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8

    庄理的来头的确很大,不过他现在并不能随意思考自己的过往,因为他脑子里还嵌着一枚监视器。

    在会议室的时候,他根据胸前的工作牌,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又黑进公司网络,查到了“庄理”的简历。

    这还不够,他又在全网范围内搜了搜“庄理” 这个名字,进一步获得了一些讯息,譬如“庄理”在哪个医院出生、父母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在哪里读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个学年的成绩、获得的奖励或处分等等。

    他阅读文字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这些讯息像光影一般在屏幕上闪过,莫说坐在他身旁的宣冥没看清楚,就连寄生在他大脑内的7480都来不及去阅览。

    他还搜索了海冥集团的建筑平面图,知道“庄理”的公室具体在哪个楼层。

    此刻,他正搭乘电梯来到17楼,步伐毫无停顿地走进长廊左侧的行政处,坐到唯一空置的一张办公桌前。

    他的态度很随意,没人看出来他未曾在这里上过一天班。

    他碰了碰鼠标,电脑屏幕随之开启,一个需要输入密码的页面亮着湛蓝的光。他又随意按了按键盘,湛蓝页面变成了黑色的编程界面,几条指令输入进去,密码解开了。

    这个时候,庄理却没急着去查看“庄理”留下的文件或讯息,反而在脑海里问道:“系统,你随时随地都能探测到我的思想对吗?”

    7480冷笑道:“我的生物电流和你的意识流是同步的,你在想什么当然逃不过我的监控。”

    “哈~”7480很快反应过来,得意洋洋地开口:“你怕了吧!你们人类的心是最龌龊的,你们害怕别人的窥探!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在想什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奸诈,你肯定不是好东西!”

    7480试图激发出宿主的阴暗面,并寻找对方的弱点。

    “你想看就看吧。”庄理脱掉西装外套,解开领带,靠在椅背上,闭着狭长的眼,陷入回忆。

    7480兴奋地直搓手:“你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是什么?你最害怕什么?你最难堪的时刻还记得吗?你有没有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时候?”

    它用语言一步一步引导宿主的记忆,试图让对方陷入负面情绪的泥沼。但很快,它雀跃的声音就被惊叫取代了:“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呀!宿主你快停下!”

    庄理的脑海中并未浮现任何清晰连贯的画面,反倒似□□爆炸一般,顷刻间飙射出无数碎片。

    这些碎片里或裹挟着许多数字,或夹杂着一些奇怪的符号,或书写着深奥的定律,或闪现着凌乱的光影。它们像无数箭矢,又像漫天陨石,快速而又凶猛地朝7480砸去。

    即便7480的计算能力很强悍,一时间竟也接不住这么多毫无意义的信息碎片。这会严重扰乱它的中枢程序,导致它处理有效信息的速度大大减慢。

    它慌忙躲开这些箭矢和陨石,顺着湍急的意识流,藏进宿主脑海深处。即便外面频频传来意识碎片划过的嗖嗖声,它也没敢再冒出来窥探。

    而庄理却在这些浩如瀚海的碎片中,悄悄捡走了最珍贵的几块。其中一块镌刻着他的故国,其中一块镌刻着他的童年,其中一块镌刻着他跨入星门来到异次元的瞬间。

    是的,他是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庄理。在跨入星门之前,他也曾考虑过生死的问题。高维度生命体来到低维度空间只会受到挤压,进而失去一部分能力;但低维度生命体前往高维度空间,受到的碾压却是致命的。

    他计算过,自己跨入星门后的存活率大概不足百分之一,而这百分之一的存活率则建立在人类的意识体属于四维产物的猜想上。

    如果他有幸进入四维空间,他的身体会分散成粒子,但他的意识体却能保留下来,至于能保留多长时间,他却没法计算。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进入的不是高维度空间,而是隶属于同等维度的平行时空。但在抵达之前,他的身体还是在时空乱流中消散了,只留下意识体侥幸得以存活。

