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6章 找上门来

    说话间,猫儿转过脑袋,果然是奄奄一息的模样,有气无力的叫声仍是娇滴滴地,难怪曾是城主夫人的心头宠。它一直眯着眼,这时勉强睁开,小乞丐就发现它琉璃般的眼睛有一只是黄色的,另一只却是蓝色。

    他咽了下口水,把猫抱了过来。

    “这猫据说很有灵性。”兵头儿揉了揉小乞丐的顶发,“归你了。”

    他又叹了口气:“黟城发生了这等大事,署尹大人焦头烂额,从昨晚到今天都不敢合眼。听说很快有大人物要来了,我们也都战战兢兢,反倒不如你的日子过得坦然。”说罢转身走了。

    入夜之前,小乞丐拿铜板换了两个粗面馒头,就着井水吃下肚,又奢侈了一把,买了个小糖人,把玩了许久才吃掉。

    然后,他才往旧驿站走。这城里的栖身之地不多,每一块都有主人,非法入侵就是率先挑事。

    哪怕是个弹丸小城,也有普通人看不见的规则在作祟。

    不过这只猫怎么办?只要拿进驿站,恐怕不等天明就会被其他人抢去吃掉吧?

    他边走边想办法,没留神自己正走过市集最后一段路程。

    这是市集最靠近河边的部分,平时摊位就少,太阳下山以后,这里就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城守军刚刚巡过这里,所以应该挺安全吧?然而耳边风声忽起,眼前即有人影一晃。

    小乞丐立知不好,正要转身逃跑,却被人揪着后领直接提起。

    对方还捂紧了他的嘴,而后随便找了家店铺削开门闩,反手把他丢了进去,再恶狠狠问:“东西呢?”

    虽然杀气十足,但他压低了声音。

    白猫掉在地上,虚弱得爬不起来,只得喵喵叫了两声。对方心细,把它也挪进铺里,免得引来路人注意。

    这是家成衣店,无人值守。

    现在小乞丐眼前站着两人,相貌服饰都只是平常,属于扔进人海里就再也寻不着那一类。

    这些杀人凶徒恁快就找上门来了!小乞丐侧了侧头,脸上茫然,心里却转过无数念头。

    “城主府的朱涣昨天交给你一样东西,你把它藏哪了?”

    小乞丐心念电转,而后伸手指着一个方向,“啊”了两声。

    这两人也知道哑巴说不了话,只得道:“带我们去。”

    他小心绕过两人身边,正要往外走,其中一人突然抓过他的手,在他掌心盖了个红红的朱砂印。

    “别想着逃跑。”这人冷笑,“有这引路咒,就算你溜去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跟丢。”

    “这玩意儿不错。”有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空灵、清脆,悦耳,在冰冷的夜里却突兀得有两分瘆人。“拿来给我玩一玩。”

    两人嚯然转身,见到一名红衣女子倚门而立。其中一人不及看她长相,就伸手去抓小乞丐:

    这小子游鱼一般往门口蹿去,若被他跑了,他们又会有大麻烦。

    不过他还未抓着男孩瘦小的胳膊,门边的女郎后发而先至,雪白软腻的小手重重按在他胸膛上,而后——

    穿了过去!

    全程未见血光四溅。

    若是屋里两人通晓阴阳,当会看见那倒霉蛋的魂魄居然直接被她推出身体之外,这时正飘在空中茫然无措。

    小乞丐头都不回,抓紧时机溜出铺子,不忘顺手带上了门。

    过了几息,他就听到铺子里传出一记奇怪的响动,清脆、急促,像竹子被砍断。

    而后,那里头就归于平静。

    小乞丐谨慎地隐在夜色中一动不动,做好了随时拔腿就跑的准备。

    但紧接着就有个女声附在他耳边哼了一声:“小没良心的!”

    他一回头,发现红衣女不知何时溜出铺子,就站在他身侧。“自己一个人跑了还带关门的!我要不是那两人对手怎办?”

    小乞丐摊开手,掌心躺着一枚竹制的哨子。

    这是他白天在小摊上买的,一旦在城里遇险就用力吹响。在眼下草木皆兵的黟城,他只要撑过几十息,城守军一定来得其快无比。

    市集又安静下来。红衣女忽然抓着他的手,红唇凑近,往他掌心吹了口气。

    印在他掌心那个鲜红的符印就化作了粉末,被她这么一吹就飞离手掌,很快消散在空气中。

    “好了,他们追踪不到你了。”

    话音未落,小乞丐就用力抽回手,速度快得像被烫伤。

    漂亮的凤眸顿时瞪圆了:“怕个P啊,吃亏的是我好么?”他以为她喜欢触碰一个脏兮兮的臭要饭的?“我替你祛掉追踪标记,懂?”

    在识货的人眼里,这一手本事了得。可是小乞丐才不理会,左右看了看才重新钻入铺里,发现袭击他的两个人躺在地上,没了气息。一个脑袋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显然被拗断了脖子;另一个浑身都没有伤痕,不知红衣女是怎么杀掉他的。

    “这是昨晚城主府灭门案的同伙。”红衣女掸了掸裙子,“现在才找上你,手脚可真慢。”

    手脚快的是这小子,他正伸手在两个黑衣人身上到处乱搜,很快就摸出两枚金叶子、几锭碎银、两张面具、两块令牌,一盘钩索、一捧暗器,还有几个药瓶子。

    剩下的,就是辨不出用途的玩意儿。

    对于发死人财,小乞丐毫无心理负担。他快手快脚收好银子,面对余下的东西就犯了难:

    杂碎太多收不完。这两人用来装东西的都是上好的鹿皮囊,他一个乞丐要是敢佩在身上,恐怕明早署衙就要抓他进班房。

    “罢了,我先帮你收着。”红衣女伸手从物件上抚过,变戏法一样,地上的东西就全都不见了。

    小乞丐大奇,瞪圆了眼往她袖子里打量不休。

    终于有个小孩的样子了。她弯腰去抚地上的白猫。那猫在城主府受过重伤在先,方才又被掼在地上,这会儿出气多进气少,显然是救不活了。

    “那府里都是俗人,反倒是这猫有些灵性,就这样死了可惜。”

    猫儿似乎能听懂她的话,挣扎着向她喵呜两下,满是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