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48章 繁花盛开(大结局)(4)

    联军相对于灰鬼大军,本就略占上风,而在这两尊战神从天而降后,战况更是一边倒。陈弦松手持光剑,率领着众捉妖师,势如破竹,横扫千军;陆惟真和厉承琳带着异种人,就如同两架巨型闪光推土机,直接将灰鬼战线推得稀巴烂。

    原来预估于深夜才能结束的战斗,暮色降临时,就已开始战场清扫工作。这一役,联军剿灭灰鬼两万,俘虏一万八,溃逃者不到数千,大获全胜。中部战区,全面收复。

    所有军队,就地扎营,休息庆祝今日大战的胜利。

    已是夏末秋初,天气还很暖和,陈弦松就坐在一顶军用帐篷外的空地上,身边围着林静边、昭云、褡裢、拂尘、姜衡烟等一众捉妖师。还有一些今日见到传说中“死而复生”的大英雄陈弦松后,心生敬仰的人类士兵们,站在外围,神色兴奋又激动。

    连拂尘大叔和褡裢大叔,都忍不住一个探了探陈弦松体温,一个摸他脉搏心跳,确认是大活人后,啧啧称奇。

    林静边:“师父,师娘到底是怎么救活你的?”

    现在大家都只有一个猜测——大六五难道真的有通天彻地起死回生的神力?当时陈弦松可是在他们眼前死了十多天了,死得透透的。大家的眼泪,可都没少流啊。

    陈弦松扫视众人一周。

    这个问题,他和陆惟真商量过。他们既然对陈常山承诺守好这一侧的大门,永不侵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最好还是保密,永远埋藏下去。

    他答:“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陆惟真说,她当时带着我的尸体,到了琉心,找到了一个虫洞装置。虫洞突然打开,把她带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

    “陌生的空间?”姜衡烟好奇地问。

    陈弦松点头,这样说,也不算完全欺骗这些同伴,他接着说道:“她就发现我的这具身体,就在那个空间里,还有我的法器,林静边的光剑,姜衡烟的光刀。于是她唤醒了我,我们带着这些东西,打开另一个虫洞,就回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觉得很离奇很诡异的一件事,被陈弦松这么一说,变得平平无奇寡淡无比。

    褡裢摸摸胡子,问:“那个空间长什么样?”

    陈弦松答:“看不清,很模糊。”

    拂尘蹙眉沉思:“为什么那里会有另一具你的身体?而你可以在这具身体里复活?”

    陈弦松:“我不知道。”

    这也是他和陆惟真商量好的,既然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他死而复生这件事,索性说得更含糊,让它成为一个不解之谜吧。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昭云说:“管他的,活了就行。”

    陈弦松一笑,正要顺势岔开这个话题,就听到自己向来多事还爱脑补的爱徒大喊一声:“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陈弦松的眉头微微一抽,众人也都望向林静边。他一脸肃然,隐怀悲壮之意,目光落在陈弦松的腰包上,众人也跟随他望过去,听他说道:“是它们。”

    “它们?”

    林静边红着眼眶点头:“是这些已经跟了我师父多年的法器们做的。各位师叔伯应该都清楚,我们捉妖师,修炼时间越长,与法器的感应就越强。而我师父,与这些法器的默契程度,已近乎天人合一的地步。”

    众人纷纷点头。连事主本人陈弦松都有点懵了,沉默地等着林静边的神展开。

    林静边声音沉痛:“它们认主,也护主。师父的腰包里,有变形镜,可以瞬间完美复刻一个身体;有葫芦,可以营造安全空间;有光剑,可以替主人抵御掉致命攻击……你们还不明白吗?一定是在师父打算和林昼同归于尽的一刹那,法器们感知到师父的心意,不想让师父去死!当时缚妖索不就率先殉难了吗?在那个关头,它们各司其职、一起护主!光剑拖住了林昼的攻击能量场;变形镜想办法复刻出一具身体,替师父承受住致命一击;葫芦将师父吸进自己的空间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和师父的法器会丢失,因为它们有灵性,都跟着师父进虫洞了。

    你们想想上次师父师娘就用了虫洞,从葫芦里出来;这次师娘又用了虫洞,能去哪里?当然是又回到葫芦里,才能救回师父!这是虫洞的效忠!而且你们看,师父的皮肤是不是白了不少?上次师父说了,到了葫芦里的人,都会褪色!至于师娘,只是救回师父,短暂停留,而且她本来就很白,变化就不明显。你们看,是不是全都对上了!?”

    众人只听得心头震撼难言,虽说林静边的一番推理,相当匪夷所思。可仔细一想,真的有点丝丝入扣的味儿。这也是目前为止,最合理的解释。于是众捉妖师心中都在想,万物有灵,法器认主救主,竟能到这个程度?横跨时空逆转生死!他们心中变得滚烫又自愧,陈弦松的修为,竟已到如此地步。他们身为师兄/师弟/师侄/师叔,这一比竟是远远不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唯有姜衡烟,慢慢举起手:“可是……它们为什么把我的光刀也收走了?那又不是陈师兄的。”

    林静边也没想到自己的推理里居然还有这个bug,想了想,就通了!他很肯定地说道:“应该是误伤,当时你和我离得近,它们收我的光剑时,不小心把你的光刀也收走了,总不可能百分之百精确。”

    姜衡烟:“……哦。”

    林静边推理得热血沸腾,众捉妖师听得全神贯注,陈弦松就坐在边上,始终沉默。林静边抬起闪闪发亮的眼睛,望向陈弦松:“师父!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陈弦松慢慢笑了,答:“很有道理。”

    只不过,这一夜之后,“法器救主”的传说,也渐渐流传开去。在那之后,这世上幸存的捉妖师们,训练都更加刻苦。更有不少捉妖师,开始天天抱着法器聊天抚摸嘘寒问暖,企图增进感情,这是后话。

    在陈弦松和众捉妖师们解释时,陆惟真也站在不远处,厉承琳的军帐里。刚刚厉承琳已经见过活生生的准女婿,半阵没说出话来。现在,陆惟真也需要给她一个解释。

    既然已经打算永远藏起这个秘密,默默守卫,陆惟真也不打算把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告诉母亲。母亲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已经心力交瘁。其他事,就留给她和陈弦松操心吧。

    于是,陆惟真就把和陈弦松商量好那套说辞,含糊笼统地说完,而后她悄悄打量母亲的脸色。毕竟,她母亲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厉承琳坐在一张指挥桌后,露出深思神色,而后抬头看向陆惟真,目光锐利无比。

    陆惟真心里咯噔一下,问:“怎么了?你那是什么表情?”

    厉承琳却露出个捉摸不定的笑:“你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陆惟真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