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7

    宣冥缓慢而有力的鼓掌换来了乔亚楠矜持的微笑。

    其余股东也都跟着鼓掌,眼神里透着钦佩和赞誉。

    赵博士被谋杀后,乔亚楠是唯一能支撑起海冥集团的人,她的存在极大地稳定了人心和公司股价,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感受到大家的推崇和尊敬,乔亚楠不卑不亢地点了一下头,然后看向摆放在自己手边的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上展示着一份演讲稿,是248系统综合分析了赵博士的研究成果后整理出来的,内容涉及5G的研发和推动。

    乔亚楠只需逐字念出这份演讲稿就能掌控住会议的节奏。当然,她虽然祭出了一点干货,却不会把真正的5G算法拿出来,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在脑海中说道:“我得等到公司被米国那边打压得快破产时再出手,否则宣冥认识不到我的重要性。”

    “是的,”系统对此表示认同:“宿主的策略非常好。像宣冥这种性格强势的男人,用柔情去感化他是没用的,你得先把他打垮,再把他从泥沼里拉出来。”

    乔亚楠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会让他知道,我是强大到足够与他比肩的女人。你看,他已经被我的优秀折服了。”

    宣冥放下缓缓鼓掌的手,改握成拳。这段充满着意.淫.和优越感的对话令他恶心。

    248否定道:“我觉得他注意的不是你,而是坐在他身旁的那个青年。在你发表演讲的时候,他总共看了那个人五十九次,这很不正常。”

    “他身旁那人是谁?” 乔亚楠阴鸷的目光立刻锁定卷发青年。她显然忘了对方在进门时就已经做了自我介绍。

    “我黑进人力资源部的系统查一查。宣冥性格冷漠,很少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关注。”248起疑了。

    “是的,他平时连我都不会多看一眼。全公司上下,只有赵博士能获得他的青睐。”乔亚楠酸溜溜地说道。

    恰在此时,办公室里响起一阵嘟嘟声。

    只见宣冥用指关节敲击身旁的桌面,沉声道:“你刚才在做什么?会议已经开始十多分钟了,你为什么还不做会议记录?”

    “啊?”庄理一只手撑着桌面,一只手转着圆珠笔,二郎腿翘得挺高,鞋尖还一上一下地晃动,这派头不像一个小职员,倒更像大股东。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他,心里还泛起了嘀咕:这人是谁啊?坐在大老板身边还能这么悠哉?

    248心中的疑虑立刻打消了,“原来是开小差被抓了。”

    “这人应该是哪个股东走后门塞进来的关系户。在家当惯了少爷,来公司什么都不会,真是废物。宣冥最讨厌这种人。” 乔亚楠满心不屑。

    庄理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开会,连忙放下晃晃悠悠的二郎腿,扔掉指尖旋转的圆珠笔,把笔记本电脑拉过来,噼里啪啦一阵输入。

    “会议记录我马上做好。”他认真说道。

    宣冥这才冲讲台上的乔亚楠摆手:“继续吧。”

    “好的宣总。”乔亚楠继续往下说,众人的注意力也都回到了5G建设的框架上来。

    所有人都以为庄理是为了掩饰尴尬才会胡乱去按键盘。刚才的会议内容他根本就没有在听,即便听了,十几分钟过去,他又能记住多少?

    但一直用眼角余光注视着青年的宣冥却知道,对方已然把之前的会议内容原原本本记录下来:包括什么时间段谁做了哪些发言,重点是什么,都有谁提出疑问,又获得了怎样的解答。

    哪怕一直在与系统做激烈的交锋,忍受着脑内的尖啸和痛苦,卷发青年也能分出一部分心神去关注外界发生的事。

    他简直是个人形系统!

    想到这里,宣冥偏头去看卷发青年,意识到自己正被乔亚楠的系统监视着,又硬生生收回视线。这种活在别人掌控之下的感觉令他异常愤怒。

    与他的心情完全相反,被系统寄生了的庄理却感觉不到丝毫压力。他一边做会议记录一边在脑内询问:“系统,除了探测好感度,你还有什么能力?”

    刚哭了一场的7480怀着最后一点期望说道:“只要宿主顺利完成初级阶段的任务,拿到一定积分,我就可以向宿主开放系统商城。你看,这是宿主可以购买到的商品。”

    一个面板出现在庄理脑海中。

    奇怪的是,宣冥脑子里也同样出现一块面板,上面排列着一个个商品,商品下方标注着价格,最便宜的要100,最贵的索价100000000。但目前这些商品的图标都是灰色的,还未被激活。

    “谈判高手、金融专家、金牌投资人……” 庄理饶有兴致地点算这些商品,问道:“看来你准备把你的宿主培养成商业精英?购买了这些商品就能获得相应的能力?”

    系统连忙点头:“是的,宿主每完成一个任务就能拿到一定的积分,攒够了积分就能拿来兑换商品。宿主不需要经过任何学习就能掌握这些能力!”

    听见这段话,宣冥的内心很不平静。

    通过系统的帮助,从一个毫无所长的普通人变成最优秀的业界精英并不是神话,乔亚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拿出这张底牌,系统的吸引力瞬间提升了几百倍。

    卷发青年会动心吗?宣冥忽然觉得不确定了。

    “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不需要学习就掌握的能力。”庄理不以为然地嗤笑:“归根结底,这些能力是你们通过意识投影技术从别人那里剥夺的,又通过意识投影技术,直接输入宿主的脑海。而投影这种东西如果没有投影仪的支持,是会消失的。”

    “系统就是投影仪,一直为宿主开启投影,代表着持续性的能量消耗,你们的程序不允许。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主要目的是掠夺能量,而不是浪费资源,所以这些技能总有一天会失效,花出去的积分也就打了水漂。”

    宣冥高悬的心缓缓落地,薄唇抿了抿,竟隐秘地笑了。他知道,卷发青年又开始扒系统的皮了。

    庄理果然毫不留情:“你们这个商城完全是一种欺诈的手段,所有的商品都是陷阱。”

    7480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敢怒不敢言。

    庄理又道:“主神派你们来是为了掠夺别人的气运,所以气运是你们赖以为生的一种能量吧?那么与气运同源的生命力,精神力,是不是也能被你们加以利用?”

