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3

    宣冥能把一个小小的电子设备公司经营成引领世界科技的龙头企业,自然不会与一个女人玩什么恋爱游戏。

    他花了三天时间套女人的话。因为能截获女人和系统的脑电波,他很快就确定了女人身边并没有同伙,这间小出租屋内也没有任何监控设备或武器。

    简单了解了女人的背景,知道她没有积分购买系统的商品就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宣冥便借女人的手机给国家安全部门打了一个电话。

    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的领导者,他自然会受到特殊保护。

    原本以为能把他留在身边慢慢攻略的女人傻眼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全部门的特工把宣冥接走。

    于是三天后,海冥集团总裁宣冥安全归来的消息就传遍了网络,暴跌不止的集团股价开始节节攀升。

    集团内部也获悉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性格比金刚钻还硬的总裁终于谈恋爱了,女朋友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被他安排在秘书处工作!

    与此同时,安宝儿,也就是救下宣冥的那个女人,此时正抱着一箱办公物品,踌躇满志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宣冥亲手为她推开门,低声说道:“我失忆的事还请安小姐帮忙保密,否则我镇不住董事会那些股东。”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这是我俩的秘密。”安宝儿附在宣冥耳边低语,笑容狡黠。

    看见两人亲昵的相处模式,偷偷向这边张望的公司职员果真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但事实上,三天时间根本不够安宝儿俘获宣冥的心。她不得不放出一个假消息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她算准了宣冥不会理会这种流言。

    一名保镖走过来,帮宣冥推轮椅。

    “我去开会了,如果遇见什么困难,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宣冥一脸严肃地交代。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去忙吧。”安宝儿连连挥手,仿佛有些受不了宣冥的啰嗦。

    看见这一幕,办公室里的几名秘书互相交换一个眼神,默默把安宝儿提升到老板娘的位置。

    在公司里干了那么多年,他们还从未见过宣总对哪个女人这么包容,这么有耐心。要知道,宣总可是宇宙无敌超级大直男,公司员工在他眼里没有性别之分,只有能力之别。

    能力强的人,管你是男是女,给我往死里干就对了。当然,他自己也是经常熬夜加班的,连续工作十几二十个小时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他离开后,安宝儿拿出许多礼物分发给办公室里的人,很快就融入了这个陌生的环境。

    而宣冥走出去十米远还能听见她和系统的对话:

    “宿主,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我哪儿知道宣冥是工作狂,失忆了还惦记着海冥集团的股价,非要回去主持大局。”

    “我看他的样子不像失忆,一来就处理好了所有麻烦。”

    “他能力强吧,失忆了也能管好公司。”

    “他是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能力确实很强。”系统似乎打消了怀疑。

    大气运者?宣冥一路都在咀嚼这四个字,隐隐有种预感——安宝儿和系统背后的势力之所以接近自己,为的就是气运。

    但是这个理由是不是太玄幻了,人真的有气运吗?

    想到自己能截获安宝儿和系统的脑电波,宣冥又觉得这个猜测可能不是玄幻。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自己只能听见安宝儿和系统的谈话,对别人的所思所想却无法查知。如果没有觉醒这种能力,他可能早就失忆并被安宝儿耍得团团转了。

    所以说他的确有一点气运。

    思忖间,会议室到了。

    保镖直接把宣冥推到主位。身为总裁,他反而是来得最早的那一位,其余高层还在路上。

    这次会议要讨论海冥集团接下来的发展路线。

    虽然集团股价暂时稳住了,但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赵博士的死亡让海冥集团的5G研发工作陷入停滞。

    警方早已经取出了赵博士体内的芯片,但不知道为什么,能承受上千度高温和上百吨重击的芯片,竟然遭到了莫名力量的破坏,里面的数据全部丢失。

    换言之,原本能让华国的5G技术引领全世界的重大机遇就这么错失了。

    西方国家依然紧紧扼住华国的咽喉,限制着整个华夏民族的崛起和发展。

    宣冥对自己的定义不是商人,而是企业家。商人只要赚钱就好,企业家却肩负着一份沉重的社会责任和使命。

    比起赚钱,他更想让自己的祖国变得强大。

    他原本离这个目标很近,近在咫尺……

    想到赵博士被火焰焚烧的脸,他不由自主地握紧双拳。

    就在这时,一名长相美艳,气质冰冷的女人大步走进会议室,手里还抱着厚厚一沓资料。

    “宣总,您身体还好吧?” 女人的嗓音比她的气质更为冷冽。面对公司老总,她的态度既不热烙,也不关切,真就只是嘴上客套而已。

    宣冥的表情却温和了很多,“我一切都好。听说这几天你一直待在实验室里加班,没出来过?你要多注意身体。”

    “我知道了。”女人低头研究资料,俨然把宣冥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她叫乔亚楠,是海冥集团研发部的副部长,学术地位和科研水平丝毫不逊于赵博士,脾气自然狂傲。

    赵博士死了,她是第二个有能力推导出5G算法的科学家。宣冥对她的重视和照顾也在情理之中。

    乔亚楠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已然沉迷于工作。

    被她完全无视的宣冥竟也没生气,反倒露出欣赏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名头发蓬松卷曲,长相清逸俊秀,年龄二十出头的男子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走进办公室。

    “宣总好,乔部长好。我是刚入职的行政助理,我叫庄理。今天的会议由我进行记录。”

    男子点头哈腰,态度恭敬。不,说恭敬都有些欠缺,该是谦卑才对。

    宣冥垂眸沉思,并未注意到对方。

    乔亚楠专心写论文,也无动于衷。

    小助理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垂下头,弓着身子,像做贼一般溜到最角落的位置。坐定后,他打开电脑,调出相应的软件,开始敲击会议主题,参会人员等基本内容。

