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263、喜讯连连

    易萱被许了赵昆的消息, 很快全家人都知道?了!

    且不说周老爷子周老太太他们几个长辈都非常高兴,易萱有了一个好归宿。

    包括车丰在内,易安他们个个脸色发青。

    甚至 就?连一直态度很平和的易励都是一脸的不高兴。

    显然,赵昆即将再度迎来大小舅子们的为难。

    易卓对此?只表示:乐见其成?!

    他是不找赵昆的麻烦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赵昆的日子好过啊, 哈哈哈, 高兴!

    赵昆则表示早 就?做好准备了!

    且不说, 赵昆开始跟大小舅子们斗智斗勇,赵昆选了易萱当做楚王妃的事情很快 就?传了出?去,整个京城都差点没?有炸了锅。

    毕竟, 随着年前?彭家来京城, 赵昆也成?了今年最大的红人。

    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赵昆的王妃位置呢。

    谁承想……

    竟然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易萱拔得?了头?筹!

    这个易萱是哪儿来的啊?

    等等!

    易?

    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某位商业部大佬!

    易虽然不是大姓,却又不是小姓。

    在京城众多官员中, 还是有同姓易的。

    问题是, 能跟赵昆联系到的易, 恐怕只有一个人吧?

    所?有人快速查了一下。

    很好,这个易萱果然是易卓的大闺女!

    而且,他们很快 就?得?到了切实的消息。

    当年易卓在舒丰郡备考的时候, 赵昆 就?住在易卓家隔壁的隔壁。

    他们中间只间隔着周老爷子的宅子。

    再想想易卓是周老爷子的学生, 赵昆又向来和周家亲近……

    好吧, 这是几年前?的青梅竹马是吗?

    再再加上,易卓自打来到京城之后,  就?跟赵昆形影不离。

    啊, 可以死心?了可以死心?了!

    像这种既有感情基础,又有利益纠缠的结合是最难搞的了!

    就?算是想找个女人插在其中都不容易!

    当然,也有极少数不死心?的。

    毕竟,赵昆可是楚王爷!

    按理来说是可以有侧妃的, 还是两位!

    就?算易萱是未来的楚王妃也没?法子说不能纳侧妃吧?

    这回,则是赵昆之前?在御书?房说的话传了出?来。

    终此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一生,只娶易萱一人,绝不纳二色!

    而且,这话还不是易卓要求的,而是赵昆主动允许的。

    很好,可以彻底死心?了呢!

    某些人面上微微笑,心?中mmp!

    恨不得?掀桌子砸板凳!

    有没?有搞错啊!

    你可是王爷,还是立了大功的王爷!

    怎么可以只娶一个??

    而且还是主动提出?的呢!

    生气!

    但是他们生气归他们生气,碍不着赵昆的好心?情。

    赵昆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暴好!

    远了不说,如果换成?两年前?,他想都不敢想,会有今日!

    他的身份危机解决了,有了阳光之下的高贵身份。

    原本只是心?中野望的期许也成?为了现实,那个拥有温柔笑容的姑娘终于要成?为自已的媳妇了!

    超~~高兴啊~~~

    如果可以的话,赵昆恨不得?立刻把易萱娶进?门。

    奈何,王爷娶亲本身 就?有很多流程要走!

    赵昆本人自然也不愿意怠慢了易萱,所?以,只能无奈的等四爷跟礼部的官员们吵出?结果来再说。

    易卓在听赵昆这么说的时候,还有点懵逼。

    “四爷跟礼部那些人吵什么?”

    要说礼部那些人管的 就?是各种规矩,每一个都是循规蹈矩到了极致,同样也是龟毛到了极点的。

    赵昆苦笑连连说道?:“四叔想给我增加点待遇……”

    易卓表示没?听懂。

    赵昆挠了挠头?,努力给易卓解释道?:“卓叔,您应该知道?的,我们皇亲宗室成?亲都是有定制的。”

    “嗯,这我知道?。”易卓点头?。

    他反应过来了,“难道?……四爷想增加待遇?这不合规矩吧?”

    “所?以在吵啊!”赵昆额头?痛。

    其实这事儿很简单。

    之前? 就?不止一次说过,四爷是那种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性格。

    他本身又很疼爱赵昆。

    原本赵昆因为各种原因在身,四爷不好明着宠爱。

    现在赵昆解决各种可能的问题,又单人独骑定了西北,立了大功。

    四爷一激动, 就?想到了赵昆本是先太子的儿子,所?以想着对赵昆补偿一二。

    所?以他 就?直接看着礼部送上来的娶亲流程不满意了。

    这里?要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增加一点待遇,那里?要增加一点待遇。

    礼部本身 就?是较真龟毛维护规矩为已任的部门,一看四爷准备破坏规矩,立马袖子一撸,直接开始引经据典跟四爷吵架,不,辩驳起来。

    赵昆对此?都是绝望的,他只想快点娶大姑娘啊!

    对于一些细节问题他不在意的。

    四爷+户部:抱歉,我们在意!

    于是,四爷跟户部继续吵,赵昆只能继续苦逼的等待,同时不停跟易卓学习晒盐法的理论知识。

    晒盐法说起来挺简单,但是真正实行?起来 就?是个问题了。

    比如说,盐田需要挖多大,又需要挖多深,太大太深肯定会影响海水蒸发速度,但是太小太浅也不行?,会影响效率。

    再比如说,海水被导入盐田中,怎么确保海水不会慢慢浸入土地中?等等等等,都是麻烦。

    这些都是需要赵昆提前?想好,等到了海边 就?要慢慢验证的。

    易卓对此?完全不在意。

    他现在其实也正在忙着呢!

    原因嘛……

    就?如同王爷的婚礼有定制意义一样,王妃的嫁妆也是有定数的!

    易卓虽然说身为一家之主,按理来说不应该操心?这个,奈何家里?没?有女主人啊!

    就?算是陈二夫人帮忙,他们也忙的焦头?烂额。

    更何况易卓本身 就?一大堆的工作等着他。

    最终,还是过来串门的永宁长公主表示自已可以帮忙,易卓这才松了一口?气。

    “永宁,真是多亏有你了!”

    永宁长公主无奈的笑,说道?:“没?事,毕竟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儿要办!”

    原本打算处理手头?一大堆文件的易卓抬头?看她,“怎么?你那边又出?什么事了?”要不然的话,永宁长公主应该正忙着才对!

