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回 变化

    待陆有成父子一走,自李成栋出现后,便自发站到了他身后,由他说话主事的李氏与李舅母立刻道:“大哥,你才来怎么就什么都知道,是不是已经来有一会儿了?”

    “他爹,你啥时候回的县里,路上都还顺利吧?你是先回过家,知道小巍病了,我来了妹妹这儿帮着照顾,才赶来的吗?那孩子们都好吧?”

    李成栋沉声道:“我前日回的县里,本来也要来看妹妹和小巍的,听说小巍病了,索性卸了货安排好,就直接赶了来。谁知道小巍竟不是病了,而是被人哄得淹了水,命都差点儿没了,还被贼喊捉贼的人打上门来欺负,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越说越气,“都是一家子什么人,一个好的都没有,当初妹妹要是听了爹和我的,没有嫁过来,如今日子不知道多好过,又怎么会有这些个恶心人的破事儿……”

    话没说完,听得一旁李舅母咳嗽起来,才猛地意识到陆薇薇还在,忙打住了,看向陆薇薇,笑道:“小巍,你这次受委屈了,看小脸儿都瘦成什么样儿了,下午就跟舅舅一起去县里,你要什么,舅舅就给你买什么,好不好?”

    陆薇薇心情糟透了,却也能感觉到便宜舅舅是真的疼她,跟李氏一样毫无保留,便也笑道:“好啊,本来我们也跟舅母说好了,要跟她回去住一段时间的。舅舅渴不渴,我去给您倒水吧?”

    说着就要往屋里倒水去,买买买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下午就能离开这个眼下让她窒息的村子,真是太好了!

    李氏却叫住了她,“小巍别去了,仔细烫了手,还是娘去吧。大哥,不如我们屋里去吧,外面风大,我怕小巍吹了风又不好了。”

    李成栋忙道:“那还等什么,快进屋吧。陈三,你去把车上的东西都搬过来……算了,别搬了,妹妹和小巍这次回去,索性住上三五个月的再回来,那还搬什么东西搬。那你先去车上等着我吧。”

    “是,东家。”陈三忙笑嘻嘻的答应着去了。

    李舅母这才问丈夫,“他爹,你们坐什么车来的……马车啊,是在隔壁清溪雇的吗?我之前来时,也是先坐船到清溪,再从清溪雇车过来的……没事儿,正好后巷口的许娘子带了儿子回娘家,你知道她娘家就是竹溪的撒,我们便搭伴坐的船和车。”

    李成栋“嗯”了一声,“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着急,也别忘了去铺子上抽个伙计送你。”

    说话间大家进了屋里,李氏忙给李成栋倒了热水,想拿点心却发现只剩点儿碎渣了,因道:“大哥,你先坐一下,我给你做碗糖水鸡蛋去啊。”

    一面探手摸了摸陆薇薇的额头和手,“还好,不是很凉,娘也给小巍做一碗,热热的吃了,下午我们再去看大夫,好不好?”

    李成栋忙道:“妹妹别忙了,我不饿,待会儿还要去里长老爷家吃酒,现在吃了糖水鸡蛋,待会儿就吃不下了。”

    李舅母道:“他爹,你竟真要去里长老爷家吃酒呢,方才还以为你是随口说的,隔这么远,你啥时候与这竹溪的里长老爷都套上了交情的?”

    “这种事也是能随口说的?要是假的,一问可就露馅儿了。”

    李成栋失笑,“是里长有个外甥在府城做生意,我之前去府城贩货时打过几次交道,这次刚好说起我妹妹嫁到了竹溪,他说他舅舅也在竹溪,听说我回来后就要来竹溪看妹妹,就托我帮他带了些礼品孝敬里长。我想着县官不如现管,要是能得里长照应,往后妹妹和小巍日子也能更好过,便自己也备了一份礼,里长见了一高兴,便请了我中午吃酒。”

    李舅母听得笑容满面,“原来是这样,那你是不能耽搁了,等再坐会儿你就先去镇上吧,下午再来接我和妹妹小巍便是了,妹妹也给自己和小巍收拾一下衣裳什么的。不过下午走的话,晚上肯定只能歇在清溪了,妹妹,要不到了清溪,再带小巍看大夫吧?他们那儿有个吴大夫,都说看孩子最在行了。”

    李氏道:“我也听说过那个吴大夫,就是不知道小巍身体撑不撑得到晚上……小巍,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瞧着你脸色和精神倒是都比之前还好些似的。”

    李成栋闻言,也看向陆薇薇,“小巍除了比上次瘦些,这精神瞧着倒是不像还病着的样子。刚才还知道拿菜刀来吓唬那群又烦又贪的泼妇,说话也比以前大声了,胆子也大了,都像个大人了,不怪都说孩子一天一个样儿呢,我也就才……我算算啊,就两个多月没见小巍吧,竟然已经变了个人似的,妹妹你教得好。”

    又夸陆薇薇,“就是要这样据理力争,该胆大的时候要胆大才是,你自己都立不起来,别人当然要欺负你。咱们轻易不惹事,不欺负人,但也不能怕事,不能白白被人欺负。”

    陆薇薇笑着应了:“多谢舅舅教诲,我都记住了。”

    心里对这舅舅的印象更好了,虽然彼此相处的时间才只这么点儿,但她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好丈夫、好哥哥、好长辈了!

    李氏已道:“大哥,不是我教得好,是小巍这次……病了来,一下子就懂事了,也胆大了,大嫂也这么说。刚才我也没想到,小巍会去拿菜刀,还会那样说,小巍,你当时怎么想的?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那刀多快呀,万一伤了你哪里,可如何是好?那些话,尤其是什么‘别脏了我们家地’的话,也不是你一个当小辈的该说的。这次就算了,你还小,又才受了苦,往后要再这样,对你名声可就不好听了,都知道王盼弟是个赖皮,人人都笑都啐的,我们可不能跟她一样。”

    陆薇薇想了想,得让李氏和李成栋夫妇慢慢儿适应自己的变化才是,因道:“我当时想的是,明明差点儿没了命的就是我,凭什么还要被她们敲竹杠,被那样欺负恶心?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当然不能再跟以前一样,所以忽然就有了胆子。娘既这么说,我以后再不这样了便是。”

    ‘不这样了’才怪,她是绝不会以德报怨的,谁敢惹她,她绝对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