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四·萧凛叶夕雾(他爱你,就是爱我。...)

    “殿下, 叶三小姐又在外面等你。”暗卫在他耳边低声道。

    萧凛抬头,窗外一场夏季的雨来得又快又急,红衣少女站在屋檐下, 呵斥身边的婢女。

    婢女模样委屈, 蹲下给少女理裙摆。

    那少女眉目明艳,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

    萧凛看了一会儿, 从容道:“走罢。”

    他带着属下绕路, 并未从慎刑司大门走。侍卫撑着伞, 长身玉立的六殿下上了马车。

    谁也没去管还在慎刑司门口等他的姑娘。

    萧凛闭目养神, 表情平和。

    他对世间任何女子都无偏爱,自然也没有偏见。

    他独独不喜叶夕雾。

    叶啸家这位三姑娘, 任性跋扈, 心肠歹毒,他曾亲眼见到叶夕雾泄恨似的剪碎亲姐姐衣裳。

    另一边的柔弱女子神色黯然, 却不敢阻止她。

    别人家的姑娘把闺誉看得比什么都重,只有她不在乎, 一口一个殿下真好看,殿下天下第一好, 我只想嫁你。

    “你是女子,不该说这话。”

    她笑出一口细细的小白牙,摇头:“为什么不该,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凭什么男子有表达的权利,女子却不可以!”

    “你这般口无遮拦, 日后会后悔。”

    她理直气壮道:“我不说出来,才会后悔。”

    萧凛在宫外调查粮饷案子时, 一回头,就能看见她。只不过她性子实在暴躁,不是在挑刺,就是在责骂下人。

    久而久之,他对她更加不喜。

    马车轱辘跑过街道,走入宫门,皇后与九公主在饮茶,见了他,亲昵地冲他招手:“凛儿,快过来。”

    九公主噗嗤一笑,眼珠子转动:“皇兄回了宫,有人恐怕要在慎刑司空等一场咯。”

    萧凛看她一眼,皱眉道:“你和她说我在慎刑司的?”

    九公主做了个鬼脸:“我和她们打赌嘛,叶夕雾从来都不要脸皮的,不过透了个消息,就眼巴巴赶过去了。”

    皇后叹息一声,对萧凛说:“叶三姑娘很早以前就中意你,凛儿,你心中也清楚,叶大将军有兵权在手,你娶叶三姑娘是最好的选择。”

    萧凛冷声道:“不可能。”

    “凛儿可有心上人?”

    “并无。”萧凛拨弄香炉,低眸道,“总之不会是叶三。”

    萧凛心中并不看重皇位,他生来荣宠加身,所喜所恶纯碎至极,对他来说,谁做皇帝都无所谓,只要夏国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区区一个叶夕雾能带来的利益,并不足以使他动摇。

    第二日叶夕雾病了,她在慎刑司等萧凛,九公主的随从扮作萧凛的随从,欺骗她说六殿下还在里面处理公事,叶夕雾等到天黑,依旧没能等到萧凛。

    萧凛知道以后,叱责九公主胡闹。

    九公主不屑地撇撇嘴。

    自叶夕雾及笄,对萧凛情根深种,闹了不少笑话。九公主很讨厌叶夕雾,一个臣子的女儿,身份过于高贵,即便身为最受宠的公主,也要因为叶夕雾父亲手中兵权忍让她三分。

    九公主常常借着萧凛的名头整叶夕雾,偏那虎虎的毒妞儿总是上套。

    萧凛心中过意不去,踏入将军府替九公主赔罪。

    病恹恹的少女听说他来了,眉眼间绽放出欢喜,连忙让人给她梳妆打扮,听说萧凛在屏风后向她赔礼便走,叶夕雾急得也不梳妆了,连忙冲出来,拦住他:“萧凛,你等等。”

    她在病中,不施脂粉,萧凛看见一张干净青涩的脸。

    也就她桀骜胆大,总是私下直呼他的名字。

    叶夕雾小脸瘦削,眼睛圆圆的,眸中带着有种幼猫般湿-漉-漉的光泽,专注看着他。

    “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她抬起手,期盼笑着说,“给。”

    萧凛低眸,是一个藏青色的香囊。

    上面绣着几支挺拔的翠竹,竹叶栩栩如生。

    “前几日殿下生辰,爹说殿下并未操办,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一直没有机会送出去。”

    萧凛默了默,他的生辰……并非没有操办,只是没有邀请叶家三小姐而已。叶将军和叶夫人为了哄女儿,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看着眼前少女的眼睛,萧凛说:“香囊是私物,三小姐还是赠予日后的夫君吧。”

    “你不会娶我吗?”他听见少女喊,“你为什么不娶我?你明明知道的,娶了我,等于有了兵权!即便这样,也不行吗?”

    萧凛冷着脸道:“不行。”

    她绕到他身前,咬牙蛮横道:“你说不行就不行,你等着吧萧凛,我明日就去求皇上赐婚。”

    萧凛也恼了:“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少女龇牙咧嘴,像只病弱却努力扬起爪子的小狮子。

    萧凛抬手,隔空用气劲捏爆了屋内花瓶,冷声道:“你若不介意大婚之后,犹如此花瓶,大可试试。”

    婢女们吓得尖叫。

    叶夕雾愣愣看着一地碎瓷片:“你就……这么讨厌我?”