    永宁长公主轻笑着说道?:“超远你不用这么担忧,我那边确实没?什么事儿了!”

    不得?不说,皇后娘娘之前?虽然整出?了大麻烦,但是最基础的东西已经做好了。

    那 就?是调研工作。

    之前?皇后娘娘虽然被人哄骗,但是下面干活的人可不知道?,依旧是兢兢业业的干活的,这给永宁长公主节省了很多麻烦。

    比如说,永宁长公主完全不用头?痛,工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厂开在什么地方,人员又是从哪儿来。

    她把原因一说,易卓也哑然失笑。

    好吧,这是不是另类意义上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不过,这样的话,永宁长公主现在为什么比较清闲的原因他也明白了。

    永宁长公主已经将京城周边都处理好了,接下来要想再继续, 就?得?离开京城。

    偏偏……她是公主。

    还是长公主。

    简单的出?游也 就?罢了。

    换成?眼?前?这种情况,显然不够四爷头?痛的。

    又赶上赵昆那边的娶亲步骤要跟礼部吵架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所?以,慢慢等着吧!

    易卓微微叹息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永宁长公主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埋头?整理礼单。

    车丰刚刚走到门口?,想跟易卓问点事, 就?发现里?面气氛好像略微有点微妙。

    他左右看看,不由得?眉头?一跳。

    ……不会吧?

    车丰一阵惊疑不定。

    没?等车丰想出?个所?以然来,易卓 就?发现车丰正站在门口?。

    他笑道?:“遂安过来了?有事吗?”

    “呃……对!”车丰回过神,赶忙点点头?走了进?来,说道?:“表舅,我是来询问一下请期事宜的。”

    他问的一本正经。

    易卓闻言一愣,“啊,请期啊!我已经请钦天监帮忙算日子了,回头? 就?得?!”

    “那 就?好!”车丰闻言也松了一口?气。

    他 就?怕他家表舅最近太忙,把他那边的事情忘了。

    按理来说,车丰娶亲最好是长辈来操持。

    奈何,易卓快要忙死了,大部分精力都要放在商业部。

    尤其是易萱被选为楚王妃之后,易卓还得?盯着易萱嫁妆,一来二去的,不自觉的 就?忽略了车丰那边。

    幸好,车丰本人没?忘记。

    什么?

    车家人?

    呵呵呵,没?看到易安易康回去探亲都没?有往车家汇走吗?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需要让某些人清醒一下的。

    易卓笑了笑,说道?:“遂安你放心?吧,你那边的事情,表舅可一直记着的!”

    “嗯,麻烦表舅了!”车丰笑着说道?。

    他也没?跟易卓多说什么,毕竟,易卓那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边一大堆的文件在等着他处理呢!

    再者说,易卓和永宁长公主也很是注意避讳的,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暖阁,还是正院的暖阁。

    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车丰这么想着,走出?了暖阁。

    ————————————

    一般来说,六礼到了请期,基本上 就?快了!

    当然,在此?之前?,男方还得?往女方家送聘礼。

    车丰的聘礼是易卓早 就?准备好的。

    金银玉石,绫罗绸缎,再加上各种各样需要提前?准备的,易卓都是准备的色色不缺。

    最重要的是,易卓已经提前?给车丰准备好了一处三进?宅子,距离周家 就?两条街的距离。

    在他将地契交给车丰的时候,车丰还吓了一跳,死活不要。

    他还一脸苦逼兮兮的说道?:“表舅,您这是不要我了吗?我可还是家中的大管家啊!您别把我赶出?去啊!”

    易卓笑骂道?:“你小子想什么呢,我这给你的是家底,该给你的,表舅一点都不会少给你!你成?亲之后,愿意在这边住也行?,愿意去那边住几天也行?!”

    说到这里?,他又提醒车丰,说道?:“人家姑娘嫁给你,是来跟你过日子的,你要多为人家姑娘着想一下!时间短了还能在这里?住,等过几年你下面孩子多了,你那流年斋住的开吗?”

    车丰哑然,他看着易卓,胸口?一片暖意,说道?:“表舅,谢谢您!”

    易卓拍拍车丰的肩膀,说道?:“不用那么谢我,这一切都是你该得?的!”

    车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很清楚,易卓给他这么多,是真把当亲儿子看待。

    换成?别人,估计直接 就?三瓜两枣的打发了!

    车丰笑过之后,想起另一件事,他饶有兴致的问道?:“对了,表舅,我听说,有人相中励儿了?”

    易卓闻言笑了起来,道?:“确实有这么回事,不过还说不准呢!等回头?有准信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哈哈,那 就?等着喝励儿的喜酒了!”车丰高兴地说道?。

    他和易励同样跟在易卓身边这么久,在他即将成?家的同时,易励那边也有好消息传来,这让车丰非常高兴。

    易卓也笑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了笑。

    不过,他没?说的是,他对目前?这家人不太看好。

    对,不是看不中人家姑娘,关键是这家老太太有点偏心?眼?。

    偏心?眼?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他家老太太偏的有点过分了。

    易卓正在考虑回头?是不是让赵昆帮忙查一下这家人的情况。

    不过,赵昆那边也忙着。

    啊,不着急慢慢来!

    毕竟,励儿那边并不着急。

    那孩子性情比较天真,虽然没?有那么熊,却依旧是半个孩子呢!

    易卓额头?痛。

    他还是得?继续操心?啊!

    易卓只要想想他家还有多少孩子, 就?觉得?自已任重而道?远。

    万幸,时间进?了三月。

    四爷和礼部终于吵出?一个结果了!

    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赵昆立马精神一震。

    这么说得?话,他终于能娶他家大姑娘了?

    呵呵,做梦!

    很快,赵昆 就?知道?,四爷和礼部是吵出?结果了,但……他想把易萱娶进?门,依旧需要走至少一年多以上的流程。

    总结一句话:永安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

    估计等你回来,这流程还走不完呢!

    赵昆:……

    赵昆委屈,赵昆没?地说!

    赵昆表示想揍车丰一顿。

    车丰一阵哭笑不得?,说道?:“永安,不至于这样吧?”

    不 就?是他马上 就?能成?亲,而赵昆的婚期明显还遥遥无期吗?

    至于这么看自已不顺眼??