    忽然,他的指尖悬停在键盘上方,整个人似凝固了一般变得一动不动,连眼珠子都僵直了。

    宣冥敏锐地看过去,却又听见乔亚楠那边传来一道熟悉无比的金属质地的声音:“宿主,我已经窃取到了芯片里的内容,现在就传输给你。”

    乔亚楠嘴巴未张,话语却清晰:“等等,我插一下卡。”

    她把一张存储卡插入笔记本电脑。

    宣冥依然看着僵直的庄理,耳朵却仔细聆听着另一端的对话。他万万没想到乔亚楠竟然也是那个神秘组织中的一员。

    但她的系统音质更冰冷一些,与安宝儿的系统明显不是同一个。

    两人的对话涉及到了芯片、窃取机密等内容,这让宣冥不得不联想到赵博士的死。

    难道乔亚楠也与那场谋杀有关系?

    这个猜测刚浮现于脑海,乔亚楠就用庆幸的语气说道:“系统,你来得太及时了!如果没有这些资料,待会儿的会议我一句话都不敢说。”

    “宿主,你应该自主学习通讯方面的技术,而不能总是靠我去偷窃别人的科研成果。万一我发生故障了怎么办?”

    “你可是主神的系统,怎么会发生故障?只要有你在,全世界的科研成果都能让我随便取用,我干嘛要辛辛苦苦去学习?再说我的任务是攻略宣冥,又不是搞科研。”

    “那倒也是。”系统认同了乔亚楠的观点。

    “系统,这一次我肯定能争取到研发部长的职位,以后我就是5G技术的引领者,宣冥喜欢能力强的人,他爱上我是迟早的事。”

    “据我分析,一旦你取代赵振生的位置,你拿下任务目标的几率将高达100%。”

    “是的,宣冥刚才对我很温柔,他终于看见我的存在了。”

    “但是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宿主,之前与你达成合作的367号任务者已经成为了任务目标的女朋友。”

    “什么,安宝儿竟然捷足先登了?该死!如果早知道宣冥会亲自去接赵振生,我就不该从安宝儿那里购买赵振生的坐标。你为什么没有查探所有人坐标的功能?”

    “每个系统的功能都是不一样的。我的功能比367号更高级。它只可以定位别人的坐标,我却可以随意盗取网络中的一切资料。宿主,哪怕你想要五角大楼的军事机密,我也能帮你找来。”

    “我要军事机密干什么,我只要5G算法。对了,安全部现在正在调查那场车祸,他们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吧?”

    “宿主请放心,没有人能查到我的存在,我的科技水平远远领先于这个时代。”

    “那就好。”乔亚楠大松了一口气,又得意洋洋地说道:“你能在网络中呼风唤雨,安宝儿的系统却只是个定位器,还是你比较厉害。”

    “那是必然的,但是比我更高级的系统并不是不存在。”

    “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世界除了我和安宝儿,还有别人拥有系统?”

    “是的。”

    “那人是谁?”乔亚楠急切追问,她不允许别人拥有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

    “我不能透露这方面的信息。如果宿主长久无法完成任务,并且主神判定各个宿主之间有合作的必要,我们才会开放交流频道。你与安宝儿在这个世界里都待了五年,任务进度却始终是零,我们才展开了这一次的合作。目前看来,效果非常理想,你已经顺利获得任务目标的青睐。”

    “但是安宝儿却直接成了宣冥的女朋友,比我还快一步!”乔亚楠气急败坏地低吼,面上却完全是一副沉迷于工作的样子。

    “她还没成功,我检测到,宣冥的气运值并未减少,请宿主不要过于慌乱。”

    乔亚楠勉强冷静下来。

    如果一个任务者连续失败三次,他的灵魂就会被主神永远抹杀,而乔亚楠已经失败两次,这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

    她必须稳住。

    与此同时,系统从赵振生那里窃取的资料也已传输完毕。

    乔亚楠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理直气壮地勒令:“系统,我读不懂,待会儿开会的时候要说哪几个重点,你用红线标出来,再帮我组织好语言。”

    系统立刻答应,并快速整理好资料。

    乔亚楠端起杯子喝咖啡,微微眯起的眼眸透着对未来的茫然,却也透着勃发的野心。

    宣冥却被这段对话里的庞大信息量冲击得脑袋隐隐作痛。他原以为的,能够引领5G技术革命的,华国最为杰出的女科学家之一,却原来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偷!

    她所获得的一切科研成果都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没了系统,她什么都不是!她对电子信息技术一窍不通,还联合安宝儿出卖了赵博士,令华国最为宝贵的一名科学家死于境外黑手。

    而她们的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攻陷他的心,玩弄他的感情,掠夺他的气运。

    她们怎么能把人的生命乃至于国家利益当成工具一般摆弄?她们还有没有一丝一毫的羞耻心和道德感?她们还算得上是一个人吗?

    宣冥快恶心吐了。

    他努力压抑着胸中的激怒,却又听见会议室响起另一道更为空洞的声音:“7480正准备绑定宿主,请宿主选择同意或不同意。”

    又一个系统?宣冥的激怒立刻被惊疑所取代。

    他锐利的视线牢牢锁定角落里的卷发青年。

    青年僵直的眼珠子微微转了转,整个人于瞬息之间就恢复了之前的灵动,嘴巴未张,脑海里却慵懒随意地轻哼一声:“嗯,你说你是什么东西?”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