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脱险

    赤炎蜂在他脚下,不敢挣扎,它觉察到少年身上传来的血肉味道,蕴含着让人垂涎的力量,但是另一种威压感,让它只能匍匐在地。

    并且深深恐惧他。

    澹台烬松开脚,赤炎蜂朝着苏苏而去。

    苏苏身姿轻灵,但是力气不够大,剑砍在赤炎蜂身上,它们外壳过于坚硬,碰撞出“铮”的一声,她还需要吃力地再补上几剑。

    苏苏不明白,为什么周围原本攻击其他人的赤炎蜂,突然全部掉头朝她袭击。

    现在的赤炎蜂,早已不是才放出来的模样。

    杀过不少人的它们,身形巨大可怖,锋锐的口器,令人胆寒。

    一只她勉强能应对,可是突然五六只围攻她,苏苏不得不开始狼狈地闪躲。

    若她还是仙体,掐一个决便可以解决这些怪物,可惜她现在是凡人之躯,转眼便危险横生。

    她先前救过的人,见她陷入可怕的困境,吓得撒腿就跑。

    澹台烬眼睛微眯,嗤之以鼻。

    这就是炎凉的世态,不堪的人心。他试图在苏苏脸上找到愤怒,可是什么都没有。

    少女粉白的披风已经掉落在地,她袄裙上也沾满了泥。

    然而她眼睛依旧干净澄澈,她甚至没有去看那些逃跑的人,专心致志对付着眼前的怪物。

    澹台烬眼中蒙上一片阴翳。

    为什么她不生气,那些背叛者,不是该死吗?一种难以控制的怨恨之感在心里升起。

    从他把叶夕雾抱出山贼窝,她撞到脑袋以后,就变了不少。以前的叶夕雾,自大残暴,令人生厌。

    现在这个,却完全不同。

    她像山涧流下来的水,轻快澄净,却斩不断、击不碎,光看着她,骨子里的阴暗,便开始一点点啃噬他的骨头,让他战栗。

    现在,她已经没了利用价值。

    这个愚蠢的女人,想把结春蚕下到叶冰裳身上。

    澹台烬当时本想让叶夕雾和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滚在一起,想到她的身份,他干脆自己吞了另一剂药。

    果然,他顺利摆脱了皇宫那个地方。

    既然她那日没被山贼杀死,便今天吧。

    叶啸之女死在王府,不是个很好的结局吗?

    澹台烬看了眼自己的手背,狰狞青筋清晰可见,血液流动,让他的心脏都开始亢奋。

    苏苏的剑已经被赤炎蜂的外壳震落,她险险避开攻击,不得不往密林深处逃去。

    她试图借由林木间的缝隙,来挡住赤炎蜂庞大的身躯。

    可惜它们横冲直撞,悍不畏死,把树木撞倒,跟了上去。

    澹台烬从转角走出来,他冷冷看了一眼她消失的方向,朝王府外面走去。

    *

    苏苏闷头狂跑。

    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如今多狼狈,几只庞大的赤炎蜂跟在她身后追。她不敢把这些怪物往凡人堆里带,只好往偏凉的树林跑。

    赤炎蜂指甲盖大小的时候,倒是很可爱。

    但是任何东西,当它变得巨大的时候,就狰狞可怖了。

    它们眼睛像灯笼,里面流转着暗红色的光,口器还长着锯齿。

    叶夕雾的身体娇弱,苏苏好几次差点被石头绊倒在地。

    她咬紧牙关,根本不敢停下来。

    但是它们依旧很快追上了她。

    苏苏已经没了剑,她借力树干翻滚,避过一击。

    下一刻,另一只赤炎蜂试图撕碎她的身体。

    苏苏心中一紧。

    手腕上的镯子光芒乍现。

    “小主人!”

    赤炎蜂被定住。

    苏苏激动得想哭:“勾玉!”它可算醒在了关键时候,再来晚点,她就一命呜呼了。

    勾玉也很震惊:“凡间怎么会有这种妖物。”

    而且一群追着它的小主人。

    很不正常啊。

    勾玉语速飞快道:“我暂时定住了它们,小主人快跑。”

    苏苏也不废话,掉头就跑。

    勾玉指挥道:“前面有个坑,小主人你跳进去,用积雪和落叶盖住自己,遮住气味。赤炎蜂眼神不好,往往靠气味找人。”

    果然,不远处有个坑,苏苏毫不犹豫往里面一跳。

    她也不顾脏不脏冷不冷,飞快用积雪和枯枝盖住自己。

    勾玉愧疚道:“对不起小主人,我不能帮你用灵力杀了它们。”

    它的灵力丝毫不敢浪费,否则将来便无法带着苏苏,穿越回五百年后了。

    苏苏一边快速埋自己,一边乐观地安慰它:“谢谢勾玉,我没事。”

    那些赤炎蜂慢许多拍追上来,失去了她的踪影和味道,很是茫然,乱转了好几圈,飞远了。

    苏苏吸取上次的教训,许久没敢动弹,直到勾玉说:“小主人,它们离开了。”