    “哼,当然至于!”赵昆轻哼一声,一脸的不满。

    他已经被他家四叔提前?告知了。

    他不能再继续拖延离开京城的时间了!

    最多过了纳彩,他 就?得?出?发!

    四爷为什么和礼部算是握手言和,最重要的原因 就?是赵昆这边耽搁不起了!

    现在已经三月了,等赶到海边又得?耗费一两个月的时间,五六月也 就?进?入夏天了。

    是最适合用来试验晒盐法的!

    所?以四爷不得?不“委屈”一下赵昆,只在纳彩之后 就?出?发!

    车丰得?知原因之后,哑然。

    成?吧!

    相比起赵昆很快不得?不出?个远门,他那边已经过了请期, 就?差婚礼正式举行?了!

    因为车丰和周秀云年纪确实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大了,所?以他们选择的时间是距离最近的好日子。

    刚好可以让赵昆参加了婚礼之后,再出?发。

    或许,这才是赵昆怨念连连的真正理由。

    车丰的婚礼自然是热闹的。

    不过因为车丰终究是个白身,所?以办的场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盛大。

    事实上,以易卓目前?的情况,车丰的婚礼如果真的办的太过盛大,才容易给他惹祸呢!

    车丰更是早 就?这一点跟周山家沟通过。

    婚礼不是不能办的更热闹盛大,关键是没?必要。

    周山家在几十年前?也是曾经阔过的,十几年前?的时候也是中等以上家庭呢,也 就?是最近十来年才逐渐没?落了下来,所?以有些东西根本没?有丢弃。

    车丰只是一提,他们 就?很干脆 就?同意了。

    或许是没?落过的原因,相比起不值得?一提的面子,他们更喜欢背地里?发财。

    更何况周家对车丰做的真的是非常到位了。

    几乎让周山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包括周秀云同样如此?。

    先是那丰厚的聘礼,直接让她在所?有亲戚面前?扬眉吐气。

    看到没??

    她也是能够嫁到好人家的!

    才不会像有些人暗地里?说的那样,要么当妾要么当二房呢。

    而且,她在嫁过来之前?,已经做好了直接嫁进?周家当小媳妇,伺候好上面的太婆婆和姑太太的心?理准备。

    毕竟,车丰本身是周家大管家不说,还同样是住在周家的,他成?亲之后自然也会住在周家。

    但是让周秀云没?想到的是,成?亲的地方竟然是一处非常精巧的三进?宅子!

    虽然成?亲当晚,车丰 就?一脸严肃的跟周秀云沟通了一下这个问题。

    这宅子虽然地契已经给了他,但是车丰现在只把这宅子用来“度蜜月”的,等出?了蜜月,她最好也还是搬到周家去。

    毕竟,他的流年斋完全住的开两个人。

    这绝不是看不起她,事实上,完全是看得?起她才会让她住到那边去。

    周秀云也不傻,很快 就?明白怎么做才好,很爽利的答应了下来。

    这也让车丰非常高兴,看周秀云的眼?神都变得?更加温柔了。

    他 就?喜欢这种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脑子清醒能够当家的好姑娘!

    且不说,车丰周秀云小两口?开始磨合。

    周家,乐安苑的书?房里?,易卓很开心?的喝了好几杯。

    赵昆一边给易卓倒酒,一边笑道?:“卓叔,这么高兴的吗?”

    “难道?不该高兴吗?”易卓斜睨了赵昆一眼?,说道?:“遂安可是给家里?添了一个人,不像某个混蛋,只想把我这边的人骗走!”

    赵昆无奈,却又有点赖皮的说道?:“要不然,等我成?亲之后,也住到这边来?”

    “你可得?了吧!”易卓猛摇头?。

    他现在让赵昆在周家住着,其实已经很不合规矩了,不过是民不举官不究罢了。

    但是等赵昆和易萱成?亲,是必须要住到楚王府去的。

    他可跟很多恨不得?所?有人都围着自已转的老头?老太太不同,易卓性情洒脱的很。

    孩子长大了,总该走自已的路去的。

    易卓再度喝一杯酒笑道?:“以后啊,你们愿意过来我这边住几天 就?住几天,但是长住 就?算了!”

    赵昆温和的笑起来,说道?:“卓叔,您放心?吧,到时候我肯定会经常陪大姑娘回来的!”

    易卓对此?轻哼一声,说道?:“希望哦!”

    他可是知道?后世很多年轻人搬出?去,别看住的不远,也是好几个月的不露头?。

    赵昆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继续给易卓倒酒。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车丰的婚礼第二天,自然是要带着周秀云过来给易卓他们磕头?的。

    易卓眼?尖的看到,在进?门的瞬间,车丰有意无意的扶了周秀云一把,而周秀云也是面色红润眉眼?舒朗。

    很好,看起来小两口?磨合的不错嘛。

    想来,以后过得?不会差。

    事实上,也正如易卓所?想的一样。

    之后的几十年,虽然车丰和周秀云偶尔会因为性格原因而吵架拌嘴,但是因为有感情基础在,两人还是顺利的磨合了过去。

    虽然没?多轰轰烈烈,一辈子却过的平平安安顺顺遂遂。

    就?如同易卓当日的祝福一般。

    ——————————————

    就?在车丰婚礼过去没?多久,赵昆也正式请了媒人上了周家的门。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这其实 就?是个场面活儿。

    毕竟,四爷都已经给赵昆和易萱下旨赐婚了,易卓他们也不可能拒绝啊!

    要说,易卓也是才刚刚娶过一回外甥媳妇了,对于六礼不太意外。

    但是王爷的六礼的繁琐程度依旧成?功让易卓头?皮发麻。

    在易卓看来,纳彩 就?是男方向女方提亲,送礼求婚。

    具体送什么,易卓没?记,因为当日车丰送纳彩礼的时候,送了好多东西。

    而赵昆呢?

    直接送上了一对大雁,活的!

    天知道?赵昆在这个时节去哪儿抓的大雁!

    易卓不明白,赵昆偷着解释了一下,“这是古礼!”

    他一脸无奈。

    之前?四爷跟礼部为什么吵架,很大程度上 就?是在吵是要遵循古礼还是周礼。

    按理来说,大殷朝走的都是周礼,偏偏四爷想来个特殊,让赵昆走古礼。

    最终结果嘛,一半一半。

    赵昆一开始按照古礼送上大雁,后面的再走周礼。

    易卓听后,表示槽多无口?。

    赵昆同样无奈。

    但是再无奈也得?走啊!

