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前传3

    直到此时,庄理才猛然睁开眼,一脚踢翻身旁的茶几,令其发出砰地一声巨响,末了指着全息屏上不堪入目的谩骂,厉声诘问:“黄皮猪,你们在骂谁?”

    他漆黑瞳孔里燃烧着两团熊熊的火焰,苍白的脸颊被怒气渲染成绯红的色彩。

    “你们好好看看,你们口里的黄皮猪是如何保护这个世界的!”

    庄理按下了操控台上的某个按钮,于是又有几台投影仪从穹顶探出,各自放射光线,合成一幅全息图景。

    那是地球。

    更确切地说,是曾经存在于地球上的华国。

    一朵朵核弹形成的蘑菇云冲天而起,摧毁了这片曾经瑰丽,神秘,而又辽阔的土地。蘑菇云扩散开之后,全息图景上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分镜头,那是一位位华国军人留下的最后影像。

    他们每个人的掌心之下都覆着一个红色的按钮,按钮的另一端连接着核/弹或氢/弹的□□。

    这些军人的军衔都很高,没有一个人的职位在大将之下。这些曾经刚毅勇武、悍不畏死的硬汉,此刻却都热泪盈眶。

    “XX年XX月XX日,早9点05分24秒,我李伟,代表华东军区执行0001号命令。愿我们的牺牲能够换来全人类的长存,愿我的军队不辱使命!华国万岁!”

    其中一名将军近乎于哽咽地说完这句话,并毅然决然地按下了□□。他的分镜头暗了下去。

    间隔十秒之后,另一位将军嘶吼道:“XX年XX月XX日,早9点05分34秒,我张亚林,代表华西军区执行0001号命令。愿我们的牺牲能够换来人类的长存,愿我的军队不辱使命!华国万岁!”

    他同样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然后消失在永恒的黑暗里。

    又是十秒的间隔,华南、华北乃至于华国全境,就这样毁灭在一颗颗核/弹头的轰击之下。

    他们知道自己的牺牲换来的是全人类的幸存,所以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他们甚至觉得肩负起这样一份伟大的使命是自己的荣幸。

    看着他们坚毅的脸庞一个个消失在镜头里,刚才还痛骂不止的观众,此时竟都连嘴都张不开。

    军政界的人士或许早就看过这段影像,然而普通民众却是头一次直面这惨烈却又壮美的画面。

    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幸存竟是在这一句句“不辱使命”中获得的。戴森球的崩塌竟都掩盖不住这一幕的壮烈。

    华国全境沦陷后,一艘巨大的飞船承载着华国的妇孺和小孩,从核弹造成的浓烟里逃了出来。

    他们不断向远在太空的联邦军队请求支援,却没得到任何答复。

    一群疯狂的雄虫追击着这艘飞船,并将之重新拖入烈火与硝烟组成的地狱里。

    直到这艘飞船在半空中发生剧烈的爆炸并坠毁,联邦军队才给出回复:“地球的核辐射浓度已超过了我们的宇宙飞船的承受范围,一旦靠近,我们的战士也有可能会遇见危险。所以经过大家的共同商议,我们决定放弃支援,华国人,请你们另寻办法。你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我们向你们致敬。”

    全息图景中,承载着华国人最后一丝希望的飞船,只来得及投放一个救生舱便消失在浓黑的蘑菇云里。而悬浮于地球附近的,属于联邦的飞船,却一艘接一艘地离去。

    它们飞向了人类的新家园,也飞向了人类的新希望。

    全息视频播放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先前还一脸淡漠的庄理,此刻却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他的双眼载满仇恨,俊秀的脸庞却偏偏拧出一个微笑。

    “看见了吗,你们就是这样活下来的。”他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戾气。

    “如果说我的族人不配活着,那么你们也全都该死!”他没有办法用平和的态度去面对这些傲慢自大、愚蠢无知又不懂感恩的人,于是闭上了双眼。

    心中的激怒令他咬紧牙关,不愿再说半句话,眼角处有泪水慢慢渗出来。

    在他沉默的时候,原本喧嚣的直播间竟安静地出奇。那些叫嚣着要把庄理抓去审判的人,此刻却像是被魔鬼剪掉了舌头,一句话都说不出。

    福特将军用双手捂住脸,难以面对刚才那幅画面。他知道,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华国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和救世主。他们牺牲了全部换来了人类的延续。

    但正是因为这份恩赐太过沉重,令人难以负荷,又因为联邦军队放弃华国幸存者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卑劣,所以当时在场的人没有谁敢去回忆那些画面。

