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2

    能改变甚至是抹除一个人的记忆,那所谓的失忆丸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宣冥自然不会去碰。

    于是他假装倔强,不需要女人搀扶,在起身的时候身体一晃,打翻了鸡汤。

    “抱歉,我没想到我现在竟然这么虚弱。”原本冷硬而又刚毅的男人此刻竟展露出罕见的脆弱。

    女人嘴里连说没关系,心中却痛苦地哀嚎:“我的5000积分!”

    宣冥垂下眼睑,满脸愧疚,思绪却在高速运转:他百分百可以肯定,女人与赵博士的死一定存在关联,否则她不会那般巧合地出现在事故现场。

    她接近自己也一定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那道冰冷无机质的声音已经说了,女人需要在他失忆的时候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而女人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让自己爱上她,所以第一阶段的任务就是攻心。

    攻心之后呢?通过自己盗窃公司机密?

    那无机质的声音又属于谁?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脑海?女人和对方通话时,似乎也是在脑内进行。所以说,这莫非是一种脑电波之类的东西?目前的人类已经发明出这样的高科技了吗?

    而且他们肆无忌惮地在自己面前讨论他们的计划,可见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能够窥探到这些脑电波。

    也就是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拥有了截获别人脑电波的特异功能。只不知这种功能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

    宣冥冷静地思考着这些诡异的问题。

    另一头,女人忍着肉痛在脑海中说道:“系统,我再赊5000积分购买一颗失忆丸。”

    “宿主,你可要想好了,如果在一个月之内你无法攻略宣冥并还清这10000积分,你就会被抹杀。”

    女人握紧拳头,心中犹豫。

    宣冥抽出纸巾默默擦拭身旁的茶几,脸上布满愧疚,仿佛什么都未曾察觉,心中却在快速进行分析:

    抹杀?女人难道被这个系统挟持了?他们应该来自于某个恐怖组织。这间屋子里大概会有监视器一类的东西。这个系统应该也是一种监控并联络的手段,是蓝牙耳机吗?

    宣冥把废弃纸巾扔进女人身旁的垃圾桶,顺便看了看对方的耳朵。

    没有蓝牙耳机,也没戴耳环状的收听设备,难道是植入芯片?但植入芯片具备通话功能吗?他旗下的公司是该领域的龙头,怎么从未听说过?

    谜团一个又一个积压在宣冥心底。

    女人一边打扫茶几上的鸡汤,一边在脑内说道:“赊吧,我会完成任务的。你给我挑选的这个身份实在是太差了,根本就没有可能在生活中接触到宣冥,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好的宿主,失忆丸已经兑换,请查收。”

    女人悄悄摸了摸上衣口袋,紧绷的脸庞明显松缓下来。

    宣冥的观察力非常敏锐,且始终把视线凝聚在女人身上,自然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她忽然鼓起一个小包的上衣口袋。

    那里原本空无一物,却在机械音响起的同时多出一枚药丸。

    这绝不是变魔术,而是真正的隔空传输,是量子理论完全被人类破解并研究透彻之后才能达成的技术,是目前的科技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

    这样说吧,凭人类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要建立一个隔空传输通道,至少需要五百年至一千年的时间。而五百年之后人类还存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也就是说,指使这个女人来接近自己的幕后策划者,拥有现在的人类完全无法想象的高科技。

    那他为什么要盯着一个小小的通讯公司?5G技术的研发对他来说应该只是小CASE。

    想到这里,宣冥终于忆起一个可疑的细节。那些杀手把他们的车撞下山崖后并未抓走赵博士,而赵博士的手腕里植入了一枚芯片,芯片中记录着5G算法。

    得到算法,在5G领域抢先一步才是幕后策划者的最终目的。但事实证明他们并不看重那张芯片,这表明了什么?

    分析到这里,宣冥差点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因为他终于意识到,夺取算法并不重要,那些人手里应该掌握着比5G更先进的技术,否则他们不会什么都不要,只是对赵博士痛下杀手。

    抹杀华国在电子通讯领域的主导地位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

    他们想要实现的是霸权,是世界第一,是全人类的臣服和白人种族的优先。哪怕他们已经那般发达,也容不下别的国家有赶超的可能性。

    宣冥的面容因为这个猜测而变得无比冷硬。

    女人却根本没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正兀自为那浪费掉的5000积分心痛着。

    她强笑道:“我再去给你炖一锅鸡汤,你等着。”

    一个半小时后,鸡汤炖好了,宣冥想要将计就计,探究女人背后的势力,便假装喝了一口,实则吐进衣袖里。

    他“头疼欲裂”地倒下了,根本不愿再喝一口鸡汤。

    女人看着他扭曲的脸庞,惊慌失措地喊道:“系统,他怎么了?他只喝了一口鸡汤脑袋就痛起来了,会不会出事?”

