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羞于和这样一个蠢货共用一个名字

    回到卧室,晏栖往床上一躺,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找到回原世界的方法前,她必须要开始赚钱了。

    至于晏家,自己好歹占了他们女儿的身子,就帮他们解决一下当前的困境好了。

    正这么想着,耳边传来“嗡”的一声。

    她扭头一看,就见一个套着卡通外壳的手机亮了一下,上面接到一条消息,来自陆诗妍。

    “晏栖,你什么时候过来啊?我已经通知我哥了,估计他很快就来了。”

    晏栖看着屏幕冷笑一声,陆诗妍表面上在帮原主,实际处处拿她当傻子耍。

    因为陆铭轩喜欢围棋,陆诗妍就怂恿她买一套价值88万的和田玉围棋做生日礼物,说是符合陆铭轩温润如玉的气质。

    原主为了陆铭轩,别说88万,就是把整个晏家送给他都不带犹豫的。

    但她一个学生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家里又控制着她的经济开销,陆诗妍就怂恿她去盗晏琛的印章,偷偷把公司欲进购的一批高级香料换成低价的劣质香料。

    再划走这个差价,用在陆铭轩的生日上。

    然而根据原著中描述的,原主包下豪华场地,精心准备好礼物和蛋糕后,陆铭轩却没来,来的反倒是夏城有名的几个豪门纨绔子弟。

    那几个人平日里就爱看她的笑话,看原主当众被心上人放鸽子,更是肆无忌惮的将她的自尊往地上踩。

    陆诗妍这个制造一切的罪魁祸首只是在她颜面扫地后,虚心假意的安慰她一番。

    最后还把她准备的礼物拿走了,美其名曰帮她送给陆铭轩。

    而原主不仅丝毫没察觉陆诗妍的真面目,还对她感激涕零。

    想到这儿,晏栖叹了口气。

    她真是羞于和这样一个蠢货共用一个名字。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了一串铃声。

    晏栖看了下上面的来电显示,呵笑一声,这是看她没回复,就坐不住了?

    她拇指下拉,接通了电话,下一刻,陆诗妍的声音就从话筒中传来,“晏栖,你刚刚在做什么啊?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了么?”

    晏栖没解释在做什么,只是回道:“看到了。”

    电话那头的陆诗妍默了下,似是想不通晏栖这个向来以她为马首是瞻的人怎么敢没回她。

    过了一会儿后,方试探着问道:“伯父伯母没有为难你吧?你还能来么?”

    晏栖勾唇笑道:“当然,我精心准备的生日,我怎么会不去呢?”

    陆诗妍这才放下心,“那就好,那你快点过来吧,要是我哥这个寿星比你先来了,就不太好了。”

    晏栖“嗯”了一声,随后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晏栖查了下原主存钱的各个账户,发现还有一些余额。

    把支付密码破解了以后,晏栖将手机塞进裤兜,起身朝外走去。

    殊料刚一打开门,就对上刚从隔壁房间出来的晏清丰和晏琛父子三人。

    晏清丰似乎对她还在家有些意外,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晏栖的脑袋,试探着问道:“不和家里断绝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