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4

    这个会议室里总共只有三个人,除开宣冥,另外两人竟都拥有一个可以直接在大脑里交流的,科技含量高得离谱的系统,这样的概率有多大?

    亿万分之一有没有?

    然而这样的人却接二连三出现在自己身边,把自己当成任务目标,这让宣冥感到愤怒的同时又不免心惊。

    毫无疑问,他已经变成了某个神秘组织的猎物。他们在他身边铺开一张大网,又驱赶食人鱼游曳在他身边,逮到空隙就会在他身上狠狠咬一口。

    他的结局会怎样?

    被围猎绞杀并不能让宣冥感到害怕。他更担心这些人会为了一己私利毁了他的公司,毁了他的团队好不容易研发出来的技术,也毁了国家利益。

    照目前的趋势来看,最可怕的后果已经产生,华国的现代化电子通讯建设将严重滞后于别的国家。

    从这些人的对话中宣冥获得了很多讯息:

    其一,她们的任务目标都是自己;

    其二,她们完成任务的方式都是攻陷自己的心:

    其三,她们的系统拥有不同能力,安宝儿的系统似乎能定位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的坐标,乔亚楠的系统能盗窃网络中任何一条信息;

    其四,赵博士的死果然与她们有关。她们通过系统达成合作,一个定位到了赵博士的坐标,一个把坐标通过网络,发送给境外势力,最终导致了那场车祸;

    其五,她们同时又是竞争关系,所以安宝儿才没把自己也在车上的事告诉乔亚楠。她想通过英雄救美的伎俩先行攻占自己的心。

    在利益面前,这些人既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朋友。

    两个女人倒不至于让宣冥如临大敌,但他不得不忌惮隐藏在两人背后的系统以及操控系统的组织。

    这个组织能利用高科技监控设备操控他人;能打开隔空传输通道;能制造令人失忆的药丸;能通过网络盗窃任何国家或个人研发出来的科研成果……

    他们似乎无所不能,又仿佛无孔不入,这才是最令宣冥感到焦虑的一点。

    他想调查这个组织,继而破坏他们的计划,竟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想到这里,宣冥心中一阵烦乱,不由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隔着缭绕的烟雾,他状似不经意地看向角落里的卷发青年。

    这又是一个被系统操控的傀儡。

    青年已经从凝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哪怕脑子里猝然响起一个古怪的声音,也没能让他吓得惊跳或露出惶然的表情。

    他盯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目光中透着好奇,末了又看向会议室里的另外两个人,呢喃自语:“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哈~”青年忽然低笑了一声。

    耳力敏锐的宣冥不难听出这短促的一声中包含着多么巨大的喜悦,就仿佛一个小孩从长辈那里收到了一份格外珍贵的礼物。

    原本只用眼角余光盯着青年的宣冥忍不住转头,正眼去看对方。

    这一看他才发现,青年竟然长得非常俊秀,精致的五官几乎毫无瑕疵,即便是放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能横扫一片。

    此时此刻,青年狭长的丹凤眼正因为满足和喜悦而微微眯着,像一只抱着大尾巴在太阳底下汲取温暖的小狐狸。

    他沉浸在全心全意的快乐中,忘了会议室里的另外两个人,甚至也忘了那个莫名出现的系统。

    宣冥挑高眉梢,颇感意外。他没想到这个畏畏缩缩的青年心理素质竟然如此高。他都不会害怕吗?亦或者说,他非常乐意接纳系统,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奇遇?

    代号7480的系统很快就证实了宣冥的猜测,“我感应到了宿主的召唤,所以我来了。”

    卷发青年伸出细长的指尖戳弄眼前的笔记本电脑,就像顽皮的孩子戳弄一个新奇的玩具,脑子里的声音却懒洋洋的:“嗯?”

    系统继续说道:“宿主的脑电波非常强烈,激活了本系统,只要绑定本系统,宿主之前的愿望都能变成现实。”

    “我有什么愿望?”青年开始用指尖去戳键盘,细长的眉毛挑得高高的,一副趣味盎然的模样,脑海里的声音却丝毫不染兴奋。

    “你的愿望不是脚踩宣冥,手撕乔亚楠,成为华国首富吗?”系统提高音量:“绑定了我,这一切都不是梦。”

    青年起初只是一下一下慢吞吞地戳弄键盘,然而只间隔了十几秒,他的双手就开始飞快舞动。他沉浸在网络中,完全忘了周围的人,也忘了脑子里的系统。

    宣冥掐灭香烟,勾着薄唇无声讽笑。成为华国首富?年轻人倒是敢想。难怪系统会找上他。有欲望才好掌控。

    系统停顿了几秒钟,似乎在等待宿主欣喜若狂的回答,然而对方的脑子里却只有一片静默。

    又按捺了几秒钟,系统开始急了。

    宣冥点燃第二支香烟,缓缓吸了一口。

    卷发青年还在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嘴角噙着一抹笑,眼睛亮晶晶的,细长的眉时不时挑高,整个人透着愉悦、兴奋和鲜活。

    所谓眉飞色舞不过如此。

    宣冥忽然很好奇那台电脑里究竟隐藏着什么,能让他忽略了公司老总和技术部部长,也忽略了堪比奇迹的系统,一头扎进去。

    “你坐这里来。”宣冥用指关节敲了敲自己身旁的座位。

    卷发青年认真浏览电脑屏幕上的内容,丝毫不予回应。

    系统在他脑子里说道:“宿主,我是主神的系统,绑定了我,你将获得难以想象的助力。”

    卷发青年还在看电脑,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系统:……

    宣冥:……

    “庄理?”宣冥沉声喊道。

    “嗯?”青年对自己的名字格外敏感,尤其这名字还是用中文说出来的。他立刻抬起头,眼里闪烁着亮光,“你在叫我?”

