,卫家同莲姬的渊源下,便认了莲姬为义女,莲姬同卫月漓成了好姐妹,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能够叫莲姬大怒大悲气绝身亡的,也只有卫月漓了。

    只可惜……

    “倘若父亲真心悦你,又怎会拒婚?”

    “那是因为莲姬那个贱人她横刀夺爱,是她抢走了将军!原本将军是我的!是我的!”卫月漓瞬间失控,状若癫狂。

    :大结局倒计时

    (三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