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10

    乔亚楠很快赶到宣冥的办公室,获悉米国那边已经正式宣布5G通讯技术进入模拟阶段,也感到相当惊讶。

    宣冥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乔部长,据我所知,美国的5G研发速度比我们慢很多,他们突然实现弯道超车,你觉得其中是什么原因?”

    他认为乔亚楠应该不会把赵博士的研究成果卖给米国,毕竟她也需要靠这个往上爬一爬。但乔亚楠刚利用米国人杀掉赵博士,米国那边就宣布了5G技术获得突破,这里面一定有所关联。

    他把人叫来,不是为了从对方口里听到诚实的答案,而是为了截获她和系统的对话。

    乔亚楠果然在心里呼唤系统:“248,米国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比我们还快一步。你不是说他们没有获得什么关键性的进展吗?”

    248语气沉沉地回道:“宿主,米国为什么会比我们快,你不是更清楚吗?我刚才入侵了他们的网络,发现他们获得的5G算法与赵博士的一模一样,这绝不是巧合。宿主,我记得你说过,米国那边干掉赵博士后向你索要5G算法,你随便给他们发了一份假文件,你当时发的到底是什么?”

    赵博士死后,248顺着蓝牙信号钻入那辆即将爆炸的SUV,去扫描赵博士体内的芯片。

    它不在的这段时间,米国人正好发来一条信息,向乔亚楠索要杀人尾款,也就是5G算法。

    乔亚楠终于想起这件事,立刻就慌了神:“我没发什么!我从你的垃圾箱里随便找了一份标有5G字样的文件发了过去。能被你扔进垃圾箱,那肯定是没用的东西呀!”

    248差点绝倒。

    它钻入自己的垃圾箱,看了看传送记录,咬牙切齿地吼道:“你看不懂吗?那是赵博士的演算稿!”

    乔亚楠既疑惑又委屈:“我看不懂呀!演算稿就不能发吗?”

    248连连吸气,却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咆哮道:“算法是什么你不知道吗?算法是推演的过程,是思考的逻辑,是前进的方向!对于5G技术来说,演算的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逻辑和方向。而演算稿恰恰就是他们最想要的东西!”

    “你是白痴吗?”248已经破音了:“我告诉过你多少次,让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不要太依赖我,你为什么就是不学?但凡你有一点点常识或基础,就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发出去!”

    乔亚楠也火了,反击道:“既然你知道这稿子很重要,为什么又给扔进垃圾箱?你纯粹是在误导我!我说我不想跟米国人打交道,是你逼我跟他们联系的,你还说要锻炼我的能力。好了,这下出事了,你又把锅甩给我,反正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你做什么都对!那你去攻略宣冥呀,要我干什么?”

    248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它现在就是后悔,悔自己当初脑子进水,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乔亚楠去办。一个智商只有八十几的废物,再怎么培养也成不了天才,更何况她还不知道努力上进,什么都依赖别人。

    “算了,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248长长叹了一口气,快速交代:“我把赵博士被谋杀的消息放出去,打压海冥集团的股价,等海冥集团撑不住的时候你再站出来当救世主。有米国那边施加的压力,宣冥的处境应该更艰难,对我们反而有利。”

    乔亚楠原本还有一些愧疚,听见这话立刻就嘚瑟了:“你看,我这不是歪打正着了嘛!米国那边想整死海冥集团,我在最危难的时候站出来,宣冥肯定会对我感激涕零。计划没被破坏,反而更完美了,对吧系统?”

    248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交代道:“我去网上引导舆论,你先把宣冥敷衍过去。”

    两人的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坐在他们对面的宣冥绷着一张冷硬的脸,心中却充斥着熊熊燃烧的怒火。他知道乔亚楠是一个蠢货,却不知道她能蠢到这种地步。

    只因为得到一个系统,本该一无是处的废物,摇身一变竟成了华国最杰出的女科学家,这未免也太荒唐可笑了。

    为了任务,她可以谋取人命,盗窃成果,玩弄人心,出卖公司甚至是国家利益。她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要不是5G核心技术还掌握在她手里,宣冥真想买凶把人干掉。

    “你什么时候能把5G算法推导出来?”宣冥磨了磨后槽牙,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要那么阴冷。

    “我会尽量加快速度。宣总,请你相信我。”乔亚楠说了一句空话。

    “行,你出去吧。”宣冥甩甩手,满脸厌烦。

    乔亚楠察觉到了他极度郁躁的情绪,心里不由发紧,却又不能中止计划。如果不把这个强大的男人从天上拽下来,打入泥沼,他永远都不会低下头看见她的存在。

    “那我回去工作了,宣总再见。”乔亚楠退出办公室,面带犹豫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却又很快硬下心肠,头也不回地走了。

    宣冥拿起听筒,冷声吩咐:“孙敬书,你让公关部的人密切关注网络上的动向,一旦赵博士被谋杀的消息发布出去,立刻找人删除,然后控制舆论。另外再准备一笔资金应对股价暴跌。”

    那边连连答是。

    坐在一旁的特工惊讶道:“赵博士被谋杀的消息我们已经帮你压住了,谁敢放出来?”