    他嘴角也跟着翘了,显得非常快乐。

    “坐这儿来。”宣冥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

    “好。”卷发青年立刻抱着电脑走过去,态度落落大方。

    坐定之后,他又开始浏览网页,还是那副眉飞色舞的样子,丝毫没有坐在老总身旁的诚惶诚恐和谨小慎微。

    宣冥抖掉烟灰的同时往他屏幕上瞟了一眼,却发现他正在搜索华国历史,而非想象中的玩游戏。

    从最初的夏商周,一直浏览到华国的建立,最终,青年的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个页面,睫毛微微一颤,竟是红了眼眶。

    网页上没有文字,仅仅只悬挂了一面五星红旗。

    宣冥看了看国旗,又看了看青年动情的神态,眼底划过不解。

    这有什么可感怀的?他并不认为一个外表谦卑内心自负的野心家能具备多么崇高的爱国热情。

    系统又开始催促:“宿主,据我检测,你的智商和情商都很低,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华国首富。不过没关系,我可以为你探查别人的想法,只要你绑定了我,我就能帮助你弥补智商和情商上的不足。只要把握住别人的喜好,你就能在商场上无往不利。”

    青年关掉国旗页面,捂住自己通红的眼,默默沉淀心情。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脑海中嗤笑:“你的检测功能有问题。”

    “我是主神创造的系统,我不可能出问题。”系统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一面对青年进行检测,一面冷冰冰地说道:“宿主的情商低得可怕,与任何人都处不好关系,所以连家人都嫌弃;宿主的智商只有九十、九十、九十……”

    系统的声音像卡了壳的磁带。

    青年双手环胸,挑着眉梢,懒洋洋地问:“我的智商是多少?”

    系统不敢置信地叫嚷:“310!为什么你的智商会有310?我刚刚测过,你的智商应该只有92!不可能,系统不会出错的!”

    一阵急促的滴滴声响起,显然,系统开始反复检测青年的智商以证明自己是对的。但每一次的重复检测都表明他的确犯了一个大错误。

    事实上,青年的智商远不止310,之所以测不出更高的数值是因为主神认定的最聪明的人类也只有310的智商,所以他并未给系统安装更高级的检测程序。

    这个高得离谱的数字让系统备受打击,也令宣冥的眉心狠狠一跳。

    他隔着烟雾仔细观察青年,很难相信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会是一名超级天才。

    但青年接下来的话却表明他的确聪明得可怕:“你说你是系统?仅从文字上进行分析:系统是由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而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且这个有机整体又是它从属的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

    “所以,你是某个主控程序的一小部分,而那个主控程序被你们叫做主神。”

    “如果我记得没错,你说你叫7480,这个数字应该是你的编号。换言之,在你之前,至少有7479个系统存在,在你之后,肯定也会有更多系统。你们的程序都是主神设定的,所以你们会百分之百听从他的号令。”

    “你们的组织结构让我想起了一种昆虫——蜜蜂。主神是蜂王,而你们这些系统就是工蜂。”

    “你们分散在各处寻找宿主,就像工蜂在花海中采撷花蜜。”

    “一旦我绑定了你,你就能从我身体内摄取能量,反哺主神,这对我没有任何一点好处。”

    青年飞快敲击键盘,浏览网页,对系统所谓的助力嗤之以鼻。

    “宿主你猜错了,我们不会从宿主体内摄取能量,我们会从任务目标身上摄取能量。绑定了我们,宿主一定能实现心中的愿望。”7480忙着解释。

    卷发青年漫不经心地问:“你们的任务目标是谁?”

    “坐在你身旁的这个男人就是我们的任务目标。一旦你攻略了他,得到他的气运,你就能取代他成为华国首富,这不是你的梦想吗?”系统诱惑道。

    宣冥侧过头,直勾勾地看向卷发青年。

    他以为对方会表情惊愕地回望,却没料青年依然在敲打键盘,连个眼角余光都未曾施舍过来。

    很显然,他对所谓的任务目标没有半点兴趣,之所以有一搭没一搭地与系统说话,纯粹是为了探知对方的底细。

    “那么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青年继续追问。

    “刚才不是说了嘛,我能让你成为华国首富!”系统的语速明显加快了很多。看来它急着想与青年绑定。

    青年却越发不紧不慢:“我是说,我能从你这里获得什么确切的帮助,而不是一个看似香甜,却根本吃不进嘴的大饼。”

    “我可以帮你探测到周围人的好感度。他们是喜欢你还是讨厌你,都逃不过我的感应,这样一来,不就可以弥补宿主情商低下的弱点吗?宿主应该也很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吧?”

    “检测好感度?这属于思维读取技术的范畴。我想,我知道你来自于哪里了。”青年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抿着薄唇微微一笑。

    默默窥探对方电脑屏幕的宣冥却开始相信,他的确是一个智商高达310的超级天才。

    因为他刚才根本不是在随意摆弄电脑,而是借助好几个通讯卫星的中转,黑进了米国国防部的网络,获得了一份全世界范围内的科研成果的秘密调查报告。

    他的黑客技术竟然丝毫不比乔亚楠的系统差。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