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十八:现代神棍59(主神降临)

    感应到玄冥的气息, 庄理马上从空间里出来,直接落入玄冥早已敞开的双臂。

    “我带你去看看我出生的地方。”玄冥紧紧抱住这具温热的身体,目中的血色终于完全消散。

    “好啊!”庄理眼睛微微一亮。

    “你们俩别跟着了, 回去的时候我会叫你们。”玄冥冲黄毛和小刀摆手。

    两个电灯泡立刻站在原地不动了。

    “就是这里。”玄冥背着庄理爬上一座怪石嶙峋的大山, 指着山顶的一个巨大天坑说道。

    庄理:“……”

    7480吐槽道:“神灵竟然是从坑里爬出来的?这逼格也太low了吧!”

    玄冥捏了捏小恶魔的脸颊,解释道:“亿万年前, 这是一口天池, 池里的水像天空一样碧蓝, 参天大树环绕着池水, 投下幽幽倒影, 落下缤纷花雨。偶尔, 我会被树叶摩擦的轻微声响吵醒,睁开眼看一看外面的世界,那时的蛮荒真的很美。”

    经由他的讲述, 庄理终于可以一窥久远蛮荒的景象。下有碧水,上有蓝天,绿树繁花簇拥周身, 徐徐微风与沙沙轻响在耳边萦绕,那是怎样一个宁静的世界?

    然而现在,一切美景都破灭了, 这里只有荒凉和死寂。

    这里变成了杀戮和绝望的温床。

    庄理暗暗压下心中的隐痛, 握住玄冥的手, 低声说道:“它肯定会变回曾经的样子。”杀掉主神,把被吞噬的能量和生机拿回来, 甚至把主神的力量也一并掠夺, 就能哺育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玄冥沉默片刻,忽然问道:“如果变不回呢?”

    他没明说, 但他知道小恶魔应该能懂得自己的意思。变不回就意味着他在这场决战中输给了主神。他一死,这个世界会更快地步入毁灭。最终,谁也逃不掉。

    所以,他必须为小恶魔找到一条出路。

    “那我们就把这里当成墓穴好了。”庄理指了指天坑,语气轻快地说道。

    如果玄冥死了,他会放弃继续穿越的机会,永远埋葬在这里。

    玄冥眉头一皱,正待反对,庄理已踮起脚尖,吻住了他冰冷的唇,呢喃道:“别自作主张地为我找什么生路,你死了,我去哪儿都不会有生路。你是知道我的,没有你在我身上拴着一根绳,我会变成另一个主神。我走到哪儿,就会在哪儿制造灾难和毁灭。所以你就当为别的宇宙做做好事,把我这个祸害留下吧。”

    说完,他紧紧抱住爱人的腰,把脸埋在他胸膛里,将自己泛红的眼睛藏起来。

    听见这些话,玄冥又心疼又好笑。

    他喉头梗塞得厉害,一时间说不出话,只能深深亲吻着怀中的人。

    7480眼泪汪汪地问道:“主人,你不会死的吧?你可是庄理啊!庄理的字典里没有失败。”

    “对,我不会死,不过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会送你走。”庄理在心中叹息。

    7480顿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玄冥搂着庄理在天坑边坐了很久,两人没说几句话,只是不断亲吻彼此,想起来就吻一吻,然后默默拥抱一会儿,渐渐把内心的不安都驱散。

    似乎只要他们可以待在一起,就没什么灾难是无法面对的。

    当夜幕降临时,两人才召唤小刀和黄毛,一起回到表世界。

    ---

    第二天,玩家们兴匆匆地打开任务管理器,却发现传送按钮失灵了,进入游戏世界的通道再也打不开了。

    不断有人在世界频道里询问情况,却都无人知道原因。还有人向庄理发送了SOS信号,问他怎么办。

    他统一回复:

    大家对他已经十分信服,于是纷纷回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

    只有少数人猜到真相,找上门来。

    “庄先生,我们要走了,感谢您的救赎。”于川深深鞠了一躬。

    站在他身后的烟鬼走上前来,用力拍打桌面,质问道:“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的系统莫名其妙增加了两个测试项目,一个叫黑心值,一个叫善心值。

    “这他妈肯定是你搞的鬼!昨天,我把我的任务管理器和系统绑定后,系统内部就多出一个隐藏文件夹,文件夹里存着这两个玩意儿。要不是我有定期清理内存的习惯,我他妈都发现不了!”

    她指着庄理的鼻子,语气凶恶:“川儿的系统里也有这鬼东西,你到底想干什么?”

