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二)

    苏家的官做的不大不小。在一般官吏眼里当然是高官,但跟李晏两家相比,当然只能说一般。但这位才调进京的苏大人,却因为在治理水患期间表现不俗,终于也攒下了自己的口碑。

    顺道,苏家一双正值好年华的儿女也渐入人们视野。京城里传说苏家大公子苏澄玉树临风,是仅逊于延平候世子的有为子弟,而苏家的小姐,是才貌双全无所不能的大家闺秀。

    袁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上苏家赴了这么一次宴回来,耳朵里听到的苏小姐的声音就多了起来。

    而每次听到旁人这么赞,他就忍不住想到那盘焦黑的点心。

    谁能想到,一个外人争相称道的完美闺秀,竟然会试了五次都没能成功做出一盘点心呢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这个“表里不一”的苏家小姐,竟然会对烹饪食物会有着那样的执着。要放一般人,应该早就放弃了吧

    南风生日的时候,他在四宝斋订了一方镂花的纸镇给她当生日礼。那日取完出来,约了姚凌在旁边面馆里碰面,而后一道去屯营。姚凌还没到,这时旁边已有人坐了下来。

    袁缜几乎是抬眼的瞬间就认出了她,她坐下来,丫鬟唤来小二,点了两碗面,然后让丫鬟也坐下。

    丫鬟道“姑娘,太太只让咱们不把菜烹焦就好了,也没指望咱们手艺多出众,这种卤肉面,羊肉面,光是汤底就很难做的,还是别上这种地方偷师了,还是把蒸鸡蛋学会对付过去得了。”

    丫鬟一面说着,脸上一面凝结着无奈。袁缜简直都能看出来她是有多么不对她小姐抱有期望。

    袁缜默默算了下日子,距离上次她蒸焦了点心,到如今又是五个月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的厨艺就一点长进也没有吗

    他回想起了姑姑,印象中姑姑对烹煮食物一向胸有成竹,虽是家常菜系,却有好些拿手菜。就算是才学的新菜,她也很快就能上手,他不明白,烹煮个菜肴而已,有那么难吗

    当然,他也知道,像城中这些大家闺秀,烹饪也是一门必修的学问,但他以为往往会那么一两道点心或者羹汤,足以在父母公婆面前尽孝也就够了,家里请的厨子什么不会做她怎至于还要跑来馆子里偷师

    “我也知道很难,但是外祖母马上过寿了,我就想煮碗面给她老人家吃。再说了,我要是连面都煮不好,还谈什么烹饪菜肴母亲对我已经不抱希望了,我自己得争气。”

    苏绵小声而苦恼地说着,但却理直气壮。

    这丫鬟倒是大胆“那奴婢可要求求您了,回头煮失败的面可千万别再让奴婢吃了。”

    苏绵顿了下,语气又低软了下去“你不要这么小器嘛。”

    “奴婢不是小气,是有心无力啊您看看,自打您开始学烹饪,下手的食物全都是奴婢一个人,这才半年,去年的衣裳奴婢如今是胖的全穿不进去了。

    “上回去给表姑娘送花样子,还让表姑娘给笑话有了双下巴。我的姑娘,奴婢的娘还指望奴婢将来嫁人的呢,您再这么把奴婢喂下去,奴婢岂不成了个水桶

    “您就算是喂猪,倒是也让别的猪也分担点,别仅着一头猪使劲儿撑啊”

    丫鬟年岁不大,嘴皮子倒是利索。

    苏绵如坐针毡,声音更低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下回肯定让她们也吃点。”

    说完她又似反应过来“听你这么一说,怎么好像我还要失败很多次似的”

    丫鬟眼一抬,眼看着就有话要出口,却忽然就看到了这边正直直看着她们的袁缜。

    稍顿之后她立刻把头缩下去,凑到苏绵耳边说起话来。

    袁缜收回目光,低头清了清嗓子。

    方才听着听着他竟听入神了,被撞个正着,多么失礼。

    “公子,您的面”

    小二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尴尬。袁缜点了头,举箸吃面。却又察觉有目光投过来,他侧首,正对上苏绵好奇的目光。

    “袁世子。”苏绵回神端坐,冲他笑了下。

    袁缜越发不自在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抓到刚才偷听。他从前刚认识南风的时候,是不会这样的。

    苏绵看他抿唇不语,慢慢也收敛了笑容。

    她记得这个人,那次家里设宴,她兴冲冲地想蒸盘点心出来显摆,没想到再一次失败,端出来的时候就遇见了这位承恩侯世子。当时不认识他,后来他出院走到人群里,那么多人跟他打招呼,她怎么着也知道了。

    没想到今日会在这种地方巧遇他。

    这位承恩侯世子,看上去有点腼腆呢。

    袁缜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可既然人家都打了招呼,他也不能不回应。他放下筷子,说道“苏小姐也来吃面”

    “嗯。我听人说这里的面好吃,所以来尝尝看。”

    袁缜哦了一声。

    他没有话说了,谁也没教过他怎么跟姑娘说话,而且面前这姑娘一看就跟南风不是一种类型的,他不知道说什么。

    但他能感觉得到,旁边这道视线一直在好奇地打量他。

    他耳朵有一点点热。

    不是说她是温婉矜持的大家闺秀吗为什么他会这么大胆地看一个男子

    袁缜本来有点饿,眼下却有一点吃不下了。

    终于他忍不住又看过去,堪堪好就对上了她的目光。

    苏绵轻咳,说道“我听说过皇上和皇后娘娘传奇的故事,还听说袁世子也会观星,抓捕赵旸的时候,世子也出了大力。我刚才就是好奇,唐突了。”

    袁缜耳朵尖上的红蔓延到了腮畔。

    他纵然没看到姑娘的神色,也听出来她言语里的羞赧。这个总也做不好菜的姑娘,在关注他

    袁缜低头挑动着碗里的面,心湖在微微地荡漾。

    此后便没再见过。直到南风成亲。

    太子他们商量着在南风出阁时闹闹婚,他答应了,让他扮新娘他也觉得没问题。

    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在事后撇下他不管,并且还让他在揭开了喜帕之后,顶着一脸胭脂水粉让她撞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