    在这个平行时空里,庄理同样存在,他和他拥有不同的人生和个性,却由相同的原子组成,就像硬币的两面,基于量子纠缠效应而被牢牢绑定在一起。

    或许用“前世今生”这个说法更能解释庄理眼下的处境。

    确定了自己的状况,他睁开眼,颇感意外地摇摇头。与此同时,在他脑海中像核弹一般猛然爆发的信息碎片也顷刻间散去

    7480立刻从意识流里钻出来,恶声恶气地质问:“宿主,你刚才干了什么?”

    “我只是试一试缓冲区溢出能不能对你造成伤害而已。”庄理用细长的指尖卷着额前的一缕头发,笑容调皮的像个孩子。

    但7480却觉得他的破坏力比熊孩子还可怕。

    缓冲区溢出是一种常见的黑客攻击手段。黑客往往会把一个超长的数据输入目标电脑的存储空间。

    当一个超长数据进入缓冲区时,超出的部分就会被写入其他缓冲区,其他缓冲区存放的可能是数据、下一条指令的指针或其他程序的输出内容。这些内容会被覆盖或破坏掉,进而造成系统的崩溃。

    如果情况严重的话,还有可能造成系统宕机、重启,甚至被入侵攻占。

    刚才,在庄理脑子里爆发的那些碎片就是超长数据,如果系统没躲开,而是正面与之撞击,其后果……

    想到自己被撞残的画面,7480冷汗都下来了。它打死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低等世界的、最为常见的黑客手段攻击到。

    不,这根本就不常见,因为世界上不会有人拥有如此巨大的脑域,也不会有人记住这般海量的信息,除了庄理。

    刚才在闪躲的时候,7480大略看了看,那些信息碎片包裹着数学、化学、物理、医学、生物学、信息工程学、建筑学等多领域的知识,而且还都不仅仅是皮毛,而是专精级别。

    也就是说,庄理的知识储备广袤得像宇宙。

    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人形电脑吗?7480气得浑身发抖,正准备跳着脚骂几句,却又呵呵呵地笑起来。

    “宿主,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给了我一个绝妙的启发!”7480兴奋不已地说道:“你可以用超长数据攻击我,我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攻击你!我可以在你脑子里大喊大叫,让你一刻都不得安宁。”

    “你猜,当你连续一个星期不能睡觉的时候,你会不会生病,会不会晕倒,会不会陷入虚弱?”

    “哈哈哈,你完了!我知道该怎么对付你了!让我看看世界上最可怕的噪音都有哪些。”

    7480快速查阅自己的资料库,并从中调出指甲刮黑板的声音、婴儿啼哭的声音、话筒嗡鸣的声音、恶鬼咆哮的声音……

    “我让你嘚瑟,我让你挑衅,看我这次玩不死你!”7480开始轮番播放这些声音。

    一时间,庄理宁静的大脑变成了一座喷发的火山,而他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埋在火山的底部,经受着熔岩的炙烤。

    他一个没坐稳,差点从转椅上掉下去。

    紧接着,一种剧烈的疼痛沿着他的太阳穴迅速爬上头皮,就仿佛有一只巨大的利爪在狠狠碾压着他的脑袋,又仿佛有一把钢锯在他的脑子里来回拉扯,试图将他劈成两半。

    这种难以名状的痛苦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陷入崩溃,但庄理却只是摇晃了几下身体就忍耐住了。

    “系统,”他闭着眼,扶着额头,喘息道,“你的反击很漂亮,大大增加了这个游戏的趣味性。”

    他捂住自己滚烫的太阳穴,切齿而笑:“战争已经打响,我也会很快组织进攻,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系统等着你,你来啊来啊来啊!略略略!”系统在死亡的边缘左右横跳。

