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为博美人一笑

    汉城百年集团,即将易主,后起之秀力压百年集团。

    顾言看着手上的财经报,硕大的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

    后起之秀,麦斯,百年集团,临风。有人帮她打掩护,她乐得其成。股票的持续下跌让她瞳孔猛缩。

    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风投赵阳来电话,麦斯的迅势太猛,不惜任何代价大手笔收入风临的股票。白慎行为何要收购风临的股票?为何要力压他们?百年集团,后起之秀,新手入驻,三个集团的战争,谁是鹬蚌?谁是渔翁?

    书房灯光昏暗,看不清此刻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她声音平静到;

    “麦斯手上购入了多少”?她问。

    “百分之十二”。他答。

    啪~毛笔上的笔墨,滴入宣纸中,迅速渲染开来,就像白慎行收购风临一样,迅速,猛烈。白慎行下手的手段快、狠、准。她根本就没有回击的机会,当然,她相信,现在有人比她更措手不及。

    赵风临怎么也没有想到,麦斯白慎行会从中插一脚,来缴这趟浑水,他在商场厮杀几十年,从未像今天一样看不清局面。

    白慎行来势汹汹,手短稳猛,不惜代价一路收购风临的股票,杀的他一个措手不及,若白慎行跟风投合作,他的江山只能易主;他如坐针毡。

    “备车,去麦斯国际”。你不见我,我就上门去堵。

    赵风临踏进麦斯,就被前台拦下:“赵先生,您好,白董正在开会,说过您要是过来就去会客室等他”。

    赵风临一愣,果然是白慎行,不简单。

    “赵风临赵董在会客室等您”。白慎行在会议开完会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随手将手里的文件给秘书,便朝着会客室去了。

    “赵董久等了”。他解开西装纽扣,淡然的坐到赵风景对面。

    “是我冒昧打扰了白董才是,你们年轻人啊,劲头足,不像我们,老了。”赵风临将泡好的茶往他年前一推。

    “泡茶这种事情让秘书来就是了,还劳您亲自动手”。白慎行修身的手指,触摸茶杯边缘,白皙的手端起茶杯,用茶盖轻轻的拨弄着上面的茶叶。一下一下,漫不经心;随后轻啄。

    “赵董真是好手法,这茶,要让我泡,定是出不了这个味”。白慎行拨弄着手中的茶杯,在轻啄一口,好茶。

    “不敢当,是你这儿的茶叶好,福建当季大红袍,可没几个人弄得到手的”。赵风临生平最爱品茶,茶香入口,便知晓出自哪里。

    “我可没这个本事,这茶是拖福建的一个朋友弄的,难得赵董喜欢,回头我让人送点给您”。白慎行笑着说道。

    “白董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让你见见真正会泡茶的”。白慎行自当不会拒绝,赵风临不在公司与他谈,便要找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在哪里都随意,比定力,他不输任何人,除了她之外。正真勇猛的狩猎者,都会伺机而动,匍匐前进。而赵风临口中真正会泡茶的人,便是他引以为傲的女儿。

    他深知白慎行手段狠辣,不轻易妥协,更不轻易与人交易,此刻,他只能在侧面出击。无论如何,只要能保住风临集团,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

    白慎行将手中的外套扔在沙发上,夹着烟,站在办公室的窗前,麦斯位于商业区的正中间,整栋办公楼总共33层。从这个角度往下去,人来人往,缘聚缘散,如粒粒细沙被时间的浪冲刷,最后在岁月的河床、心底沉积下来,那些历经风雨依然牵手、面对、相顾一笑的人与情,便是今生最富足的拥有。

    而他,缺的就是这种富足的拥有,世间万物大都都有心理暗疾,人潮窜转,命运浮沉,每一处都有每一处的故事,每个故事背后都有着自我调节与自我感知的小小世界,离别苦,存生乐,情不言,爱难得,全全上演,无一幸免,

    爱难得,白慎行在心底默念这三个字。

    弹了下手中的烟灰,问道:“风投那边还派人过来没”?

    许赞将文件放在他桌子上:“没有,上次来的是GL以风投的名义来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风投的赵总这两天应该会在过来一趟”。

    “不见”。

    要见,你就自己来见,只要你开口,你要什么我都给。

    许攸宁今日下早班,便拉着顾言来逛超市,美其名曰,熟悉国内的一切。

    顾言好笑,虽说自己出国好些年,但好歹汉城也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城市啊,虽然许多地方的面貌都换了,但总体面貌她还是记得的。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许攸宁拿起一件衣服,询问道,见半天没回应,放下衣服,回头。便见顾言在与人对望。两人的眼里,有太多的故事。可是看清楚对面人的时候她震惊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顾言答到。

    “一起吃个饭”?

    “不了,有约了”。她婉拒。

    女子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好逛,便走开了。顾言回头见许攸宁望着自己的眼神复杂,不由得一愣:“这么看着我,有何用意”?

