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父女文的世界(二)

    看了看时间,联想了脑海中的剧情以及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推测后,百合推断这对狗男女应该是刚迈入了爱情的甜蜜期,在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女儿的**之后,梁平索性破罐子破摔,跟女儿确定了恋人的关系,同时也对百合怨恨了起来。

    这一趟回来之后他应该是会要再避开自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处处想要强行得到百合这个可怜的女人,想到这儿,百合不由松了一口气,别说现在她根本以前还没有过这种经验,就算是为了活下去必须完成任务,她这会儿也没完全做好要献身的准备,再说就算是她准备好了,也绝对不会献身给梁平这样的渣男。

    在家中呆了半天,百合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在冰箱中找了找,没发现有什么吃的之后,她不客气的直接拿了钱和卡出门准备买东西去了。在外头吃了一顿大餐,又办了个健身美容,顺便又看中了一套装修好的小别墅,准备等这对狗男女一回来,赶紧就搬出去。

    反正这些钱不花白不花,百合以前是个傻的,她恨梁平,对于他挣的钱也根本不屑花,她一直有自己的工作,全靠自己养活自己并养活女儿,谁料最后养出那样一个白眼狼来。

    百合理解原主那种痛苦,正因为是自己痛苦的结果,她却生了出来,最后得到那样一个报应,也难怪她会怨恨。虽说那个给自己任务的对像没有说要让自己完成什么任务,但她既然已经成为了百合,现在又看梁平父女不顺眼,只要那个人没有出声,应该证明自己没有做错,因此她还是决定让梁平那对狗男女去死,顺便也要让梁情也尝尝被人强暴的滋味儿,看看她到时心中是个什么感受,再来想想自己当初的痛苦!

    一连舒坦的渡过了几天,百合也没亏待自己,逛街买了不少的首饰衣裳首饰等,反正等到梁平决定跟梁情远走高飞之后,他一毛钱也不会给自己留下,这个渣男毁了百合的一生,现在拿些钱算是便宜他了。

    心里知道这两父女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百合先不怀好意的去警察局报了案,第五天时,那对渡过了几天不停的亲密接触的狗男女终于回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开了门时,没有注意到在客厅中这会儿正吃着水果看着电视的百合,梁平进门便被自己的小宝贝勾着脖子,两人来了一个*的法式热吻,百合冷笑了两声,不慌不忙的拿起手机拍了几张之后,这才隐藏了文件将手机放了下来。

    “爸爸,我爱你……”梁情一张嘴唇被吻得红肿发烫,她这两天浑身洋溢着女人被狠狠疼爱之后的春意,这会儿眼角眉梢都带着温暖,梁平越看她越是爱得不行,又狠狠咬了她一口,手已经伸到了梁情胸口上不轻不重的揉捏了起来,梁情刚尝到情事的滋味儿,这会儿被梁平一揉,很快的就瘫软在了他身上。

    百合可没有要看这两个贱人现场直播的爱好,看这两人一脸火热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她不由抓起果盘就朝这两人砸了过去:“你们在干什么?”

    梁平被吓了一大跳,梁情脸色惨白,这才看到了坐在客厅中的妈妈,虽说以前她一直对母亲不满意甚至带着怨恨,可这会儿看到百合冰冷的脸时,她心里不由生出几分心虚之感来,通红了脸将自己勾着梁平脖子的手取了下来,一面往身后背了背,也不敢去看百合那张冰冷的脸,惴惴不安的站在了梁平身后。

    本来还有些心虚的梁平看到了梁情的害怕之后,顿时冷冷的望着百合这个自己已经喜欢了几十年的女人,以前怎么看她都觉得喜欢,她对自己恨了几十年他就爱了她几十年,可是现在有了情情小宝贝之后,他越看百合越是不顺眼,这会儿又见她敢吓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不由冷了脸就道:“我倒是想问你要干什么,你吓到女儿了你知不知道?”

    百合冷笑,厌恶的看了这两个亲近的父女一眼:“你还知道她是女儿?我还以为你当她是外头招的娼妓呢。”说到这儿,百合越看梁情越不顺眼,仗着自己是梁情母亲的身份,直接就朝这两人扑了过去,抓了梁情的胳膊,狠狠用力便拧了她一把,直掐得梁情眼泪跟着流时,她才装作担心似的骂道:

    “你这孩子,这些天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妈妈会担心的?”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到了梁情脖子上的吻痕,顿时抓了她头发几耳光就抽了上去:“你到底懂不懂事,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我会担心啊?有事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说一声。”她边说边打,直打得梁情口鼻都流出了血迹来,一旁惊呆住的梁平这才回过了神来,重重的就朝百合推了过去:

    “你是不是发疯了?你怎么这样对情情。”话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梁平心里却有些心虚,这些天他尝到了情情小宝贝的滋味儿,根本一刻也不愿意从她身体离开,两人成天几乎都沉浸在了情事里,又哪里会想到打什么电话……

    “你才发疯了,女儿这些天不见了你跑哪儿去了,我找不到她的人我已经报警了!”百合根本不怕他,瞪圆了眼睛也跟着大声喝了一句,梁平在听到那句已经报警了时,顿时有些呆住了:“你,你说什么?你疯了吗?”

    “我为什么不报警?我的女儿失踪了,你不担心我还担心呢,现在她回来了当然最好,否则我在哪儿去找她?这个世道这么乱,万一她被人抓去先奸后杀了呢?”

    梁平一听到这话,心里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来,但却强忍着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情情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