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报复心

    苏苏之前对抽邪骨的事情,毫无头绪,赤炎蜂一事,倒是给了她启发。

    上一次仙魔大战,距今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

    仙尊们陨落无数,但是妖魔被尽数镇压在荒渊,封印在结界里面。

    自此人间安稳。

    修真者功成身退,元气大伤。每过百年,仙山才会收资质极佳的弟子。

    苏苏来之前,问过爹爹——

    “我可以去找五百年前的爹爹求助吗?”

    青衣仙尊叹了口气:“不可,五百年前我在闭关,恐怕几十年后,才会出关。”

    “那我可以去找娘亲吗?”对此,苏苏很期待,她没见过自己娘亲。

    青衣仙尊难得沉默:“你寻不到她。”

    他这样说。

    苏苏再追问,爹爹却不愿多讲了,神色带上一丝哀愁。

    爹娘都找不到,苏苏却不能寄希望于同门。

    一来这时候仙山关闭,修真者不会来凡间招弟子,苏苏根本去不了仙山;二来她即便说了实话,有人愿意相信她,但他们也没有抽取邪骨的办法。

    如果有,五百年后何至于陨落呢?

    苏苏唯一的希望,在于镇压荒渊的那只神龟上。

    神龟活了数万年,兴许只有它,知道抽出邪骨的办法。

    神龟沉眠于荒渊,但如今既然有妖魔从荒渊里逃出来,神龟必定苏醒!

    她只要到达荒渊,便可以知道方法了。

    苏苏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毕竟邪魔跑出来,并不是好事,这意味着,封印松动,连邪魔们都觉察到,他们的魔神即将苏醒。

    尽管他们现在还找不到澹台烬。

    五百年后三界动荡,说不定就是从此刻开始的。

    封印松动,神龟醒来,是抽出邪骨的希望,也意味着危险开始。

    如此,更不能让澹台烬在这时候死亡,他一死,邪骨苏醒,到时候邪魔冲破荒渊,就没她什么事了。

    苏苏想了想,喊来管家:“你可否帮我买些符纸和朱砂来。”

    管家很诧异:“三小姐,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妖物现世,府里备着辟邪的东西,总是好的。”苏苏道,“记住,符纸要百年以上的桃木制成,朱砂要猛兽之血。”

    苏苏没灵力,但好在学过画符。

    管家很为难,见苏苏坚持,他只好点点头:“我帮小姐去找找。”

    他一走,小乞丐来禀报:“小姐,三公子又去了赌坊!”

    苏苏给他一锭银子:“谢谢你。”

    她戴上面纱,带着春桃去了小乞丐口中的赌坊。

    苏苏在对面的茶楼里坐了一会儿,果然见三公子叶哲云同尚书公子勾肩搭背出来。

    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分外灿烂。

    赌坊老板模样的人送走了他们,过了好一会儿,苏苏叮嘱春桃留在原地,这才出去。

    她找到赌坊外面招揽生意的小哥,歉意地说:“烦请小哥通传一声,我来替叶三公子偿还剩下的赌债,你看看这些够不够。”

    她拿出几锭金子。

    小哥诧异地说:“姑娘,三公子的赌债,前几日不是已经还清了吗?”

    苏苏心里了然,想到莲姨娘估算的失窃财物价格,又道:“我以为前段时间叶三公子的六千两银子,不够还给贵坊呢。”

    小哥挠挠头,很是不解:“三公子只欠了五千两银子,前段时日已经还清。”

    “这样啊,是我记错了,那我不叨扰了。”

    苏苏本来还不确定东西二公子还是三公子拿走的,现在倒是明白了,是叶哲云。

    六七千两银子的东西,她那三哥也不知道换了多少钱。

    看他毫不心虚的模样,想来不知道后果多严重。或许,他知道后果,但是觉得一切有澹台烬帮他扛。

    春桃也明白过来,愤愤道:“三公子太过分了,连老夫人的玉观音都拿走!还栽赃给了质子殿下。幸好小姐查清了事实,不然质子殿下得受不少罪。”

    “打断手吗?”苏苏想起上次的话。

    春桃摇头:“不一定,但如果是质子殿下,莲姨娘一定不会放过他。”

    莲姨娘看着和善,但下人们都知道她佛口蛇心。

    春桃问:“小姐,现在怎么办?”