    庄理深吸几口气,然后用颤抖的指尖打开笔记本电脑,慢慢整理刚才的会议记录。

    他试图用工作缓解剧烈的头痛。

    恰在此时,一名妆容精致、身材窈窕的女人走过来,将一沓资料摆放在他桌上,笑着说道:“庄理,这几份文件你帮我处理一下吧,五点之前我要交给组长。”

    庄理抬头看向这人,几滴汗珠顺着他苍白的脸颊流淌下来。

    7480在嘈杂的声音中大喊:“别看她笑得很甜,但其实她对你的好感度是0,想知道她对你的评价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哈,在她心里,你就是个癞、蛤、蟆……”

    庄理移开视线,语气厌烦:“我没空!”

    “哎呀,你就帮帮我嘛,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疼。”女人捂着肚子摆出痛苦的表情。

    她长得很美,微微蹙着眉头的样子倒也十分惹人怜爱。

    但庄理的内心却毫无波动。他拂开资料,嘲讽道:“大家领一样的工资做一样的事,你把你的工作推给我,不如把工资也给我?”

    女人红着脸咬着唇,好半天接不上话。见大家目光怪异地扫过来,她不得不抱紧文件夹,灰溜溜地跑了。

    7480嬉笑道:“现在她对你的好感度是-10哈哈哈……”

    庄理对此无动于衷。

    女人刚走没多久,一个男人从隔壁办公室跑进来,大声嚷嚷:“庄理,你帮我把这些文件全部复印一份再送去19楼的预算部,快,林部长等着要!”

    庄理的神色更添几分厌烦:“自己去!”

    “嘿,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快着点,时间来不及了!弄好之后我请你吃饭。”男人伸手来拉庄理。

    7480继续扎心:“宿主,这个人对你的好感度也是0。”

    庄理举起桌上的仙人掌,挡住男人的手,语气极为不快:“在‘你请我吃饭’和‘我帮你干活’之间并不存在逻辑上的关联性。工作是你的,你请不请我吃饭,你都得把它干完,明白吗?”

    男人是个重面子的,见庄理态度坚决,而且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只能用手点了点对方,撂下狠话:“行,我自己干,以后公司里谁传你的丑事可不能怪我!”

    这人踩着地板气势汹汹地走了。

    7480立刻播报:“宿主,他对你的好感度达到了-99,嘻嘻嘻。”

    庄理拧着眉头继续整理会议记录,身后的衬衫已经被冷汗慢慢浸透。

    又过了一会儿,行政部部长从外面走进来,看见乱糟糟的办公室,习惯性地喊道:“地板怎么掉了这么多墨粉?谁干的?庄理,庄理,你找拖把拖一下!”

    庄理抬起汗津津的头,语气厌烦到了极点:“滚!”

    部长呆了呆,紧接着就发火了:“嘿,你刚才说什么?你竟然让我滚?你这个年轻人到底怎么回事儿?不尊重前辈就算了,这么点小事都叫不动你?让你干那是给你锻炼的机会,你怎么不知好歹?”

    庄理守在咔咔作响的打印机旁,冷笑道:“你年纪这么大了,比我更需要锻炼,你自己干吧,我要去顶楼交资料。”

    他抱上热腾腾的刚打印出来的会议记录,径直离开,留下目瞪口呆的部长和一干同事。

    7480幸灾乐祸地说道:“宿主,我的检测功能没出错,你的情商果然很低。你知道你们部长对你的评价是什么吗?烂泥扶不上墙,哈哈哈,他竟然用烂泥来形容你!你知道他对你的好感度是多少吗?-38!还有你的那些同事,他们对你的好感度全都低于10。也就是说在公司里,喜欢你的人一个都没有!你做人真失败啊!”

    庄理在心中冷笑:“系统,用别人的观感来评价自身价值的那些人是永远的失败者。我不需要别人喜欢我,我非常明白自己有多么宝贵。”

    7480:呕!

    庄理继续道:“系统,你的好感度探测功能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7480:MMP,老子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