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七【苏苏*澹台烬】(“我想告诉那个少年魔神。...)

    有一次妖魔界为帝姬阿宓设宴, 作为魔君,澹台烬和苏苏坐在上方,宴请群臣。

    宴会临近一半时, 西阚域主才姗姗来迟。

    他跪在地上, 连声请罪:“臣的西阚出了些事,所以没能及时赶来, 魔君魔后恕罪。”

    苏苏每次见到西阚主, 都颇为惊叹。

    西阚主真身是一只灰熊, 活了数千年, 真身毛发顺滑,十分魁梧。说起来, 妖化作人形, 多少与真身有些关系。

    修行数千年,几乎大多数妖物都会在化形时美化自己, 以至于妖魔界没有特别丑的存在。

    因为本体魁梧的缘故,西阚主的人身, 也是个英武的汉子。

    古铜色的皮肤,露出来的手臂苍劲有力, 虬结有力的肌肉充满力量,他一个人的体型,能抵得上两个成年男子的体型。

    苏苏看着西阚主比自己腰还粗的手臂,有些牙酸。

    澹台烬坐在她身边,自然注意到了苏苏的视线在西阚主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澹台烬抬眸,一双魔瞳落在西阚主身上。

    扫视了一遍西阚主,他冷冷眯了眯眼。

    别看西阚主长得“粗枝大叶”, 实则心细如发,一看魔君的表情, 西阚主就知道不妙。

    他心中忐忑半晌,听见上方那人撑着下巴笑问:“西阚的民风,可是愈发开放了?”

    西阚主不解其意:“魔君陛下说笑,西阚和数百年前,没有差别。”

    西阚主听见上方魔君阴阳怪气的嘲讽声音:“堂堂西阚之主,来魔宫赴宴,竟衣不蔽体,西阚主就是这样做表率的,嗯?”

    西阚主汗颜,又觉得颇委屈。

    他们是妖怪嘛,自然比魔修崇尚自由得多,他只露了胳膊而已,西阚域还有穿着裤衩子的小妖魔。

    底下群臣幸灾乐祸憋着笑,都是一群损友,自然不会为西阚主说话。

    还是苏苏看不下去了,拉拉澹台烬袖子。

    “喂,适可而止。”

    西阚主那么大个儿的汉子,无措站在大殿内,又怕又茫然的模样,怪滑稽可怜的。

    澹台烬抿抿唇,看苏苏一眼,拂袖走了。

    那一眼意味深长,苏苏难得从他神情里也看出几分咬牙切齿的委屈。似乎想掐死她,或者想对底下的臣子发脾气,生生忍住了。

    她好笑又好奇。

    二人成婚以来,她要星星澹台烬不给月亮,难得见他对自己着恼。

    宴会散了以后,苏苏并不着急哄他,陪小阿宓说了一会儿话。

    等她回去寝殿,发现澹台烬还没回来。

    宫婢看了眼苏苏,道:“魔君陛下在前殿,处理大人们汇报的事情,今夜可能不回寝殿。”

    苏苏颔首:“知道了,那你转告陛下,今晚我陪小帝姬睡。”

    宫婢:“……”

    苏苏转身,往阿宓寝殿去了。

    小宫婢忐忑地回头,颤声道:“魔魔魔君……”

    玄衣男子手指陷入柱子内,看着苏苏背影,柱子被生生掐出几根指痕。

    澹台烬冷着脸去前殿,处理妖魔界的事情到了大半夜,他招来身边侍从,问:“魔后回来了吗?”

    侍从摇头:“魔后还在帝姬宫中。”

    “小帝姬睡了吗?”

    “睡了。”

    澹台烬扔下笔,起身往外走。

    *

    对于苏苏的到来,小阿宓很是高兴。

    苏苏与她亲亲密密说了些话,把女儿哄睡着了。

    阿宓抱着布老虎,握着小拳头,睡得脸颊粉嘟嘟的。

    苏苏含笑看着女儿,等那人过来。

    果不其然,到了半夜,一双有力的手臂打横抱起她,一声不吭往外走。

    妖魔界的幽蓝的昙花开在夜色中,很是漂亮。

    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她看着澹台烬精致到不像话的侧脸,故意笑着去揉他脸:“不是在生我的气吗?怎么,不气了?”

    他低眸,睨她一眼。

    “知道我在生气,还头也不回就走了?”

