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少年魔王

    “三小姐,往前跑,不要回头!”

    黎苏苏有意识的时候,猛然被人推了一把。

    她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十二月的天,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积雪,彻骨地冷,身上也疼。

    快要撞到山坡下的树时,黎苏苏手腕上,凭空出现一个白玉手镯。

    手镯流转着五彩的光芒,这股力量,堪堪稳住了她的身子。

    黎苏苏头晕目眩,好半晌才缓过神。

    入目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她从地上坐起来,发现自己实在是狼狈。

    身上的粉白袄子一片脏污,发髻散落下来,脚上绣鞋也掉了一只。

    苏苏撑住树干,从地上爬起来。

    她手上的玉镯里,传来一个小正太的声音,它一本正经地说:“主人,这就是五百年前的人间。”

    天上还下着鹅毛大雪。

    苏苏伸出手,雪花落在她掌心,转瞬被她的体温融化,空气中充斥着浓厚的灵气。

    她苍白的小脸上,露出星星点点的惊讶。

    五百年后的世界,将会到处一片黑雾,魑魅魍魉横行,灵气稀疏,少得可怜。

    “叶夕雾愿意让出身体。”玉镯顿了顿,说道,“她说,她希望你未来,能从那个魔鬼手中,保住她的父亲和祖母。”

    苏苏应了一声,问道:“我现在是叶夕雾了吗?”

    “对,穿越五百年,我没有灵力了,主人,我要开始休眠,有生命危险时,你再叫我。”

    苏苏点头。

    很快,手镯上的光芒黯淡下来,陷入沉寂。

    苏苏闭上眼,原主叶夕雾过往的记忆,开始出现在苏苏脑海里。到底不是自己的身体,记忆断断续续,十分模糊。

    叶夕雾是叶将军家的三小姐,也是叶家唯一的嫡女。

    前段时间落了水,病得很重,久久不愈。她的祖母担忧她,带她去天华寺上香。

    没想到,在庙里,叶夕雾和贴身丫鬟银翘,一同被山贼掳走。

    叶夕雾和银翘,趁着山贼不注意,逃命下山。

    主仆俩没跑多远,就被山贼发现。

    苏苏穿到叶夕雾身上,刚好就是这一幕,丫鬟推开了原主,让原主逃跑。

    苏苏脚上一阵疼痛,她低头看,脚踝肿得老高。

    她抬手,下意识想掐一个治疗的仙诀,好半晌才想起,自己现在成了个普通的凡人。

    没办法,苏苏忍住痛开始找出路。

    她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雪地中,边走边掩盖雪地上的痕迹,她喘着气,没有停下脚步。

    不知道山贼什么时候会回来,如果现在发现了她,她的处境绝对不会好。

    一个弱女子,落到山贼手中,想也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她走了没多久,雪地里窸窸窣窣响起一阵脚步声。

    苏苏连忙躲在一块石头后面。

    果然,没一会儿,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出现在附近。

    “废物东西,不过一个女人,你们还真让她跑了!”为首的人,喘着气,一掌打在手下的头上。

    “大哥。”手下挨了打,却不敢反抗,不安地说,“我们的情报有误,那小妞不是什么富商的女儿,而是叶大将军的闺女。”

    山贼头子脸上的横肉抖了抖,脸色也非常难看。

    哪个山贼不怕朝廷的兵马?

    他眸光变得狠戾:“既然这样,更要找到人,以绝后患。”

    “看老子做什么,还不去分开去找!”

    苏苏窝在石头后面,心跳得飞快。

    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这种紧张感,让苏苏蜷缩成一团。

    好在脚步声在她身边顿了顿,又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苏苏半晌也不敢动弹。直到他们没了动静,她这才探出头,雪地里脚印杂乱,山贼们已经不见了。

    苏苏站起来打算离开,突然,一个掉头回来的山贼大喊道:“大哥,来人,那女人在这里!”

    顾不得那么多,苏苏掉头就跑。

    她脚上很疼,身后的山贼已经追了上来。

    她慌不择路,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

    几支箭矢嗖嗖射向她身后,山贼应声而倒。

    苏苏惊讶地抬眸,看见一张清隽的脸。

    少年一身白袍,几乎与雪地相融,他脸颊瘦削,漆黑的眸,显得有几分冷漠。

    他皮肤很白,红唇乌发,漂亮得惊人,但因为一双平静淡漠的眼睛,并没有显得女气。

    苏苏撞到他时,他一动不动,在触及到她的目光时,略微转开眸。

    少年扶住她,低声说:“对不起,三小姐,我来晚了。”

    苏苏不明所以,只好摇摇头。

    几句话的功夫,山贼们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已经逃命去了。

    少年身后的士兵冲苏苏抱拳:“三小姐!属下来迟。”

    苏苏焦急道:“银翘还在他们手中,我们赶快去找银翘。”

    少年黑眸看着她,颇为沉静:“好,我让人去找。”

    士兵们分散找银翘去了。

    少年低眸,询问道:“你受伤了?”

