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9

    离开行政处后,庄理搭乘电梯前往顶楼,途中拿出手机,看了看自己从米国盗取的那份全球科研发展报告。

    7480在刺耳的噪音中讥笑:“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来看,你根本没有办法把我从你的脑子里弄出去。你说得对,我们俩之中肯定要死一个,但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一定会是我!”

    “你知道噪音也能杀人吧?不出三天,我就能干掉你,哈哈哈……”7480猖狂地大笑。

    庄理着重看了看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几种科技设备,然后关掉报告,搜索海冥集团的详细资料。

    海冥集团的业务涉及通信网络、IT、智能终端和云服务等,实力非常雄厚,不仅是国内的龙头企业,在国际上也占据主导地位。

    它的研发部聚集了全球最杰出的科学家和最昂贵的设备,每年的资金投入几乎没有上限。如果能进入海冥集团的研发部工作,就有可能接触到目前世界上最全面也最先进的技术。

    看到这里,庄理关掉手机屏幕,走出电梯,把会议记录交给秘书处的一名职员,然后原路返回。

    他本想去研发部看一看,却发现自己的工作证刷不开前往28楼的电梯。那里是海冥集团的心脏,没有最高权限,谁都不准进入。

    庄理只能回到17楼完成“庄理”留下的工作。路过茶水间时,他依稀听见有人提起了自己的名字。

    “诶,你听说了吗?庄理根本不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

    “那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普莱斯顿,嘻嘻嘻。”

    “啥?”

    “普莱斯顿,一个野鸡大学。”

    “我靠,真的假的?”

    “真的,我是听廖凯平说的。”

    “那他怎么进的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学历最低的都是清大、B大!”

    “据说他哥是宣总的秘书,在公司里有人脉……”

    更多的话庄理已经听不见了,而他也没有闯入茶水间与这些人理论一番的打算,因为他们说的没错,“庄理”的确毕业于普莱斯顿大学,这没什么可辩解的。

    传播流言的人想必就是之前被庄理拒绝掉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廖凯平,他是“庄理”在这个公司唯一交到的朋友。

    7480幸灾乐祸地说道:“宿主,茶水间一共三个人,都是和你一个办公室的,他们对你的好感度分别是-10,-9,-12。诶,现在好感度又有变化,分别是-22,-16,-19,哈哈哈,你可真是个万人嫌呢!”

    庄理揉着太阳穴走进办公室,微蹙的眉头藏着极深的厌烦。

    7480笑得更恶毒了:“哎呀宿主,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流言已经传开了,现在,你的同事们对你的好感度普遍在降低,你的顶头上司对你尤其厌恶,正准备找个理由辞退你。”

    庄理坐回原位,打开电脑,快速处理今天的工作,眉头皱着,嘴角却噙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好感度,”他语气冷漠:“跟蠢货交朋友比跨越物种还难。”

    7480桀桀笑着:“宿主你就狂吧!我看你还能狂多久!这是急刹车的声音,你享受享受。”

    脑子里骤然响起一片尖锐的喧嚣。

    庄理打字的动作停滞一瞬,然后又慢慢变得流畅。

    与此同时,宣冥正从贴身保护自己的特工人员手中接过一份调查报告。

    “你让我查的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特工想了想,又道:“不,我说错了,能拿着野鸡文凭进入海冥集团,他还是有点本事。”

    “野鸡文凭?”宣冥愣了愣。

    特工点头道:“对,他的文凭是假的。他有一个继兄在给你当秘书,叫常东明。但他不是走这条路子进来的,他爸花了五百万买通人事部部长,给他做了一个假学历,把普莱斯顿改成了普林斯顿。”

    宣冥快速翻看调查报告,表情十分错愕。

    特工诧异道:“你不知道这件事?那你为什么让我去调查他?”

    宣冥放下资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又把常东明和人事部部长一块儿叫进来询问。

    常东明面上十分为难,犹豫很久才点头道:“是的宣总,我弟弟的学历是假的。我也劝过我继父不要这么干,但他不听。您也知道,我在家里身份尴尬,实在是人微言轻。”

    他站起来鞠躬,“宣总,对不起。”垂下头的一瞬间,他露出一抹快意的笑,直起腰时又变成了愧疚的属下和担忧的兄长。

    人事部部长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下就流了满头冷汗,“宣总,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把那五百万退回去!”他立刻拿出手机,想给庄理的父亲转账。

    宣冥却摆摆手,沉声问道:“除了庄理,你还给谁开过后门?”

    “没,没了,就他一个。”

    宣冥看向特工。

    特工点点头,表明人事部长没撒谎。能像庄理父亲那样,一手拿出五百万只为了给儿子安排一个好工作的人是极少的。

    “行了,你们出去吧。”宣冥语气淡淡地吩咐,然后把那份报告扔进了垃圾桶。

    “啊?”人事部部长惊呆了。

    常东明也愣在原地。

    海冥集团的人都知道,宣总的脾气是最冷最硬的,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谁要是触碰了他的底限,谁就会立刻被扫地出门,天王老子来劝也不管用。

    人事部长还记得上一任人事部长也犯了与自己同样的错误,最后不但被辞退,还差点被抓去坐牢。这一回,宣总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人事部部长偷着眼往上看。

    宣冥拧眉道:“还站着干什么,等我请你们喝茶?”