    在一通折腾过后,纳彩终于结束了。

    赵昆也要出?发前?往江南,去折腾晒盐法了。

    就?在赵昆即将出?发的同时,永宁长公主那边也终于得?到了允许。

    永宁长公主也即将带人出?行?,慈善基金会想要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可远远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让易卓惊讶的是,永宁长公主竟然选择把慢慢带在身边。

    永宁长公主笑道?:“我和慢慢娘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在她出?嫁前?,我也还想多陪陪她,正好慢慢不怕辛苦,索性 就?陪我一起去!”

    易卓哑然。

    他自然听得?出?永宁长公主没?说实话。但是他也不可能继续追问。

    易卓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出?去走走,挺好的!”

    永宁长公主笑起来,说道?:“超远永远跟别人不太一样呢!”

    “嗯?”易卓不解。

    永宁长公主笑道?:“我之前?不管跟谁说,他们都觉得?我出?行?也 就?出?行?了,干嘛带着慢慢一起受苦?”

    易卓没?问,这个所?谓的“他们”指的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是谁,他只是一脸郑重的说道?:“永宁,这不是受苦,而是巡礼!你懂吗?”

    “巡礼……”永宁长公主慢慢咀嚼着这个词,笑靥如花,说道?:“超远,我喜欢这个词!”

    她抬头?看了看碧蓝天空,喃喃地说道?:“是啊,这确实是一场巡礼……”

    三月末的一个艳阳天,易卓亲自到京城外送永宁长公主一行?人离开。

    易卓问道?:“已经确定好目的地了吗?”

    “啊,还没?有……”永宁长公主轻声说道?。

    “那么,去多久呢?”易卓追问。

    永宁长公主垂下眼?眸,说道?:“也没?有确定呢!”

    “啊,那记得?有机会 就?回来看看吧!”易卓微微笑。

    “会的。”永宁长公主同样微微一笑。

    伴着一声吆喝,永宁长公主的车队慢慢离开。

    易卓只在后面看着。

    车丰站在旁边,突然说道?:“表舅,您……其实是喜欢永宁长公主的吧?”

    易卓挑眉,说道?:“才看出?来吗?”

    车丰被易卓理所?当然的话弄得?忍不住一囧,说道?:“那您为什么不留下她?”

    易卓慢悠悠的往马车那边走,说道?:“我为什么要留下她啊?”

    车丰追上他,说道?:“娶她啊!”

    易卓歪头?看,“你不是不喜欢永宁吗?”

    “这不是您之前?说不会娶她吗?”车丰随口?说了一句,又追问道?:“您还没?说呢,为什么不留下她啊?”

    易卓上了马车,看着外面的天空,淡淡一笑,说道?:“因为有些女人啊,飞翔的样子才是最棒的……”

    “哈?”车丰没?听懂。

    易卓也没?再解释,摆摆手说道?:“行?了,赶紧回吧,今儿我是请假出?来送人的,得?赶紧回去了!”

    “哦哦!”

    ——————————

    随着易卓连续送走赵昆和永宁长公主,日子仿佛一下子 就?快了起来。

    易励和之前?那户人家的姑娘终究没?成?!

    不过,易励在婚嫁市场上还是不缺人选的。

    没?多久闻大夫人真的帮着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姑娘。

    国子祭酒徐成?家的姑娘。

    闻大夫人在拿出?这个人选的时候,易卓都吓一跳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

    要知道?,国子祭酒可是从四品,别看从四品和正五品 就?差一级,但是完全不同啊!

    别看易励初入官场, 就?是从五品,但是不出?意外的话,他最多升到正五品,绝对不可能到正四品的。

    人家又是堂堂国子祭酒怎么会相中易励?

    易卓 就?算再对自家孩子满意,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本来的目标 就?是找一个正五品以下官员家的闺女,再往上,不可能的!

    偏偏,对方真 就?相中了易励。

    闻大夫人笑着解释道?:“这徐祭酒家的夫人算起来也和我有些关系。”

    易卓不明白。

    闻大夫人详细解释道?:“确切地说,她娘跟我娘的娘家有些血缘关系,算起来是连着亲的表姐妹……”

    得?得?得?,易卓听到这里? 就?不想听了。

    古代的血缘关系向来复杂的不行?,他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会相中易励?

    为什么会相中易励?

    面对易卓这个问题,闻大夫人很干脆的说道?:“这还不简单,励儿长得?好,性子好,又已经是从五品的员外郎,又有你这个叔叔作为靠山……相中励儿不是理所?当然吗?”

    “好吧!说的也是!”易卓不意外了。

    其实原因和周秀云相中车丰那边差不多。

    易励本身条件不差,再加上有自已当最大的金大腿加成?,难怪对方会相中易励。

    “不过……”闻大夫人还不忘提醒易卓,说道?:“这姑娘其实也有点问题……”

    “有问题?”易卓眉头?一跳。

    闻大夫人赶忙摆摆手,压低了声音说道?:“跟你想的不一样,这姑娘长得?好,性子好,温和纯善不说,也懂管家理事,还读书?识字,唯一的问题是,她是庶出?记做嫡出?的……”

    易卓眉头?打结。

    “你放心?,”闻大夫人又说道?:“你放心?,这个姑娘庶出?被记做嫡出?是生出?之后没?多久的事情,可不是现在……”

    易卓慢慢地点点头?,但是他开始为难了。

    他原本想给易励找个嫡女。

    毕竟,车丰家的都是嫡女,这边来个庶女……

    很容易引发各种问题啊!

    但是对方的条件确实太好。

    这让易卓有点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拿不定主意。

    闻大夫人也不催他,只是说道?:“超远,这事儿你好好想想,不着急,咱家励儿市场行?情好着呢!”