    还不待苏苏答话,他默默打横抱起她。少年心里,已经做好她扇自己一耳光的准备。

    可不曾想,什么都没发生,怀里的少女分外安静。他手指动了动,涌上几丝疑窦。

    苏苏搂住他脖子,心里不安。

    有个很大的问题。

    她虽然有部分叶夕雾的记忆,但是她无法把人对号入座。

    所以,眼前这位,到底是谁?既然带兵来找自己,大概率是个好人。

    犹豫许久,苏苏轻轻一扯他袖子。

    少年看向她。

    苏苏抿抿嘴,小声说:“我刚刚掉下山坡,撞到了头,记忆有些紊乱,我不认得你了……”

    话音一落,少年眼里生出几分古怪之色。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她几眼,最后平静道:“我叫澹台烬,三月前,我们成了亲。”

    此话一出,苏苏僵在他怀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再次打量他,忍住眼里的惊悚。

    少年把她抱得更紧一些,轻声问:“三小姐,你冷吗?”

    我不冷,你放开我,我怕啊。

    眼前这个看上去孱弱漂亮的少年,竟然就是五百年后的魔王!

    那个动辄拧断人脖子,捏碎人魂魄的魔王?

    她靠在他胸前,能感觉到他颀长的身躯下,瘦骨嶙峋,骨头硌得她疼。

    苏苏没敢抬头,并且真情实感开始发抖。

    她觉得现在她可以去回答一个问题。

    问:穿越到五百年前,被自己的童年阴影抱在怀里,是什么感受?

    身体一阵窒息,苏苏两眼一黑,吓晕了过去。

    少年行走的步子顿住。

    他面无表情低眸,看着怀里的少女。

    她又在搞什么?

    少女脸色发白,眼尾沾上一滴泪。这张平时张扬跋扈的脸,在此时,竟然显得有几分可怜。

    他迟疑片刻,抱着怀里的人,步子从容往山贼窝外面走。

    没多久,叶将军手下的士兵,带回来了叶夕雾的贴身丫鬟银翘。

    那丫头倒在雪地中。

    澹台烬静静看着地上那具尸体。

    银翘身上数十道刀伤,腹部一个血洞,脸已经血肉模糊。

    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血腥气。

    士兵问:“质子殿下,怎么处理?”

    他唇角动了动,轻描淡写道:“死了啊,那就烧了吧。”

    语气就如同轻飘飘地说,今年冬天这场雪,下得真大。

    *

    马车晃晃悠悠间,黎苏苏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自己小时候。

    她出生在五百年后,是第一仙门掌门之女。

    本来是个金贵的身份,然而黎苏苏是个倒霉蛋子。

    这事说来话长,她那个时代,邪魔当道你敢信!

    简单来说,妖魔成了主宰,修真者和人们都苟起来,反而成了见不得光的存在。

    世界变得这样怪异,原因在于,妖魔们有个武力值逆天的魔王。

    魔王横空出世,实力强横,手段残忍,仙门被打得节节退败,无数仙尊陨落,最后剩下的宗门,只能躲起来苟延残喘。

    天空灰暗,魔气盖住灵气,无法修行。人间瘟疫肆虐,尸横遍野。

    黎苏苏就在这样的世界长大,哦,是苟得好,勉强长大了。

    她这个梦,梦到了她小时候。

    那时候她刚刚化形,对什么都好奇。

    爹爹老是吓她:“不听话乱跑,被妖魔抓住,就会把你丢给魔王。”

    青衫仙尊指着第一个灵位。

    “看见没,这是你大师叔,魔王杀的。”

    又指向第二个灵位。

    “这是你五师叔,魔王杀的,魂都散了。”

    手移到第三个灵位,小萝莉苏苏扎着两个揪揪,委屈接话道:“我知道,这是二师伯,也是魔王杀的,死的时候连同他的本命法器,都一并被捏碎了。爹,你每年都这样说,人家都会背啦,我不会乱跑的。”