    苏苏这才扒开积雪,从坑里爬出来。

    她手脚冰凉僵硬,呼呼喘着气。

    勾玉只觉醒了片刻,又敛住光芒,再次进入休眠状态。

    积雪化在苏苏脖子里,她冷得瑟瑟发抖,折了段树枝撑住身体,吃力地往外走。

    还没找到澹台烬呢。

    将军府的人,可不会在这种场合拼死寻他。

    他死,和她自己死,都是任务失败,没有什么区别。

    只希望少年魔王命硬些,别被喽啰妖物给杀了,撑住她找到他。

    *

    短短时间,宣王府便成了人间炼狱。

    澹台烬走出宣王府,还没找到叶啸,突然被几个紫衣侍卫按住。

    他眸中一暗,却挣脱不开。

    紫衣侍卫们掳了人,往另一处掠去。

    华丽的轿子上,雕刻着九头鸟,脸色难看的赵王,头发凌乱坐在里面。

    赵王气急败坏对一个白衣男子道:“虞卿,这小野种就是那个大周的战俘,你要问什么,就问吧!”

    白衣男子握着折扇,笑吟吟一拱手:“多谢殿下。”

    赵王摆摆手,惊恐感还没消退。

    如果不是他的门客虞卿反应及时,带人护着他撤退,他就要被那些鬼玩意穿透脑袋了。

    他可不是萧凛,有出神入化的武功。那种情况动作慢点,绝对跑不掉。

    尽管如此,他死了一群死卫,这才逃出来。

    这损失让赵王心疼得不行。

    “质子殿下,在下虞卿,冒昧把质子请过来,想问质子几个问题。”

    澹台烬敛住阴冷的神色,看着虞卿道:“你问吧。”

    虞卿笑盈盈道:“如果在下没猜错,这赤炎蜂,是从你们周国皇宫流出来的吧。”

    澹台烬困惑地道:“容先生说的,我一概不知。”

    少年垂眸,声音轻轻的:“我六岁就来了大夏为质,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些怪物。”

    虞卿审视地打量着单薄的少年。

    “那么在下能否知道,质子是如何从宣王府中逃出的呢?”

    “我一直躲着,后来跟着宋大人的家眷逃出来。”

    虞卿皱眉。

    眼前的少年脸上还带着几分畏惧之色,他的话也毫无漏洞。难道这个周国质子,真是一颗没用的废子?对周国皇室那些腌臜事,一概不知吗?

    赵王突然站起来,一脚踹在澹台烬肩膀上。

    肩膀一阵钝痛。

    “敬酒不吃吃罚酒,知道什么,立刻全部告诉本王。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们周国,已经准备向我大夏开战。”

    “你一个废物东西,本王碾死你,比碾死一只蝼蚁还容易。”

    赵王抬脚,暴虐地踩住澹台烬地上的手指。

    赵王武功不行,施刑和虐待人,却很有一套。他脚下一用力,少年骨节响动,竟是生生被他踩碎了指骨。

    虞卿挑眉,倒也没说话。

    这时候,哪怕澹台烬是无辜的,但是赵王损失那么大,如此狼狈,必定要找人撒气。

    澹台烬的脸,紧贴着雪地。

    赵王踩碎他手指那一刻,他闷哼一声,眸中黑雾森森。

    澹台烬痛恨自己这具身体,如此无力。

    他生来血肉奇特,邪物怕他,他一滴血,便可以杀死怪物。

    然而他自幼不能习武,根骨奇差,连赵王这种渣滓,都打不过。

    倘若还在宣王府中,他动动手指,就可以让赤炎蜂杀死赵王一行人。让赵王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然而此刻,他弱小得、真如赵王口中的蝼蚁。

    赵王需要发-泄,一想到那些可怕阴暗的东西,是从周国出来的,他阴森森地看着足下的少年,怪笑了一声。

    这小杂种,还是周国皇子呢。

    然而只配匍匐在他脚下。

    “本王看质子这些年过得不错,今日在宴席上,气度不凡。本王险些不认得你,质子是个忘了旧情的人,本王可不是。”

    赵王双腿分开,撩开衣袍。

    “质子想走,也简单,本王帮你回忆一下,幼时的质子,是什么模样。”

    “跪着爬过去,本王今日便放你回将军府。”

    “否则……”他诡谲笑道,“六弟的府上死了人,可不关本王的事。”

    虞卿叹了口气,怜悯地看着地上的少年。

    澹台烬面无表情。

    过了许久,他从地上爬起来。

    赵王笑道:“就是应该这样,质子从小到大,都是个识时务的人。你可要记得,以前不听话,你那奶娘,伺候本王的手下们,生生去了半条命。”

    澹台烬垂下头,指尖惨白,眼里淬了两块阴暗的冰。

    那些令人作呕的记忆,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里。

    挣扎、哭喊、哀求……伴随着肆意的笑声。

    他像地上一滩烂泥,赤红着双眼看他们作恶。

    无用的反抗……

    澹台烬闭了闭眼,正要动。

    一个雪球,猛然狠狠砸在赵王脸上。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赵王被砸得后退一步,脸上碎了一滩雪,他脸色难看,阴沉地朝一旁看过去。

    澹台烬也抬起头。

    雪光尽头,一个全身狼狈的姑娘,愤怒得快要燃烧起来。

    她拄着树枝,像握着天底下最锋锐的宝剑,毫不遮掩地对上赵王目光,气得脸色涨红。

    “赵!王!”苏苏咬牙道。

    我淦你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