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争取时间

    “那就好。”许熙的脸上露出笑容来。

    她知道许永益夫妇是厚道人,对原主是真心疼爱。否则,依着古代的礼法,女子是没有继承权的。许永增夫妇去世,膝下又没儿子,财产便是由许永益这个弟弟继承的。许熙就算是他们的女儿,也分不到财产,许永益夫妇能养活她不虐待她,长大后把她好好嫁出去,就是仁至义尽了。

    可许永益夫妇并没有这样做,他们给哥嫂办葬礼时当众表示,那宅子是许熙的,以后她出嫁,会给她当嫁妆陪嫁过去。在她出嫁之前,出租宅子的租金一半给许熙做生活费,一半让她自己存着做嫁妆。

    收那一半生活费,也是为了不让许熙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为着这个,这些年原主虽然还在孝期,但私下里上门给许熙提亲的人也不少,就想占个先机。

    乡下人也不太注重这个,如果有好的,也可以口头说好,等孝期过了再下定。

    只是原主一个没看上,许永益夫妇不愿意勉强她,这才没有议下亲事。

    “婶婶。”因为这份善意,许熙对谢氏比对系统更有耐心,“如果许雪被人换走,你当时会不会发现?就算当时没及时发现,后来孩子慢慢长大,你会不会起疑心,从而追查当年的事?”

    谢氏毫不迟疑地点点头:“当然会。”

    她是个疼爱儿女的母亲,怎么都想不到作为一个亲娘,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子。母子连心,就算当时生病无法抚养,过后也肯定能发现端倪,绝对不会让人糊弄了去。

    所以她完全无法理解二夫人。

    “可见侯府的那位二夫人是个对孩子不上心的。当时她都不上心,现在我跟她就和陌生人没两样,她就更不会上心了。我听说这些豪门贵族最会捧高踩低,规矩又大,亲娘都对我不上心不疼爱,别人还会对我好吗?到时候我被人欺负,找谁哭去?要是他们拿我去联姻,随随便便把我嫁给一个妻妾成群、婆婆恶毒的纨绔,我这一辈子就毁了。”

    谢氏只有一儿一女,他们跟兄嫂两家又兄弟和睦、妯娌相得,谢氏对许熙是真心疼爱的。就算许熙不是许家的孩子,但十几年的感情,又岂是一句话能磨灭的?

    想一想许熙描述的情景,她就动摇了,觉得侯府似乎真不是好去处。

    她叹口气:“你不想回去,叔叔婶婶自然不会逼你。只是侯府那边会同意吗?你终究是他们的血脉,他们不可能任由你流落在外的。”

    系统一听这话就激动了。它一直没放弃让许熙回侯府的想法。

    它嚷嚷道:“是啊是啊,侯府不会让你流落在外的。趁现在有人来接,赶紧跟他们回去吧。”

    许熙没理系统,对谢氏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怼系统怼得爽,忽悠谢氏也有一套,但她心里明白,这件事不闹出来还好,可现在是京城府尹查出此事的,消息定然会在京城贵族圈里流传开来。侯府已在贵族圈里垫底了,再闹出孙女流落在外而不领回的事,绥平侯府就要沦落为笑柄。

    极力想让绥平侯府重回贵族圈的老夫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她这个丝毫没有感情的孙女的意愿,完全不足一提。

    而让她回府,在绥平侯府看来也十分简单,只要用种种手段威胁逼迫许永益一家人即可,比如给许崇文设个圈套,让他坐牢,或让书院直接把他赶出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侯府即便在京城贵族圈里垫底,想要搞一搞许家这样的普通老百姓,那也只是动动嘴皮的事。

    许永益和谢氏对她再好,也好不过自己的亲生儿女去。到时候,许家自然不敢再收留她。许熙除了回侯府,再无选择。有侯府在,官府是不可能给她立女户的。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拖一拖,她要利用这点时间办些事,增加自己在侯府的话语权,而不是进了府后任人摆布。

    “系统,你为什么不让我重生的时间早一点?哪怕早半个月都好啊。”她埋怨系统道。

    早重生半个月,她就能从容布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却立刻就要面临复杂局面、应对各方人士,实在太被动了。

    系统:“……”

    这是它能选择的吗?如果能选择,它现在最想换的不是许熙重生的时间,而是不绑定宿主这个王八蛋。

    谢氏看着许熙虽然稚嫩却坚毅的脸,犹疑着点了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她问道。

    那些人还在堂屋里等着呢。

    “你就说,劝我劝不动。你狠劝些,我就嚷嚷说你不要我了,要去寻死。”

    “好。”

    许熙又问:“许雪在外面吗?你出去后,悄悄让她到我这儿来。”

    谢氏平时也是个泼辣爽利的,只是换孩子的事他们许家理亏,许熙又不是许家的孩子,方才显得气短。

    这会子知道了许熙的打算,她心里有了底,便也恢复了平时的泼辣爽利。

    她出了屋子,走到儿子面前悄悄吩咐了他一句,便回了堂屋,一脸为难地把许熙的话说了。

    “熙姑娘怎么会放着侯府千金不做,一心只想做一个村姑?”阮嬷嬷看着谢氏满脸狐疑。

    众人还没品味出她话里的意思,就听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管家开口道:“想来熙姑娘不愿意去,是对侯府陌生,跟我们也不熟,怕就这样跟着我们离开遇上危险。姑娘年纪不大,做事倒挺谨慎稳重。”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赞许之色。

    “这样吧,许二太太你带着儿子跟我们走,一起去侯府。一来认认门,二来也见一见五姑娘。三来嘛,虽说这一切都是许太太造成的,但逝者已逝,老夫人、夫人都是善心的,不会追究什么,还会对你们善待熙姑娘表示感谢,到时候,自有一份谢礼给你们。”

    他笑了笑:“想来有你们陪伴,熙姑娘就不怕了。等她去了侯府见了亲人,知晓了那里的富贵显赫,不用你们劝她都会留在那里。谁不想过好日子呢?更何况,那是她的家,她本应该在那里生活长大,被亲生父母疼爱的。”

    “对对对,这样好,这样好。”里长笑道,“刘管家不愧是大户人家的管家,想的就是比我们周到。我看,就这样办吧。”

    说完,他看了族长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