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能大佬穿书,成了穷光蛋

    “你怎么不去死啊?!”

    晏栖还未从飞机失事时的混乱中回过神来,就被一股大力摇晃的肩膀都似要散架。

    听到耳畔传来的吼声,她一边想着谁这么不知死活的胆敢咒到她面前来,一边疑惑着自己难道还没死吗?

    待眼中的焦距慢慢恢复,晏栖就对上一副狰狞的怒容。

    眼前的少年五官精致的不像话,看着她的眸子却似盛着两簇火焰,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

    晏栖黛眉微蹙,还不待她搞清楚状况,这个对她出言不逊的漂亮少年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晏栖目光随着少年的身影移动,就见他走到一位貌美妇人的身旁蹲下,一脸焦急的问道:“妈,你没事吧?”

    美妇人此时正半躺在一位中年男子的怀里,一脸的疲态,像是深受打击后的样子。

    她一手捂着胸口,朝少年轻轻摇了摇头,目光又转向晏栖,眼底是浓浓的失望,“栖栖,你刚刚那句话是认真的么?你……真的要和家里断绝关系?”

    晏栖没有说话。

    饶是她见过无数大风大浪,也被眼前的情况弄的懵了下。

    上一刻她还在飞行时突然出故障而坠机的飞机上,即便大难不死,也不该在睁开眼的时候遇到这种场面。

    而且她孤儿出身,十多年来都是孑然一身,哪有什么家?

    天生的警觉让她选择暂时按兵不动,然而她的沉默却像是一把火种,瞬间引燃了少年的怒火。

    “妈!你还管她干什么?!她把家里害得还不够么?!如果家里能跟她断绝关系,那也算是一种解脱了!”

    少年话音刚落,中年男子就将美妇人打横抱起,对着少年道:“我先送你妈去楼上休息,你去看看邹律师那边的进度,什么时候能把你哥保释出来。”

    说着他目光又转向晏栖,语气没有一丝温度的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从今往后,就当我们没有你这个女儿。绳管家,打电话请孙医生过来一趟。”

    说完,他转身朝楼上走去。

    少年狠狠瞪了晏栖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看着几人的互动,电光火石之间,晏栖猛然意识到什么,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转身看向被称作绳管家的中年男人,等他打完电话后,犹疑着开口唤道:“绳学知管家?”

    绳学知被这个直呼全名的称呼弄的愣了愣,然而也没有多想,语气不怎么好的开口道:“晏栖小姐,有何贵干?”

    对方没有否认自己名字的回话,让晏栖心里又是一凉。

    她没有计较他话里的不敬,开口吩咐道:“拿一台电脑过来。”

    她需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好死不死的穿书了!

    不怪她思想奇特,实在是眼前的情况太过诡异,而“绳”这个姓氏又太罕见。

    如果没记错,她曾经被师傅逼着看的一本小说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家的管家就姓绳,名学知。

    绳学知顿了顿,心里疑惑着在先生发话后,小姐怎么还没去给自己的心上人庆生,反而提出了这么个要求,但也想知道她到底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于是一挥手,对一旁忙碌的一个女佣道:“小翠,去书房给小姐拿台笔电过来。”

    女佣放下手中的活计,应了一声,转身朝楼上走去。不多时,就拿着一台笔电走下来递给晏栖。

    晏栖此时已经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接过笔电后打开搜索页面,径直输入“凤栖香水企业有限公司”,点击搜索。

    下一刻,屏幕上就弹出一个页面。

    最上面是不久前的一则财经新闻,“晏氏凤栖香水企业有限责任公司陷入史前最严重的危机,一夜之间宣告破产。”

    绳学知看着这则新闻刺目的大标题,忍不住讽刺道:“晏栖小姐毁了先生和太太毕生的心血,一手造成这个局面,现在满意了?”

    说着他顿了顿,“难怪要跟家里断绝关系呢,这是看晏家破产了,才急着摆脱这个家的吧?但没了先生太太和大少的庇护,你以为自己能好到哪儿去?!”

    晏栖没有理会绳学知阴阳怪气的嘲讽,点击鼠标下拉到公司资料一栏,点开一看。

    董事长:晏清丰

    首席执行官:晏琛

    晏栖顿时眼前一黑,生无可恋的躺倒在沙发上。

    绳学知见到她这种反应更是疑惑,尽管不情愿,但还是迟疑着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晏栖摆了摆手,闭眼道:“我想静一静。”

    此刻她的内心已是翻江倒海,现在她终于能够确定,自己确实是穿进了自己之前看过的一本小说,而且是穿到书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身上。

    要说小说中的晏栖,也就是她这副身子的原主,那可谓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在家里虽不是最小的,但却因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最为受宠。

    这一点从公司都以她名字中的“栖”字命名就能看得出来。

    然而根据书中的描述,原主小时候还天资过人,聪颖乖巧。

    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七岁入学起便性情大变。

    整日不学无术,神情总是一副呆相,从前的机灵再也找不见一丝踪影,变得又怂又蠢,时常被人耍的团团转。

    然而她被别人欺负也不敢吭声,只会窝里横,在外吃瘪,回到家就把所有的脾气都发给家里人,整天闹的家里鸡犬不宁。

    这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做派在遇到陆铭轩,也就是原著中的男主后更是被发挥到极致。