    苏苏在他怀里晃荡着一双玉足:“许久没见你生气了,颇为怀念。”

    见他抿唇不语,苏苏突然用袖子盖住脸,闷闷道:“才多少年,你就生我的气了,我明日带着阿宓回衡阳宗好了,免得碍了魔君大人的眼。”

    澹台烬把苏苏放在秋千上,捡起地上的鞋子,套上她的玲-珑的右足,低声哄道:“苏苏,我不是在生你的气。”

    苏苏移开一边袖子:“那你在生谁的气?”

    他眸中浮现出一丝微妙的情绪,顿了顿,冷静了下来,若无其事道:“没有生气。”

    越是这样,苏苏越好奇,她牵着他的手:“让我看看,好不好嘛?”

    澹台烬淡淡道:“不行,夜深了,我带你回寝宫。”

    她飞下秋千架子:“那我和阿宓睡。”

    “苏苏。”澹台烬拦腰抱住她,低声道,“真要这么折磨我啊?”

    他把怀里的人掰过来,拿起她的小手,咬了咬牙,放在自己额心,闭上了眼。

    一段苏苏记忆中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她诧异地看着澹台烬心里的画面。

    *

    竟然是一千五百年前的一段记忆,那时候苏苏从澹台烬身边逃走,告别萧凛,去极北之巅找荒渊。

    她没想到路上会捡到瞎了一只眼、经脉寸断的澹台烬。

    “你想笑就笑。”少年连同玄色大氅,一半身子被掩藏在大雪中。

    苏苏说:“闭嘴。”如果可以,她真不想救一个时时刻刻想杀自己的人。

    苏苏唤来枣红马,附身去抱他。

    少女吸了口气,气沉丹田,托住少年肋下,一口气就把人抱了起来。轻轻松松,毫不费劲,她拍了拍手,拂去他身上带来的雪花。

    澹台烬:“……”

    他很高,虽然瘦,可是谈不上多轻。被一个看上去娇弱的女孩子这么简单地抱起来,纵然没有情丝,心里却生出几分诡异的难堪。

    少女没有理会少年黑沉的神色,兀自好笑地笑出声。

    他在马背上,脸色越发阴沉的。

    晚上找到一户人家落脚,苏苏得为他擦身上的血,清理玄冰针滞涩在眼中的痕迹。

    她将帕子在热水中浸湿,擦去他脸上的血痕,澹台烬黑瞳幽幽看着她,少女手指拂过他脸颊,澹台烬下意识想侧开头,却生生忍住了。

    如果他手脚完好,此刻一定冷冷把她的手拍开。可惜他如今什么都做不了。

    苏苏又处理他的手腕脚踝,她擦去血污,用干净的布条把他的伤痕包扎好。

    澹台明朗下手角度刁钻,废了澹台烬的手足之余,故意让他极度痛苦。

    知道澹台烬恐怕疼得生不如死,苏苏下手也轻柔了些。

    她毕竟不是他这种以折磨人为快乐的变态,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刻雪上加霜。

    苏苏拧干净带着血的白色布巾,问他:“还有哪里有伤?”

    澹台烬抿紧了唇,没理她。

    她视线下移,看见他衣裳有处颜色深些。少年着玄色,这颜色本就藏得住伤口。

    那地方,刚好在腹部。

    苏苏默了片刻,怕他真流血过多死了,伸手解他腰带。

    澹台烬四肢被废,动弹不得,他盯着少女手指,冷冷道:“你做什么?”

    身上的香气像合欢花就算了,现在还动手脱他衣裳。

    烛火下,少女偏头看他,散漫地应:“垂涎你美色呢,趁你没法动,不是刚好?”

    想到什么,她笑得有点儿坏,撑起双臂,在他上方,垂眸看他。

    “澹台烬,你害怕的话,叫救命啊,这里不止我们两个,外面还有小玲和她的婆婆爷爷。”

    澹台烬盯着上方这张娇颜。

    那年他没有爱人的情丝,苏苏的玩笑对他来说,本该是无伤大雅的。

    可当她的手挑开他衣襟,许是冬日的冷意,给他肌肤带来些许战栗感。

    下意识的,他竟然莫名觉得有些紧张。

    苏苏垂眸看了一眼,没有看见任何伤口,原来是她误会了,他腹部的血是别人的。

    她顿了顿,又若无其事给他把衣裳穿上。

    结果刚给他把衣襟系好,看见一双风雨欲来的黑眸。

    “你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他冷笑了一声,闭上双眸,带着对她浅浅的痛恨与憎恶之色。