    “大明星你都认识?你这才回来耶,圈子也太广了吧!你以前在汉城是不是个人物啊”?许攸宁问到。她自己的父母都是医生,觉得认识的朋友圈子已经够广得了。没想到顾言比自己还厉害,逛个街都能遇到大明星。

    “关系很复杂”。陈默是当代红的不得了的明星,之所以会认识她,是因为她是她母亲第二任老公的女儿,继父的女儿。

    “怎么复杂了?你跟我说说,下次你见到她能给我来张签名不?我办公室的那帮小护士天天都在追她的剧尼”!许攸宁回顾一下四周,这哪里是她觉得惊奇啊,店员也觉得诧异,这一店的人,属顾言最淡定。

    顾言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出店,随后说到:“继父的女儿”。

    许攸宁震惊不已,从未听她说过自己的家庭,原来……是这样。

    “抱歉”。她道歉到,她是无意的,无意挖出她心底的那份忧桑。

    许攸宁的表情在她意料之中,毕竟,她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家庭。今天见到陈默也实属意外。

    顾言挽着她的手臂进了另外一家店,:“我还以为徐蓓跟你说过呢”!

    “讲什么”?许攸宁不明所以的问道。

    “跟你讲我爸是市长啊”!她好笑;转而、看见许攸宁脸上那万分精彩的表情,那一脸的不可置信。

    “姐妹儿、你别吓我”。她从未听说过顾言的父亲是他们汉城市的市长,天啦!她这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

    顾言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许攸宁跟小猫似的甩了两下脑袋,猛的拍下她的爪子:“你告诉我,你没有在跟我开玩笑”。

    汉城市市长叫顾轻舟,她叫顾言,两人都是一个姓,而去看顾言的模样不相识开玩笑,可是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也让她不敢相信是真的。

    顾言点了点头,便是直接告诉她答案了,许攸宁猛然愣住、她从未想过顾言会是高干家庭的子女,她在国外那么吃苦,为了几美元都要省吃俭用的,竟然会是、、、、、联想到她刚刚见到的大明星,便明白了一个八九不离十了。

    一甩心中异样的情绪,挽住她的手道:“走吧!我今天要贿赂贿赂我们

    市长的千金,以后好办事”。

    顾言内心百转千回,她以为许攸宁会刨根问底,她都在心里默念好了说辞,可是她没问、她选择带过这件事情,顾言内心一阵窘迫,她不了解许攸宁,还是私心太重?

    许攸宁挑了一家苏州菜馆,古朴、沉静,安详,无人吵闹。顾言笑着看她挑的地方。许攸宁啊!许攸宁,你真是下血本了;拿着手里的菜单,她都觉得烫手。

    “你确定你要请我在这儿吃饭”?一顿饭下去好几千呢!

    许攸宁拉开包包,掏出一张银行卡:“老二的卡,随便刷”。

    她二哥的卡,难怪,那也不用心疼了,直接点吧!用许攸宁的话来说,她不花她二哥的钱,她二哥就会给别的女人花。

    “我接个电话”。顾言拿起手机出了包厢。

    风投赵阳打电话过来说,他们约见了白慎行,结果被拒了,找不到突破口,GL将大量的资金注入风投,想要一次性拿到临风的股份,结果半路杀出个白慎行,让他们很是苦恼,虽说GL公司没说什么,他们派过来的人也是个善角,可是赵阳此刻还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顾言握着电话,手背青筋暴起,天晓得她现在有多隐忍,白慎行在逼她,逼她去找她,所以回绝了所有人,虽说风投是以第三方的名义过去的,但是相信,以白慎行的能耐,早就知道了这次的操盘人是谁。

    白慎行啊白慎行,八年前你逼我,八年后呢还逼我?那就看看,这诺大的商场,到底谁主沉浮。

    “赵总、股票收购的合作全权交给你们,你们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我想知道赵总合作的诚意在哪里”?她声音轻浅,可是在赵阳听来,这就是凌迟。

    不等赵阳说什么,她接着道:“竟然麦斯白董对临风那么感兴趣,那我们送给他们好了”。

    赵阳心底一惊,她这是要赌?三足鼎立总有一方是要受伤的,竟然麦斯执意与他们抢临风的股票,那就甩出去,给他们好了,他愿意高价收,就高价收。

    顾言刚刚挂掉电话,就见许攸宁迎了上来。“这么这么久”?

    她扬了扬手机、表示刚刚挂电话,许攸宁拉着她走过拐角,随即便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走廊那头,手里夹着烟;他低头表情淡然的在于边上的女人说着什么,逗的她一阵欢笑,她猛的握紧手中的手机,那是白慎行。赵临风的女儿赵思思算得上是个古典美女,从小学习国乐,气质非凡。此刻两人站在一起,也算得上是道风景。

    许攸宁也见到了白慎行,她的第一反应、那不是她在洛杉矶看到的那个邻居吗?

    “攸宁”,一道声音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才发现站在那个儒雅男人身边的是自己的高中同学,白慎行一转头、便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顾言,心里一紧;可他白慎行是谁,怎会让人看出来自己的情绪。

    “攸宁、好久不见,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麦斯的白董”。赵思思见许攸宁站在对面,便拉着她过来介绍,除了介绍、还有炫耀,白慎行可谓是汉城众多女性当中心目的理想情人,帅,多金、气质非凡。

    “这是许攸宁、我同学,外科大夫”。一笔带过,突出自己、埋没别人,绿茶婊的标配;许攸宁在心里不屑。

    顾言站在后面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他们三人,而白慎行同样一言不发,眼光死死的盯住顾言,许攸宁与赵思思寒暄完后,便拉着顾言回包厢,路过白慎行的时、驻足。

    “白董若是为了搏美人一笑,在下愿意成全”。顾言满心怒火回包厢,拿出手机摆弄了下、与许攸宁吃完饭,便离开了。连夜驱车前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