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知了猴(上)

    来的人,是胡文和。

    跟着他一块来的人,有的穿着京兆尹武官墨绿色官服,有的穿四品文官绛红绣云雁,五品文官绣白鹇,六品绣鹭鸶补服,乌压压一群人,约莫有个十几人。

    含钏蹙了蹙眉。

    哪里来的官大爷,也不提前吱一声,十几个人都够坐包场的了。

    外面排位子的食客还吃不吃?

    含钏心里头有些不虞,面上笑意盈盈地把目光投向胡文和——就他一个熟人,人也是他领来的,不找他找谁。

    “胡大人,您这是?”含钏压低了声音,眼光在其中扫到了一个穿着绣虎豹的三品武官常服的人,三品武官算是高位了,金吾卫统领正二品、羽林卫统领正二品,京兆尹府尹正三品统管京城除皇城外一切事宜,集侦查、巡逻、维管于一身,嗯相当于布政使司,算是个大人物。

    京兆尹府尹,都出面了?

    年中聚餐?

    那京兆尹可真是油水衙门。

    她这儿,按人头收费,就按一人一两银子的餐费、酒水另算的标准,这十几个人,怎么着也得吃上个三十来两。

    一个普通四品官,一年一季度的俸禄。

    更何况,京兆尹里哪里有文官?

    含钏摸了摸鼻子,看向胡文和,等着解惑。

    胡文和忙把含钏拉到一边,作了个揖,苦哈哈地,“知道您这儿紧俏,乌泱泱一帮人过来打了您个措手不及可您今儿个无论如何也得帮帮忙。”胡文和拿眼神指了指那穿着虎豹官服的中年男人,“瞅见没?京兆尹老大!今儿个亲出面迎客,派头是这个!”

    胡文和比了个大拇哥儿。

    含钏抿了抿嘴。

    没懂。

    胡文和“哎哟”一声索性说开了,“您隔壁的隔壁那位邻居!唉!那处常年空置的宅子!”

    含钏埋着头想了想。

    噢!

    那个供江南织造的皇商!

    素日不在,到六七月的时候上京供丝绸缎子时,才在宅子里住一住的有钱人!

    含钏蹙了眉头,“一个皇商罢用得着京兆府府尹都出面招待?”

    一个是士,一个是商,差着阶儿呢!

    再有钱,也不至于!

    这是自掉身价。

    胡文和摆摆手,俯身低声与含钏耳语,“那位皇商家姓曹,有钱着呢,说是江淮漕运码头上的领头,既贩绸子又贩盐与矿。您想想,江淮”

    所有水路通江淮。

    前朝与今朝的漕运总督,不是设在北京城的,驻节于南直隶淮安府城,不仅管理跨数高官达三千里的运河沿线,还可插手当地政务税收要事

    是个狠角色。

    但,也没啥稀奇的。

    毕竟“时鲜”都快变成秦王府与英国公府的后厨了。

    一个漕运使司,还不足以让含钏变颜色。

    许是含钏表情太淡定,胡文和也莫名淡定了下来,想想他之前的慌张惊恐胡文和脸上有些挂不住,埋了埋头,继续说道,“今儿个要宴请的就是曹家长房长孙,家里有钱,一来就捐了个京畿都漕运使司四品同知的官儿”

    话里有藏不住的轻蔑。

    含钏诧异地多看了胡文和两眼。

    他不也是家里捐的恩荫吗?

    只不过人家捐的四品,他捐的六品五十步为啥要笑一百步?

    胡文和被含钏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脸色恢复如常,瞄了眼厅堂,低声解释道,“京畿都漕运使司同咱京兆尹的关系向来铁瓷儿,咱老大就说两边都请,权当给曹同知接风了。又想着曹同知的宅子在东堂子胡同,请人要请近,便有同僚提议,说要不到您这儿吃一顿。加上,您往前不是常常给京兆尹送东西吗?大家伙便以为咱两关系瓷实,便说”

    胡文和想起同僚的揶揄——

    “‘时鲜’可难定了!有句话咋说来着?文入宰,武为将,不文不武英国公,得到这段位才能进‘时鲜’的门!”

    “诶,我记得文和同‘时鲜’老板娘关系挺近?叫文和开个后门,人或许能放咱进去!”

    “岂止是近!往前‘时鲜’老板娘卖烧饼时,还常常带了吃食过来请咱几个尝一尝呢!”

    说得他很不好意思。

    确实很不好意思。

    他对含钏,有些不一般的情分。

    可含钏对他却从未有过非同一般的态度,加之爷爷旁敲侧击说开饭馆的姑娘嫁不进胡家,他这心便也渐渐淡了。

    后来后来上峰叫他离“时鲜”远一些,言语间意有所指含钏与英国公三郎的关系不一般——簪缨权贵之间的秘辛,他一个小小六品官吏掺和进去便是个“死”

    他想通其中关窍后,再看含钏便有了些许恍然大悟,那一股在含钏将食肆经营得顺风顺水后突兀产生的游离与酸意也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怪不得一个小小放归宫女,在这么短的时间便如此成功。

    怎么可能是靠自己做到的?

    若是没有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帮衬,怎么会经营得这般容易?

    再看含钏时,胡文和心头便有了几分蔑意,刻意与“时鲜”划清距离,在他的把控之下,与含钏的往来也渐渐减少了许多——爷爷说得对,门当户对确实要紧,出身良好的姑娘不会因吃喝穿衣在外抛头露面,也不会整日游荡在男人堆里做一个见谁都是三分笑的轻薄人。

    故而,同僚激他去定“时鲜”包场时,他是有些犹豫的。

    可上峰听闻他能订到“时鲜”的台桌,破天荒地拍了拍他的背,说啥来着?

    噢,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北京儿还是有些用处,至少各个地方都吃得开,都有人在。”

    被这话逼着,胡文和硬着头皮也得上。

    他是琢磨过的,没提前来预定,反而是带上一群人直接过来,想着事已至此,含钏看在胡家和白家这么多年的面儿上,怎么着也得把这桩生意接下来吧?

    不得不说,胡文和想得倒是挺正确的。

    人都来了,坐都坐上了,还能请走不是?

    且又有胡文和的面子在前头挡着。

    含钏想了想,便让小双儿到门口挨个儿解释一番后便关了院子门,如胡文和所愿,今儿个只做这一个包场生意。

    胡文和轻轻松了口气,理了理衣角,抬起头,春风得意地走向上峰那处回禀去了——“没问题没问题,儿与老板娘的关系在这儿摆着,谁的生意不做,也不能不做咱京兆尹的生意呀!”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