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择偶标准

    邵氏虽曾贵为太子妃,但她从无一丝贵人的架子,尚在阁中时便喜欢下厨烹饪,研习美食。

    后来一朝风云突变,繁华锦绣转眼之间飞灰湮灭,她被迫离开了生活二十余年的长安城,带着幼子踏上了前往岐州之路。

    路上艰险自不必说,待入岐州,母子两人站在荒芜许久,杂草重生的王府门前,其悲凉无助又岂是他人可想。

    那时容陌尚且年幼,不过六岁之龄,他抬头问向母亲,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敢确定,“阿娘,我们是要住在这里吗?”

    做母亲的人都不怕自己吃苦,却皆忍不得孩子受一丝委屈。

    可那日,一向柔弱的邵氏却没有哭,而是俯下身子抱住小容陌,用宛若朝阳一般的笑容与他道:“东宫虽繁华,但院子都是工部那些老大人设计的,阿娘一直都不喜欢。

    这里虽破旧了一些,但阿娘和陌儿可以依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来修缮,好不好?”

    在那段本应困苦难熬的岁月里,容陌所见却皆是如这般温暖绚烂的笑颜。

    树倒猢狲散,昔日鼎盛一时的东宫人物楼空,唯有寥寥数人愿意追随。

    邵氏从不将这份情谊视作理所当然,在最穷困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所有事都亲力亲为。

    银钱不充足,她便卖掉了所有的珠宝首饰,与寻常妇人一般只穿麻衣布裙,头戴木簪。

    她还学会了侍弄菜园,又养了一群小鸡小鸭,甚至开辟了一个小小的池塘养起了鲤鱼。

    “鱼一定要新鲜才好吃,出去买的纵使还活蹦乱跳的,也不如咱们现钓的鲜。”

    可结果却是他们两个坐在池边枯等了一个时辰,硬是没有一条鱼儿肯咬钩。

    他看着母妃抚裙站起,撑着椅背掩饰双腿的酸麻,一本正经的道:“这些鱼养了甚久,我不大舍得吃了,我们还是出去买吧。”

    他从善如流的点头,但自那时起他便明白了一件事。

    再良善温柔的女子,也喜欢口是心非。

    晚膳时分,房内烛火曳曳,暖光融融,邵氏夹了一块鱼腹,沾满了汤汁放入容陌的瓷碟中,“多吃些,我瞧你近日都清瘦了,要胖些才好看。

    莫看小娘子们都喜欢自己弱柳扶风,但她们还是喜欢挺拔健壮的男子。

    我儿如此姿容,若再胖上一些,真是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儿家。”

    邵氏越说眼睛越亮,已然幻想到儿子迎娶美娇娘,自己子孙环绕膝下的美满生活。

    不知不觉又想到,也不知未来儿媳喜欢何种口味,若是不能与陌儿吃到一处,定要给儿媳妇另开一个小厨房,可不能饿到人家。

    邵氏的表情渐渐飘远,容陌一眼看透,为邵氏剔了一块鱼肉,开口道:“母妃,您又想远了。”

    邵氏不好意思的弯了弯唇角,她用了两口饭,心思又再度活泛起来。

    “陌儿,昨日护国公府上给你送了请帖来,邀你去参加三日后的晚宴。

    长安城谁人不给护国公的面子,那日定然有许多小娘子赴宴,陌儿,你……”

    “母妃,菜凉了。”

    邵氏不高兴的瘪起了嘴,凶巴巴的瞪了容陌一眼。

    陌儿虽孝顺,但性子也别扭的很,最会转弯抹角的拒绝人。

    邵氏扒了一口饭,心中不免忧愁。

    陌儿的模样绝对是万中无一的,但这般冷清别扭的性子真会有姑娘家喜欢吗?

    唉……真是儿大不由娘呀,还是小时候的软萌团子好。

    母子两人就着微摇的烛火用着晚膳,虽多数时都是邵氏在讲话,容陌只偶尔应上两声,但依旧不减温馨。

    用过晚膳,容陌又盯着邵氏将一碗苦药服下,才在邵氏幽怨的目光下淡然离去。

    月上柳梢,夜色已深。

    树叶花草皆蒙上了一层暗翳,容陌身上的暗青色锦衣也与夜色融为一体,透着不属于夏夜的入骨冷彻。

    庭廊尽头,一道墨影垂首而立。

    容陌自黑暗中走出,清冷月辉落在他半边侧颜上,半面如仙,半边似魔,幽幽寒眸唯剩冷戾。

    “岐州的那些东西可都收拾妥当了?”声音如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王爷放心,属下们已经处理妥当,绝对不会被他人知晓。”男子垂首而答。

    男子抬起头,脸上挂着藏不住的忧虑,“王爷,陛下此番急召您进京,可是发现了什么?”

    “无事。”

    若容和知晓岐州之事,便不会如今日这般气定神闲的试探他了。

    只这十余年来岐州从不毛之地一跃变成边境最为繁华的城池,有些人自是如坐针毡。

    容陌负手而立,微仰起头望向了天边的弯月。

    冷唇牵起,明明在笑,面上却覆了一层来自天上的清冷凉薄。

    世人总觉得看不见的威胁和危险最为可怕,却不知,横在喉上的剑才更为致命。

    “王爷,我们来得匆忙,长安城尚未布置妥当,您和太王妃务必要小心才是。”

    容陌敛下目光,轻点了下头,“你派两人暗中保护母妃,我另有事交代你去做……”

    ……

    娇玥阁中。

    岑娇穿着一身月色中衣立在窗前仰头望月,头上珠钗落尽,如瀑黑发似一匹上好的绸缎披在了她的香肩之上。

    娇清瘦的脸庞竟在月辉下显露出几分让人怜惜的哀婉来。

    怀画进屋熄灯时正看见这一幕,她皱了皱眉,轻声走了过去,也站在岑娇身边仰头看了一会儿月亮。

    “小姐,今晚的月亮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怀画什么都没看出来,还觉得脖子酸疼。

    岑娇侧眸,笑着扫她一眼,“傻瓜,月亮自然每夜都不同。”

    “有吗?奴婢怎么看不出来?”怀画又仰头望了一番,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岑娇抬手敲了一下怀画的额头,摇头抿唇,“还是小了点啊,未有觉悟。”

    “小姐这话说的真有意思,奴婢明明和您一般大呢!”如怀画这般的女孩最是急于长大,听岑娇说她年岁小顿时便不乐意了。

    罪魁祸首未有察觉,岑娇合上窗子便懒洋洋的躺在了床榻上。

    怀画正欲熄灯,手上动作一顿,歪着头望着岑娇问道:“小姐,您喜欢什么样的公子呢?”

    她得心里有数,到时候也好帮着小姐挑选。

    岑娇翻了一个身,将锦被骑在身子底下,慵懒的抬抬手,“随缘便好,万事莫要强求,只要……”

    只要别像容陌那厮的恶人,什么样的都好。

    ------题外话------

    呃……娇娇,话别说太满啊……

    褪下了张扬如火的红衣,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