    “非常讨厌,叶三姑娘,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他走出门时,叶夕雾把香囊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讨厌就讨厌,谁稀罕,谁会稀罕!”

    丫鬟们谁也不敢拉她,自然也无人敢置喙她红了的眼眶。

    萧凛没有回头。

    那一年,就连他自己都以为,会讨厌这个人一辈子。

    *

    冬日剿匪时,萧凛出了意外,他深入山贼窝,却发现里面有临近小国的兵力部署,身边的人出卖了他,一切都是二皇子的阴谋。萧凛为了摆脱追击,掉下山崖,凶多吉少。

    山崖下呼呼吹着风,另一处石头后面,露出三个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子。

    为首的少女惶急地跑到山崖边,跪着往下看。

    “殿下,萧凛……”

    “三小姐!”喜喜和春桃急坏了,要去拉她:“三小姐,那里危险。”

    他们家三姑娘说着不再惦记六殿下,却忍不住在和祖母的上香途中,悄悄跑来找萧凛,没想到撞见这一幕。

    叶夕雾红着眼眶,看一眼旁边垂落的藤蔓,突然道:“我下去找他!”

    “三小姐,万万不可,奴婢和喜喜这就回皇城叫人。”

    “等你们一来一回,三日都过去了!”

    如果萧凛摔伤,躺在悬崖下没人帮他,他连吃的都没有,根本撑不过三天。

    “这里很多树,他还有内力,一定有活下去的机会。”

    叶夕雾把藤蔓往自己腰间一捆,毫不犹豫往悬崖下探索。

    “三小姐……”

    叶夕雾没有听,她的绣花鞋在岩石上打滑,她含泪,忍住恐惧,一点点往下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怕死的人,哪来的毅力去寻找一个根本不喜欢她的人。

    不喜欢她也就罢了,连她爹的兵权都不喜欢。

    萧凛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蛋就活该!

    她心里骂着他活该,却依旧坚定往悬崖下找人。

    渐渐的,两个丫鬟的声音她听不见了,细嫩的手指也被磨破,叶夕雾不知道自己下去了多高距离。

    循着折断的树枝找他落下去的地方,最后连藤蔓的长度都不够了。

    她冻得直哆嗦。

    “萧凛,萧凛……”

    最后脚下一滑,叶夕雾尖叫一声,再没了意识。

    半空中,飞来密密麻麻的血鸦,拖住她的身子,带着她一同坠入悬崖。有谁似乎在轻声说:“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出夏宫。”

    叶夕雾没有死,却在悬崖下吃够了苦头。

    她醒来时,天上下起了雪,她蜷缩在山洞中,在里面找到了萧凛一处用来包扎的衣角。

    迟钝的喜悦袭上心头:“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可是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与她为敌的,是怎样强大的敌人。

    她一个凡人,在他们眼中,只是跳梁小丑。

    她与萧凛的错过,是必然,也是冥冥之中另一个人对她的报复。

    许久之后,叶夕雾养好伤,看见依偎在萧凛身边的貌美女子。

    萧凛为她系好披风,轻声叮嘱着什么,女子垂眸,温柔小意,眼中含着浓浓情意。

    叶夕雾看着他和叶冰裳,整个人再也没办法踏出一步。

    萧凛从来没有那么看过她,从那一刻,她就知道她输了。

    彻彻底底。

    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萧凛的爱。

    *

    “但你可以。”黎苏苏,我要你得到他的爱,他爱你,就是爱我。

    人的一生鲜少有机缘,把身体让出去时,九天勾玉拍拍她:“谢谢你,恶魂。”

    叶夕雾只是笑。

    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能得到别人的躯体?勾玉曾经对着前任主人初凰立下神誓,不能告知苏苏她的真实身份,护她长大。

    神女初凰为才出生就夭折的女儿搜集了万年残魂,却始终少一缕恶魂。

    这缕恶魂,错过在了五百年前的人间,投生成将军家的女儿叶夕雾。

    她乖张,残忍,偏执。

    勾玉带苏苏穿越时空,心中藏了许多不能说的秘密。

    譬如助苏苏灵魂完整,神体重生。

    叶夕雾变成恶魂,全了苏苏的七情六欲,回到苏苏的身体中,苏苏却以为,自始至终,都是勾玉口中一场交换。

    她助夕雾保护爹爹祖母,夕雾借给她身体。

    苏苏并不知道,这本就是她缺失的魂魄投生而成的身体。

    所以她会对祖母有感情,恐惧于深切的黑暗,想要拯救过去的夕雾,执着于看见永生花绽放。

    叶夕雾本就是她的一部分。

    叶夕雾并没有提出这个要求,她恶劣又顽劣的想,萧凛,你恐怕还不知道,完整的神女到底有多好。

    好到即便此刻你被叶冰裳左右,厌恶极了我。终有一日,你会无法自抑地喜欢神女黎苏苏,从而喜欢上我这缕恶魂。

    然而黎苏苏不喜欢你,消散于世间的恶魂执着地追寻你。

    你说,讽刺吗?

    好在,你该庆幸,叶三此生,再也不会缠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