    易卓笑着点了点头?。

    回头?,他思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意,决定去亲自见见那位国子祭酒徐成?。

    然后很悲剧的发现,这位给他的感觉也非常好。

    在得?知易卓的身份之后,信任度直接跳到了非常信任,直接让易卓眉头?直跳。

    然后托这位信任度的福,易卓只要一扫信息栏 就?发现,这位徐祭酒真真是端方君子,温润如玉,说话轻声细语,待人亲切诚恳,可能唯一的小毛病 就?是看不得?孩子不学好,一遇到这种情况 就?非常容易暴躁。

    但是想想人家可是国子祭酒,这么暴躁也不算难理解。

    毕竟,熊孩子这种生物?从古到今分布极广,国子监那地方显然也不例外。

    再让翊王爷查了查对方的家里?情况。

    家庭情况那叫一个好,虽然有嫡子庶子之分,但是彼此?之间的感情那叫一个好。

    翊王爷在知道?易卓为什么要调查徐祭酒之后,也点点头?说道?:“这家伙确实个好人选!错过 就?可惜了!”他和易励关系向来不错,也觉得?徐祭酒家从哪儿方面看都不错。

    最后,易卓叹息口?气,决定给易励说一声,让他自已做决定去。

    易励呢?

    他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表示自已要先跟这姑娘见一面,回头?再给易卓答案。

    易卓自然是直接允许了。

    他之前?都让车丰相亲了,又怎么会给易励例外。

    事实上,但凡讲究点的人家寻摸对象,都是得?亲自看看的,绝对不会轻易听媒妁之言,毕竟媒人的嘴骗人的鬼,绝对不是一天两天 就?形成?的。

    见面的事情易卓没?操心?,毕竟,有闻大夫人在呢!

    很快 就?设法让两人见了一面。

    见面之后,易励表示 就?她了!

    易卓问他,“这么快 就?决定了!”

    易励点点头?说道?:“我是暗地里?观察了好一会儿的才决定的,我看到有人嘲讽那姑娘,发现那姑娘最开始没?搭理,但是等对方说的过分了, 就?立刻出?言反击,直接让对方狼狈而走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这说明对方有容人之量,却又不是软趴趴的任人欺负之辈,后来又发现虽然有很多人不怎么搭理她,却发现她并不是单身一人,也是有几个好友的,而且言谈举止间总是带着笑容,这说明她并不是自哀自怨之辈,且有自已的交际圈子……”

    他慢慢地说了不少观察到的东西。

    总结一下 就?是,这个姑娘性格温婉却又不失坚毅,有容人之量却又有自已的底线,有自已的目标却又不盲从,总之,是个好姑娘。

    易卓也点点头?。

    很好,他相信古代的一见钟情了!

    没?看到他家励儿说起这姑娘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吗?

    不过,如果按照易励所?说的这样,这确实是个好姑娘,而且还是相当符合他要求的好姑娘。

    得?,既然易励相中人家了,他自然不会做棒打鸳鸯的蠢事儿,果断拍板!

    既然确定了,那 就?准备找媒人提亲吧!

    易励自然是一脸笑意的谢过易卓如此?费心?。

    易卓摆摆手,说道?:“得?,谁让你喊我一声叔呢!”

    易励既然同意了,闻大夫人也非常高兴。

    因为徐祭酒家可一直在催问这边的意思呢!

    很显然,易励相人家的同时,对方也在暗地里?相易励呢!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那么这婚事很快 就?成?了。

    同时,易卓正式给满了二十岁的易励取了字。

    容安。

    这个安字是易励特意要求的。

    他表示这辈子不要别的, 就?希望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最重要的是——

    “遂安哥的字里?也有个安,我也想要个安,这才是兄弟啊!”易励一脸的不好意思。

    易卓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点点头?同意了,于是 就?有了这么一个字。

    易励的婚事走了起来。

    然后——倒霉的 就?是易安了!

    没?法子,十八岁的解元啊,长得?好,性子好,上面还有个三品大员,简在帝心?的老爹,谁不喜欢?

    只可惜,易卓直接一口?咬定,有高僧曾经给易安算过命,说易安不宜早娶,必须先考中进?士再考虑亲事问题!

    虽然明眼?人基本上都知道?,易卓这纯粹是找了一个借口?。

    但,易安毕竟年轻,才刚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刚十八岁, 就?算两年后考进?士也不过才刚刚二十岁,也怪不得?易卓不着急!

    不过有心?人还是默默地放缓了给自家姑娘相亲的步子。

    只有一些自认拼不过的人家才无奈的叹息口?气,哀叹上佳的女婿人选飞了!

    ——————————————

    有人走, 就?有人回。

    六月底,已经离开了一年多的周子墨一行?人终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而他这次也没?有白去。

    金灿灿的占城稻还有白乎乎软绵绵的棉花成?为了周子墨的收获,也成?为了他的勋章。

    四爷在看到这些金灿灿,个头?硕大的稻种,眼?睛都在放光,再加上那软绵绵的棉花,还有特意制作出?来的棉衣。

    在让一个侍卫亲自试了效果之后,四爷直接大喜!

    对着周子墨 就?是重重的赏赐!

    四爷还一脸温和的说道?:“子墨此?次真是辛苦了,且好好回去休息,日后,还有你效力的时候呢!”

    周子墨一脸恭敬的给四爷磕头?,感动的说道?:“臣谢过皇上!谢皇上厚赐!”

    等周子墨离开之后,四爷一脸感叹的说道?:“超远,真是多亏了你,子墨才能找到如此?良种!我代大殷数千万子民多谢你!”

    说着,他一脸郑重的向易卓拱手为礼。

    易卓差点没?有吓死,直接窜到翊王爷背后,死死地拽住同样吓了一跳的翊王爷,叫道?:“皇上,你可别害我啊,你的礼我怎么当得?起?”

    四爷只行?了一个半礼,也没?有再继续。

    毕竟,他刚刚也是太激动了,才会这样。

    这会儿看着易卓这幅惊慌的样子,也反应了过来。

    四爷干笑一声,看着面色惊魂不定的易卓和翊王爷——果断将其强行?翻篇,一脸兴奋的研究起这占城稻和棉花要怎么处理的事情。

    只可惜,易卓似乎真的被吓到了。

    不管问什么,都是我不懂我不知道?我不明白!

    四爷无奈,只能打发易卓出?宫了。

    同时还不忘让魏四喜给易卓那边送去赏赐。

    此?次前?往岭南,周子墨天然无敌的方向感和认路能力确实帮上了大忙,但,古来向来都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对于四爷而言,同样如此?。

    周子墨这种千里?马不少见,易卓这种伯乐才少见。

    虽然,他好像将这位伯乐给吓到了 就?是。

    此?刻易卓已经走出?了皇宫,坐在马车上,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娘的,刚刚四爷激动他知道?,但是这事儿并不是四爷激动他 就?能接受的!