    “不怕死的人自然会放出来。有些人为了利益,什么事不敢干?你给政府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尽量配合我们,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

    “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我们跟各个平台都打过招呼,他们不敢刊登赵博士的消息。”特工不以为意地摆手。

    宣冥剪开雪茄,叼在嘴里,冷笑道:“是不是我神经过敏,你等着看吧。”

    十几分钟后,各大网络平台竟然同时刊登了赵博士被谋杀的消息,还详细介绍了赵博士的死亡将会对海冥集团造成哪些负面影响。

    普通民众只觉得下手的人丧心病狂,业界人士和股民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于是不出半天,海冥集团的股价就跌了7个百分点,来自于境外的金融大鳄纷纷瞄准这块肥肉,准备分而食之。

    更诡异的是,这条消息是莫名其妙出现在各大平台的,谁都不愿站出来为此负责,更没法删除。

    舆论一直在发酵,股价一直在暴跌,局面已完全失控。

    宣冥很快就放弃了公关这一块,只一心筹措资金,准备拉升股价。那位特工意识到情况不对,已经回去向上级报告了。

    曾站立在通讯行业顶端的海冥集团正面临着一场生死考验,如果这次没撑住,或许就会宣告破产。

    公司里人心惶惶,唯独庄理照常工作,照常下班,一句话都没多问。

    他是坐地铁回去的,车厢里站满了人,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到处都是汗水的味道,也有淡淡的香水味夹杂其中,偶尔还会有脚气的腥臭,混合成一股难以名状的气味,熏得人脑袋发晕。

    但庄理却并不觉得难受,因为放眼望去,这里全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是他做梦都梦不到的美好。

    看着这些同胞,看着悬挂在灯杆上的属于故国的旗帜,哪怕脑子里时时刻刻响彻尖啸,庄理也觉得快活极了。

    他根据网络上查到的地址找回家,刚推开门就闻见一股再熟悉不过的香味儿。

    “酱肘子?”他舔了舔唇,脑子里闪过幼时拿着酱肘子啃的画面。看来这个国家与他的故国是同一个。

    “儿砸,你回来了!快坐下吃饭,爸给你炖了酱猪蹄!热乎着呢!”一名穿着花色大裤衩和白色老头衫的男人正笑哈哈地说话。

    他个子很壮,坐下的时候两只白胖的手轮番在大肚皮上拍打,像个弥勒佛。

    看见他慈爱的笑容,庄理不禁呆了呆。

    7480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嬉笑道:“宿主,我发现你真的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呢!你妈对你的好感度竟然是-66!这是亲人还是仇人?”

    庄理这才发现弥勒佛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五十多岁的年纪,长相普通,表情却格外阴沉,此时正瞪着眼睛看过来,瞳孔里满带凉意。

    这是“庄理”的继母常慧,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好感度为负并不奇怪。

    7480继续扫描庄理的父亲庄大海,语带嘲讽:“宿主,让我看看你爸对你的好感度是多少。你这种坏到骨子里的人应该是不会有人爱的吧。嘻嘻嘻,你爸对你的好感度是,是——”

    它说着说着就卡壳了。

    庄理挑眉道:“是多少?”这是他头一次主动询问某个人对自己的好感度。

    7480没吭声,庄理却已经猜到答案。

    不用说,庄大海对儿子的好感度一定是爆表,否则他不会接连卖掉家里的房产,只为了给儿子安排好下半辈子的生活。

    “庄理”不是一个好儿子,但庄大海从未嫌弃过。在他心里,儿子永远是最优秀的。

    “儿砸,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吃饭。爸把最大的肘子留给你。”庄大海戴上一次性手套,从盆里捞出肉最多,酱最足的肘子,放置在空盘里,还给儿子添了满满一大碗饭。

    庄理眼眶一热,双腿不由自主便走了过去。直到此时,他才真切地感觉到,这个世界将属于他,这个家,也将属于他。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