    “先回府吧。”

    苏苏才到将军府,喜喜急忙迎出来:“三小姐,你可算回来了,老夫人发现玉观音不见,气得心口疼,莲姨娘挨了训,为了安抚老夫人,要拿质子出气呢!”

    苏苏也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多久,连忙和喜喜去厅堂。

    但是这回心里有数,她半点儿也不着急。

    又是上回那个场面,只不过这次老夫人和二三公子都在,叶储风低眉顺眼坐在椅子上,努力减小存在感,叶哲云则吃着葡萄,幸灾乐祸地看着澹台烬。

    老夫人捂住心口,对澹台烬道:“你若是不把玉观音找回来,将军府容不得你!”

    苏苏连忙搀扶住老夫人:“祖母,您消消气。”

    她也知道玉观音对老夫人的重要性,要说多值钱倒是不至于,但是那东西是通慧方丈未圆寂前,亲自赠予老夫人的。

    意义非凡。

    莲姨娘道:“三小姐,你也看见了,质子做了此等腌臜事,总有人得负责。”

    苏苏帮老夫人顺着气,有些想笑:“那依莲姨娘看,偷了玉观音和二姐姐嫁妆的人,该如何惩处呢。”

    莲姨娘叹了口气道:“质子只要说出玉观音的下落,那便从轻处罚,打三十板子罢。”

    三十板子,好一个仁慈,若是身子弱,就去了半条命。

    叶哲云嬉皮笑脸道:“三妹妹,姨娘已经十分仁慈,你不会舍不得吧?”

    此话一出,澹台烬看向苏苏。

    苏苏支着下巴道:“三哥说什么呢,我当然不会舍不得。”

    澹台烬抿了抿唇,眼神骤然沉了下去。

    莲姨娘说:“质子,你还是快些说出玉观音的下落吧。”

    澹台烬冷冷地说:“不知道。”

    叶哲云咬着葡萄,煽风点火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祖母,姨娘,是不是应当从重处……”

    澹台烬看向叶哲云,漆黑的瞳,仿佛深不见底的漩涡。叶哲云难得心里一怵,讪讪闭嘴,没再添油加醋。

    莲姨娘见老夫人阴沉着脸,连忙道:来人,把质子……”

    “等等!”苏苏说。

    莲姨娘不悦道:“三小姐,上次妾身信任你,这才拖了那么久,这次你不会还要包庇质子殿下吧。”

    她心里十分不满,叶夕雾是老夫人的心尖儿,老夫人自然不会责备,老夫人只会指着自己骂。

    “我当然不会包庇谁。”苏苏笑着说,“姨娘,你说得对,犯了错的人,必须狠狠惩处。”

    苏苏苦恼地说:“三十板子啊,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住。”

    莲姨娘心里撇撇嘴。

    这种丧门星,死了说不定还好些,也就叶夕雾不知道检点,招惹了这么个玩意回来。

    “三小姐说笑了,家有家法。”

    苏苏了悟地点头:“既然莲姨娘都觉得没事,那就把三哥拖出去吧。”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莲姨娘震惊道:“你说什么?”叶哲云可是她的儿子!

    苏苏说:“拿走东西的是三哥,他全部拿去还了赌债呢,莲姨娘,不会换作是三哥,你就要包庇了吧?”

    叶哲云脸色大变,站起来:“叶夕雾,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东西就是那个野种拿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简单,夕雾也怕冤枉了三哥,不如三哥坐着,祖母派一个人,去如意赌坊问问。三哥一个月月钱,不过几十两银子,事情很容易真相大白。”

    老人脸色难看,揉着眉心抬手:“赵福,派人去问问。”

    莲姨娘见叶哲云脸色煞白,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她的镇定全部消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膝行至老夫人面前:“老夫人,三公子年轻气盛,只是一时糊涂,求您网开一面放过他吧。”

    叶哲云也噗通一声跪下了:“祖母,都是李尚书家公子带我去的,我再也不敢了!”