    易卓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咕哝着,“没?想到四爷的承受能力这么差,嘛,需要多加磨练才好啊!”

    他思索了一会儿,喃喃地说道?:“或许,是到了拿出?石见银山的时机了!”

    关于石见银山这个地方,早在他穿越之后 就?一直记挂着。

    因为这也是他的天/朝上国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想到石见银山,易卓飞快的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有恨意,有畅快,有期待,也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易卓抬头?看向天空,“终于……终于要真的开始了……”

    他真正的天/朝上国计划……

    ————————————————————

    周子墨的回归给易卓带来了好心?情,也让他笑眯眯的再度送走了易安和易康他们哥俩。

    易康要再去参加八月的院试了。

    易安则是负责陪同他回去!

    这一次,易卓是真的没?有找人陪同了。

    毕竟,易安现在已经十八岁,走出?去都是个大小伙子,再加上他已经是解元,还有那么多人陪着,轻易出?不了事儿的。

    嗯,起码明面上如此?。

    翊王爷 就?笑,“超远,你还真是不放心?啊!”

    易卓笑的无奈,“儿活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不都是这样吗?”他看向翊王爷,问道?:“说起来,你家的也快生了吧?”

    翊王爷也没?觉得?易卓问的无礼,毕竟,他们关系非常亲近,他点点头?说道?:“算算时间快八个月了!”

    他美滋滋的说道?:“用不了多久,我 就?有儿子了!”

    易卓 就?笑道?:“老七,你怎么确定是个儿子,也许是个闺女也不一定!”

    说到这个,翊王爷 就?忍不住一摸脸,说道?:“希望是个儿子吧,闺女的话……”他面色有点扭曲。

    易卓疑惑的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媛媛这是做什么了吗?”

    翊王爷有点绝望,说道?:“超远,你还记得?吧?你去年让容安给媛媛做了一个游乐园当做生日礼物?,其中有个树屋她非常喜欢……”

    “对,有这么回事!”易卓直接点头?,他好奇道?:“然后呢?媛媛做了什么?”

    “她……”翊王爷深深吸了一口?气,“媛媛之前?不是经常跟慢慢一起玩吗?可能性格也野了一点,她把树屋给拆掉了……”

    “怎么可能?”易卓吓一跳,脱口?而出?说道?:“媛媛才多大?怎么可能拆的掉树屋?”

    那树屋虽然不大,但也不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够拆掉的吧?

    “可问题 就?是拆掉了啊……”翊王爷也超绝望的。

    “我现在 就?希望生个乖儿子,闺女太可怕了!”

    易卓无语,好吧,这媛媛却确实皮了一点,但是把树屋给拆掉了?她是怎么办到的啊?

    他想不明白。

    回去之后,易卓找易励问了问。

    易励听了这问题,那叫一个一脸无奈,说道?:“表舅,那树屋啊,我弄得?是榫卯结构,然后之前?媛媛不是在咱家住吗?曾经跟我学了学怎么拆开,呃……然后……”

    很好,他不用再说了。

    易卓直接目瞪口?呆。

    易励也忍不住叹气。

    这孩子木匠的天分实在是强,偏偏人家是个姑娘家不说,还是个郡主,根本不可能跟他当木匠的。

    且不说易励在那边做梦。

    易安易康他们一行?人再度按照老路线回到了舒丰郡。

    只是他们回去的路上并未发现,从头?到尾都有另外一条船距离不远的跟着他们!

    不过,这也不怪他们,实在是易康这次比较紧张呢!

    他可是打算拿小三元的!

    没?招,谁让易卓也 就?罢了,易安自打开始参加科举拿的可都是第一名。

    易康不想输给哥哥,只能拼命努力咯!

    易安对于易康的这种想法先是无语了瞬间,然后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

    甭管什么原因,易康能够认真备考 就?足够了!

    不过,两人也不是每天都会不停的读书?,闲暇之余,也会聊起此?次考完院试之后的安排。

    他们此?次回舒丰郡,除了易康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考院试,同时还得?再回去探亲。

    易萱定亲出?嫁可是大事儿,是一定要说给易家村和张家的人知道?的。

    同时还得?告诉易信两口?子说一下易励也顺利定下了人家,让他们上京城。

    没?法子,易励的身份比较特殊,他并非是科举上去的。

    而大殷朝的官员假期是出?了名的难请,再加上徐家也在京城,所?以婚礼最好也定在京城。

    日后,易励带着徐家姑娘回去探亲是一回事,但是目前?来说,易信一家上京城参加婚礼比较好。

    当然,最后易卓补充了一句,让易安顺便跟车家说一声,遂安娶媳妇的事情吧!

    虽然他其实也不想搭理车家 就?是了。

    但是,人生在世,很多事情总是不能完全随心?的。

    不过,车家距离京城实在是太远太远了, 就?算车家人想给车丰添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八月,舒丰郡院试。

    在经过了三天的折磨之后,易安在考院外接到了一身狼藉的易康。

    “康儿,你感觉如何?”

    易康虽然有些狼狈,却依旧笑出?了一口?白牙,嘻嘻笑道?:“哥,放心?吧,我这次感觉考得?很好哦!”

    易安失笑,谁问易康这个,但是他看看易康那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就?知道?这孩子估计没?啥大碍,“行?了,赶紧进?去吧!石桑,赶紧扶着你家主子!”

    石桑虽然不是第一次陪着易康考试了,却依旧一脸紧张,说道?:“对啊,主子,还是赶紧进?去吧!”

    易康嘿嘿一笑,乖乖地爬进?了马车。

    他进?去的时候还是不停的唠唠叨叨,但是等易安随之进?去, 就?发现易康已经睡着了。

    显然,之前?的三天,也榨干了易康的精力。

    易安笑了笑,直接马车回家了。

    数日后,成?绩出?!

    易康赫然是院案首!

    “哥,我果然是第一名啊,小三元啊!”易康直接欢呼起来。

    这次的院案首代表着,易康最终如愿以偿得?中小三元,也顺利成?为了一名小小的秀才!

    易安同样惊喜,却又拍拍易康的肩膀,说道?:“干得?好,继续保持啊!”

    易康猛点头?,说道?:“那么,接下来 就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要朝着解元努力了!哥,我要当下一个解元!”