    系统没敢吭声,怕自己不小心又说错话。

    但庄理的推测根本不需要它提供线索,只根据逻辑线上下梳理便行了:“虽然是同源的能量,但生命力和精神力比气运所包含的能量要少得多。气运这种东西囊括了时运、人运、国运,甚至是天运。”

    “主神地位最高,自然拿走能量最充沛的气运,而剩下的生命力和精神力,就是属于你们的食物吧?庄理的脑电波可以激活你,这一点已经足够证实我的推测。脑电波也是一种精神力,可以为你充能。”

    “你们补充能源的渠道是掠夺生命力和精神力。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靠掠夺别人气运为生的主神又能创造出什么好东西?”

    “宿主拿去购买商品的积分,其实就是他们通过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从别人那里掠夺来的生命力或精神力吧?”

    庄理懒散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起来:“我之前说错了,你们不是勤劳的工蜂,而是凶残的鬣狗。”

    “最初绑定宿主的时候,你们能量耗尽,没有能力抹杀任何人,但你们利用这些看似神奇的商品,一步一步引诱宿主去完成任务,这个过程就是在为你们补充能量。”

    “被抹杀的那些宿主永远不会知道,不去做任务才是他们唯一自救的方法。”

    “所以,”庄理用意念搅碎面板,冷笑道:“这些低劣的手段就不要拿出来了,我不会上当的。”

    底裤都被扒掉的系统再次泪奔了。

    宣冥连忙扶额,掩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听到现在,他对系统的忌惮和恐惧已所剩无几。

    7480是一个非常顽强的系统,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就又开始蛊惑:“我的等级很低,的确不能带给你多大好处,但是我可以把你的存在报告给主神,让他亲自嘉奖你。只要你愿意协助我完成任务,我可以把你带去我们的世界,让你成为高维度生命。你知道高维度生命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着什么?”庄理挑了挑细长的眉。

    “高维度生命不受时间和空间的约束,可以自由穿梭于过去和未来,可以在各个平行时空里遨游,甚至可以永生。在低维度空间里,你就是神。”

    7480着重点出两个词——永生、神。

    宣冥上扬的唇角慢慢抿直了,心也跟着往下沉。这张底牌的诱惑力远远超出了之前的所有。

    试问世上谁人不想永生,谁人不愿成神?名利、财富、权势、地位,这些宝贵的东西统统都比不过无穷无尽的生命,因为有了后者,前者便尽在囊中。

    宣冥克制住了去看卷发青年的冲动,眉头却因为忧虑而拧出深深的折痕。他不愿意看见这样一个堪称奇迹的人在欲望中堕落。

    庄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嘲讽地笑了:“你的主神能赐予我永生?你确定?”

    7480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确定!这本来就是主神为任务者准备的最高奖励。但奖励仅此一个,只有最优秀的任务者才能拿到。”

    “我必须承认,这个大饼看上去很诱人。”庄理把会议记录本扯到眼前,用指尖点了点那株没画完的科技树,说道:“这棵树你还记得吧?”

    7480犹犹豫豫地点头:“记得。”

    庄理拿起笔,在生物机器人的上方添加了五根枝杈,并自下而上依次写道:超越光速、时间旅行、突破平行宇宙、预知未来、永动机。

    他用笔尖点击这些枝杈,语气散漫:“创造你的主神能把你送到这个世界,自然掌握了超越光速、时间旅行、突破平行宇宙、预知未来这四项技术。而你是否知道,他送你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难道不是收集气运吗?这还用问?”7480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傻。

    “既然主神可以赐予我永生,那他本人应该也是永恒的存在吧?”庄理反问。

    7480:“这当然!”

    “既然他可以永恒存在,那么他应该位于这株科技树的顶端。”庄理点了点“永动机”三个字,又问:“你知道永动机的原理吗?”

    7480:“可以产生无限能量,却不消耗一丝能源的机器。”

    “所以你看,永动机的原理和永生其实是一样的,都是可以永恒运转且没有一丝损耗。主神既然可以永生,那他还需要气运干什么?气运对他来说等同于食物或能源吧?进食是增熵的过程,而熵的增加必然导致无序、混乱和毁灭。”

    7480听愣了。

    庄理顺着这棵树,由下而上一一打勾,“我写下的这些科技或早或晚都能成为现实,只除了这一个。”

    他把永动机划掉,摇头道:“我们所存在的宇宙,总有一天会在一次大冻结中消亡,正如它在大爆炸中忽然产生。多重宇宙也逃不过同样的命运,新生和死亡才是世间永恒的主题。”

    “你的主神仰赖宇宙而生,又怎么可能脱离宇宙独自存活。宇宙在走向毁灭,他自然也逃不掉。只简单理清生命体以及宇宙发展的基本规律就能发现,主神所许诺的嘉奖只是一个谎言而已,永动机和永生都是永远无法实现的科技。”

    “系统,你和你的主神是一个诈骗集团啊,而且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庄理丢掉笔,轻蔑地摇头。

    7480:……这人,这人竟然连主神大人的底裤都扒掉了!

    宣冥:想鼓掌,但是得忍住。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