    “别激动,庄先生会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于川轻轻拍打烟鬼的肩膀,语气温柔。

    庄理靠向椅背,轻笑道:“很简单,我利用任务管理器,在你们的系统里植入了病毒,增加了两个新功能。你们做了坏事,黑心值就会上升,上升到一定程度,你们存放在工具栏里的卡牌和金手指就会被锁死,然后你们会失去力量,变成普通人。

    “想拿到卡牌和金手指,你们只能去做善事,积累到一定的善心值才能兑换一张卡牌或一根金手指,慢慢恢复力量。

    “如果你们的黑心值达到了我设定的红线,那么你们的系统会自爆,然后把你们这些宿主一起炸死。如果你们想摆脱被炸死的危险,就去做善事,积累到最大数量的善心值,系统会把所有卡牌和金手指都还给你们,然后自动与你们解除绑定。”

    他摊开双手,耸肩道:“到那时,你们就彻底自由了。你们这些人从副本里掠夺了太多力量,流落到别的世界就是一枚枚定时炸/弹,足以把人类社会炸毁。所以我必须牵制你们,明白吗?”

    烟鬼:“……艹,你他妈是恶魔啊!你还负责拯救世界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样的解释,她的怒气竟然消泯了。与此同时,她越发觉得庄理这人心机深沉得可怕。只是一句小小的谎言,他就把所有人的生死都捏在了手心。

    谁他妈能想到利用任务管理器对系统做手脚?谁他妈能三两下就把游戏世界干翻?这些可都是主神的布局啊!一个凡人怎么能与神灵相抗衡?

    但庄理就能!别人只看得见眼前的利益,他却已经默默走到终点。就连神灵也不能阻挡他的路。

    烟鬼越想越毛骨悚然,越想越心服口服,表情便不知不觉缓和下来。

    庄理指了指坐在一旁的玄冥,说道:“拯救世界是我老公的梦想,所以也是我的梦想。”

    玄冥沉声一笑,目中满是幸福。

    于川早已猜到庄理的用意,于是感叹道:“您与玄冥先生的结合是全世界的幸运。”

    “幸运个屁!他这么干与主神有什么区别?主神用系统控制我们,他也用系统控制我们!他的心脏长满了窟窿眼儿!”烟鬼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然后纠结道:“那我回去之后岂不是要吃斋念佛?艹,这日子没法过了!”

    于川握住她不断挠头的手,柔声道:“有我在,你不用吃斋念佛。会有肉吃的。走吧,回家了。”

    烟鬼:“……”

    趁她愣神的时候,于川牵着她慢慢朝外面的阳光走去。

    过了很久,烟鬼隐含激荡的声音才依稀从门外传来:“川儿,你刚才是在跟我开黄腔吧?什么有肉吃?你给我说清楚!你不说清楚我咬你啦!”

    回答她的是于川温柔似水的低笑。

    庄理靠倒在玄冥怀中,悠长叹息:“我也想吃肉了。”

    玄冥吻了吻他的脸颊,也发出了温柔的低笑。

    ---

    这一天,不断有人来向庄理告别。

    这些人隐隐预感到,游戏世界永远都不会开放了。

    訾威满头大汗地冲进算命馆,嗓音里打着颤:“我师父说你帮我们把游戏世界摧毁了对不对?那些雾气没有了,全都消散了!不会再有怪物从里世界爬出来了,是吗?”

    他慢慢走进会客室,手脚发软地坐下。

    他原以为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再有阳光,但今天,雾气散了,阳光出来了!

    他无比迫切地盯着庄理,试图从他口中听到自己最渴望听见的答案。

    庄理在他灼热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嗓音轻快:“是的,游戏世界已经毁灭了。不会再有怪物从那里钻出来,大家安全了。你们龙组只需利用手中的卡牌,把之前跑出来的怪物杀死就可以了。”

    訾威一下子便瘫软在了椅子里,然后捂住脸,像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极致的狂喜让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宣泄。

    庄理和玄冥离开会客室,把安静的角落留给他。

    訾威哭了好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火云真人的电话,哽咽道:“师父,他承认了。你的猜测是对的,他帮我们把游戏世界打爆了。”

    火云真人淡淡地嗯了一声,仿佛很冷静,身后却爆发出一大群人的尖叫和欢呼。

    訾威又哭了,哭着哭着却又止不住地朗笑。

    离开算命馆时,他回头看了看,呢喃道:“庄大仙是真大仙啊!”

    与此同时,庄理用手背上的魔法阵召回了在外面觅食的瓶中恶魔,然后打包了一堆衣服,叹息道:“好了,我们可以去蛮荒了。”

    小刀和黄毛早已整装待发。

    玄冥打开星轨,把大家瞬间带入蛮荒。

    原本矗立在无尽荒原上的三座宫殿此时已经坍塌成了一堆废墟,秃鹫在废墟的上空盘旋,几个任务者在断瓦残垣中翻找未曾被人捡走的宝物。

    玄冥把庄理揽到身边,对小刀和黄毛说道:“你们去通知所有队员,让他们尽快离开蛮荒,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回头。”

    小刀和黄毛心里一紧,立刻追问:“头儿,为什么?”

    “因为主神要灭世了。”庄理指了指远方。

    小刀和黄毛顺着他的指尖看去,这才发现天边的乌云竟然被一柱白光洞穿,千万条紫色闪电从昏暗天空落入地面,劈开山峦,造就浩瀚声威。

    整座荒原都在颤抖,似乎在匍匐着迎接神灵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