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那就奇怪了。

    虽然不清楚这里面的渊源,但事关白双凝,晏栖还是无比谨慎。

    “既然是认错了人,二少就请回吧。”

    傅明诚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只是又深深的看了白双凝一眼,才转身离开。

    晏栖心底松了口气,扭头就看到白双凝怔怔的看着傅明诚离去的方向,一颗心又微微悬起。

    “双凝,你认识他么?”

    白双凝回过神来,当即摇了摇头,“不认识,就是觉得这人面相有点熟悉,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了,一想就有点头疼。”

    晏栖抬手拉下她欲揉太阳穴的手,“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休息。”

    一旁站着的晏清丰几人也有些云里雾里,但听到晏栖这话,也没过多去深究。

    宫沛菡扭头看了眼身旁的绳学知,“去把栖栖隔壁的客房收拾一下,把女孩子要用的东西都备齐。”

    “不用了宫阿姨。”白双凝连忙摆手,“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见栖姐一面,亲手送上生日礼物,待会儿我就得走。

    我爸妈不同意我来京城,这次我还是瞒着他们过来的,所以得在他们睡醒前就赶回去。”

    “说的什么话?”晏清丰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哪有大半夜跑过来再连夜赶回去的?就在叔叔家住一晚,明天一早我让人送你回去,大不了明天我跟你爸说。”

    白双凝:“可是……”

    “就这么定了,跟叔叔你就别客气了。”晏清丰扭头看向候在原地的绳学知:“还不快去准备?”

    绳学知:“是。”

    白双凝看着绳学知离开的背影,只能作罢。

    晏清丰正要招呼着一家人回主楼,瞥到站在不远处的顾君辞和司聿卿,不由得一愣,“这俩孩子怎么还在这儿?”

    司聿卿闻言一笑,“我等着顾少一起走呢。”

    晏熙表情一呆,“你们两个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司聿卿心想着,谁跟这家伙关系好?

    不过是不想留顾君辞跟晏栖单独相处罢了。

    顾君辞似知道司聿卿心中所想,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接着向晏清丰道了声别,便转身朝外走。

    司聿卿脸上的笑容不变,走之前看着晏栖提醒道:“晏小姐,别忘了拆开我送你的生日礼物,里面有惊喜等着你。”

    说完,也跟着转身离开。

    两人走后,白双凝面带揶揄的撞了晏栖一下,“说说,什么情况?我怎么觉得这两个男人都对你……唔”

    晏栖一把捂住白双凝的嘴,同时扭头看了眼父母的方向。

    见两人都没注意这边,才松了口气,松开人的同时低声道:“回去说。”

    等一家人回了主楼,晏栖就被白双凝拉去客房盘问。

    迫于无奈,她只能简略的叙述了下自己跟顾君辞和司聿卿的交集,以及目前和顾君辞的感情状态。

    结果自然是被好一番打趣。

    从白双凝房里出来后,晏栖打了声哈欠,就走向隔壁自己的房间。

    结果刚走到门前,就见绳学知捧着一个礼物盒走上前来,“小姐,这是司少送你的生日礼物,说要亲手交到你手上。”

    晏栖想起司聿卿刚刚说的话,直觉这人不怀好意。

    加上这段时间本来就不待见这人,想也没想的摆手道:“拿走放着就行,不用给我看了。”

    绳学知一愣,心道司少真是料事如神,连自家小姐会拒绝都猜到了。

    于是接着传达了对方备用的话,“司少说,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

    晏栖眉心微蹙,自己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在他那儿?

    抱着疑问,她迟疑的伸手打开礼物盒。

    当看到里面的物什后,晏栖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