    掌门见吓着了闺女,满意地点点头。

    惜命好啊,惜命苟得久。

    无数心高气傲,试图挑战魔王的仙人,现在都成了一抔黄土。

    莫说别的,残魂都不剩一缕了。

    没多久,小苏苏和爹吵架,她生气极了,第一次离开衡阳宗。

    小苏苏心想,她就在宗门口徘徊,吓吓她爹就回来。

    下一秒,她被妖魔抓走了。(╯‵□′)╯︵┴─┴

    那时候她不懂事,却也怕惨了,知道今天恐怕得凉。魔王宫殿鲜血汩汩,阴森昏暗,苏苏化作原型,用翅膀盖住脸颊,嘤嘤直哭。

    妖魔们把她献给魔王,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这尊杀神。

    杀了她一堆师叔师伯的男人。

    他很高,坐在王座上,周身萦绕着黑雾。

    黑色的斗篷包裹着身体,仅露出的一双眼睛毫无感情。

    魔王肤色惨白,他撑着下巴,睥睨着她。

    魔宫灯火烧得“噼啪”作响。

    她年岁尚小,被老爹培养成了一个特别惜命的怂货,抖得像只小鹌鹑,泪汪汪的,哭得直打嗝儿。

    男子伸出修长苍白的手指,拎起她打量了许久。

    小苏苏蜷缩在他掌心,嘤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魔王看够了,冷漠抬手,把她扔回了衡阳宗。

    谁也不知道,魔王为什么没杀苏苏。

    但这直接影响到,若干年后,长老们决定挑选一个倒霉蛋子,送到五百年前,来阻止魔尊觉醒。

    他们选了最菜的黎苏苏,希望她拯救世界。

    黎苏苏:“……”

    有句骂人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梦里,一排灵位包围着苏苏。

    苏苏猛然吓醒。

    她已然不在那片雪地,身下的床铺温暖,房间里萦绕着淡淡的暖香。

    炭火烧得正旺,让她脸颊染上浅浅的绯红。

    眼前一个十五六岁大的丫头,小心翼翼行礼:“小姐,你醒了。”

    她扶起苏苏,喂苏苏喝了口水。

    苏苏喉咙很痛,呛得咳嗽几声。小丫头脸色瞬间惨白,跪在地上:“小姐饶命,春桃不是故意的。”

    说罢,便磕起头来,一声一声,撞得地面砰砰作响,不带含糊的。

    显然怕苏苏怕得要命。

    苏苏表情很复杂。

    原主叶夕雾,性格乖戾,几近凶残。看看她把人家吓成什么样就知道了。

    她以后就要扮演这样一个人。

    “你起来吧,不怪你。”

    春桃忐忑打量苏苏的脸色,换作以往,小姐身体不适,定不会轻饶了她。

    仔细观察小姐脸色,见三小姐只有些许不耐烦,确实没打算惩罚自己,春桃松了口气,连忙把茶杯放好。

    “这是在哪里?”苏苏问道。

    小丫头说:“已经不在寺里,回到了府上。小姐,你烧了两天。”

    苏苏四处看看,鼓起勇气问:“春桃,澹台烬呢?”

    喊魔王名字对她来说很新奇,五百年后,大家都只称他“魔王”或者“魔君”。

    春桃观察着她的脸色,小声地说:“质子殿下回府后,就在冰面跪着,春桃帮您监督着的,他绝对没有起来。”

    苏苏凝噎地看着春桃,什、什么着?

    跪着!

    脑海里零星闪过些许片段,苏苏的脸色骤然变得十分精彩。

    原身被抓走前,让澹台烬回来后跪着。苏苏昏迷了两天,也就是说,澹台烬在冰天雪地里,已经跪了两天。

    苏苏有气无力道:“拿镜子来。”

    春桃连忙递上一面铜镜。

    镜子里,映出一张青涩的脸,约莫十六七岁大。杏眼上翘,樱唇小巧,称不上绝色,偏向于邻家小姑娘型的好看。

    苏苏的重点,并不是看原主叶夕雾长什么样。

    她对着镜子打量许久,冗长的沉默。

    久到春桃战战兢兢,忍不住问:“小姐,你在看什么。”

    不会又在怨自己生得不如大姑娘有风情吧?

    苏苏心道:师伯教过,口为壬癸北方中,唇若丹朱势要长。齿白细多齐更密,自然平地作公王。

    现在她一样不占,看这面相,注定活不过二十,是早夭之命。

    想起外头跪着的澹台烬。

    淦!完蛋。

    苏苏生无可恋往床上一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