    “我扫描看看……他的脑电波很乱,应该是药效发作引起的。”

    “那怎么办?”

    “等着吧,过一阵就好。系统商城里的药丸,品质都是有保证的。”

    “好吧,我给他擦擦汗。”

    女人跑进浴室拿毛巾,捧着脑袋的宣冥狠狠咬牙,仿佛非常痛苦,却又一次加深了对系统的忌惮。

    它不仅能监听、监视、遥控指挥、隔空传输,还能扫描人体。它的科技水平简直高得离谱!

    如果真是米国发明了这东西,那他们完全可以控制全世界。但目前看来,他们的霸权主义正受到全方位的挑战。

    所以说,这个系统很有可能不是米国制造的。他们绝对不会把如此先进的设备用来控制一个普通的华国女人。用在各国政要身上岂不更好?

    但它既然不属于米国,又属于哪里呢?难道会是星外文明?

    宣冥忽然产生了这样一个看似荒谬,实则隐隐合乎逻辑的念头。

    半小时后,宣冥的“头疼”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他睁开眼,原本锐利的目光此时竟变得极为柔和干净。

    “你是谁?”他哑声询问,末了扶着额头,又问:“我是谁?”

    女人在心里呐喊:“367,我们成功了!”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宿主你不应该对本系统产生怀疑!”系统语气冷傲。

    “我从来就没怀疑过你好伐!你是最厉害的系统!”女人一边在脑海中奉承系统,一边安抚宣冥:“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有人开车把你撞下山崖,我等那些人走了就悄悄把你救出来了。”

    宣冥适时露出茫然恐惧的表情。

    女人又道:“我不敢把你送去医院,也不敢报警,怕那些人找过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那怎么办?”

    女人拿出自己的手机,嗫嚅道:“其实我大概能猜到你是谁。”

    她打开一个新闻网页,递到宣冥眼皮子底下。

    那是车祸现场的照片,几名刑侦科的技术员正围着焦黑的车辆取证,配文中提及了宣冥的失踪,却并没有提及赵博士也在车上。看来赵博士身亡的消息被上面压下去了。

    这桩案子目前已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女人偷偷观察着宣冥的表情,见他始终沉稳,便指着一行鲜红加粗的字说道:“你看,媒体猜测这场车祸是谋杀,而且涉及了境外势力,还说你被人出卖行踪,身边有内鬼。所以我才不敢报警。”

    这个解释可以打满分。

    莫说宣冥“失忆了”,找不到可信的人,即便他没失忆,这个时候也不会急着回去,而是想躲在暗处观察谁是内鬼。

    女人显然已经想好了该如何留下他的说辞。

    于是宣冥闭了闭眼,无奈又无力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冒昧地问一句,我能在你这里多住几天吗?等事情解决后,我会给你报酬的。”

    “啊,当然可以,你放心住下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在这里,我嘴巴很紧的。”女人划拉一下自己嫩红的唇,笑容十分温暖可爱。

    宣冥感激地看着她,漆黑瞳孔里沁出柔意。

    女人羞涩地低下头,脑海中的声音却透着轻蔑:“他上勾了。”

    系统的声音也变得活泼了一些:“只要让他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宿主就能获得10万积分;让他向你求婚,宿主将获得20万积分;领了结婚证,变成宣太太,宿主将获得100万积分。”

    女人野心勃勃地说道:“积分是我的,他也是我的,系统你等着看吧。”

    宣冥慢慢翻看着有关于自己的新闻,面上忧心忡忡,心里却冷静地分析着这段对话。

    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的主要任务是勾引自己换取积分。有了积分,她就可以购买类似于失忆丸那样的诡异物品。

    她有一个同伙,代号叫做系统,正远程操控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而系统背后应该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组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是宣冥一定要搞清楚的事。

    遏制系统的办法,宣冥暂且想不到,因为对方拥有隔空传输的能力,那么隔空杀人对他们来说应该也不是难事。

    所以目前的策略唯有顺应他们的计划走,先把女人稳住。积分是不可能给女人的,用一根胡萝卜吊着女人的胃口倒是可以。

    打定主意之后,作风向来强硬的宣冥不得不耐着性子与女人虚与委蛇。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