    他这声音有点大,在人群中,难免受人瞩目。

    尤其是这会儿是出?院试成?绩的时候,有落榜之人看着易康的表情 就?有点不对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眼?尖的发现眼?前?这兄弟,好像有些眼?熟。

    “喂,你们看看,那人是不是去年的易解元啊!”

    “哎,好像还真的是!”

    “等等!今天的院案首也是姓易……这么说的话,他们是兄弟?”

    “肯定是啊!你看他们多像啊!”

    易安易康也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两兄弟直接对视一眼?。

    易安觉得?周围似乎不太安全,正准备喊易康离开。

    旁边 就?有人在喊,易安是不是去年的易解元?他们是不是兄弟?

    易安没?回答,易康却性格直爽的承认了!

    让易安想阻止都来不及。

    这下所?有人一阵哗然。

    毕竟,去年的乡试,易安才考了解元,这对很多人都是记忆犹新?的。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比易安年幼数岁的易康也顺利中了小三元!

    果然是兄长才华横溢,弟弟也毫不逊色吗?

    但是这还没?完,人群中很快 就?有人想起了几年前?的旧事。

    五年前?,舒丰郡同样出?过姓易的解元。

    然后这位姓易的解元在两年前?成?为了上一科状元!

    那人,跟眼?前?这两兄弟是什么关系?

    易康的小细嗓门又高又亮,“那是我们的爹啊!”

    这话一出?可不得?了,整个人群都炸开了!

    这才真正的虎父无犬子啊!

    当爹的考中了状元,两个孩子也是这么有才华!

    易安一看情况不好,赶忙拽着人来疯的易康 就?往回跑。

    一边跑还一边数落他,“你怎么回事啊?别人问你什么你都说? 就?不怕出?点什么事儿吗?”

    易康却一脸的不在意,说道?:“这有什么?爹可从来没?说过,不准我们暴露和他的关系啊!”

    易安无奈的回头?看自家弟弟,说道?:“但是,这样一来你的压力 就?很大了……”

    易康却有点不解,“为什么说我的压力会很大了?大哥,你的压力难道?不大吗?”

    易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安斜睨了他一眼?,说道?:“因为我有把握在后年至少中一甲,你呢?你有把握吗?”

    易康闻言一窘,看着他哥仿若带着嫌弃的眼?神,直接气得?跳脚,“我当然也行?的!都是爹的儿子!我肯定不比你差!不对,我肯定比你强!”

    “哦?是吗?易案首?”易安语气又轻又飘,让易康恨得?牙痒痒的。

    也成?功让他忘掉了刚刚的飘飘然。

    飘飘然的毛线啦!

    他要飘飘然,也要等赢了他哥才行?啊!

    易康在心?中暗暗地发誓,他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读书?,回头?一定要靠着状元证明自已比他哥强!

    这会儿易康却没?发现,易安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没?了嫌弃,而是浅浅的笑意。

    果然,康儿实在是太好激了!

    只要一拱火,直接 就?暴了!

    接下来,他应该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了。

    已经被闻瀚教?导了许久的易安很清楚,自从他们两兄弟的身份曝光,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大堆的粉红陷阱等着他们,本来易安还担心?易康会不会被人骗,弄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

    现在不一样了,被刺激的易康超好哄。

    估计是根本不会出?门吧?

    不过,最好的法子还是赶紧跑。

    舒丰郡这地方,总觉得?来一次危险一次啊!

    易安猛摇头?。

    赶忙吩咐高平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去易家村探亲了,等探亲结束 就?往回走吧!

    这舒丰郡还是能不进? 就?不进?了!

    易安易康动作太快,当有人来敲门的时候, 就?得?到了两人早 就?走了的消息,让来敲门的人满头?黑线。

    他们都想到了当年那位易状元回乡探亲时候搞出?来的事儿了。

    该说果然不愧是那位易状元的儿子吗?跑得?够快!

    就?在这些人围着易家门口?议论纷纷的时候,不远处的胡同口?,有一辆青篷马车正远远地往这边张望。

    年轻的车夫回头?跟马车里?面说道?:“公子,好像安公子他们已经离开了啊!”

    “已经走了吗?倒也不太意外呢……”马车帘子被撩起,露出?里?面一位身形清瘦,面色却看起来不错的公子来。

    他往外张望了一下,说道?: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既然走了 就?走了吧,看来是没?有相见的缘分呢,苦竹,我们也回吧!”

    本来前?几年易卓回乡探亲的时候,他 就?有心?上门探望兼道?谢,奈何那几天赶上他身体不适,所?以不得?成?行?。

    今年院试成?绩出?来的时候,他正好在街上逛街,所?以才得?到了消息,想着上门探望,结果……

    “哎!”苦竹赶忙说道?:“公子,您先把车帘子放下,有点起风了,可别吹着您啊!”

    青篷小车调转了方向,慢悠悠的离开。

    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公子的声音。

    “……苦竹,我的身体已经没?有那么差了……”

    ——————————————

    易安易康并不知道?他们错过了谁,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去往易家村的路上。

    易信他们对于易安易康的到来并不意外。

    因为他们也知道?,易康肯定会来参加院试。

    到时候肯定会回来探望。

    但是易安易康带来的消息还是让他们一惊。

    易励要定亲了。

    这并不意外,算算时间,易励已经快要二十岁了,他也该定亲了。

    也 就?是易励一直跟在易卓身边,要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已经当了几个孩子的爹了。

    但是,跟易励定亲的姑娘的身份还是让所?有人惊了一个呆。

    韩山梅紧紧地拽着易安的手臂,有点无措的说道?:“安、安儿,你刚刚跟我说,跟我家老二订婚的是什么人家的姑娘来着?我怎么感觉没?听清?”

    易安也知道?韩山梅震惊,他再度重复了一遍,说道?:“是徐祭酒家的姑娘,徐祭酒乃是四品官,家庭条件虽然比较一般,但是姑娘是真不错,容安哥也相中了,所?以 就?定了这位!”

    “四、四品官……”韩山梅精神都是恍惚的,她家小儿子,她家 就?是泥腿子出?身的小儿子竟然要娶一个官宦家的姑娘了?还是那么大官家的姑娘了?

    事实上,不单单是韩山梅精神恍惚,易信易方他们也没?好到哪儿去。

    王云云则除了精神恍惚之外,更多的是百感交集。

    她虽然早 就?知道?易励跟他们家不一样了,可她总觉得?这点还早……

    也许用不了多久,易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励 就?被易卓打发回来了,最终他还是跟易方一样,成?为一个农民,或者说木匠。

    但是,这会儿王云云终于明白,有些人从开始不一样了,后面也 就?不一样了!