    苏苏不解其意,道:“莫名其妙。”

    屋里只有一张床,被澹台烬给占了,那一夜,苏苏趴在桌子上睡觉,睡得很不舒坦,浑身酸痛。

    她并不知道少年在想什么。

    因为这个误会,澹台烬一整夜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夜雪。

    对于少年魔神来说,他没有自尊心,自然也从来没有生出自卑感,可是苏苏今晚看他身子一眼,又把他衣衫拉上,莫名让他想起前两日在船上澹台烬明朗的话。

    澹台明朗把他踩在脚下,轻蔑笑道:“孤听说,你娘柔妃,是当年名动天下的淮州第一美人。瞧瞧你这羸弱废物的模样,倒不如真做个公主,以色侍人。”

    羸弱的废物。

    少女抱他上马那么轻松,今夜脱了他的衣衫,只轻飘飘看了一眼,又急忙嫌弃似的给他拉上……

    没有情丝的少年心里生出一种类似痛恨的情绪。

    不知道是对桌边趴着的少女,还是对自己这具不能习武的身体。

    那年他很白,肌肤透着一股子病态的苍冷感,瘦弱得像一支竹。大夏尚武,大多数男子身上都有健硕的肌肉,可他没有。

    他腹部线条匀称,肌理上只有薄薄一层肌肉,比女子的肌肤还要白皙。

    常年挨饿,他只想拼尽全力活下去,从来没有在意过这具皮囊。

    少年魔神的自卑感来得很迟很淡,在人间村庄的夜色下,谁也无法窥视。

    伴着天明,这些初初萌发的恼意与卑怯,一同掩藏在了他心里。

    后来他从鬼哭河中爬起来,最初几乎只剩下一具骨架,后来可以长出肉身时,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在人间村庄的那个夜晚。

    少女拉开他衣襟,又迅速沉默地给他合上。

    澹台烬冷笑着,在重塑肉身时很是花费了一些功夫。

    可惜天不遂人意,魔神的存在,早已超越了世间法则。

    正如熊妖、狮精的人性健硕,魔神的肉身更加偏向于颀长的美感。

    他属于妖魔类,肉身有蛊惑人心的美,与西阚主这类相差甚远。

    “……”

    纵然过了这么多年,澹台烬依旧以为苏苏喜欢的,至少是曾经人间夏国那类健硕孔武有力的男子。

    对于魔神澹台烬来说,他自然可以变化,甚至可以夺舍别人的身体,可是终究不是他本体,他也受不了用别人的身体与苏苏相处。

    苏苏看了这段记忆,睁开眼,看着眼前俊美魔君,心情十分复杂。

    苏苏嘴角很想上扬,被她生生压了下去。

    澹台烬抿了抿唇:“想笑你就笑。”

    时隔千年,这句熟悉的话语,她仿佛再次看见那个雪地里的少年,明明满腔桀骜,心中介意无比,偏偏故作云淡风轻。

    她毫不客气,趴在他肩膀上噗嗤笑出声。

    “哈哈哈……”

    澹台烬脸色越来越黑,身体僵硬。

    明明是他让她笑的,可是真到这时候,他额上青筋跳了跳,有种难得的羞恼感。

    “所以,你在羡慕西阚主那样的肉身吗?”苏苏张开手臂,比划了一个极其夸张的体态。

    澹台烬不语。

    苏苏心中了然,笑完一本正经道:“咱们回寝殿吧。”

    两人走了挺长一段路,苏苏听见一直沉默的澹台烬突然不屑地开口:“神之躯可幻化万物,区区西阚主算什么。”

    顿了顿,他看一眼苏苏,冷静地说:“你如果喜欢,我明日就重塑肉身。”

    苏苏再也忍不住,扑进他怀里,笑着道:“我想告诉那个少年魔神。”

    “我当年只是想看看,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后知后觉有点儿羞。他怎么会觉得我喜欢西阚主或者大夏子民那样的?”

    “他知不知道,神之躯,才是世上最好看的存在。”

    众生有灵,心系我的你、最为令人心动。

    澹台烬低眸,看见苏苏明亮的眼眸。

    良久,他弯起唇。

    “嗯。”

    少年魔神和他,现在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