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十八:现代神棍58(恐怖之主的结局...)

    庄理坐在实验室里, 通过整整四面墙的巨大显示屏,跟进着每一个副本的情况。他不但要指点这些玩家把每一个副本里隐藏的每一张卡牌都找出来,还要告诉他们用以支撑这个副本的能量之源是什么。

    只有把这些能量之源也一并毁掉或带走, 这个副本才会永远消失。否则, 它只会在玩家离开后进入休眠状态,等待下一支队伍的到来。

    这些副本的能量之源要么是摆件, 例如自性地狱中的魔镜;要么是某个NPC, 例如绝望世界里的林诗雨;要么是偶尔闪现的不起眼的东西, 例如迷宫世界的恒星。

    找到这些能量之源, 玩家就能获得莫大的好处, 甚至一跃成为顶尖高手。也因此, 当庄理把能量之源的存在通过世界频道告知所有玩家时,大家都疯了。

    他们不但拿走了副本里所有卡牌,还把每一寸地皮翻过来, 刮走了能量之源。而曾经的他们,即便是一无所获,只要能从副本里活着离开就会很满足。

    于是, 失去了能量之源的支撑,一个个副本在玩家们离去之后骤然裂变,继而彻底湮灭。

    恐怖之主的宫殿里传来密集的爆炸声, 碎石和尘土从富丽堂皇的穹顶落下, 一条条裂缝出现在塑满浮雕的墙壁上。

    被恐怖之主豢养在宫殿内的宠侍纷纷赶来查看情况, 却在推开门的一瞬间被强劲的气浪掀上半空,落到地面, 然后一个个口喷鲜血, 无法站立。

    这气浪裹挟着摧枯拉朽一般的神力,从门内冲出, 扫荡着长廊,花园,前厅等处。一双无形的巨手摇晃着这座宫殿,让它慢慢土崩瓦解。

    被一个个光球环绕的恐怖之主,正在承受着接连不断地轰炸。此刻的他就像身上绑满了手榴弹的士兵,已然无处可躲,无力可逃。

    每一个光球都像一个黑洞,疯狂吞噬他的神力,然后把这些神力压缩成质量极密的一个点,再轰然爆裂。每一次爆裂所释放的能量,远比神力反噬更为可怕。

    那是神力的彻底失控,所形成的破坏力足以撕裂恐怖之主的每一个细胞,炸碎他每一寸骨头。他想逃,却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等待更多光球的爆炸。

    他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有人一举攻破他所有的世界?

    庄理靠倒在椅背上,一手托腮,一手轻轻敲击桌面,姿态慵懒地看着巨大光屏上一个接一个暗下去的小分屏,那是已经被摧毁的一个又一个副本。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骤然熄灭的小分屏也越来越多,直至整面光幕都变成了黑色。

    永恒的黑暗来临了,不过这黑暗是属于恐怖之主的,而非人类。

    四处帮人通关的玄冥也终于获得了喘口气的机会。他回到空间,静静看着这些逐渐陷入黑暗的光屏,眼里流转着更为危险的光芒。

    他知道,主神快来了。

    庄理预感到恐怖之主已无力支撑游戏世界,便在世界频道发了一条消息:

    看见这条通知,所有玩家都把任务管理器和自己的系统进行了绑定。

    品尝过一夜暴富的滋味,他们自然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用的作弊工具。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游戏世界已经不存在了。当明天来临的时候,他们再也无法进入任何一个副本。

    “你为什么骗他们?”玄冥低声问道。

    他正在等待黄毛和小刀的归来。今天晚上,他们准备回到蛮荒,亲手割掉恐怖之主的脑袋。那人死后,游戏世界将永远不复存在,把任务管理器与系统进行绑定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因为这些人从游戏世界里摄取了巨大的能量。他们会变成另一重隐患。他们的力量在现实世界也可以使用,如果游戏世界不存在了,他们也就失去了奋斗目标。一个人一旦迷失方向,就很有可能走上歧途。我担心他们会把平凡人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长为新的恐怖之主,所以我要为他们戴上紧箍咒。”

    “什么紧箍咒?”

    “我在每一个人的任务管理器中都植入了病毒――”

    庄理话没说完,小刀和黄毛就回来了。

    玄冥立刻说道:“我们出发吧。”

    庄理看了看几块巨大的光屏,发现玩家们已经结成了稳定的同盟,自己就能搞定最后几个副本,便道:“我也想去蛮荒看看。”

    玄冥只思考了一秒钟就把他扛起来,瞬间回到了蛮荒。

    正准备拿出道具刻画传送阵的小刀看了看周围的景色,不由愣住了,“老大,你现在已经可以撕开空间壁垒了吗?你的实力又提升了?”