    他们故意让自己遗忘,甚至污蔑华国人,以此来获得心灵的平静。

    这种行为很无耻,却也很有用,于是渐渐的,华国人的功绩就都变成了罪孽。他们从人类的拯救者,变成了地球的毁灭者。他们成了全人类的敌人。

    福特将军在自己的掌心里落了泪,紧接着又振作起来,急忙让人去查看戴森球的状况。他不相信刚才那个全息图景是真的。

    直播间里的观众也不相信,他们以为那是庄理用来刺激大家的动画。

    庄理的泪水已经蒸干了。他睁开眼,直勾勾地看着悬挂在穹顶的一个摄像头,说道:“庞加莱·约翰,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他慢慢举起一个笔记本,黑色的封皮上印着一面鲜红的国旗,左下角用金色墨水写着两个中文字——庄理。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笔记本而已,所有人都如此认为。

    但之前还僵坐不动的约翰博士却猛然扑向全息屏,去抢夺笔记本。只可惜屏幕上的东方青年再栩栩如生也只是由光点组成的幻景,只轻轻一触就模糊了。

    约翰博士的手理所当然地穿过笔记本,摸到一团虚无。

    福特将军惊愕地看着老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失态。

    庄理却仿佛看见了约翰博士的一举一动,勾着唇角轻笑起来。

    “想要吗?”他低沉的嗓音像魔鬼的絮语。

    约翰博士咬牙切齿地盯着全息投影里的东方青年,指尖悄悄点击自己手腕上的智脑,发送了一个命令。

    与此同时,站在女主播后方的摄影师忽然掏出一把粒子枪,对准庄理射击。但是很可惜,他的每一发子弹都被一层能量膜挡住了,未曾伤害到庄理一根头发。

    摄影师并不停手,反倒又掏出一把枪,左右开火,接连不断,誓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层能量膜击穿。

    悬停在半空的四个飞行摄影机也瞬间变成四枚微型炸/弹,一个接一个地冲向庄理。

    这火爆的场面看傻了直播间里的观众。

    即便没有摄影师和微型摄像头的跟拍,庄理设置在实验室内的监控器也已经接管了直播间的录制工作,所以现场的一切还在有条不紊地播放着。

    看见敌人终于露出狰狞的面目,庄理饶有兴致地笑了。

    直到此时观众才发现,这位东方青年的性格似乎并不阴沉,恰恰相反,他烈得像一团火,而且是带着硝烟味的火。

    他把笔记本上的鲜红国旗撕下来,板板正正地贴在自己胸口,并温柔无比地摸了摸,然后把黑色笔记本扔向能量膜。

    能量膜上似乎设置有防御程序,在黑色笔记本触及的一瞬间就将之点燃了。

    纸制的东西燃烧得总是特别快,只是轰的一声响,地上便多了一团焦黑的灰烬。

    “不!”约翰博士控制不住地大吼,“快抓住他,快!”

    摄影师经由耳朵里的智能芯片接收到了主人的命令,立刻加强了火力攻击。

    但那层能量膜却始终无法攻破。

    庄理近乎于痴迷地看着这些炮火,轻笑道:“庞加莱·约翰,这一次没了我的手稿,拯救人类这个游戏,你准备怎么玩下去?”

    “很不幸,你的戴森球已经烧没了。”他指了指一旁的太阳投影。

    刚建成没多久的戴森球果然被烧没了,只留下零星几块能量板在宇宙中漂浮。这是全人类耗费十年时间打造的超级工程,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抓住他,福特,你一定要抓住他!”走投无路的约翰博士紧紧抓住了福特将军的手臂。

    感觉到皮肤传来的剧痛,又看见老友格外狰狞绝望的面孔,福特将军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张了张嘴,想谴责,最终却变成了一条最高指令,发布给全球的军事基地:“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把庄理抓回来!”

    他停顿两秒,又慎重强调:“不要伤害他,抓活的!”

    全球的军人于同一时刻开始行动。

    庄理却满脸嫌弃地摆着手:“我知道你们正迫切地想要抓住我,但是再见了各位,我不打算继续陪你们玩了。这个世界令我厌恶。”

    他按下了位于操控台最里侧的一个按钮,于是穹顶的投影仪收了回去,变成一架对撞机。

    机器发动的一瞬间,一个刺目的光环出现在庄理身边,光环的里面有星星点点的宇宙,有蜿蜒流动的银河,有无尽的黑暗和遥远的未知。

    庄理慢慢向光环走去,呢喃道:“如果能重新回到我的国度,见到我的同胞该多好。”

    光环渐渐扩大,形成一扇门。

    庄理一只脚跨了进去,却又倒退回来,冲头顶的摄像机说道:“对了,我最后还想强调一句,华夏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个幸存者,我们也是不可战胜的。你们继续加油,我走了。”

    他挥了挥拳头做鼓励状,又低下头深情凝视胸前的国旗,然后消失在璀璨的光团里。

    与此同时,对撞机再也无法承受由异次元空间涌来的庞大能量,碎成了齑粉。

    观众不明白眼前的一切代表着什么,但约翰博士明白。

    他揪住自己早已凌乱不堪的头发,用惊恐而又不敢置信的语气嘶吼:“不,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打开高维度空间的通道!他做不到的!”

    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所谓的不可能,在某些人眼里不过是既定的目标而已。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