    人事部部长缩了缩脖子,心惊肉跳地开口:“那宣总,我这就回去工作了?”他加重了“工作”二字的发音。

    “你这个月的工资扣光,年终奖也取消。”宣冥不耐烦地摆手。

    “诶诶,好的好的。宣总,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走了,您忙,您忙。”人事部部长脚底下像抹了油,眨眼就跑得无影无踪。

    常东明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在宣总冷冽目光的审视下同手同脚地离开。走到无人的拐角,他狠狠砸向墙壁,面容因为不甘和愤怒而扭曲。

    宣总今天怎么了?学历造假那么大的事,他竟然没发火。上一任人事部长差点被抓去坐牢,这一任人事部长却连内部通报批评都没有,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不,这一任人事部长可能是宣总的心腹,所以他没事。庄理那一头就说不定了。

    上次学历造假的那个职员后来怎么样了?是了,他不但被解雇,简历上还留下一个巨大的污点,后来在国内根本找不到工作,只能跑到东南亚的一个小国家去混,日子过得要多惨有多惨。

    宣总轻轻放过了人事部长,肯定不会放过庄理! 这样一想,常东明扭曲的脸才又扯出一抹快意的笑容。

    办公室里,那位特工也对这样的处理结果感到很困惑:“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大开杀戒,没想到反而息事宁人了。人事部长你不辞退,那这个小职员呢?”他指了指垃圾桶里的报告。

    “他的学历或许是假的,但他的本事假不了。”宣冥点燃一根香烟,缓缓吸了一口,狭长的鹰眸微阖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有什么本事?据调查,他连野鸡大学的毕业证都是买的,在米国只知道玩,一天课都没上过。”特工摇头道:“他家不算富裕,为了供他上学,他爸卖了一套房;为了给他找工作,又卖了一套房,现在一家四口挤在一个不足四十平的小公寓里,日子越过越回去。有些父母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对孩子太溺爱了,明明是草根,偏偏要养成富二代,啧啧……”

    宣冥透过烟雾瞥了特工一眼,语气平淡:“看人不要只看表面。”

    “这个道理我比你懂。”特工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宣冥不想再讨论庄理,于是转移话题:“安宝儿查得怎么样了?”

    “她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很干净,那天救下你也纯属巧合,是你多疑了。”

    “是嘛,查不到就算了。”宣冥并不感到失望,毕竟安宝儿携带的系统来自于高维度空间,科技水平远远超出这个时代。

    他摁下内线通话键,语气冷酷:“孙敬书,你去通知安宝儿,让她马上离职,这个月的工资补给她。”

    既然已经从小卷毛那里获知了系统的来历,他也没有必要再把这些人放在眼皮子底下。

    孙敬书愣了一会儿才道:“好的宣总,我马上去。”

    与此同时,安宝儿正笑着从一名同事那里接过一沓文件,心里十分得意:“系统,这些人都争着在讨好我呢,什么活儿都不用干就能拿到那么多工资,当总裁的女朋友真爽啊!”

    “当总裁夫人更爽,宣冥的个人资产高达894亿,你如果跟他结婚,他的一半财产都是你的。”系统367诱惑道。

    “894亿的一半就是447亿,我的天啊,我发了!”安宝儿激动得眼睛放光。

    “所以你要加油!如果你能把宣冥迷得昏头转向,另外那447亿也是你的,甚至包括海冥集团。从此以后,你才是大老板,宣冥不过是你的打工仔。”367适时鼓励。

    “好的,我一定拿下宣冥!”安宝儿在心里默默发誓。

    这时候,一名女职员艳羡道:“宝儿,你和宣总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从来不讲人情,一切都以工作为重,你是第一个被他亲自带进公司的人,还开那么高的工资,你俩真的在谈恋爱呀?”

    安宝儿红着脸摆手:“没有没有,李姐你别乱说!”她越是否认,旁人就越是怀疑她和宣总的关系。

    偏在此时,孙敬书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冷漠道:“安宝儿,这份离职书你填一下,填完了交给人事部,再去财务部领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走了。”

    安宝儿:“啊?”

    其余人:哦豁!

    “这件事宣哥知道吗?”安宝儿委委屈屈地问。她以为这是喜欢宣冥的哪个豪门小姐在给自己使绊子,毕竟偶像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这件事是宣总吩咐的。你本来就不够资格进海冥,拿上钱走人会比较好。”孙敬书还有很多事要忙,放下离职书便走了。

    安宝儿:“……”

    其余人:噗!

    处理完安宝儿,宣冥对特工说道:“你们有没有怀疑过赵博士的死与乔亚楠有关?毕竟她是直接利益获得者。”

    “这种话你对我说一说就算了,千万别往上头递。”特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嗓音随之压低:“上头现在很重视乔亚楠,因为她是唯一有希望在五年内推导出5G算法的人。只要她成功了,哪怕我们确切掌握了她谋杀赵博士的证据,上头也会保她。”

    “只要5G算法在手,她就等于拿到了合法杀人资格证是吗?”宣冥撇唇冷笑。

    “没错。”特工笃定点头。

    两人对视良久才各自移开视线。

    宣冥烦躁地杵灭香烟,特工则准备告辞。

    偏在这时,孙敬书突然闯进办公室,气喘吁吁地说道:“宣总,米国总统刚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说米国已经掌握了5G算法并正式进入商用阶段,还准备召开全球性的IT研讨会。在会上,他们将重新制定以米国为中心的5G建设标准,我们国家的通讯公司全部都没收到邀请函,我们被孤立了。”

    “什么?”那名特工大惊失色。

    宣冥的表情却只是紧绷了一瞬就冷静开口:“把乔亚楠叫过来。”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