    “不是撕开空间壁垒,是星轨。”玄冥没有过多解释什么。

    重新回到他体内的星辰之力让他可以打通星轨,前往任何一个他想前往的地方。他放下庄理,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颊,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叮嘱道:“你先躲进空间里去,完事了我来接你。”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巍峨城堡,语气森冷:“我进去杀个人。”

    至于杀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庄理很有身为弱鸡的自知之明,乖乖点头:“你去吧,我保证不出来。”

    他快速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荒芜、寒冷、阴暗、死寂的世界,入眼之处没有一片青草绿叶,更没有鲜花阳光,只有怪石嶙峋和漫漫黄沙,空中的乌云沉沉地压下来,令人喘不过气。

    一堆堆枯骨隐藏在怪石和黄沙之中,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这里果然是一个野蛮而又荒凉的世界。如果没有遭到主神的侵蚀,它绝不会变成如此破败的模样。它是孕育了玄冥的地方,可以想见在千年万年以前,它是多么灵气充沛、富饶美丽。

    “一切都会变回曾经的美好。”庄理忽然握住玄冥的手,无比坚定地说道。

    玄冥瞬间就领会了他的意思,于是轻快地笑了。

    “嗯。变好之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玄冥把小恶魔拉进怀里,极为珍惜地吻了吻他的唇。

    “进去吧。”玄冥轻轻一推,庄理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刀和黄毛抽出靴筒里的短刃,兴奋地催促:“走走走,开战了!干掉恐怖之主,头儿你就是蛮荒的王!”

    玄冥摇头失笑。他并不想当王,他只想为自己和小恶魔创造一个安稳的家,仅此而已。

    三人走近之后才发现这座宫殿已经快塌了,许多穿着华服的美人正惊慌失措地从里面跑出来,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侍卫的尸体。由此可见,那些生存在蛮荒的怪物已经循着血腥味找过来了。

    恐怖之主成了他们生吞活剥的目标。

    遇见这些怪物,玄冥自然不会手软,见一个杀一个,很快就闯入了内殿。

    而恐怖之主也已经引爆了最后几个光球,用以击杀围攻自己的“鬣狗”。

    身负重伤的他只能用这种“自损八百”的方法来保命。他原以为这些“鬣狗”死了,自己就能喘口气,继而循着密道遁走,找一个地方好好疗伤。

    然而提着一柄淬血长刀的玄冥就在这时大步走进来。

    看见他杀气四溢的双眸,恐怖之主终于还是露出了绝望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全盛时期的他都未必是玄冥的对手,更何况现在?

    “艹!这么惨?”黄毛被满身血窟窿的恐怖之主吓了一跳。

    小刀由衷感叹:“还是大嫂厉害。大嫂杀人不用刀。”

    谁说不是呢?庄理隔空就能把恐怖之主整成这样。

    玄冥一句废话都没有,抬腿便把恐怖之主踹飞,然后欺身上去,连连劈砍。从门外闯进来,准备分一杯羹的任务者们均被黄毛和小刀拦在殿外。

    早已奄奄一息的恐怖之主哪里是玄冥的对手,只几个回合就被一刀削掉了脑袋。

    玄冥一刀劈开这颗尚在空中飞行的脑袋,从中摄取了一张黑色卡牌,上书四个大字――毁灭之力。

    这力量自然也是属于玄冥的。

    主神以及k的爪牙从玄冥这里盗走了许多力量,又借用这些力量摧毁玄冥的世界。

    最卑劣的强盗也不过如此。

    三尺高的血柱从恐怖之主的断颈里喷射而出,染红了宫殿的穹顶。看见站在血雨中的玄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不断赶来争夺地盘的任务者们一个个都怕了,然后慢慢退去。

    然而玄冥却早已杀红了眼,一刀一个,把这些任务者全都解决。凡是踏进这座宫殿里的人都得死!

    不多时,地上就堆满了人头。

    “走吧,带你们嫂子逛逛荒原,看看风景。”确定没有人再敢闯进来,玄冥甩掉刀身上的血珠,一秒钟变成了性情温柔的好男人。

    黄毛和小刀:“……”头儿变脸的速度有点恐怖啊!

    路过中庭花园时,玄冥跳进一口喷泉,认真洗去满身血污。

    黄毛吐槽道:“头儿,大嫂知道你是来干嘛的,你洗啥啊。赶紧回去吧。”

    “发生在他眼前的杀戮我阻止不了,但我会尽量让他远离血腥,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玄冥跨出喷泉池,换了一套干净衣服,又嗅了嗅自己的胳膊,确定身上没有残存的血腥味,这才朝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