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定是他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丢下这句话,她不再看现场的任何人,转身走了出去。

    这场一边倒的威慑中,唯一没有被波及的白双凝早已没了之前的散漫,愣愣的看着晏栖离开的方向,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

    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和其他几个人一样对她出言不逊?

    而陆诗妍则是一副见了鬼的神情,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窗外的晏熙此时的惊讶丝毫不亚于包厢里的几人,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遇事就怂的草包?

    一定是他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晏熙正处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就感觉脖颈一紧。

    晏栖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拎着他的后衣领,徐徐的朝前走,“回家了。”

    晏熙被拎着走几步就挣扎着把自己的衣服拽了回来,眼睛不停地盯着晏栖,似要将其盯出个洞来。

    一直到坐上车,目光都没从她的脸上移开。

    坐在副驾驶的晏栖见状伸手罩住他的脑袋拨向前方,“开车啊,一直看我干嘛?!”

    晏熙又将脸扭回来,终于憋不住心里的疑惑,开口问道:“你真的放下陆铭轩了?”

    晏栖点头“嗯”了一声。

    晏熙闻言,心里的一颗石头落了地。

    想着刚才那诡异的一幕,又问道:“刚刚那五个男生突然那样……是你干的?”

    他根本没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也没看清武器,那五个男生就莫名其妙的嚎叫起来,现在想想他都觉得不真实。

    晏栖道:“如果我说不是,你信么?”

    晏熙瞬间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你一个废物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晏栖:“……??”

    打弟弟犯法么?

    晏熙:“不过你掀围棋的样子还是挺帅的,希望你这次是真的放下陆铭轩了,别没过多久就后悔了。”

    晏栖:“……我后悔了。”

    “什么?!”晏熙闻言瞬间炸毛,“这才过多久?!晏栖,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离了他你就活不了了吗?!”

    晏栖:“后悔没将那副围棋转手卖掉,好歹88万呢,就这么扔了太可惜了。”

    看来她还是没怎么适应现在这个穷光蛋的身份,不然就不会只图一时爽了。

    晏熙闻言愣了愣,旋即唇角止不住的上扬了一下。

    这个姐姐,好像真的有点不一样了呢。

    两人一路驱车回到夏城富人区,还没开到家,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围在晏家的别墅门外叫嚷着。

    “晏清丰出来!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

    “就是!当什么缩头乌龟?!拖欠我们的工资还给不给了!”

    “我们的钱还能不能退了!只赔偿那几个受害者,我们的钱就不是钱了吗?!”

    “公司破产我们也失业了,孩子的奶粉都快买不起了!你们就不给个说法?!”

    “不给钱我们就上你们家搬东西了!”

    “……”

    这些人……是来逼债的!

    听着众人咄咄逼人的叫嚷声,晏熙一脸激愤,攥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毕露,刚刚对晏栖升起的一丝改观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