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晏栖问司聿卿: 你是冷翊吧?

    顾君辞:“这个我就真的不清楚了。”

    晏栖也没指望着他什么都知道,点着下巴兀自陷入沉思。

    然而没思考多会儿,她就被某人闹的集中不了注意力了。

    眼看某人的手就要触上她的拉链,晏栖急忙按住,“今天不行。”

    顾君辞一顿,“为什么?”

    顿了顿,语气更加委屈,“我都素了快一年了。”

    晏栖不知第几次咳咳,“双凝就睡在隔壁。”

    顾君辞:“你还担心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

    晏栖:“我这不是以防万一么?”

    顾君辞:“那我们小点声。”

    “哎哎哎……”晏栖揪住他的头发,气喘不定的道:“明……明天,明天晚上我去帝宫找你。”

    顾君辞一顿,语气透着惊喜,“真的?”

    晏栖嗯哼一声,松开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快点回去睡觉。”

    “先讨个利息。”顾君辞拉下她的手腕,颔首覆上她的唇瓣。

    一个深口勿后,顾君辞又无赖的缠了晏栖一会儿,才转身从窗户翻了出去。

    晏栖被口勿的唇瓣湿漉漉亮晶晶的,靠着桌子大喘了口气。

    当她缓过劲儿来,想去拿司聿卿送的镯子时,却发现桌面上空空如也。

    四处找了下,依旧无所获。

    想起在和顾君辞接口勿时听到的一点模糊不清的声音,晏栖顿时翻了个白眼。

    幼稚鬼。

    换下身上的礼服后,晏栖并没有去洗手间洗漱,而是又换上了一套便装,学着顾君辞从窗口翻了出去。

    司家。

    司聿卿刚睡下没多久,就听到一点细微声响。

    睡意朦胧间,他甫一睁开双眼,就见窗帘一闪,从外面跳进来一个身影。

    “什么人?!”司聿卿一边惊疑这人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能避过司家的层层防护,一边伸手去按灯的开关及一旁的警报。

    随着室内灯光大亮,司聿卿也看清了晏栖那张脸,却意外的没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丝慌张之色。

    潜进别人家被当场抓包,竟然不紧张?

    晏栖的确不紧张,只是看到司聿卿的神色时顿了下。

    只觉得对方送她那东西就是引她上钩的,见到她不该是这个反应。

    而且对方的气质好像和平时也不太一样。

    来不及多想,见司聿卿欲起身,晏栖一个箭步上前,将人压制住。

    “你是冷翊吧?”

    一开始见到司聿卿,她就觉得这人的气质和传言不符,倒是和她在原世界的死对头冷翊特别像。

    但同时穿越两个这种事太离谱,加上又没什么其他线索,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现下对方竟然知道她在原世界的事,并且明明白白的透漏给她。

    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个人就是冷翊。

    晏栖正这么想着,就见司聿卿剑眉微微一蹙,“冷翊是谁?这位小姐,你半夜潜入到司某的房间,不知道我是谁?”

    晏栖一愣,“那你送的那镯子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在那边的武器?”

    还有,这位小姐?

    “什么镯子?”司聿卿俊脸微黑,“我连阁下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送你镯子?”

    晏栖:“???”

    不知道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