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坛子酒

    炸知了?

    这倒是盘新鲜菜。

    胡文和踮起下巴看了看,待看清盘子里是甚之后,略显无所适从。

    这是这是虫子吗?

    胡文和难得与京兆府尹同坐一桌,心里知道是因今日定得“时鲜”有功,前头的菜都挺好,金波酒也挺好,一桌府尹大人与那位年轻的曹同知相谈甚欢,今日之筵开局极好,不能毁在了这盘虫子上

    胡文和站起身来笑了笑,伸手接过含钏手中的盘子,“炸知了未免太有童趣了些。”

    将盘子拿在了手上,未放在桌上,朝含钏轻声吩咐,“且换一道菜吧?都是朝中重臣,一块儿磕虫儿实在是不像那么回事?”

    千想万想,没料到胡文和会砸她场子?

    含钏愣了愣,还未待她反应过来,便听见一个温和干净的笑声。

    “是炸知了?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方才老板娘说的三国时曹植的话儿,再往前推推,先秦庄周便说过。往后再说,齐民要术里特意提了蝉脯法,取蝉的胸脯肉或烤、或焯或蒸,再配以酢、香菜、蓼等物可上餐桌食用——可见食知了是从古至今源远流长的习俗。”

    含钏望了过去。

    那位风姿绰约的曹同知正笑着侧过头,与京兆府尹说话,说得一口流利的官话,听话听音里还带了几分北京腔。

    不像是江南长大的子弟,倒像是京城的贵公子。

    曹同知笑着将手一抬,示意胡文和将盘子放下,“先头在江南没吃过这些食材,一到夏天来来回回便是‘渔夫三鲜’——莲子、藕与鲜鱼,如今好容易从江淮到皇城根下,必得是大开眼界喜纳百川。”

    曹同知边说边起身,含笑温文,“如今到了京城,是没见过的要见一见,没尝过的要尝一尝,没试那么过的得试一试。若是在下初来乍到不懂事,翻了车犯了错,还得请诸位大人一定体恤小儿初临宝地、不懂人情世故,小儿在此提前谢过了!”

    说着便站起身来,将满满一杯金波酒仰头一饮而尽。

    众人皆抚掌称好!

    京兆府尹笑道,“曹公子太客气了,京畿漕运使司与京兆府是经年的老搭子了!陆上的属咱管,水上的属贵部管辖,您是从‘渔夫三鲜’变了‘渔樵两边’!”

    大家伙哈哈笑起来。

    都是些成了精怪的人

    小的从一盘炸知了拜起码头,老的从一个“渔夫三鲜”说到“狼狈为奸”

    人家是在商言商,这伙人是在食肆既谈吃又谈事。

    含钏弓着身,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正欲转身退了出去,却无意间瞥见胡文和低着头,双手捧着酒盏坐在原处,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在热闹中稍显寂寥。

    这世间事本就如此。

    众星捧月,被捧的只有一轮月亮。

    其他的星星,全都只能是陪衬,且永远都是陪衬。

    胡文和为显出众,把她架了起来,曹公子却润物无声,既解了她的围,又顺道借机表了心意,反倒显得平和沉稳。如此一来,谁会去在乎胡文和的情绪?没人会在乎的。

    含钏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一顿宴吃了夜黑风高,打更的来来回回过了数次,都是官爷,又是胡文和的上司和客人,含钏没叫打烊,由着这群爷们儿在厅堂里敬酒吃喝,金波酒都快被清了库存了,含钏便上了与金波酒差不多口感、却贵了一倍的金坛子酒。

    胡文和保持着清醒,喝了一口,轻声问含钏,“比先头那酒更涩些,不是一种酒?”

    含钏笑起来,“您倒是长了根好舌头——不是一种酒,先头的金波酒被喝光了,如今上的也是好酒,原是于文襄公府上的方子,有甜、涩两种味道,涩味的更好喝,颜色也好看,像松花似的,比原先的金波酒更清爽。”

    胡文和看了看喝得正高兴的京兆府尹,又转头看了看手里的酒,张了张嘴没说出口。

    含钏再笑,“您放心吧,给算一样的钱,不多收。”

    胡文和笑了笑,点点头,再加了一句,“倒不是京兆尹没钱,只是要按照惯例来,若是贸贸然多了钱,谁也不好交代。”

    含钏了然颔首。

    回了柜台,含钏便把钟嬷嬷赶去睡了,小双儿和拉提坐在柜台后打呵欠,看不出来崔二倒是个夜猫子,一到晚上眼睛贼亮,端茶倒酒全赖在他身上了。

    含钏诧异,“不困?”

    崔二绿着个眼睛摇头,“不困!俺以前在老家,白天要干农活,只有夜里能干自己的事儿。”

    “干啥事儿呀?”小双儿困着搭了个腔,“夜里除了睡觉,还能干啥?”

    崔二嘿嘿嘿笑起来,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夜里,俺才能腾出时间跟着村口的裁缝绣衣裳”

    含钏

    小双儿

    拉提???

    含钏乐呵呵地笑起来,合着崔二喜欢绣花儿呢!怪不得进了厨房,啥事儿没学好,偏偏雕萝卜学得贼快,没几天就能雕出个像模像样的寿星公来!

    “行吧,你好好干,若是灶上功夫到位了,姐姐出钱去绫香阁给你找个师傅好好教教。咱这食肆,既有掌勺的姑娘,也有绣花的汉子,挺好,齐活儿了。”

    几个人在柜台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厅堂外热热闹闹的,大家伙喝得都泛起了潮红。

    柜台里,小双儿撑不住了,含钏便让拉提搀着小双儿进内院睡觉去,自个儿和崔二守在厅堂。

    打了个盹儿的功夫,便听厅堂里在互相作揖鞠躬告辞,含钏拍了拍脸,又揉了揉眼睛,挺直脊背准备迎客算账。

    见众人都晕晕乎乎的,府尹与曹同知勾肩搭背地靠在一起,两个人脸都红红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几个小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含钏在人堆里找胡文和。

    却见胡文和正靠在回廊的柱子旁难受地干呕,身边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扶着,压根没工夫顾忌旁人。

    含钏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吃一顿饭,搭台的人,怎么能将自己喝倒了?

    这是请客吃饭的规矩?

    怎么能这么没有成算?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