    在小说中,原主对陆铭轩一见钟情,告白被拒后还不死心,一直恬不知耻的纠缠对方,连累整个晏家成为夏城豪门圈子里的笑柄。

    苦追陆铭轩无果,原主转而又从他的妹妹陆诗妍这儿下手。

    为了讨好陆诗妍,原主在对方说想看自家主打的香水配方后,便毫不犹豫的偷了香方给她。

    结果陆诗妍转手就将香方泄露给了各个制香小作坊,导致该香水泛滥。

    公司的主打产品成了烂大街的便宜货,彻底失去了在同行企业中的竞争优势,开始走下坡路。

    家里人知道真相后虽然惊怒,但也没有过多苛责,只是暂时控制了她的经济开销以示警戒。

    然而没过多久,原主为了给陆铭轩过生日筹钱,在陆诗妍的“出谋划策”下,又偷了自己哥哥的印章。

    将采购部的一笔订单由高级香料换成低价的劣质合成香料,导致一批化学物质超标的劣质香水流入市场,造成数名顾客过敏或中毒,彻底砸了公司的招牌。

    顾客纷纷投诉、要求退款,调香师等核心员工大批跳槽,本就急于抽身的合作商集体切断合作,公司面临内忧外患,一夜之间宣告破产。

    她哥哥晏琛作为公司法人,也被连累入狱。

    而晏栖仍旧不知悔改不说,还在法院查封令下来的这一天要去给陆铭轩庆生。

    在家里人的强烈反对下,原主又大吵大闹了一番,并扬言他们要是再阻止她出去,就和家里断绝关系,气的自己母亲当场昏厥,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缓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穿了过来,经历了刚刚那个场面。

    回忆了原著中关于原主的设定,晏栖内心想骂娘。

    本来她都已经打算金盆洗手,包机去环游世界了,转眼间自己打下的江山全没了,还面临这样一个烂摊子。

    她好想再去死一死。

    正当晏栖这么自嘲的想着的时候,“咔嚓”一声,门从外面打开。

    走进来一位青年,身后跟着刚出去没多久的少年。

    青年同样拥有一副得天独厚的容颜,五官俊美深邃,精致绝伦。

    只不过此刻形象有些落拓,眼底红血丝浓重,眼睑也是一片青黑色,像是几天没打理也没睡的样子。

    看着青年和少年几分相似的脸,晏栖心想着,这应该就是刚从狱中保释出来的原主的哥哥晏琛了。

    下一刻,绳管家略显激动的声音就印证了她的猜测,“大少,您回来了。”

    晏琛点了点头,目光触及沙发上的晏栖时顿了下,旋即淡漠的移开视线,一言不发的转身朝楼上走去。

    一旁的少年晏熙有些惊讶于晏栖竟然还在家,但也没有跟她说话,转身和晏琛一起朝楼上走去。

    晏栖心里梗了下,明明清楚这不是自己的家人,他们的态度也不是针对真正的自己,但她却莫名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正感慨万千的时候,就见一名女佣从楼梯口走下来,看着晏栖试探着问道:“小姐……您房间里的东西还要不要收拾?”

    晏栖抬眸,“收拾什么?”

    刚说完她就突然意识到,按原著中写的,这栋房子连同公司此时都已经被法院查封抵债了。

    现下是给他们一周的时间搬出去呢。

    晏栖捏了捏眉心,不等女佣回复就起身道:“我跟你上去,告诉你该收拾哪些。”

    女佣“哦”了一声,又转身朝楼上走。

    晏栖抬步跟上。

    等女佣走到一间房门前,晏栖不动声色的推门走了进去,并朝女佣挥了挥手,“不用你收拾了,我自己来。”

    女佣愣了愣,还未开口,晏栖已经把门关上了。

    女佣抓着脑袋转身,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晏栖的确不是涮她玩儿,不过是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儿,让她带个路而已。

    到了房间后,晏栖对粉色少女系的卧室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便径直走向和卧室相连的洗手间。

    目前她比较好奇这张脸长什么样。

    虽说她不是靠脸吃饭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也不想换一张还不如自己原来漂亮的脸。

    待走到镜子前,晏栖猛的一怔,瞳孔微微收缩。

    只见镜子里这张脸和自己在原世界的脸一模一样,就连眼尾边一颗细小的红色泪痣也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有身上这身代表高中生身份的校服在,她都怀疑自己是身子穿越过来了。

    毕竟在原世界她接连跳级,早早的就完成学业,不再是学生了。

    然而惊讶也只是一瞬,穿书的事她都经历了,这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看了这张脸后,晏栖又在下一刻又被拉回现实。

    摸着比脸还干净的兜,她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已经从一个富可敌国、在国际上叱咤风云的全能大佬穿成了一个家族破产,还作到被家人放弃的穷、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