    易安易康看着精神恍惚的易信一家子,有点苦恼,这 就?震惊了。

    那后面他姐姐要成?为楚王妃的事儿要怎么说啊?

    正好这会儿易远带着不少人过来了!

    然后……这些人同样精神恍惚。

    易安易康他们更苦恼了。

    啊,真麻烦啊!

    不过,没?等他们苦恼完,第三波人来了。

    对,来得?是张家人。

    张家人过来,同样是计算着时间过来的。

    本来张家人是准备留在文林县等着易安易康去拜访,毕竟易安易康是晚辈,没?有长辈赶着的道?理。

    奈何,有些人记性太好了。

    还没?到中秋呢, 就?有人打探今年易安易康会不会过来探亲了。

    易莲这脸当时 就?拉下来了!

    差点没?有跟那几家人当场翻脸。

    但是,人的欲望从来是无止境的。

    有些人超级精明,他们计算着时间,特意在中秋之前?跑了一趟舒丰郡,去敲了敲易家的门,确定了一下易安易康确实回来了。

    而且还是为了考院试。

    得?,这还得?了!

    后面的事儿 就?不用说了,烦的易莲好几次想掀桌子!

    确切地说,张福他们一家子都被烦得?不行?。

    张贵更是想揍人。

    因为各种原因,张贵成?亲后虽然有了自已的宅子,却总喜欢在张福家混,尤其是万珍宝有了身孕之后,果断将万珍宝送到张福家了。

    没?法子,两个小年轻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孕妇。

    就?算有仆从照顾,也终究没?有自家人照顾精心?。

    按照正常来说,应该家婆去照顾,奈何张老太太早 就?有了岁月,根本不可能照顾人,反倒需要人照顾。

    索性,张福他们 就?直接默许了张贵将万珍宝送过来。

    在那些人闹腾的时候,张贵家的儿子刚刚满百天。

    小小的人儿,年纪不大气性不小。

    但凡睡着的时候一被吵醒 就?哭得?震天响,时间一长,别说万珍宝直接瘦了两圈, 就?连小金块(张贵家儿子的小名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别提多俗了)都掉了不少的奶膘,把张福他们心?疼的啊!

    索性,张贵 就?出?了一个馊主意。

    易安易康他们不是回来了吗?我们去易家村探亲去!

    那些人总不能追到易家村吧?

    认真的说吧,张贵这主意是要多馊有多馊,奈何,在不翻脸的情况下,是唯一的法子了。

    我惹不起你,我总躲得?起吧?

    于是,易安易康 就?傻乎乎的看着张福张贵他们都过去了,也 就?是张老爷子张老太太自持年岁大了,可以装耳聋才没?去。

    但,事实上,张福张贵他们完全小看了某些人的廉耻心?。

    回头?易安易康他们回到京城跟易卓说的时候,易卓都惊呆了。

    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有些人更是完全没?有节操可言。

    “对啊,那些人真是太过分了!”易康猛点头?。

    易卓猛摇头?,又问道?:“这也是你大姑他们,还有信三哥都没?有来的原因?”

    按照之前?他叮嘱易安他们的,是尽可能的把他们接来。

    就?算易莲那边不来,也要把易信一家子接来才好。

    毕竟,古时候赶路实在是太过辛苦和危险,队伍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手,很容易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易安无奈的说道?:“差不多吧!”他微微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旁边的易励,说道?:“容安哥,本来我们是想着把信三伯他们接来的,奈何……那些人真的追到了易家村。”

    为了避免各种麻烦,他们不得?不尽快离开易家村。

    嗯, 就?因为这个,他们连车家汇都没?来得?及去。

    不知道?车家人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

    易励却不在意,笑道?:“不妨事,我 就?算成?亲也是年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派人去接便是。”

    易卓笑了笑说道?:“不错,等年后我亲自派人去接,正好把你们大姑一家都接来,好参加萱儿的婚礼!”说到这里?,他笑着问道?:“对了,你们说出?萱儿即将成?为楚王妃的时候,他们是什么表情?”

    旁边,易萱虽然依旧有些害羞,却也露出?了一丝好奇。

    易安易康对视一眼?,默契的开口?。

    “呆若

    <h3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3、喜讯连连

    </h3>

    木鸡!”

    “鸦雀无声!”

    “一脸惊骇!”

    “张口?结舌!”

    “最后是惊声尖叫!”

    不得?不说,易安易康的描述能力很过关。

    一时间所?有人都想到了当时的情景,这让众人表情都有点古怪起来。

    易卓更是哈哈一笑,说道?:“没?看到这场景好像有点可惜啊,不过没?关系……回头?还能看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今儿这章全是喜事,各种喜事,哈哈哈哈~

    继续去努力, 就差最后一个尾巴了。

    易卓最终是对一个女人心动了,但是他选择了让这个女人去飞翔,望天~~

    这在古代看来,真是非主流啊,不过,这才是易卓不是吗?

    啊啊啊啊,还有最后一章,努力努力~~~

    最后依旧是求预收~~~

    强推自家同类型预收文《科举对我不算事儿》,id4766617

    新文已经确定2021年3月14日中午12点正式更新,喜欢的亲先收藏一个呗~~~

    邵俊穿越成了一个古代小儿。

    家徒四壁,爹瘸娘病,还有幼小弟妹嗷嗷待哺。

    邵俊:救命!

    【叮!系统搜索开始——

    【左方三米墙根有一枚铜板】

    【右方十米有碎银半两】

    邵俊:……

    他试探道:能搜索媳妇吗?

    系统:……也,行?

    ps1:无敌,科举,爽文,系统流。

    ps2:架空,还是架的很空的那种,别考据,会糊掉的。

    ps3:有女主,戏份少,搞事业主线。

    强推自家衍生预收文:[综]和乱步的千层套路,id5231050

    强推自家衍生预收文:首领宰的千层套路,id5288706,双黑文

    强推自家衍生预收文:论织田作是如何吃软饭的,id5480723

    强推自家衍生预收文:森先生家的萝莉是合法的,id5480702

    喜欢的亲收藏一个呗~

    感谢在2021-02-08 23:36:25~2021-02-09 15:30: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游手好闲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非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63、喜讯连连

    </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