    老夫人跺了跺拐杖:“莲姨娘,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

    莲姨娘抽泣道:“三公子会把玉观音找回来,妾也愿意补上二小姐的嫁妆。”

    苏苏眨眨眼,提醒道:“家有家法,不过,既然犯错的人是三哥,那就从轻处罚,打三十板子,便罢了。”

    莲姨娘脸都要绿了,开始磕头:“使不得啊,三公子自幼身体弱,三十板子,会要了三公子的命。”

    她现在后悔莫及,提起三十板子的事。

    叶哲云腿也开始颤抖:“祖母,祖母,我知错了。”

    苏苏捻起一颗葡萄:“莲姨娘,你不是说三十板子没事吗?怎么澹台烬受得,三哥受不得,这是什么道理?”

    莲姨娘流着泪厉声道:“三小姐,妾跟你无冤无仇,你何故如此对三公子。”

    “可是澹台烬又招谁惹谁了呢?”苏苏毫不退让。

    老夫人盯着莲姨娘,说:“够了!”

    “莲姨娘在自己院子里好好反省两个月,赵福去把玉观音赎回来,至于叶哲云这个不孝的混账,去祠堂里跪两天,不许任何人给他送吃的!”

    这样的惩罚,让莲姨娘松了口气。虽然这样冰冷的天气,跪两天很难熬,但是儿子总算没有受别的苦楚。

    老夫人到底念着叶哲云是她亲孙,只让叶哲云反省。

    苏苏震惊地看向老夫人,老夫人神色疲惫,让人扶她离开。

    竟然就……这样?

    换作澹台烬,今天会丢半条命。

    是叶哲云,竟然就只跪两天。

    她一直相信的,似乎摇摇欲坠。爹爹明明说,世间虽有不平事,可是只要我们愿意捍卫,总会有个好结果。

    苏苏到了人间才发现,原来人和人之间,同人不同命,生来就不公平。

    她握拳看向澹台烬,没想到少年分外平静,略显讥诮地勾了勾唇。

    仿佛这种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成了习惯。

    他知道,他生来和别人就是不同的。

    *

    夜半,叶哲云一个人待在祠堂。

    他躺在莲姨娘偷偷让下人送来的被衾里,辗转难以入睡。

    这么冷!他怎么睡得着!

    拿玉观音之前,叶哲云就想过,推给澹台烬就好了。都怪叶夕雾,凭空插一脚,不然他怎么会遭这样的罪?

    他心中恨恨,随即又嘲讽地想,还不是不能把他怎么样。

    骤然,风雪听了,呼呼的风声,一瞬十分安静。

    叶哲云起先没注意,知道窗柩上飞进来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

    乌鸦用红色眼珠子,森然盯视着他。

    叶哲云被它看得毛骨悚然,扔了个苹果打它:“滚!”

    乌鸦飞走了。

    奇怪,大冬天,怎么会有红色眼睛的乌鸦,让人毛骨悚然!

    随即,窗户猛然被撞开。

    一群红眼乌鸦飞进来,疯了般啄食叶哲云的血肉。

    叶哲云惨叫一声,往门外爬去:“救命!救命!爹……”

    他跌跌撞撞,全身是血。

    跑出祠堂,摔倒在廊下。

    视线里,出现一双男人的靴子,叶哲云惊恐地喊:“救命,快赶走这些怪物……”

    “嘘,安静点。”

    等三公子全身是血晕了过去,少年逆着光影,露出苍白的唇。

    他眼尾泛红,面露同情之色。

    随即弯起眼睛,不可抑制地低低笑起来,仿佛看见愉悦至极的景象。

    乌鸦们还在啄食叶哲云。

    澹台烬觉察不对劲,转头,便看见了一个穿着粉衣披风的少女。

    少女拎着一盏灯,站在风雪中,抿唇看着他。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黑瞳变得冷沉。

    乌鸦们四散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